此情不易【铠宝】

辰时_ 05-22 4927 0

猴露慎入。

求圈子里的太太们保佑我ky退散!


长安别,诀别阅尽琥珀色。

长安见,抬眸微瞥终生陷。

仲春时节。

柳儿抽了新芽,便是剑风凌厉了些许,从人的耳边划过是一际长风破空之声,露娜弯了弯唇角,掸了掸石头上的灰,席地而,问他:“你这辈子可吃过最苦的酒?”

铠敛了眸子,舞剑的手猛然一滞,剑锋一转,竟然直直抿断了一片新叶。半晌应道:“嗯。”

露娜笑得更欢,将原本出门时鬓间戴的画悉数拨下,放在手中把玩了阵,抬眸轻声问道:“可是茴香酒?”

闻言,铠的眼底遽然染上一片雾霭,沉声道:“不是。”

“那为何?”

铠抿了抿唇角,心中那股难以言喻的苦涩味道立刻浮涌而上,眼眶浸上了些许嫣红,连忙转过身,定着神道:“我活到如今年岁,喝过最苦的酒莫过于,那人离开后我喝的一杯酒。酒味虽醇香,涌进腹中后却是难言的苦涩和萧索。”

露娜缓缓阖了眼,从口中叹出一口浊气,眉目间带了些许倦色,道:“你还是在念着他。”

铠终于抑制不住强行攻破他心理防线的情绪,眼眶里不知充满了什么东西:“我能怎么办,我都想不通当初我为何没有告诉他我的名字,但当时我只有他了啊?”

铠刚来到长安对此地形并不是很熟悉,在巷子里七绕八拐,害怕得连手中的馒头都忘了啃。

他绕到一个破旧祠堂门前,似是荒废了许久,不曾有人问津。

树上猛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之声,猛然间抬眸,竟是个没比他大了多少的少年。

少年盘腿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从袖中掏出些许红色发带,正忙不迭地往上一根一根系着。直到风吹下挂在枝头上还未打结的发带,少年才注意到铠。

只是朝他弯了弯嘴角,跳下树拾起掉在地上的发带,轻笑道:“不曾想到还会有人来这已经荒废许久的祠堂。”

铠望了一眼树上的发带,问道:“为何要系上这些东西?”

少年一怔,将发带重新放回袖中,理了理栗色的马尾,温声道:“这是我在梦中梦到的一个祈愿方式,可保已故的人安好,你叫什么名字?看上去只比我小了一岁。”

铠撇了撇嘴角,道:“不能随便告诉生人自己的名字。”

那人揉了揉眉心,笑道:“那换我告诉你好了。我叫至尊宝。”

“至尊宝?是很珍贵的宝物吗?”铠摸了摸下巴问。

至尊宝轻笑了几声,回头望向祠堂,似是自言自语道:“我曾进过这祠堂,里边到处是荒灰,可是却又一件东西干净的不可思议。”

“是什么?”

至尊宝眼睫轻颤了阵,低声:“是感情啊。”

后来几年里,铠几乎是每天都会来这祠堂,总是能看见至尊宝坐在树上系着红色的发带,一天却只系五条。

铠曾问:“若是这些树都没地方系了你该如何?”

至尊宝温声道:“那便系在心间。”

铠抱着臂嗤了一声,道:“好蠢,真好奇你是如何养成这种习惯的。”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至尊宝将有些松散的马尾重新束了起来,眸中却是带了些许落魄:“这大抵是最后一次了。”

铠的语气中带了些许困惑:“什么最后一次?”

至尊宝缓缓拿出了一根与先前不同的发带,亦是栗色的,抿着唇角放在铠的手中,微叹了口气,低声道:“大抵我明天就要离开此处了,我迷失在这孤寂尽生的地方,有时我会觉得这才是我的归宿。你以后,别来这里算是能让自己的日子变得好过些,此处不适合你,总会让你想起什么不好的东西。”

第二天他来到此地时却不见了那人的身影,连着发带也是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铠不知道自己是何种情绪,飞奔到饰品铺子买了一撂红色发带,爬到树上,咬着唇学着那人的样子一根一根系上去。下来后却在树旁发现了一碗酒,眼中好像氤氲了水汽,端起它一饮而尽。

很苦。

他记着至尊宝的话,仍是一天五根。

如此反复了几年,铠亦是养成了这种习惯,似是理解了是为何。

这样的祈愿方式不只是为了让已故的人在地下过得心安,也是寄托自己对旁人思念的一种方式。

那个人,是至尊宝吗。

他说不清自己对至尊宝是何种感情,但绝对不是单纯的思念。

或许那似是惊鸿般的一瞥后,就已经有什么情愫在自己心中悄然生长,直到他离开的那一刻,才发觉这个感觉是多么的可怕。

铠没有去找过他,至尊宝有自己的归宿,他有他的生活。

若是有缘,定会再见。

只是低声对着那树说了一句话:“有缘再见,无缘抑千。”

无论是多少年过后我的脑海中总会有他的面容。

他喜欢流连在秋风萧瑟的地方。

后来他不知为何,便迷失在这孤寂尽生的地方,无法回头。

他也曾言笑晏晏。

可他身边不只有我一个人。

诀别后,我似是在河畔前看见了他的身影,他在几步外回头笑着望我。

仍是记忆中栗色的发,好像我们从未分开过。

不知为何,我来到了我们初见的祠堂。石阶上雨点斑驳,生了青苔,旁边满是黝黑的污泥。

树上有我系上的红色发带,边角却已经泛黄。

就好像我对他的感情,时间久了变得陈旧,粗糙苦涩。

我从袖中拿出那根发带,色泽和当时看上去并无多大的差异。只是将他缠在了最低的枝桠上头。

初见时的情景总是在我脑中不断回放,千万思绪却只化为了“我很后悔”四个字。

若是当时自己告诉至尊宝我的名字就好了。

或许也不会落得如此心烦意乱的下场。

他曾说这祠堂是个不好的地方,总归会让我想起什么不好的东西。但是他不晓得祠堂后边便是有片池塘。

水清澈得很像他。总会觉得水中会映出他的影子。

他撑着伞正看着浑身湿透的我。

是幻觉啊。

我还是喜欢你,像霡霂细柳执伞独立,柳絮扬堤,此情不易。


END

表示铠宝这一对超级好吃啊

ky退散

分享

收藏16

喜爱59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