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离开/绿蓝同人

(1.伪all蓝,只有4对。2.ooc预警。3.第二人称注意。)
机绿:
你说你要走了,他眼里还是满满的顺从,没有疑惑也没有惊讶,平静地如同本就知道你要离开似的。“好的。”他回答道。
你希望他问“你要去哪?”“你为什么要走?”“你能不能不要走?”“你走了我怎么办?”
可你也知道,他不会这么说,因为他是个机器人,只是个机器人。
“……你没有什么想问的吗?”“请问我的最高权限交给谁?是人类小绿吗?”你听完,微咬唇沉默,是啊,都是你说的,“如果我有一天要暂时离开,你一定要确认你的最高权限所有者,那是唯一能替我照顾你的人。”
可你说的只是暂时,而不是像如今的永别。
“不再会有了,小绿,”你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心情,“没有人会再给你充电,我会永远的离开这里,这栋房子也会被查封,你将无法在这里待下去……”
“小绿,你就当我是不要你了吧。”
你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其实这都是多余的,因为他那幽绿的眼底还是一片平静不起半点波澜。“所以,小蓝下达的指令是--完全销毁吗?”也许是错觉,你听到了他声音里的寒意。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自我销毁程序,启动,10,9……”“停止。”“8,7,6……”“我说了让你停下来!”
你几乎是怒吼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情绪异常的激动,退了两步靠在墙壁上--这个时候只有冰可乐才能让你冷静下来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你面前的人语气里带着满满的不解,“我不想失去小蓝,我想和小蓝在一起……这是程序错乱吗?这是病毒吗?这是我不该存在的私有欲吗?”
“这是奇迹,”你开口说,“你是奇迹。”“太好了,我是成为了,和小蓝一样的存在了吗?可是,小蓝果然还是这个世界的奇迹,人类的奇迹呢。”
你已经没有力气纠正他的话了,只是让他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不会自我销毁的,我会好好地打扫屋子,也会喂仓鼠的,我会按时给电脑杀毒,这样小蓝你回来的时候就能用了。”
“这样的话小蓝你会不会回……”
“……”
——“低电警报了啊,小蓝,你为什么不回来给我充电了呢?”
小绿:
你走到他的面前,看他露出了一个微笑,却在看到你身边人的时候眼神微微有些惊讶,见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就出声道:“小蓝,你怎么把机器人带公司来了吗?”
“我是来带着他,和你说再见的。”你垂头不看向他,只是眼神黯淡无光。“你是要辞职了吗?怎么了?张总干了什么不尽人意的事情了吗?”小绿还是保持着那副处事不惊的微笑,只是眼底的慌张暴露了他。
“我不只是辞职,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你撇过头去不去看他,你不想在这种时候还沦陷在他的眼神之中,不想在离别的时候哭哭啼啼地像个孩子。
你想给他留下个好的印象。
“我可以问问为什么吗?”“小绿,你不懂科技。”你直接一句话呛了回去,说完了以后却在暗自后悔--不该这么和小绿说话的。
“可是我懂热爱科技的你,你一定是,遇到了很难解决的难处吧,没关系,我能理解的,公司这边我相信张总也会给你留着位子的,小蓝,我等你回……”“别等了。”
你说完就立刻转过了身,把所有的狼狈无助藏在了那一刻飞起的白大褂背后,眼角的湿润让你暗叫不妙,三步并两步地走出了办公室大门。
你还是不想走,就待在办公室门前,享受最后一点和小绿“独处”的时光,可你听到的是他的哭声--起先是极其压抑的,压住了自己的声音不让别人发现,后来似乎认为没有人,喘息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急促的呼吸声感觉他下一刻会喘不过气来。
“报告小蓝,小绿现在的悲伤指数是……”小蓝打断了他的话说:“我知道,你不必说了。”
眼下谁又看不出来。
“小蓝你的……”机器人小绿看着数据库里分析的更大的数字,微微开口说道,但看到对方的表情,也就停下了。
“你的程序,还是要进行修改啊。”
--“悲伤这种东西,只有偷偷发泄出来,或者压抑着。”
一维:
“一维,我可能要离开了。”你开口说道,手上却噼里啪啦不停,旁边的人的手指也不停的在键盘上敲打着,偶尔稍作思考。
“蓝前辈要去什么地方交流学习吗?需要我跟随着一起去吗?”--他似乎只是认为你只是要去哪个国际公司做什么科研学习吧。
“不,一维,是关于科研的,但是,我可能这次去了就不再回来了--不是跳槽,是我永远无法见到你了。”你觉得身心疲惫,也就没做什么掩饰与对方直说了。你看到对方打字的动作停了下来,有些呆愣地看着你。
“我会努力的!蓝前辈!不管你是要去做什么关于科研的事情!我都可以去做的,就算我不会做,我也会去努力学的!所以,带上我不行吗……”你没说话,只是手指仍然在键盘上不断地敲打,像极了没有节拍与旋律的乱舞。
“我什么都能做到的。”
“我不会带你去的,一维,我做不到。”你狠下心说道,打字的速度不知是为了掩盖什么,不但没有减速,反倒是越来越快,一下子能看到的只有手不断地移动所留下的残影,额头微微滑下一两滴汗珠。
“我会成为,能够攻破蓝前辈的防火墙的黑客的,”他开口说道,“我会黑了蓝前辈的手机,然后得到蓝前辈的位置,以更优秀的程序员身份去找到你的。”
“你不能丢下我。”
他半炫耀半哀求的话语让你逐渐听不下去,打完了最后一行字后才回过神看向眼前满屏的乱码--从刚才开始就帮助自己假装满不在乎的演员,烦躁地保存了文档后就抱起了笔记本电脑。
“我走了。”
你逃也似的离开了,连句再见都没留下,也许你是怕,怕撞上那双眸子--看到了,你就会舍不得走了,可你不能,因为你不能拖累一维,他是十足的天才。
你想为人类做点什么,在生命的最后。
--“为什么……明明,我已经攻破了蓝前辈的手机了……你,为什么会在哪里……”
万物之王:
“我要走了。”你对面前的仓鼠说道,感觉自己眼前似乎出现了什么幻觉--那盒子里的不是什么普通的仓鼠,而是小小的坐在王座上的这个世界的王。
“不许走!你要是敢离开,本王就杀了你。”你感觉耳旁有人说话,可是你根本没法看到究竟是谁说了话。
你觉得是自己最近压力太大有了幻觉,叹了口气后转身走向门外,突然离楼梯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那座楼梯却突然坍塌,叫你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本王说了,不许离开。”你转身看过去,看向那个坐在白骨之上的男性幼童,高高在上的姿态仿佛手掌间就能毁灭整个世界。
“王,为了世界树的意志……我们不能这么做。”你听见阴暗处有人这么说,那小小的孩子紧咬下唇抬手恢复了楼梯,却又怒吼道:“不许走!本王说的已经是第三遍了!你若是走出一步!”
你没有听对方的话,只是往前走去,走下一层层台阶,觉得没走一层受到的威压越深,一股寒意也围绕在身边。
“那你就走吧!永远不要再回来,如果你再回来,我会杀了你,用你的头骨做成了权杖。”
“……这个世界,也是恶心无趣。”
--“如果能留下你,被称为暴君又何妨。”

分享

收藏8

喜爱3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