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梦染上倾城色

原创

古风

宫廷里最多的便是各种各样的宴会,着实让人乏味。

夜倾落端坐在她母后身旁,心里却早已叫苦不迭,几次想要借故出去放风,都被母后给吓了回来。

宴会结束后,其他公主都在议论宴会上的青年才俊,夜倾落却没兴趣掺和,转身朝自己的宫殿走去。

没曾想拐角处突然出现几个人,夜倾落刹不住脚,险些撞进一人怀里。

“公主可还安好?”面前的人声音极为悦耳。

夜倾落抬头带着公主端庄的微笑道:“本宫无事。”

“小十九,你可还认得他?”旁边传来六皇兄的声音。

我侧目看那人,模样倒是周正,即使在相貌极佳的六皇兄身边,也没有被比下去,反而多了几分儒雅。

“这位公子相貌俊朗,举止不凡,想来定是位才子。”

“哈哈哈!小十九你竟不认得他!”六皇兄难得笑的爽朗,夜倾落却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她该认得他?

夜倾落看向那人,却发现那张俊美的脸上也带着笑意。

六皇兄笑她也就罢了,可他一个看不出身份的人也这样,夜倾落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她有些恼怒道:“本宫为何要认得他?”

六皇兄见我恼了,这才止住笑:“不知小十九可否记得当年偷改夫子批语的事?”

偷改批语?夜倾落这才想起这桩旧事……

那时宫里宫外,无人不知京城白丞相家出了个神童,不到十岁便吟诗作画无所不能,别家教导自家孩子时都会提到白锦年这个名字。

而夜倾落自幼顽劣,更是免不了多听几回,最后听的多了,就想“为民除害”了。

夜倾落偷跑出去找这个白锦年算账,正有些报仇无门时,看到夫子桌上批注的本子,本来只想恶作剧,却无意看到了白锦年三个字。

顿时有种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

连忙拿起毛笔在批注栏里写上四个大字:狗屁不通。

写完这些后,夜倾落整个人都舒畅了,却不想这件事被父皇知道了,罚她跪了三天祠堂,膝盖差点废掉。

等夜倾落被人背回宫时,有人送来一封信,说是白锦年送来的。

拆开一看,还是那张纸,只不过多了一行字:多谢公主指教。

那字写的行云流水,刚好衬着她的字粗俗不堪,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她脸上……

“这位便是白锦年。”六师兄笑着给我介绍,打断了夜倾落的回忆。

儿时的事情本来已经很远了,如今这人站在她面前,让她想起了一个词:冤家路窄。

“当年公主指教在下,未能登门拜访,实在是在下不周,还望公主见谅。”

夜倾落看向那张没有一丝歉意的脸,总觉得他是在嘲笑她当年字写的不好,言语又粗俗,已不可能再端出一张完美的笑脸。
“本宫还有事,先行一步。”

夜倾落本以为自己和白锦年的缘分就此而止,可一道赐婚圣旨下来,让她愣了半天。

她素来知道父皇爱乱点鸳鸯谱,却没想到今日点到她的头上来了,顿时觉得自己和他真是孽缘不浅。

临嫁前夕,母后颇为伤心的看着夜倾落,最后却只说了句:“你需记得,万不能为那人动心。”

母后说的仓促,夜倾落听的马虎,也没放在心上。

至少在白府没有参加不完的宴会,她倒也舒坦。

“公主,为夫画了一幅画,你来看看如何?”

“公主,为夫作了一首诗,不知你觉得如何?”

“公主……”

过多了吃饱就睡、听琴赏画的日子,夜倾落觉得身上的肉长了许多,便找来御医调理身体,却被告知她已怀有一个月的身孕。

白锦年知道这个消息后面上满是喜色,整日拿着书问她该取个什么名字好。

没过多久,夜倾落有孕的事便传开了。

母后把她召进宫,她本以为母后又要给她讲那些三从四德的东西,却被她的一脸严肃吓了一跳。

一碗堕胎药端到她的面前,她无法形容她的心情是怎样的,恐惧、慌张……

再怎么挣扎也没有抵过宫女们的强灌。

夜倾落想着,白锦年跟她说明日去为孩子祈福,眼睛早已模糊,耳畔听见母后残忍的说:“十九,我是为你好。”

夜倾落的世界就此一片黑暗。

再醒来时,夜倾落的肚子已经平坦的看不出来曾经孕育过一个小生命。

她呆呆的看着窗外,想着该如何对白锦年解释,又想起他欢喜的表情,只觉心痛的喘不过气。

夜倾落起身推开阻拦她的宫女跑到母后宫里,刚要推门进去,却听到母后一声叹息:“皇上为了推翻白家,总是要有一个公主下嫁,让白家放松警惕。我本不同意让十九嫁过去,可公主里偏偏十九与那白锦年有些渊源……如今白家株连九族,不止我的事就知道这是会怎样呢……”

夜倾落颤抖着推开大殿的门,第一次觉得母后陌生的让人害怕。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母后看着夜倾落想要上前,却又顿住脚步,挥手让人把她带走。

夜倾落忽然想起母后曾经对她说的那句话:你需记得,万不能为那人动心。

原来一切都是算计好的,自己只不过是一枚棋子……

那夜,夜倾落在父皇大殿前跪了一天一夜,一向疼惜她的父皇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身边有人叹息,有人嘲讽。

夜倾落的心跟着一点一点的变凉,终于在黎明的时候看到了绝望。

她站在高楼上看着被绑的白锦年,想着他吟诗作画的模样,那张脸俊美得让她心动。

只是她从未说出口。

她怕这一切幸福在她说出口之后都成了泡沫,可终究……她什么都没说,泡沫,还是碎了……

午时一到,夜倾落眼睁睁地看着他身首异处,鲜红的血染红了白衣,却终归没有力量去挽救。

只觉得一颗心被活活剜去……

“公主,这是……白锦年送给您的。”

夜倾落打开那封信:愿妻相离后,重梳蝉鬓,美画蛾眉,巧逞窈窕之姿,选聘高官之主,愿伏娘子千秋万岁。

竟是一封休书,他……早知会有今天吗?

分享

收藏10

喜爱4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