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梨酒暖半世雪

原创

古风

初秋雨夜,灯市欲眠。

城外村落尽数掩盖在迷蒙雨色中,只有一家人的灯火兀自地亮着,似在等待着远方的人。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凉风夹带着雨丝扑面而来。

来人将身上蓑衣脱下,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庞。

姑娘也不怯生,娇声问道:“阿婆,雨夜赶路至此,可否借宿一晚?”

步履蹒跚的老妇微笑点头。

粗茶淡饭后,老夫端来一盏热好的果酒。

“这是‘棠梨煎雪’,取梅枝上细雪融水配上棠梨,外加几味药草,酿制数日,待梨味尽数融尽方成此酒。”老妇眼睛上似蒙了层秋水,“姑娘,你让我想起一个旧人。”

年轻姑娘手托腮,杏眼中星光微闪,投以询问的目光。

老妇饮了一盏“棠梨煎雪”,思绪慢慢回到彼年豆蔻……

那时棠梨花开满了树,一簇簇像天际轻漾的云。

邻家的青璃又为她送来治疗咳疾的“棠梨煎雪”。

青璃家开酒铺,她常说:“花露,果子,细酿,花间雪……都是酿酒的好东西。”

棠梨煎雪,这样美的名字,像极了少女的惊鸿一梦。

她自幼患有咳疾,身子弱,从不敢出门。

但自从认识了青璃,她就像是被阳光点燃了的小雏菊,忽然变了副性子。

两人在满眼新绿的草甸上慢酌青璃从家中偷来的女儿红,喝得小脸红扑扑的像染了霞光。

两人还曾攀上树干摘梨,摘得连裙襟都盛不下才肯罢休。

不知不觉间,她的咳疾渐愈,长大了的青璃也多了许多敏感的心思。

许多个宁静的夜晚,两人或伏案低语,或共枕轻话,说隔壁刘家姑娘与城里徐家少爷刚结了亲,说彩衣坊的年轻裁缝张了张俊秀的脸,说母亲今日与张媒婆的窃窃私语……道不完的心事都只想说给彼此听。

“后来呢?”年轻姑娘的声音打破了这屋内长久的静默。

老妇目光迷离,似乎在望远方。

“后来,青璃家的酒越发出名,她爹爹被选中做了酿酒官,从此青璃一家就搬往京城,在没回来过。”

“可曾有书信?”姑娘小心翼翼地询问。

“书信是有的,一年也只有一封,每逢都是寥寥数言,再无其他。”老妇叹了口气说。

这时,姑娘从怀里解下一只包裹,在圆桌上摊开,里面有许多信封。

她说:“你口中的青璃是我的祖母。那年祖母在异乡身染重疾,临终前夜写下这几十封信,嘱托家人每年寄给你一封……以图你心安。”

“她还说,你们曾有过四十年后重回这里聚首的约定。我是来代我祖母赴约的。”

窗外秋雨绵绵,像是人心里难以排遣的哀愁。

老妇听完已是泪水纵横,她望向窗外,心中默念——棠梨煎雪还在,你从不曾离开。

分享

收藏5

喜爱4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