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柠】书签

旁观无望 05-25 451 0

凹凸世界

刀片|金|安莉洁

ooc有,努力避免中。

cp金柠,注意避雷。

文笔拙劣请多多包涵,有哪里做的不好欢迎提建议。

现代设定,金与安莉洁正在交往中。灵感from:弗罗斯特-未选择的路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封面from,请放心已经授权

————分割线————

他下意识的裹紧了自己的衣物,向角落缓缓靠近。尽力的缩起渴求找到一丝温暖。空气中冰冷的空气隔绝他最后一丝幻想,从口中缓缓吐出的白雾便能看出一切。轻轻浅浅的笑了,勾勒出一抹阳光的弧度。红色的羽绒服衬得他愈发的灿烂,金发无声的在风中飘荡,丝丝掠过的寒风让人想要回绝。像是不想要面对这样的寒冷与孤独一样,默默的退后一步,在人群中的嘈杂与萧索是他从未想到的。二氧化碳逐渐变浓的样子让自己终于变得没有那么寒冷。

怯生生的伸出手抚摸冰凉的墙壁,白皙而光滑的手如白玉般上好柔美。内心潜意识提醒着自己目前的处境,时时刻刻关注着周围的环境才尤为重要。嘴角轻勾的弧度不从褪下,蓝色的眸子所蕴含的光华始终静静的看着这所有的一切。似青山远黛,似脉脉温情,那双蓝色的如天空般湛蓝清澈的瞳孔始终温和的笑着,充满阳光的暖意总能让忘掉所有的烦恼与苦难。只要跟他站在一起,就可以忘掉那些悲伤的回忆。尽管光从来都只是给予而从未有过接受。

刚踏上车站的一瞬间便有些恍惚,处在阴暗的角落静静一言不发不说一句话。只是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嘴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好像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来,下一步又该怎么做的不谙世事的懵懂少年。一步步走在离开这里的地方,没有过犹豫和胆怯,坚信着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轻轻的低垂下头,掩盖住所有的期待。

不,我从未有过别的想法,从未。耳边刺耳的鸣笛声再次响起,车轮缓缓的滚动的声音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将目光投向那里,看着它逐步从站台离去。思忖良久自己要说的话,在边缘徘徊许久,脚步声淹没在这嘈杂的人群与喧闹的环境。不自在的捂住耳朵想要屏蔽,突然能够理解她为什么会讨厌这样的环境轻轻的发出一声感慨。扫视了周围一圈,这里的所有人都跟他一样,都对故土有着依依不舍之情还有对亲人的那种依恋。忍不住流下悲痛欲绝的泪水,尽管不是生离死别,但是对于孩子来说这还是暂时无法接受的事情。思乡情怀吗?也许会因为她而有吧。

目送着一些人上车又下来,又有一批人上去又下去。每一幕朋友与亲人亲自送别的景象仿佛都是对他自己一个人活生生的讽刺,眼睛里闪过几分羡慕的情绪,但是继而又转化成了善解人意。自己当然知道那些朋友不来的原因,他们有自己要做的事有想要留守的人,不是当年说聚就聚的打闹场景。欢笑着讨论着一切,围绕在一起谈天说地。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心里话,可以毫无顾忌的待在一起,可以毫无顾忌的肩并肩一起在那条名为青春的路上走下去。那也只是以前了而已。

啊,便跟那些人一样,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渐渐从记忆里淡忘。但是留下了痕迹,便在那里,却永远都无法消除。所有人都走了,只有我还记得。记得清晰,记得每一个镜头,记得每一个人对自己说的印象最深刻的话,记得当时初见的模样,记得当时巧笑倩兮的他们。原本熟悉的容颜褪去了稚嫩,原本高傲不屑与人交往的人也沾染了烟火气,学会了客套与婉转。尽管眸子里的讽刺被轻描淡写不轻不重的忽略掉,却从没少过半分。原本的笑容在一瞬间反目成仇,他微愣,轻轻的挥了挥手,在名为人生的道路上说了声再见。

曾经的十五岁少年,终究是逐渐成长了起来了啊。不复青春年少,不复自信张狂。所剩下的只有岁月的沉淀还有成人理性的成熟。骨子离的那份阳光开朗与乐于助人自然是从未变过的,这也是至今为止他的通讯录里随便翻都有几十个人名字的原因。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学着冷静的去对待,因为他终将与那些人背道而驰。

与那些人的同学聚会已经很少去参加,也不想去面对那看起来虚荣而肮脏的宴会。她温柔的话语在耳边萦绕,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他的定心剂,清甜如潺潺细流缓缓流过心尖,流过那块最柔软的部位。碧绿色的眼睛散发着美丽的光泽,嘴角没有一丝笑意却仍让人感觉到真切的美好,他记得她牵着他的手,在大街上像那些平常的小情侣一样对话:

“如果不想去,那就别去了吧。”

如果不想去,那就别去了吧。

可我这次是不得不去啊,无论什么办法都是无用攻。在接到通知的一瞬间便得启程,他心知不可以再回头。只盼那里人好相处而不是冷漠客套拒人于千里之外。就像当时他认识的那些人一样,满心以为他们真心相待,突然想起回家的拐角处继续走的人只有他自己。轻捻着头发不让那金色的光芒黯淡,那一刻希望她坐在旁边,笑靥如花。尽管到后面都只是一场空梦。

刺耳的鸣笛声再次拉回自己的心绪,紧紧的盯着时间不说话。轻轻的垂下头,我从未有过分毫犹豫,我从未对这里有过任何依恋。少年说,我们当然要把那些事情看开一点嘛。那么当然便要从自己做起。蓝色的眸子看着那滴答滴答响的钟表,还有几分钟便要开始正式他的旅途。心里无比明白现在的事实与自己的处境,孤独与落寞环绕于全身,是以前不曾体会到的感觉。

不,或许说从毕业就开始有了。曾经有过美好的回忆,一场考试,一句话,一个典礼,硬生生的把所有的都拆散。他恐慌的看着他们逐渐离去的背影,十五岁少年的稚嫩却不知该如何行动。略带哭腔的声音却无法做出挽留,缓缓的伸出双手并没有人紧紧的握住给予安慰。突然从云端堕落到现实,心痛的感觉时常出现,不是针扎那般,而是用小指甲盖的最尖锐的那一端在心上轻轻的划出一道细小的口子,鲜血自那里不断往下流淌。不能算是太痛苦,却也无法忽略那股心悸。我等着那伤口结痂,时间却忘了把那段回忆给清除掉。捉弄着自己,看着他如何选择。

将目光在人群中搜索,压下内心的那种不安,尽力的寻找每一个与她有几分神似的人。用尽这一生的目光寻找一个侧目一个背影,苦苦的乞求没有任何结果。轻轻的讽刺与嘲笑是他已经预料到的结局,其实早已明白她不会来。尽管处于同一个公司却并不是同一个岗位,每次都只能匆匆的看了她一眼。能够看见她便已经满足,内心没有其他的请求。因为公司不允许的事情如果一旦被揪出,也许她跟他都没有好果子吃。所以在表面上都装作是朋友的样子,突然多了一份与世界的隔阂还有对别人的淡漠。七分客气三分冷淡,在那里便性情大变。心知都是从未变过的他们,只是终究生出了那几分顾虑。

阳光为他打上一层阴影,背对着光微笑,如同救世主一样向回家的她伸出双手,她看似害羞的低了低头,轻轻的将手递给了他。最后的欲哭无泪没有结果,无比清楚她因为工作的关系是并不会来的,可是我最终还是抱了那一份期待与慰问啊。就像平时希望见到家中真实的你一样,可以像那时放开所有的顾虑,能光明正大对你微笑,呆在属于他跟她小小天地。

不知不觉间握紧了双手,攥在手心里的东西是不允许遗失丢弃的重要,那是要亲手交给她的。一切尽在不言中,那个小东西是他尽力做出来的东西。手艺拙劣而不成熟,却蕴含了每一点一滴的细心与真挚。记得有话要对她说,哽在喉咙里却无法回答。他努力撑起一个家为她展开一片广阔的天空,再绽放出那如光那般好看温和的笑容。这是他所能做的一切与安慰。噢,也算是最后的纪念与留恋。表面上说是从这里调向外地,他的内心已经无比明白这就是最后的相见,分隔两地的痛苦难以忍受,从此不能见面的相思便更让人煎熬。像个孩子一样怯怯的恳求着不要那样,最后还是被推向了深渊去面对地狱。

上帝总是吝啬的,他把所有的美好的事物都给了金。无论在什么处境下都能够阳光开朗,乐观面对的性格。那轻轻浅浅,温柔美好的笑容与恰当的弧度。以及那纯粹的,好看的容颜,勾勒出的精致五官吸引着人的视线。就像邻家大男孩一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蓝色的眼睛始终平淡的望着你,白皙的皮肤倒是透露出女孩子的气息,略显秀气的鼻子勾画的刚好。一头金发在微风中闪耀着,总是戴着那顶七号帽子和一成不变的样式。只要他出现就会感觉什么都会过去,什么都变得微不足道。

可是就是因为这样,才要夺走他此生最重要的东西啊。人无完人,他粗心大意但尚可理解,单纯到让人忍不住怜惜想要保护他。同时拥有适合的理性又不丧失那份纯真与最初的信仰,多完美的一个人儿啊。上帝微微的考虑了一下,最终将一瓶药剂混合到了他的人生当中,觉得这样是他用这一生的运气来抵触的噩梦:

“隔爱相望”。

时间最后定格在了他走的那刻,无奈的摇摇头,最后还是要缓缓的溜走。现在还没有看到她,碧绿的眸子,冰蓝色头发,带着好看的柠檬发卡只要由她在便能让他感到安心。是他带给别人的相同的安心。就像梦一样,把那之前单纯美好的回忆都统统抹杀,最后的执着与倔强带着半分犹豫与踌躇,用手捂住脸,最后还是没有一滴泪水流下。噢,他忘记在成为他们口中的光之前他已经舍弃掉眼泪这种东西了,泪腺已经崩溃,怎么会有运转的那日呢?

将围巾缓缓拉下放进包里,拖着行李箱一步步走在这世间。温暖的感觉突然失去,那抹淡淡的清新的蓝最终消失在这世间。他有点懊恼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但是随后他便知道自己这样的用意——只是习惯而已,习惯的把她给的东西珍藏起来,习惯的呵护她的一切,不敢受到一丁点儿伤害。因为有着她的寄托,何曾害怕过?那条围巾是她亲手织的,用他瞳孔的颜色与她纯洁的发色。尽管现在在不见她的踪影。

他最后走向了这人间的角落,默默埋葬,不被注视。心碎成一片两片,顿时脆弱得如同一个玻璃杯,纯洁得透明无水,却要捧在手心上小心翼翼的端向那雍容华贵的桌子。还有某些话没有说,还有某些东西没有交给她。脚步不自觉的放慢,等待着她的到来。阖上双眼,顺着人流往那个列车走。

“金。”清甜的声音如同潺潺细流滑过心尖,仍旧是让人无法忘却无法憎恶的柔美音调。下意识的停住脚步,嘴角勾勒出的弧度终于有了光明的意味,转身看见她,朝她伸出双手。

当年十五岁少年的稚嫩却不知该如何行动。略带哭腔的声音却无法做出挽留,缓缓的伸出双手并没有人紧紧的握住给予安慰。在那处卑微的角落,有人终于朝他走去,轻柔的握住了他的手,从此陪他走过余生。

他差点忘了呢,在那个地方,还有她在等着他。

他记得初见时候的她,脸上挂着笑容,眨着无辜的透着一丝茫然又好像什么都知道的大眼睛,小声的问他某班教室在哪里。校园的水手服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做,青春的活力和她专属的安静气场自然的散发出来,没有任何违和。他是不变的开朗,尚在可爱的时期,是白纸一样可以泼洒任何笔墨与色彩。

那个时候的她,笑靥如花。

“我来晚了吗?”

“啊,没有。”眨了眨眼睛,有好多话想说却轻轻的藏在心里,将那最重要的东西转交给她,重重的放在手心。是郑重其事的语气,“这个给你,可不要忘了我啦!”

“嗯,不会的。”她点点头,抬头看向他那张略带稚气的面容。踮起脚尖在额头深深烙下吻,缓缓擦拭嘴角像是觉得这样丝毫不妥都成了日常。少年微怔,最后只是心满意足的看了她一眼,给她留下一句话便踏向征途:

“一路顺风。”这句话是她对他说的,是对旅途的祝福与平安。

“一路顺风。”这句话是他对她说的,是对生活的寄托与依恋。

书签上标刻着她与他的名字,虽生涩也拙劣,但我觉得这个样子很好。

THANK YOU.


踏出车站的那一刻有些恍惚,就像他踏进车站的那一刻那样。也有那样的感觉吧?当时还尚未发现,现在才有的突然的伤心与惆怅。只是闷闷的堵在胸口,但是却是幸福的。如果有哪天,一定要去看看他。不会像他们一般悲痛,也没有电视剧那样奇迹而美好,清新而烂漫,他们只是两个平凡人而已,最终的态度也仅限于如此。只要平平淡淡就好,只要还能够看到他,与他相见,便觉得什么都不重要。因为他在,从此不再彷徨。

他每天都像个孩子似的,偶尔对她撒一下娇,关键时刻仍然是属于成年男子的信任与可靠。可以牵着她的手缓缓走在幸福的大街,有时还要小心谨慎一下避免看到那些有点讨人厌的同事。他俩这般的小心翼翼连自己都不禁觉得好笑,与双方对视数秒便欢快的笑了。少女的弧度不似他那般阳光,却也拥有那份单纯与美好。只是从而转变成安宁与平和,安抚着人们的内心,不会迷茫。

安莉洁揉了揉太阳穴,轻轻呵了个哈欠是工作后的疲累。其实内心比谁都更加清楚不完成工作如果私自出来的后果,不过好在有一份应酬要求安排的地点离车站比较近,只要借着休息十分钟的名义便可以悄悄的到这里来见他,应该也不算是失望。最后的那一点点事务可以回到公司处理都不着急,满心欢喜,眉眼弯弯,盛满了笑意。因为终于见到了他,是光明正大无需多余的遮掩与逃避。

一步步走在回去的路上,想着这会不会是他走过的路,会不会有他的痕迹。也许目光会投向每一棵树,每一株小草,每一朵花,每一个人,将所有的风景揽入眼中,因为到那里便再也见不到熟悉的景象。他手上还留着自己编织的围巾,而她的手上也有他留下的物品。只要紧紧握着,便能感到真实的存在。哪怕那不可能。

噢,希望什么时候她明白这是个假象。

“哎呀,安莉洁你总算来了。这里有几份文件,你看看吧。”同事催促的语气回荡在耳边,轻轻的点点头。他们对于安莉洁的能力可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与依赖,毕竟效率他们是见过的。虽然安莉洁看起来有些心神不宁,噢,应该不是心神不宁而是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是应该没问题的吧?同事们默默的看着安莉洁脸上从未变过的神情,忍不住八卦猜测道。尽管到最后都不知道那个原因是什么。

在深夜处理完所有的事情,上下眼皮仿佛在打架。她努力的睁开眼,椅子在地上磨擦发出的声音此刻听起来也没有那么刺耳,清晰的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金还有一些东西落在他的办公室里来不及收拾,部分人倒是看着她跟金似乎是朋友的名义让她帮忙去打理。毕竟除了她以外没有那份闲心,估计那点东西也不知道安置在那里。直接丢在仓库倒是有点不近人情,还不如直接丢给她,简直就是个完美的决定。

也许收拾自己心爱之人的东西,哪怕有点苦有点累,也不算什么。她这么想着,脚踏上楼下的阶梯,想要去向同事问一下金的办公室在哪里。因为不在同一个工作部门,也不经常见面,自然是要询问一下某些前辈的。也算是多一份保障吧,比起某些人迷迷糊糊的直接去看平面图好多了,结果还得花几分钟研究个大概。

如果此生走向这一步是同你当年那般闯进深渊,我是不是要假装没发生过,便可以当作你还在。可以去寻找最后一丝丝温存,最后一丝丝慰问。少女在夜晚坐下祷告吟唱赞歌,神满脸肃穆应该不是玩笑。

“金?你没开玩笑吧?我们这里以前到现在都没有这个人。319办公室?根本就没有这个房间啊。”询问了之后得到的答案,惊诧与怀疑的眼神在她身上扫视了几秒。仅剩的一位同事也拍拍身上的灰尘收拾东西回家。就像遭到了一记霹雳,她只是怔了怔,轻轻咬住嘴唇不让情绪外露。站在原地思考良久,始终没有搜索的结果。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地图,那是整个公司大致的平面图,处在崩溃的边缘,心在不断的被恶化。是无法接受的真相与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啊,他不在了。

“安莉洁,你怎么了?”一大清早询问同事后的无果,直到如果再这么声张只会被当作神志不清的人对待。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无比的正常,无比的打动人心。想说的话堵在心里不能说,突然明白当时所作的决定有多么荒唐与可笑。如同圣女般圣洁,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儿也有出错的时候啊。无言的勾了勾嘴角,在黑暗中消逝。

于是就这么走向没有你的人生。


她在宴会的角落观赏着他们的表演,不去做那哗众取宠的人,只是变得更加安静与平和。莫名的冷漠连她也不知道为何,看着他们的目光也只是回报一笑,身着好看的礼服却掩埋自己的光芒,心知在这人群当中自己显得微不足道毫不耀眼。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因为不是他,或许最终还是无法适应这嘈杂的环境。

摇曳着玻璃杯里透明的液体,耳旁的声音与刺目的光线实在是让人一阵不耐。葡萄酒醇美的味道在自己口中散发开来,此刻却多了意外的苦涩。在不被众人所注视的情况下悄悄的走了出去,看一看那明朗的明月,吹一吹那清新的微风。或许此时此刻才是对于那种令人烦躁的状况下最好的解脱。

这是第几次了?是被强行的拉上的聚会,费力的去配合他们,最终还是融入不了那古怪的氛围。被人议论着,讨论着,嘲笑着。她只是摇摇头,无视那些话。她清楚不融入集体是会被活生生的排斥,处在这种若即若离的状态,既看不出太好也看不出太坏。便向那莲一样,积极入世,又不同流合污。尽管相比那些高洁的莲,她更适合有些酸涩却可爱的柠檬。

时间真的是一剂良药啊,冲淡掉所有关于过去不堪回首的记忆。能够在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不被人知道自己的过往,只知道某时某地有个叫安莉洁的人出现在这里。轻勾的微笑是他的弧度,却不知背后蕴藏的是什么意义。无数次在深夜把头深深的埋在臂膀里,虔诚的祈祷愈发的对神真诚。我将不会说出任何谎言,如那光一般如影随形。

父母不断催促着自己的婚事,她只是柔声劝着,模棱两可的答案未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复。碧绿色的眸子从未泛起过丝丝涟漪,似那平静的水面,安静而又祥和,让人忍不住想要探寻那里面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风景。她垂下眼帘,微微的感情波动最终掩盖在心中。不知这是为何,这是直接的想要拒绝,那每一次直接而又不爽的问话。

时间真是一剂良药啊,尽管某些痕迹只是被冲淡,而不是消失于这世间。

如果没有了你,或许也很好。

如果没有了你,或许也可以重新开始。

如果没有了你,或许也没什么大不了。

世界上少了某个阳光开朗的人,只不过就像一颗流星无声无息的划过,在天边留下一道烂漫缤纷的痕迹。不被人所注视,不被人所发现,就这么陨落在世间。有一点点委屈,因为找不到属于他的伯乐,终究不会有金子会发光的那一天。她低下了头,触不到的凉意提醒着她的存在。温度逐渐下降,如同那颗渐渐冰冷的心。

她从某本书里翻出那个书签,微怔,过去的一幕幕放大在脑中,始终忘不了属于他的记忆与笑颜,他竟然还在呢。在角落低声啜泣,让泪水无声无息的流过。隐藏在这黑夜,唯有那已经有些破旧和泛黄的书签见证了光明与一切。那上面刻着她与他的名字,什么时候能够放得下?虽不是事特别精致的花纹也是按照她的爱好雕刻,两个大大的名字分别在背面与正面。金色,是耀眼的颜色。果然吧,是属于他的颜色。

蓝眸中无法忽略的天池,绿眸中无法忽略的湖泊。

这是唯一的线索,这是唯一的念想。这是唯一能证明他存在过的物品。

她轻轻的握着书签,走向院子后边的那片树林。没有犹豫与踌躇,只有果敢与坚决。缓缓的踏出每一个步伐,月光投下一幅美丽的剪影,轻轻柔柔的,如同她脸上恬静的微笑。

他曾经笑着在这地方对她说,“这里有两条路,如果是你的话,你要选哪条?”

“我的话,当然选人迹更少的那条啦。看起来更有意思呢。”

当时她附和着点点头,并未多言。于是她牵着手与他走了一段那条偏僻的小道,却发现一直延伸到深林深处。瞪大眼睛极目望去,最终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光明投落在那最后阴暗的终点。手中的温度是实在的,传递着每一份贴心的温暖。他向她示意,在感慨中回了家。

星空缀满夜空,空旷而辽阔的天际留下一份虔诚的心愿。少女缓缓跪下,双手合拢坐着最后的祷告。眼睛紧闭着不能张开,没有了平常强撑起的那抹笑意。最终还是无法忘了他。

她在原地滞了滞,最终将那书签放向那条路。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啊,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尽管她直到路径延绵无尽头,恐怕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没有你的那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妈,这里是什么地方呀?”孩子抬眸看向旁边蓝发的中年妇女,握着手略带几分撒娇的意味说道。浅棕色的发色在阳光中是不失他一般的耀眼,轻易的便夺走了一个人的心神。

“我们来这里散散步。”她轻柔的应答道,紧握着孩子的手,踏进了那条路。

她这一生喜欢的人有很多,比如朋友,比如父母,比如这世界所有的一切。

但她爱的人只有一个。

“还是你啊。”几不可闻的声音从口中发出,一会儿便消失在空气中,没有任何痕迹。

如同那天他消失了一样。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里路上,

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而那正是没有你的那条,

从此不再后悔我的决定。

分享

收藏6

喜爱2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