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柠】他说,别怕。

旁观无望 05-28 354 0

凹凸世界

甜文|金|安莉洁

ooc有,努力避免中。

cp金柠,注意避雷。两千多字的短篇向,因为时间关系可能下次才能写那么多,请体谅。

文笔拙劣请多多包涵,有哪里做的不好欢迎提建议。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是现代设定。

————分割线————

窗外的雨下了起来,淅淅沥沥地降落在这时间。缠绵的雨丝似断似续,像是哀怨的少女在低低的哭诉,没有依靠,只能暗自的发泄。那颗颗泪珠的流下,凝聚千万忧伤。被寒风吹落的片片花瓣在雨中打着旋儿,不复往日的生机,惨败而凋零的颜色实在不是普通人实在愿意见到的景象。人都是这样啊,因为乍看悲凉的情景伤了情,像是回忆了很久以前的往事而痛了心。逐渐一步一步剖析那脆弱的心,细细琢磨那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含义。于是这样痛了心,便像以前那样。

她勉强的睁开眼,碧绿色的眸子暗淡到没有一丝光彩,那还是一片宁静的琥珀,静静的等待那个能让她心中泛起涟漪的出现。微微垂下头像是没有丝毫的犹豫,水杯中丝丝缭绕的水雾让自己感到朦胧的错觉。水中倒映出来虚弱的幻影,脸色苍白到没有血色。她轻轻的笑了,不甚在意。早已对自己身体这样的光景已经能做到云淡风轻毫不在意,能够向对神明做祷告一样,心怀一片赤诚之心,亦然无怨无悔。

就像曾经也对别人打开无数次的心房,微笑的去安慰每一个在困境中受伤的人类。温和的低语抚慰着受伤的心灵,平淡的眼神是对未来的看透以及对他人的信心。能够执起手不断的往前,在那泥泞之路上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她有刹那间做错了选择,偶然便决定了全部。她替他们背下的所有风雨,将所有艰辛吞咽回肚子里。噢,她明明清楚的,明明知道她们的心思的。愣神,摇头。继而又继续往前。她曾跟他们继续谈笑风生,那一句句感谢却从未有过真情实意。被人憎恶的虚伪,被人厌烦的讥笑,不愿被看见的情绪在严重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果然吧,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多少年后又像现在这样,多少年后又才能醒悟。她突然明白了什么,紧紧的抿住嘴唇,冷静的看着他们。在记忆中是之前从未出现的可怕,便是这样的安静才能让人感到浓重的危机感。安静的,温和的,友善的让人不自觉感到错愕,似是不解她到底这么做。实际上她也没有恶意啊,无论是谁都会犯下或多或少的错误,所以自然而然的能够原谅他们。她轻轻的叹息,悠远而空旷的声音仿佛是对他们以前相处的时光与回忆作出感慨,又像是他们欺骗过自己做出叹息。十五岁,不平不淡,不轻不重,恰好是青春期的年龄。没有叛逆,没有轻狂,没有幼稚。只有必将经历的背叛与伤害,还有那肩上承担的沉重的负担。

于是她最终学会了妥协与退让,也知道适当的时候出击将敌人步步紧逼。她相信这世界上的单纯美好,还有那真切的善良与微笑。只不过在真正的罪恶面前,要学会毫不怜悯将刀刃劈下。都市便是那毫无硝烟的战场,已经厌烦作呕的嘴脸与基本礼仪是最为可怕的杀伤器。她轻轻的笑了,向敌人伸出手,清甜的音色,悠远而空旷的声音,碧绿色的眸子依然平静的无波无痕。刹那间夺去了人的心魄,便丢了心神。也便那样痴痴的笑,傻傻的样子,像是她是能够托付信任的人。尽管就是如此。

噢,是忘了之前他是怎么对别人的吗?这个虚伪而做作的人啊,心灵倒是充满了罪恶。连神明都无法原谅了吗?在记忆中搜索到的关于那些人的轮廓,终究是对他们的惋惜与痛恨。比起那样赶尽杀绝,或许她更喜欢留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浪子回头金不换,这句话她从很久以前开始便牢牢的记在心里。哪怕万般残忍也动了那片刻的恻隐之心,偶尔嘛,也正是因为这不恰当的动容很不凑巧用在不恰当的人身上,自食恶果的倒是她自己。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在那分岔路口思考良久。无论选那一条都步步惊心,就等自己掀起那万丈狂澜。他们张狂的笑意等待自己跳入坑中的讽刺。依然是无声的笑意,低垂下眼帘,贝齿轻咬住嘴唇,已经接受了的坦然早已无路反悔。她无数次回过头来看看有没有跟自己同行的人儿,最后迎来的只剩下失望。驻足了很久的脚步终究不肯挪动。缓缓的阖上眼,处在这善与恶的中央。

既然无法伤害,便学会旁观。既然无法伤害,便学会退让。既然无法伤害,便学会冷然。她突然也觉得咖啡那苦涩的味道倒是不错的,跟自己喜欢了很久很久的柠檬一般中意。清晰的苦味从口中散发开来,清晰的提醒着自己的存在。一口口的饮下,那味道让自己不习惯到皱眉。终究还是全部的喝完了它,再解决那杯放了很久的热白开。她明白先习惯这苦涩才能得到那所谓的甘甜,于是便是做出选择的决绝与执着。丝丝缭绕的水雾诱惑着她,将眼神投向它。

那是缓和的滋味,也是能让人心安的滋味啊。将手轻轻向那杯水靠近,终究是从回忆里逃了出来。恍惚的片刻光景水就险些凉了半截,这令人忍不住瑟瑟发抖寒风四起的天气实在不会有人穿得像安莉洁这般少。只是随意的披了件外套,里面的普通的浅淡的衬衫再搭上有些格格不入的裙子,或许看起来实在是滑稽可笑。因为是匆匆而决定的装束,便是有些随意不是那些人眼中风度。或许吧,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牢牢的吸引着人的视线,才能在无形中散发出一种美。

对吧?你也是这样说的。安莉洁眨了眨清澈的眸子,将那白水一口饮下。这贴心的感觉让她暖和了不少。这惬意的服务果然在以前只有他才会想到吧?缓缓的将双手握紧,不知何来的情绪。将眼神眺望在窗外,雨早在不知不觉间停下,那仅剩的有些稀稀落落的雨丝早已在空气中消失。低垂下头,摸索着他最后存在的踪迹。

“安莉洁?今天这么早就来了吗。以前你可是要下午三点钟才来我们这么的呢。”咖啡店员工明朗而有愉快的声音响在耳畔,刹那间又失了心神的人儿终于恍过了神。轻轻的用手抚慰着心脏,砰砰的跳着,感受着生机的律动。就像以前那样,安慰他们,用温和的低语,平淡的眼神。每一句发自肺腑的话语都是真情实意。尽管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相信。只要抬起头,轻轻的微笑,就能一瞬间打消所有疑虑。对面的人儿也掩嘴微笑,黑色的长发被发带托起,细碎的刘海为那深邃的目光打掩护。

“没什么,只是想来坐坐。”平淡而自然的声音没有丝毫犹豫,那所谓的平静仿佛是为她量身定制。服务员怔了片刻,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消息自讨无趣。凯莉有点不耐的摇摇头,有些打趣的说“你还是那样无聊”,假装可以毫不在意可以无所谓的在她面前提起他的话,紧紧的盯着安莉洁的反应。在内心啧啧了几声便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岗位,嘴角勾勒起一抹讥讽的笑意。对啊,是她凯莉想多了。对这无聊只想着那些鬼把戏的圣女抱有希望。

遥远的钟声敲了三声,安莉洁心知时间到了。揉了一下已有些疲倦的眼睛,慢慢的站起身小心的走出门,生怕扰了谁的清梦。临走之前叮嘱凯莉为她留一杯咖啡,不忘说一声感谢。凯莉悠闲的看着她走出门前,无所谓的撇撇嘴继续她无聊的打发时间。

安莉洁望着自己毫无血色的手,又是无声无息而柔美的微笑。绽放在那张清秀的脸上,又是摄人心魄的美。缓缓的接近,实在是忍不住去看那片湖泊里美妙的风景。她往后退一步,将那景色揽入眼中。一片宝藏之地,丝丝波澜只为他而泛起。朝那些人躬身毫不犹豫,渴望在此时此刻仍能看见他的眼神在她的身上稍作停留。

他记得他刚来咖啡馆时对她说的话,能够平静的听她讲完话,脸上震惊的神情看上去可爱极了。金歪了歪头,突然一时想不到安慰的话,原本那些凯莉说了无数遍怎样安慰人的技巧在这时大脑便成了空白。他只是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咧嘴一笑,阳光又有些天战

真烂漫的微笑,稚气未脱的脸满是对未来的向往和对生活的希望,执起手成为她的光。

她听见他对她无意间赠与的一个口型,几不可闻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

他说,别怕。

在墓前蓝色花瓣在水中打着旋儿,支撑不住那分毫美好。凋零而惨败的颜色更显凄凉,这不是她原本乐意见到的景象。她蹲坐在那里,拿着手帕擦拭那颗颗雨水,那泪珠打在人身上,让人作痛,却又忍不住为这场雨水伤神痛心。新的花束摆在那里,无声无息。是为他所能做出的最后一件事。

“对不起。”

声音消逝在空气中,从此不见她对生活的丝毫留恋。

他说,别怕。


阳光曾温和的洒在那个少年的身上,映射出他白皙的面庞,脸上坚定的神情从未改变过。踏在泥泞的路上预备向死而生,即便呆在某个地方无法前行,他终究还是会走出来,接着走向属于他的那个终点。只不过脚上,多了几道疤痕,深深的烙印在灵魂深处,那便是荣誉的证明。眼睛的血丝隐没在黑暗中,萧索的风儿伴随着他的一路前行,喃喃自语仍然是低低的笑语,在耳畔轻轻的回荡。沁凉的雨珠打在身上,没有丝毫的痛意,便那样缓缓的滑过面颊,刺骨的流下看似一道看似泪水的水痕。他笑了笑,嘴角边绽放出一抹轻柔的笑意。

如果有她的话,即便再怎么受伤,也是心甘情愿的啊。

这是给予援助的理由。

她曾对他说,别怕。

分享

收藏2

喜爱2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