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择命》第十八章 平淡

烟寒笑 05-31 916 0

火影忍者

架空|其他

#佐助重生#

#原著背景#

#HE#

#鼬佐#


————————————正文————————————

斑喝了口茶,问:“我不毁灭忍界,你们可就没什么事了。这一次,又准备怎么活?”其他几人皆是一愣。他们之前也没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佐助只是想让鼬活着,而鼬只是想让佐助活着,鸣人上一世为了梦想,为了羁绊而活,带土为爱情而活,卡卡西为学生、同伴而活,斑为仇恨毁灭而活。可这一次呢?鼬不必死了,佐助也不必死,鸣人不用再追逐佐助,带土现在也差不多被斑劝说成功,斑更是放下了那些恨。

为什么而活,这个问题值得深思。活着总归会有一个必须去实现的目标,现在,他们的目标又是什么?

半晌后,斑放下茶杯说:“我准备就像现在这样,悠闲点活着。”他笑了笑,此刻的他全然没了当初不可一世的恐怖模样。放下了,自然也就把所有东西都看淡了。不争不抢,清心寡欲,平淡普通,就是现在的他所期望的。

有时候改变也并不需要理由,就是一个机缘罢了。曾经的斑,想要主宰整个世界的存亡。会出现这种心理,只能证明他不甘被人踩在头上,不愿被他人束缚而已。谁生来就是反派?反派都是被这个世界逼出来的。

他狂妄,是因为他有那个资本。曾经的霸气骄傲,现在转变为不用言说的威严。光从表面上看,斑现在温和了许多,不过还是可以在每一句话中,听到那不可触犯的威严。

平凡并不可悲,甚至是一种难得的幸福。看那些强者,哪个不是经历过生离死别才会有所成长。可是这种经历,可没人愿意去尝试。普普通通平平淡淡是斑两辈子都没有感受过的日子,现在,他想活得普通些。

真的,这一次,他只想像个一般忍者那样活着。不再管这个令人糟心的忍界。

像个经历人生沧桑的老人,斑的话让佐助思绪万千。

没想到的是,鼬居然是其余几人中第一个回答的:“既然之前我亏欠了那么多,那么就让我陪伴你吧,佐助。”

“什么亏欠?是我欠了你啊。”对鼬,就这一点他非常不满。鼬什么都好,就是爱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无论怎样他都能找到理由扛下所有罪状。

他没有回答,注视着佐助。“我不想做火影了,天天呆在办公室里一点热血沸腾的感觉都没有!”鸣人在当上火影之后有诸多不满,却无可奈何。他看到了社会、世界的腐朽,体会到了火影工作的枯燥无味。他也知道,那并不是他所期望的「火影」。“我要和卡卡西老师一样,作为下忍小队的老师。”

“你想体验一下做自己老师的那种感觉吗。”卡卡西调笑道,“说实话,作为老师遇到像我们第七班孩子的学生,可不是什么好事。你会崩溃的,相信我。”他用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揽住鸣人说。鸣人也笑了,“怎么可能运气那么好遇到三个……”他突然停住,看了看自己和佐助, “……嗯…没有多大几率…遇到吧。”

“才怪。”卡卡西翻了个白眼,“我第一次带队就遇到了你们三个。”“那我还是算了吧。”鸣人瘫倒在沙发上一脸颓废,“如果遇到佐助这样的学生我可不知道怎么对付。”

“不觉得话题越扯越远了吗?说说各自的打算。”带土打断了几人的讨论回归话题,“卡卡西,你过不了多久还是得回木叶吧。”“那是当然,我作为上忍兼暗部,还是小队导师。我不可能不回去。”卡卡西虽然也很想和带土谈谈,可无奈,必须回村子。带土不屑地“切”了一声,没再和卡卡西说话。

鸣人最擅长的就是化解尴尬,他扯扯佐助的袖子,说:“我和佐助一起在外边行吗?”“你也要试试叛逃!?”卡卡西大叫,要不是被带土拉着他恐怕已经激动得一拳打在鸣人身上了。鸣人傻笑着,“又不会怎样,我只是在外面游历,不叛逃。”“你考虑一下你现在才十二岁!游历这种理由你让我怎么和三代解释?”作为鸣人的老师,他有时真的对鸣人头疼又无可奈何。

“我要和鼬住在一起的。”佐助拨开鸣人的手表示拒绝。鼬轻轻提醒了一句:“要叫我哥哥。”“这么多年了一时改不过来,抱歉哥哥。”对鼬的称呼在以前喊习惯了,现在突然要像小时候那样叫哥哥,他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笑了笑,鼬摸摸佐助的头发说:“为了这种小事不用道歉的。”一只手搭上佐助的肩,“我只是觉得你我之间直呼名字会有些奇怪。”佐助也眯起眼说:“以前那么多年直呼名字也没见你奇怪过。”“那是曾经那个时候的我,现在可不一样。”鼬觉得,就算是上一世的那个自己,心里也会有些酸楚吧。毕竟最爱的弟弟看着自己的目光是那么冷酷,就像对待一个真正的陌生的敌人一样。无论自己怎样想心里都会不舒服的吧。

“那我也可以和你们住在一起啊。”被暂时遗忘的鸣人还不死心地提议着,鼬皱皱眉,看起来不大乐意。另外三个人可不像鸣人那么不懂人情世故,连人脸色都不会看,斑一把抓过鸣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别人家兄弟团聚可没你什么事。”又抬头对兄弟二人微笑,“你们先回去吧,我和鸣人他们说说话。”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下将他们送出门去,斑长叹了一口气。

“小子,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什么啊!我不傻!”

“你没看出来鼬想和佐助单独在一起生活吗。”卡卡西端着茶杯吹了吹,他也不指望鸣人能够自己看懂鼬的脸色。他真的很好奇,这一世他遇到的佐助鸣人已经是第二次人生了都那么不让人省心,那么上一世的自己…得多惨啊。简直无法想象这两个学生小时候有多调皮。

鸣人很显然和卡卡西想的一样,完全看不出鼬的想法。“啊?鼬哥没说这种话啊?卡卡西老师什么时候听见鼬哥这么说了?”“会不会看脸色啊!”带土问。鸣人一脸懵样,直接用表情告诉了带土——他不会看脸色。


“你……唉。”带土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无语,卡卡西也知道自己这个学生是什么样子,扶着额头略显无奈,“总之,鸣人你别去打扰。他们以前所失去的太多了。”“好的。”刚刚才意识到这个,鸣人也很安分。

“那么,我们几个?”斑翘起腿放在桌面,一只手肘放在沙发靠垫。带土抽抽嘴角,从斑的身边移开靠近了卡卡西一点,“那你准备怎样?”他问斑。斑依然是那副随意的模样,回答:“我都说了,就住在我那小屋子里好好过,反正在别人看来我宇智波斑早就被初代目火影杀了。”他瞟了鸣人一眼,“九尾小子如果愿意也可以跟我做个伴。”

“我才不要和老头子住在一起呢!”鸣人小声嘀咕着,斑直接一拳打在他的脑袋上,瞬间鼓起一个大包。“痛!你不都弃暗投明了吗怎么还那么暴躁!”“谁规定改邪归正就不能打架的?臭小子居然敢叫我老头子!我打不死你!”

坐在旁边的卡卡西和带土也在说着:“…我还以为斑转性了,结果还是这副德行……”“我也是这样以为的,不过这个宇智波斑似乎确实没有佐助说的那么可怕。”对比以前那个想要毁灭世界的宇智波斑,现在的斑的确可以说是很好说话,这也让卡卡西很诧异。他都已经做好了随时和宇智波斑打起来的准备,可现在和斑相处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他都怀疑这是个假的宇智波斑。

“隐居山林啊,的确像是老人家的做法。”带土带着些调侃意味,看到斑含着怒气的眼睛转向自己,忙说:“我可没什么特别意思,只是觉得…你变了。”“谁又没有改变呢。”斑眼中的怒意一挥而散,平静地说。

“说的也是。”带土揉揉眉心,“那卡卡西,以后有时间就来这儿找我。”“为什么?”

“我一个人待在这荒山野岭的你以为很好玩吗?”他指向窗外一望无际的森林。卡卡西也没有理由拒绝,也就答应了。

“那,就只有我一个没人管?”作为上任七代目火影,被冷落的鸣人有点委屈。斑白了他一眼,“啧,小子你就乖乖回你的木叶吧。”“你们都欺负我!”努力憋出点点晶莹,一副小孩子被打的样子。

“两辈子加起来三四十岁的人了,别那么恶心好吗。”嫌弃地看了看鸣人,卡卡西真心不想承认这是自己的学生。


他利用身高优势从后面提起鸣人的外套领子,说:“你就先和我回村子,别留在这烦人。”鸣人悬在空中双脚不停乱蹬,好一会才安静下来:“那我就回去找小樱,她总不会…虽然她也嫌弃我…”语气逐渐低落,周身挫败的气息几乎化成实体萦绕在他的头顶。


“那我们就先回木叶那边了,免得「根」的人起疑心。”


“他们如果起了疑心想要对你们动手,告诉我一声。”斑的眼神冷了几分,如果真的出现了那种情况,他就去亲手毁了「根」。


“……我们走吧,鸣人。”凝视了斑一会,卡卡西抓紧鸣人的衣领走出门,完全不管手下那人的挣扎。


原本热闹的小屋现在只剩下带土和斑两个人,斑喝完那杯茶之后也站起来拍拍衣服准备离开。“如果有事或者感觉孤独,都可以来我这边。”他背对着带土。带土歪歪头,“知道了知道了,你真把我当小屁孩啊,我才不需要你陪。”“也对,你还有卡卡西。”耸耸肩膀,斑也迈开步子离去。


回到鼬的木屋,佐助懒洋洋瘫在床上,双腿悬在床边晃悠。“这个宇智波斑和你描述的很不一样。”鼬解下额头上的护额。佐助也被斑的改变吓了一跳,起初他还以为这个宇智波斑是被人假扮的,后来听到斑发火时的说话语气他又打消了那点猜测。“可能是他真的放下了吧。”


“嗯,希望如此。”鼬回应着佐助,默默按住佐助摇摇晃晃的腿,“就算是在屋里也别做出这种姿势,不大雅观。”“哥哥你居然说我不雅观?”佐助从床上撑起身子,“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被你嫌弃。”


“我并没有嫌弃你的意思。”拥抱住床上坐着的人,鼬说,“只不过,不要在别人面前摆出这样的姿势,会被笑的。”这样小孩子一般可爱的动作如果让别人看到还得了。“那好吧。啊还有,哥哥你身上的病……”佐助推开鼬,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用手摆弄佐助的几缕头发,鼬表示不用担心。“关于这个问题,斑已经差不多解决了。”“又是斑?”佐助可不认为斑有那个本事能够治好鼬的重病,并且,他觉得斑可没那么好闲心。“嗯,在你来找我之前他就给我检查了身体,用查克拉帮我暂时控制住病情,还留下了一些药。”鼬说着,站起来从桌子上拿起一瓶红色小药丸,“就是这个。而且吃了之后以前经常会出现的镇痛感也在逐渐减轻。”


“......如果身体有任何不适就告诉我,我会去找斑。”尽管以他现在仅有三勾玉的实力远远无法与宇智波斑匹敌,但如若鼬吃了药之后出现问题,他也不介意去找斑以命相搏。


鼬小小,捏了下佐助严肃的脸,说:“别忘了,现在的你还是个孩子而已。开心点,我还在。”“我都三十多岁了...”佐助可不愿真像个孩子似的生活。鼬将自己与佐助的额头贴在一起,“在我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


无论在什么时候,经历了多少事,佐助在鼬的眼中也都是个脆弱的孩子。所以,鼬会一直伴着他,护着他,直到死去。


分享

收藏5

喜爱2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