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在咫尺

LIBATE/酹 06-07 2888 0

王者荣耀

玻璃渣|虐文

*灵感来自于bgm:芊芊


*杨玉环X弈星


*ooc有


*有很多繁琐的私设






——山穷水绝处回眸一遍你。






「壹」



璀璨的阳光勾勒出光影斑斑的回忆,难免惆怅失意。再奏一曲阳春白雪,你也便落子无悔。



最终,也再也说不清究竟是谁胜谁负了。





“弈星哥哥,今天下棋我一定要赢你!”



女孩兴冲冲的攥紧比她高一截男子蓝墨色的衣衫,蹦蹦跳跳的在山林间行走。无忧无虑的如同鸟雀,歌唱无人来顾,生来也就认那个熟悉的人以伴。



“女孩子学什么下棋啊,好好学你的琴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大器。到时候你的弈星哥哥也要跟着你好好沾光。”



小女孩有些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虽说是瞪,可那个时候的她软萌萌的,没有一点点威慑力,看起来还有几分似在撒娇的韵味。



男孩也没有办法招架,只好先点头应许让她同自己一起下棋——其实无非就是玩耍罢了,他也没有当过真。



每次总归是他让着那个小女孩,但是却总是最后赢的那个。后来次数多了,她也渐渐掌握些技巧了,可是那个时候才发现那个温文尔雅的弈星哥哥一直在让着自己。



她也一点都不服气。



到了隔天的一场雨,滂沱大雨。



雨幕中几枝红豆枝头被冲刷下来,有些模糊的场面中仍旧能够清晰的抬眸望见那个蓝墨色的身形。



“弈星哥哥……玉环要走了啊,你就别来送了……这么大的雨。”



落雨声滴答滴滴,美人犹叹息半晌,末了,身影连同人一起都隐没在了雨幕中。



无声无息,恰似她闯入自己的世界一般。





「贰」




再次见到她是三月的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在后院抚琴,而自己却不经意见穿堂过她轩宇。



她不再是那个长不大的小孩了,永远永远的,似乎那个软弱只会叫他弈星哥哥的人儿已经不见了。



也似乎,便也只是一场大梦罢了。



“泠泠七弦上。”



正在抚琴沉思中的人忽然滞住了动作,仿佛一切都因那个熟悉的声线而静止。



他没有撇过身来,只是呆滞的,有些无言的抬眸望向庭院外的君子竹。



被雨冲刷过自然是一片有些清新的颜色,闻着自当也是神清气爽,可偏偏,喜爱的人便近在咫尺,也难以摸到。



似有什么哽在喉咙里,银白的颜色穿成线埋葬在了泥土之中。



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心痛是一种这样酸涩的感觉。



“……”



杨玉环一言不发,径直盯着眼前的琵琶,惋惜般轻叹了一口,抱起琵琶便肆意拨动了一下情弦。



仿佛那些年俏皮的、可爱的、跟屁虫一样的人都离开了。



“是我看的太重了。”



“……嗯。”



她从喉咙中涩涩挤出一个音节,让其余的余音都隐蔽在了心底最柔软一处,再无声响。



似乎出于想要打破这种静谧,她分明能听见来人慌乱不稳的脚步声,一声一声窸窣的声音传入耳畔却又那般执著。



也罢,这辈子是我杨玉环欠他的。



忆及那些破碎零散的片段,她也再难以触及那些幼年种种。



就当这一切,都从未发生过吧。






「叁」




她着凤冠霞帔的模样甚美,可惜不是为他所披为他所戴。



他若是不出现,也便是成全了这一段情愫了吧。



那时满城红纱,喜庆的滋味倒是没有让他好到哪里去。



她又奏起了那一曲阳春白雪,是她那个时候一直懊恼不肯学习逃课同他游玩的缘由——现在她便当着自己的面,奏响了这一曲曲殇。



倒也是,狠心有罢。



人群中的人无一不是嬉笑形于色,唯独他,心底淡淡的,闻那弦声便如刀俎,而持刀人便是眼前那位笑态盈盈的美人,手起刀落,刮的她心脏千疮百孔。



最后依旧待她眉眼如初。



“放手吧。”



她的唇形对着自己,佯装的笑意也全然变成了一种残酷。



“……”



弈星有片刻的迟疑在她那神情中,觉得自己定是自作多情自以为是了,想要上扬唇角勾起的那一抹笑容都变成了可笑。也再没有了什么释然大义凛然。



望着她生硬的面孔,仿佛这张脸便是陌生的,他从未相识的模样,佯装释然的比了一个唇形——



“……好。”



她朝着弈星又轻笑了两声,最后沉了余音,将自己终生埋葬在宫廷之中。



就当是半生来对他照顾最大的诠释和无奈。即便那一切是否存在都只是莫须有的,仅仅是存在于弈星的心中罢。



杨玉环起身收起了琵琶,轿子带着她的身形远去,最后消失在了弈星的视线中。



那一刻,红轿子中的人忽然模糊了眼线,一遍一遍的擦拭换来的都只是无谓的挣扎罢了。



即便是搁浅的鱼儿也有能够扑腾的权利吧,那为什么,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却连决定自己生与死的权利都分毫没有。



自己就像一个傀儡,暗地里悲痛流涕无人来顾,但在台上笑态嫣然便有人为她这回眸一笑媚了心神。



勾唇时都忘了究竟是为了什么,



或许单单都只是为了那些难言的后阻罢了。



忆及此处,不禁潸潸而泣。血色的嫁衣染上了悲愁,再也没有了半分喜庆的意味。



永远……即便近在咫尺也无法触碰了。





「肆」




以贵妃的身份在特定的日子去庙里拜佛上香,途中微雨,在一处堪堪而避。



难妨是故人眼眸,灼热的视线逐渐变得冰冷落在自己的身上。丫鬟同侍卫一起簇拥中的自己,竟一时无法言语。



被胭脂粉黛覆满的她,却依旧没有全然忘记那些繁琐甚至有些可笑的回忆。



阖了阖眸子,她恍然勾唇一笑,那炫目的笑容在那人眼中过于耀眼。



她还记得,这个人是不喜欢胭脂粉黛的。



深深的烙刻在心底的东西,终不是这些被腐烂的金钱能够比拟的。但凡是她想要,何事都能够成全她。



但是唯独眼前的那个人,明明近在咫尺间,却又好似遥隔万里之。



“今小生有幸相逢贵人,问贵妃有所需要的,小生也在所不辞。”



弈星朝着她毕恭毕敬的作揖。



那宛若讽刺的动作分明是她不想见到的,可偏偏,是那人情愿的。



“请起,今日无非都是被那晦气的天气所来此一避的,听闻阁下棋艺高超,本宫到趁着清闲同阁下过一招。”



“也好。”



不知是话中哪一字勾动了情绪,勾动了那已经结痂的伤口。



敝席落座的美人仍旧几分韵味,一颦一笑都便是那般倾城。



他手执一子,回首见她容颜,竟一时手头不稳,落子毁棋。



“……”



一时间两人的处境都有些尴尬,可最先打破尴尬的却是杨玉环。



见她纤纤玉手执子放入器皿中,也一言不发,时间短暂却让人再难以煎熬。



“……玉环。”


他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俩人能够在这顶固的空气中的听闻。见杨玉环朝他笑靥,顿时失了神智。


这一晃雨也渐渐毕了,杨玉环那一行算是继续赶路远远的离开了他的视线之中。


这一次……他明明可以伸手抓住的。


而不是像她着一席嫁衣那时的无可奈何。


最后,还是欠她的。




「伍」



那日她召见弈星进宫做了一个陪读书生,教那些皇子们琴棋书画。


闲时倒也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在宫廷里游逛。


是杨玉环请来的人自然是在宫中有很大的权限的。但是偏偏是这一点,他便难受的宛若万箭攒心。


那日见她醉酒置于后院,同牡丹映衬那倾国倾城的容貌。


朝他轻笑,便足矣勾走魂魄。


“阿弈……再陪我下盘棋好不好……?”


弈星见她这模样也不好拒绝,着手起那白子,却再难以落子了。


本来说好是落子无悔的,可一切却宛若天旋地转般,他正了神智,只是轻描淡写的一个动作——


胜负已定。


“……”


分明是醉酒时的杨玉环也看出了什么,却淡淡的,收回了心底的那个笑容面具下面。


“今日有幸同娘娘一同下棋,来日便自行辞去官职。”


突然喉咙哽住了什么一般,让他再难以言语。


冰凉的温度覆上了他的唇齿,带着些许醉醺的意味渡入他的口中。


“……”


先是零星的雨丝滴落在她三千青丝上,到最后滂沱雨幕之时,仿佛又回到了那离别之日。


弈星先是一愣,对视这她的眼眸,唇齿有些打颤的婉转一言。


最伤人的言语不过是出于轻易的动作中。


“我记得啊……当初有个小女孩总是攥住我的衣袖让我教她下棋……”


弈星抽噎了片刻,续了言语。


“我说女孩子家家的当然要学些琴艺,没有想到她竟为了我练了三年曲子……”



被雨淋的透湿的杨玉环只唇淡笑,便也、


永永远远的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消失在了他的心底,


带走了他整个心扉。





——和你对弈输赢都回不去

——一曲轻描淡写

——勾勒尽是我呼吸。



“赠一曲同故人,也便近在咫尺,今一想——可否是远在咫尺……?”


分享

收藏18

喜爱6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