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新的未知

异界之中 05-24 206 0

但随之,背上的疼痛又取代我的腐女想法。

雷狮随地吐了一口口水,问:“卡米尔,你刚刚说她....是雷馨吗?”

“她的声音.....没有更像的了.....

我缓缓的站起来,喘着大气。

“喂,雷馨,你不是早死了吗?”雷狮将锤子靠在肩上,问。

“但,站在你面前的,又不将你刚所说的话给打破了吗?”我道。

这个声音,千真万确。

一样的眼瞳,一样的脸庞。

唯独不一样的,便是那被绷带缠绕住的左脸。

随着伤口愈发的疼痛,我的双腿又是一软,坐下来。

安迷修急忙问道:“雷馨小姐,你没事吧?!”

安迷修看着我这样,将我抱起,道:“雷狮,适可而止吧。”

说着,安迷修带着我一同离去,从安迷修的肩上往后看去,雷狮看了我几眼,转过身,离去。

“好!伤口也算是包扎好了!”安迷修道。

“谢谢,安迷修先生。”

安迷修在这时,看着我脸,微微皱眉:“雷馨小姐....

“怎么了?”

“您真的长的好像雷狮.....

“难不成你还不信我和雷狮是姐弟关系?”

“只是有些不敢相信罢了........

我笑笑,扶着树干站起来,“那....我先走了。”

“诶,等等............

我到了一个没人注意的地方,又披上那一件黑色的斗篷,戴上那白色的面具,毕竟,今天凹凸大赛便要淘汰100名以外的参赛者了.....我看看天空。

现在的时间为下午三点十分。

距离淘汰赛结束,还有八小时五十分钟。

在这段期间,无数匹野兽与怪物将会一一觉醒,就比如......

我一下从树枝上下来,看着斗篷右边被割开的一个小洞,我微微一笑,也就这种程度啊。

我后边的那个女人亲哼一声,又抽出她那长刀,指向我。

我微微眯眼,将我那把黑色的巨剑重重的插在地上,副面无表情的白色面具,正如我此时此刻的心情般——根本毫无波动。

我看见这孩子脸庞上流下的汗滴,以及被汗水浸湿附在她脸颊上的发丝,和她抖动的双手....没有一点不在说明她没有害怕。

我抽出那把巨剑,指向我对立面的女人。

她咬紧牙,握剑,向我冲来。

我闭眼。

这速度太慢了。

我微微弯腰,闪过这一击,随之,我也握紧我的剑柄,向她劈下去。

她绝对躲不开这一击,中了这一击,她不是死就是残废,到最终,反正都是死。

她的瞳孔因为恐惧而扩大,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几秒后,她还以为她会去到另一个世界。

她留着泪,不甘于此,却无这个实力。

这不就是当年我失去我亲生父母时的样子吗.....

我的剑锋停在她的额间上。

她惊讶的睁开眼,看着我。

我收回我巨剑,将它放置于背,起身,打算离去。

“为什么!”那位女人叫住我,“为什么不杀了我?!你不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吗!!!”她怒吼着。

我轻笑一声:“这位小姐,请不要自以为是,你还不配做我的敌人。”她听到这一句话,一下被气的无话可说。

“况且,你的眼神....和曾经的我....一模一样。”

说完这句话,我便飞速离开,以免造成更多的麻烦。

距离淘汰赛结束,还有四小时。

我无聊的躺在树的枝干上,看着天空的白云。

不知怎么回事,从我看到那个女人的眼神,我便想起了从前的自己,不知怎么回事,记忆如同海浪波涛汹涌,占据我的脑海。

分离...哭泣....不解.....烈火....

独立...绝望.....不甘.....新生....

全新...欢快.....自由....出卖.....

利益....贪婪....气愤.....重生......

我的上辈子用这几个词语就足以概括。

都是可怜人啊.......

也终于熬到了最后一刻:距离淘汰赛结束还有四十分钟,此事此刻,天空是这样的昏暗,各个地方时不时会响起剧烈的爆炸声,一阵阵不详的气息漫布在空气中。

这明明就是暴风要来临的节奏。

一群人,迅速将我围住。

看来,又要忙活一场。

我起身,缓缓抽出我的巨刀,看着我周围众多的人。

面部狰狞,嘴角上扬,眼睛里满布着血丝。

他们,已经疯了。

我将巨刀分裂成许多飞镖,时刻准备迎接他们的攻击。

此时,一位人弓着腰,四肢着地,像一条饿疯了的狗,向我扑来。

我立即指使我的飞镖,瞬间进入混战。

我的上头突然一黑,我猛地抬头,其他人眼里布满求生的欲望,向我的上空扑来,我的脚下此时又被从地里钻出的人给抓住。

我略微惊讶的睁大眼。

众人将我压住,一个刀锋正想刺我的心脏,我在左手上蓄积能量后半握,锋利的刀间停在我的胸口处。

当我的手完全握紧,元力蓄积在最旺盛之时,一个以我为中心的冲击波,像汹涌的海浪一样扩散开来。

那些原本压住我的人,迅速被弹开。

我睁大眼睛,我也是才发现,我的元力波动.........竟然是彩色的?

我微微皱眉,难怪说我和金的元力波动又些相似.....不,这么来说,我的元力波动和所有的参赛者都有相同之处!

但不过,...比起想这些东西.....我重新握紧刀柄。

还是赶紧把眼前的事赶紧解决了吧。

不知怎么回事,还是我的心理原因,现在,我正感觉我自己的心跳正在逐渐加快,呼吸越来越困难。

是错觉吗?

不,不可能。

我松手,双脚开始不听指换的哆嗦着........我这是.....怎么了?

我不禁捂着我的胸口....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越来....越困难了.....

我周围看,众人已经陆陆续续的站起来,在那等待着,就像一只秃鹫正在等待着一只猎物倒下,再慢慢的撕咬拾取猎物的尸体。

我不禁跪在地上,随着呼吸的越来越困难,痛苦之下,我的帽子逐渐掉落下来,此时,我似乎看见我那逐渐变得苍白的头发。

口鼻似乎被人死死的捂住,根本无法进行呼吸。

一种如针扎般的疼痛,迅速从我的眉心蔓延至全身。

这到底怎么回事!

如同溺死在沼泽之中。

片刻之后,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脑海里一闪而过,紧接着,失去了意识。

就像睡了一觉,我呼吸到了空气,眼前恍然一亮。

周围的那些人,身上都有着战斗的痕迹,有些人还站了起来,看着自己逐渐消失的身体,绝望的闭上眼睛。

我也才发现,我的面具与斗篷都散乱的丢在我身旁不远处,我转身走过去,捡起,穿戴好。

“淘汰赛已经结束了吗...”我自言自语道。

我活动活动了我的身体,发现我身上并没有受一点伤,只是元力消耗的有些多,现在有些乏力。


分享

收藏4

喜爱8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