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狐殇》

夙长歌 06-04 2.2万 0

王者荣耀

信白|虐文

记忆之中,有一个紫发男子。


他眸色如水,没有任何情绪,面色有些发白却而俊俏依旧,再看那紫袍,早已鲜红一片。


他微微一笑,挤出三字:


「我。」


「恨。」


「你。」


从此,消逝于世间。



Chapter 1



“龙族太子,韩重言,还不快快接旨?”刺耳的声音让他猛地睁眼,却见自己不知何时被带到了宫中。


粗硬的麻绳让他十分难受地扭动了两下身体,却见麻绳处已是鲜血淋漓。


他不敢再轻举妄动,默默地低下头去。


“背叛族群,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龙族族长,他的父亲,一脸淡漠地扫过他,像是宣判着他的死刑。


他咬了咬牙,银白色的头发散开,只如流水般散落肩头,遮住了上衫上的斑斑血迹,也遮住了严重的不甘。


他未说话,那族长权当是承认了。


“好哇,身为太子,不但不知检点,还作出如此之事,别当本族长不敢废了你!”龙坐上的族长暴怒了,一个黄金的杯子砸了下来,砸到了韩信的头上。


他闷哼一声,顿时血流如注,银色的发有几丝已被染得血红。


他眼前渐渐模糊,却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背叛了族人,还出去投奔狐族,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一句一句,砸在了他的心上。


他缓缓颤抖着抬起头来,直视着自己面前宝座上的人。


眼中,没有丝毫臣服,却是杀意。杀意并不是由“背叛族群”几字激起,而是那“不知检点”四字。


“不知检点”,指的是他的一段缘、一段殇,不由得任何人指点。


最后的倔强,由自己来守护。



Chapter 2



“喂,新来的,你犯了什么事,被分配到这里来了?”一个灰头土脸的囚犯玩弄着几根稻草,抬头好奇地问。


监牢中,连窗子都无,只是有个直径约十厘米的小洞,一时间只觉得胸闷异常。


“无事。”韩信本不想理,但贵族子弟的教养让他不禁抬头淡淡回道。


“别骗我了,哥儿,龙族的法律一向宽松,你是犯了什么事才进来的?”那囚犯一脸不屑地擤了一把鼻涕。


“并无太大事,只当是犯了点事罢了。”韩重言琢磨透了面前的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如此回道。


“唉,你也真是,我都在这边住了三年了也未见有什么更多的惩罚,倒是你,刚来,便被判了十日后的死刑。哥儿,犯法这事情,后悔不?我也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下辈子别再犯了,啊?”那人滔滔不绝。


韩重言见着无趣,便不管正当正午,沉沉睡去。


“韩重言,我恨你。”梦中的六个字似乎想永生永世地折磨他。


是夜,他方醒。



Chapter 3



身边的囚犯早已睡熟,他起身,看自己华服早已染尽鲜血、尘土,淡叹。


到头来,他输地一干二净。


他为那名为李白的青丘狐,不惜背上“背叛者”之名,而落得此般下场。


他一堂堂龙族,为何会爱上即将全盘覆灭的青丘狐族?


耻辱。


龙族之辱。


他为了那青丘狐,不知花了多少时间,溜出龙族,与他共度良辰美景。


扪心自问,他真不知道自己吃错了什么药。


但他......就是喜欢那狐狸。


不光如此,又为了他,输地毫无余地。


看着最爱的他死在自己面前,毫无生机地躯体早已冰冷,论他如何去哭,去叫,也再睁不开眼。


看他死前神色淡然却悲伤地说:


“韩重言,我恨你。”


他想去解释,面前的人却早已死去。


一席紫袍闪过那墙上的洞,又正当黑夜,韩重言当自己是看错了。


仅此而已。



Chapter 4



他早已大致推断出李白一事的经过。


定是父亲早已发现,却未戳穿。


而父亲则先写一封信给自己,声称李白,道今晚亥时与其相见。


再派人去刺那李白,死前留下一句,“是太子韩重言的命令”,让他恨一辈子。


而李白死前所看到的,便是韩重言笑着朝自己走来,却不知韩重言他更加不明所以。


“父亲......你真狠啊。”他抬头,却想起根本看不见月亮。


若能,此日......是圆月吧。


他又忆起那人,笑着对自己说:重言,你怕是没看过月亮吧。


想起自己羞红了脸:“族规有些严,夜晚不许离屋,也......见过那么几次吧。”


“重言,他们都说,十五的月亮圆,你觉得吗?”他长长的睫毛落下,看着身旁的男子。


“嗯......”当时自己打了个哈欠,倦意上涌。


“重言啊,我怎么觉得,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他抬眼,望着一轮满月:“今日便是十六。”


韩信并未在意,直到后来,知道了十五便是李太白的灭族之日。


月圆,代表着团圆。


十五族灭,十六「团圆」,多么可笑啊。


“今日,便是十六吧......”话语多了几分他的语气,他自言自语道。



Chapter 5



“喂,哥儿,你怎么那么嗜睡?”他是被那囚犯摇醒的,这才想起自己昨晚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啊......”


“那个,昨天中午你睡着了,你的饭我帮你留着了。”他从身后递出一个脏兮兮的盘子,上面似乎还粘着泥巴,盘中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只是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


他强忍着不去呕吐,道:“不用了,我现在并无胃口。”


那囚犯“哦”了一生,随即道:“啊,哥儿,今天早上好想有一个男的来我们这里来这。”他盯着那厚重的铁门。


韩信点了点头,没放在心上。


“他叫我不要告诉你来着,但哥儿啊,小弟我跟定你了,看你这么淡定的样子,一定在外面干过不少事!所以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告诉大哥您了。”他一口气说完,深吸了一口气。


韩信哭笑不得地同时,也渐渐生疑:“那人是谁?”


囚犯挠了挠头:“大哥,小的也不知道。”


韩信对于这个称呼想要抓狂,自己又不是什么黑帮老大,却也没在意那么多了。


“长什么样子?”他又问。


“哎呦,别提了,一身紫,妖艳得不行,简直看不出来是个男的。”那人不屑地抠了抠鼻子。


“紫?”那便是李太白最爱的颜色啊.......


“还有什么吗?”韩信问。


“还真没什么了。他就过来了一趟,看了几眼你,然后小声跟我说别告诉他,就跑了。”他绘声绘色地描述,十分好笑。


“哦对了,他看了你一眼的时候,脸莫名有点红呢。当时我真没睡醒,甚至看出了两只耳朵。像猫一样,不,像狐狸。”他想了想。


韩重言呆住了。


这......是巧合吗?



Chapter 6



自从囚犯的阐述,自己就完全夜不能寝。


他曾无数次问:你是不是看错了?


每一次,都是模棱两可的:“或许我是做梦吧,一大早的,谁知道呐。”


他决定--装睡。


一开始,想着堂堂君子怎可出此下策,往后却想着,这策也不见得是“下”者,再加上几日后便行刑了,想着也就任性着一回。


清晨的阳光本该明媚,可惜他隔着监狱中厚重的门与墙壁,也看不见。


铁门被轻轻推开时,他身躯微微一震,却假装睡着了。


紫发的男子一如既往的俊俏,是最熟悉的脸庞。


韩重言眯着眼,忍住眼中的泪。


修长的手指抚过自己的脸颊,十分不舍地触碰着自己的睫毛。


“重言,对不起,对不起。”李白的声音中有几分哽咽。


韩信再一次震惊。


“我.......不会恨你了。”面前紫发上的一对狐耳耷拉了下来。


“但是......晚了。”他垂下眼帘。


韩信终于装不下去了,缓缓睁开了眼,伸出手,已躺着的姿势拥自己上方的男人入怀。


却触碰到了一片虚空。



Chapter 7



韩信这才发现,现在的李白并不是活人。


也是,怎么可能活着呢。


看着李白脸上的惨白,他心疼地伸出手,又收了回来。


生死相依、阴阳相隔。


这便是老天爷的笑话吗?


“重言,对不起,我当时.......太震惊了。任谁想想,都该知道不可能的。”李白语无伦次地说。


韩信闭了闭眼:“也罢,不恨我了,我还能奢求些什么?谢谢你的宽恕,太白。”


李白慌道:“那你怎么办?死在这里吗?”


韩信理了理银发:“又如何?太白,我不能要求太多。便求来世,我非龙族太子、你非狐族之人,足矣。”


李白咬唇,却并未言语。


他不想......不想重言死。


毕竟,若是他死了,是自己害死的重言。


是自己的身份,害得他堂堂太子落魄与此地。


李白的生魂,或许很快会散去吧。


他不想再拖累韩重言。


“重言,他人都求来世再相遇,我们来世不要再见了,好吗?”他语气中有着难以察觉的波澜。


「我......不想再害你了。」



Chapter 8



十天期满,行刑,刀落,如雪光,如漫天光辉。


韩重言,龙族太子,因叛其族,陨落于此。


对他人来说,这二人真是凄惨,到最后仍是双双丧了命。


对一龙一狐来说,却不再是阴阳相隔。


来时或许会再见,故事或许会重演。


但只要有彼此,足矣。


【夙夙牌刀子了解一下】

【拖更的我hiahiahia】

分享

收藏62

喜爱21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