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

:萧荀 05-26 134 0

原创

古风

叁·

--------------------------------------------

男子深蓝锦袍,发鬓高绾,玉颜清秀冷峻,但眉间不失一点风流,怀中抱着一只九尾火狐,慵懒的倚在门框边,因阳光的折射,反而有点刺眼。

阙壁到也没在意什么,摆了摆手,无趣道:“怎么可能死,我有这么不怜香惜玉?

男子放下九尾火狐,缓缓坐下,同样也喝了口清茶,道:“你可哪是怜香惜玉,该是人家小美人醒了,直接霸占了人家呗。”

阙壁倒也只是笑笑,回眸看了眼月独酌,道:“人家沧溟水榭的的杀手,你可认为我能驾驭得了?

男子上前打量了一下月独酌,若有似无的点点头,啧啧道:“这样一个国色天香的小美人你若是驾驭得不了,干脆给我算了!

阙壁上去就是一脚,挥了挥一拳头,怒道:“胆肥了还,敢跟我抢我看上的人!

男子当然熟知阙壁的套路,偏偏身子就躲开了。

“身手不行了呀!连我你都打不到了。”男子一个转身,稳稳坐到木椅之上,翘个二郎腿,就那般看着阙壁。

阙壁当然也就没什么了,反正这货是从小就找自己事,也都习以为常了。

“沈将军,皇上让您进宫。”

屋外一个侍卫说道。

沈阡浔缓缓起身,微微撇了撇头,道:“皇上说我一定要进宫?”侍卫拱手,道:“皇上说有重事与将军商议,还请将军快去。”

沈阡浔听完向阙壁耸了耸肩,阙壁一掌把沈阡浔推了出去,大声道:“皇上叫你进宫你就赶紧的,别没事在我这碍眼!

沈阡浔被推出了门外,倒是哭笑不得,跟着侍卫出了丞相府。

阙壁的明涯苑顿时安静了,风潺潺吹来。

阙壁倒是一动不动呢,静静站在那。

月独酌一动不动的躺倒在床上,心口处已被鲜血浸染,散发出血腥味儿。

阙壁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躺在床上的月独酌,转身朝床边走来,看了看月独酌心口处的飞刀,寻思了一会,朝那只九尾火狐招手道:“小狐狸!过来帮看看,事成之后不会亏待你了!

火灵哪管这么多,只管着自己,蜷卧在一处阳光处,暖洋洋的睡了。

阙壁一脸黑线,这死狐狸是把自己的话当耳旁风了?

“死狐狸······你若是过来帮我,我叫人给你找一块灵兽肉吃!”阙壁咬牙切齿,恨不得宰了这只死狐狸。

火灵依旧一动不动,趴在那里。

阙壁面部抽搐,这死狐狸实在跟自己谈条件?

“两块!

依旧不动。

“三块······”

还是不动。

“五块!你若还不来的话,我就直接把你扔回天圣山去,省得在我这浪费心情!”阙壁忍无可忍,自己堂堂丞相之子,如今受一只狐狸的白眼,谁能忍啊!

火灵倒也是知相,缓缓起身,迈着小腿跑到床前,一蹦蹦上床前,盯着月独酌左瞧瞧右瞧瞧,伸舌头舔了舔伤口处,只见伤口处有明显的好转,血也止住了,月独酌面色也着实是恢复了。

阙壁见有好转,一把将火灵拽下床,打发走:“走吧走吧,这儿没你事了!

火灵是死打也不走,愣是赖在这儿。

阙壁想着这死狐狸果真是长大了,也是不好忽悠了,对着门外的丫鬟道:“准备五块灵兽肉!

火灵听到有肉吃,便利利索索的迈开小腿,小步跑出屋门,只留下阙壁一人嘀咕:“见肉忘主······”

火灵走后,阙壁叫丫鬟拿来一把匕首,一条白布。

阙壁拿起匕首,淡淡的盯着月独酌,可怜道:“啧啧啧,要拿你开刀喽,疼的话不能怪我哦,估计这刚才那只死狐狸给你舔了舔,应该不会太疼的吧!你就先将就着忍忍吧!

话落,匕首直插皮肤,一个弧转,飞刀被挖了出来,月独酌的面色很是难看。

鲜血开始流淌,阙壁拿起白布要给月独酌缠上,却发现要脱衣服,也没什么犹豫了,解开衣绳,露出香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缠上了,然后立马收手,盖上被子。

“呼······我可没对你干什么错事啊,我可是在帮你啊······”阙壁坐在一旁,嘴里默默嘀咕着。

沧溟水榭······

“黑白无常,月独酌可是回来了?”鱼断情坐着,巍巍然坐着。

黑无常拱手,道:“回少主,月主至今未回,恐怕······”

鱼断情隔着面纱看不清面容,但语气不容置疑:“去找找,务必给我把她找回来······”

黑白无常双双拱手,离开沧溟水榭。

鱼断情手撑着头,整个楼阁中,就剩自己一人了,他自己缓缓拿下面纱,一幅玉颜展露无暇,却似乎有点淡淡的熟悉感。

“不回来最好不过,在外界逍遥自在,不要再回到这个被无情阴冷的地方来了······”

这个沧溟水榭历朝历代泯灭了多少有情之人,都因在少主之位上,没有七情六欲,没有人世间繁华的红尘嬉戏,一世神秘不见人,一朝杀人不见血,自己心仪之女子必当在自己接任少主当天惨遭杀戮。但鱼断情爱她,他为了不让她受到伤害离自己而去,从小开始便隐匿了这份爱意,更是将她培养成了一名杀手,在自己继位当天,她成了他最为得力的左膀右臂,他长舒了一口气,心想着只要没有离自己而去就好,起码自己还能看看她。

所以他想要将她送出去,离开沧溟水榭,离开这个地方,重新开始,跟自己重新开始。

一滴晶莹的泪珠滑下,这是鱼断情从自己出生后第二次哭,三岁看着别人杀人,五岁习武,七岁就被关进了绝情阁三天三夜,九岁岁,便救起了月独酌,也是从九岁开始,那株曼珠沙华,便悄悄地种下了。

无人懂,包括月独酌。

戴上面纱,一切恢复如初。

沧溟水榭再无月独酌······

应该是说,沧溟水榭养不活这株曼珠沙华······

明涯苑······

已是夜晚戌时,早就已经摆好一桌子菜,阙壁在那好生吃着。

躺在床上的月独酌缓缓睁开眼,双唇干裂,自己僵硬着摸了摸自己的伤口,却发现已经被人包扎好了,微微扭头看看,发现阙壁正背着自己吃着饭。

月独酌咬咬牙,毕竟自己的任务没完成,只能咬牙坚持着。

缓缓起身,拿起阙壁放在一旁的匕首,缓缓朝阙壁走去。

挥起匕首,就快要刺中阙壁之时,一双手拉住了月独酌,一把拽回了自己怀中,匕首也被夺去,双脚也被牵制住,双手被人死死拽住,月独酌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趴在怀中。

阙壁笑笑,掐了掐月独酌的小脸,笑道:“美人啊,你是有多恨我?一起来就想要杀我······”

月独酌面如死灰,扭过头去,冷声道:“要杀要剐赶紧的,我没有那个耐心!

阙壁无奈的笑笑,放开月独酌,月独酌浑身无力滚到地上,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阙壁道:“沧溟水榭的杀手,倒也是有骨气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算把我的头颅拿回去,你也得死。你倒是长得倾国倾城,年龄估计都不会有我大,你就死的甘心?不甘心,对吧。那我倒可以帮帮你,留在我府上,重新训练训练,那我估计你也可以上战场了。”阙壁边说边吃菜,两不误。

月独酌咽了口口水,她自己深知自己的下场,而且自己也不想白白的死去。

“如何能信你?要是改明儿你把我送到皇上那儿去,我不照样一死。”月独酌缓缓开口,双唇已经裂出血来。

阙壁放下碗筷,缓缓起身,走到月独酌身边,道:“你说说你,长得这么俊,我会傻不愣登的把你送给皇上,让你也成为后宫三千佳丽的一员?那还不如我自己留着玩了,这你还是可以放心的。”

月独酌听着就来气,毫不留情的就踢上去一脚,嘴里骂道:“厚颜无耻!恬不知耻!

阙壁也没有闪躲,着着实实挨了一脚,还摸了摸屁股,一脸惨状的哀悼:“亏我还好心帮你包扎,反过来你还踢了我一脚······”

月独酌听完,想着是这货给自己包扎的,那么说他是先解开自己的衣服,然后包扎的,这么说他······上去又是一脚。

阙壁另一边屁股还没好,又挨了一脚,嚎了一声。

月独酌觉得解气儿了,放开阙壁,怒道;“再敢惹我,下场更惨······”

“母老虎,泼妇,怪不得当杀手,就因为没人要呗······”阙壁摸着屁股,嘴里嘀咕着。

月独酌也听见了,反正这货该挨得都挨了,也就不管他了。

一顿完善吃完,阙壁打了个哈欠,躺床上直拎拎的就睡了。

月独酌躺在一旁的软榻上,迎着月光也睡了。

月色如画,新月如钩。

翌日。

月独酌还在熟睡,阙壁却早早地起来了。

“少爷!”门外响起男声。

阙壁依旧看着书本,对着木门道:“有事就赶紧进来。”

木门缓缓推开,一名侍卫映入眼前,也真是没想到,风流倜傥,温文尔雅和英姿飒爽是怎么融合到一个人身上去的,还那么和谐。

阙壁头都不抬,道:“一大早的什么事,火急火燎的来找我。”

侍卫拱手,却看到一旁还有一个月独酌,欲言又止。

阙壁摆摆手,道:“没事的,你有事说事。”

侍卫道:“陈员外之子陈德贵在家中遇害,全身上下千疮百孔,七窍流血,身上多处被蛊虫侵蚀,溃烂不成样。”

阙壁听着,放下书本。

一旁软榻上的月独酌动了动眼皮,没吭声。

“段渊你先下去吧,我这儿有点事。”阙壁道。

段渊拱手,退出屋外。

“起来呗,我知道你醒了。”阙壁拿起书本,淡淡道。

月独酌起身,道:“我知道那人是谁,能不能把他接来?

“你知道那人是谁?


分享

收藏12

喜爱7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