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叶】万里追妻

毒心玄 06-08 1.7万 0

全职高手

叶修|甜文

##欠你们的韩叶小甜饼,齁不死你们

【一】

  韩文清最近特别烦。

  自己打小拧不过韩老爷子,被韩老爷子照着家族继承人培养,准备接下韩家大业,这么多年来韩文清也越来越像个董事的样子,在公司里也越来越有威望,眼看韩老爷子就可以坐等退休享清福了。

  韩老爷子又开始在家族香火上开始做打算,虽然嘴上不说,不过各大名媛千金的介绍跟韭菜似的,一茬一茬又一茬。韩文清烦不胜烦,但天天的又不能和人家姑娘家置气,每天在处理完一大堆事务后,又要被老爷子勒令去参加各种聚会……不过是名媛聚集会,各位姑娘花枝招展,挺着涨衣欲出的胸,渴求着这位冷着面的大公子把自己这朵鲜花摘走。

  被一众绝色包围,纤纤玉手在臂弯处环来环去,眼前觥筹交错,杯底的暗红色液体溢出万千光彩,耳边温言侬语……韩文清依然是一脸冷漠。像是应酬平时生意上的客户一样,不停地看表,匆匆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只要时间一到,出门一头钻进自己的迈巴赫,一脚油门绝尘而去,留下一众女士面面相觑。

  这韩家公子,也太清心寡欲了一些吧……是个正常男人,受到这样的攻势,哪有不瞬间浑身酥软的。再看看韩文清,简直就像是嫌弃一般,生怕晚走一秒钟。

  该不会是不行吧……

  韩文清不知道,关于他的那方面,在名媛圈悄悄传播,而且传得越来越真实,越来越煞有其事……等到被韩老爷子知道的时候,瞬间两个上好茶杯就报了费。老爷子愤愤,一帮女人居然质疑我们老韩家的男人?

  但是也不能让韩文清证明给她们看……韩老爷子更加加了一把劲儿,什么名模,女星,不嫌多,美得千姿百态,只要你韩文清是个正常男人,你总会看上一个吧?

  可惜饶是老爷子费尽心机,也不会想到他使劲儿使得不是地方。

  这韩文清啊,心里已经住了人了。

  【二】

  人一烦,就想找人倾诉。饶是韩文清霸道总裁,冷面董事也免不了。韩文清把车停在路边,掏出手机翻起通信录。

  拼音停在“Y”处,韩文清点了一下,“叶叶”的名字出现在手机屏幕的中央。韩文清将手机贴近耳朵,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这叶叶是叶修。和韩文清年龄相仿,而且两家生意上也是合作伙伴,两个人算是从小玩到大。叶修家也免不了有这类权力交接的事情,叶修作为长子,开始倒也是没少被叶家老爷子逼着学管理,这一点上他俩倒是同病相怜。不过叶修有韩文清羡慕不来的东西——叶修还有个弟弟,这样老爷子那边来的压力就能两个人扛着,不至于被逼得那么紧。这是身为独生子韩文清羡慕不来的。

  不过听说最近叶修也被叶老爷子逼婚逼得紧。想到此韩文清有些不爽的又皱了皱眉毛,但是随后又舒展开来。那些势利的女人,见叶家权利大半落到叶秋手里,攻势统统转向了叶秋,也有想要从叶修这里走迂回路线,想要分叶家一杯羹。但是看叶修是烂泥的性格,也失去了扶他上墙的心智。把全身心的努力都投到叶秋身上。

  韩文清心里冷笑,这帮女人可是看走眼了。权利真的到谁手谁才输了算吗?据他所知,叶秋宠他哥可是宠得要命。若以后叶老爷子真的撒手不管,公司集团全落到叶秋手里,叶修就是净身出户,叶修指挥起来叶家集团也绝对没有问题。让叶秋打东,叶秋绝对就会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他哥把东打个稀巴烂,说不定还会顺便把西南北也打个底朝天。

  再加上自己和他的感情……能和叶修攀上关系简直就是平步青云啊。

  但是自己会留个别人这个攀上关系的机会吗?

  电话那边通了。慵懒的男声传来,“喂?”

  韩文清心里一热。“是我。要不要出来转转?”

  “都几点了,还出去?”那边像是抱怨的发着牢骚,倒是没拒绝。

  韩文清看有戏,喜悦在眼角眉梢绽放,语气倒是强硬了起来,霸道的说:“我十五分钟之后到你们楼下,你抓紧换衣服。”

  “哦……”那边有些无奈的答应了一声,紧接着便是窸窸窣窣的声音。

  韩文清挂了电话,一脚油门,迈巴赫发出一声吼叫,向着目的地驶去。

  【三】

  车速已经接近限制车速了,韩文清还没有松开油门的意思。车窗大开,似乎有想要把烦恼抛到脑后的意思。抛没抛成不知道,反倒是风撩起来了坐在副驾驶座的人的衣襟和头发。

  韩文清装作目不斜视的稳重开车姿态,目光却忍不住在眼角乱瞟。

  叶修一身休闲装,毫无身为叶家大少爷的直觉,懒懒的倚着车窗,看外面光怪陆离的城市夜景。

  霓虹在叶修的眼眸中倒映。韩文清握着方向盘,差点迷失在这眼眸中。

  “红灯了红灯了!”叶修的眼睛忽然睁大,出声提醒道。

  韩文清一个激灵,一脚刹车,车子险险的停在了线前。

  “会不会开车啊,不会换我来。”叶修面带嘲讽道。

  “走神了。”韩文清拉了拉黑色西服上压出来的褶皱,面不改色的道。

  这么多年在谈判桌上的拉锯战倒是锻炼出一个本领,撒起谎来能做到面不改色,一本正经,让你不相信也被对方正直的神色哄得相信了。

  叶修倒是没想这么多弯弯绕绕的,随口又问道,“这么晚把我拽出来有什么贵干啊韩同志。”

  韩文清强行把那句就是想看看你给咽了下去,两眼直视前方路况道,“这几天被逼婚烦得要死,找你解解闷。”

  “噗哈哈哈,”叶修忍不住,“我一想你这张钱包脸被大小姐们包围像怒又不能怒的样子就觉得有趣……”

  “你就没被逼?”韩文清瞟了他一眼。

  叶修顿时有些垂头丧气,“当然有了……而且越来越厉害,我那老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说什么我哥不娶我也不娶……这不是添乱吗,哪有准继承人没对象的啊,所以在老爷子试了几次强的未果后,开始从我这里找突破口……反正现在我们家只要我结婚了就天下太平了。”

  韩文清这边心里有些吃味。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叶秋心里那点小心思估计也不单纯。什么哥不娶我不娶,那叫守身如玉,为他哥不娶?怕是等叶修订婚了,那个叶秋也就死了心。估计话里话外就是这个意思。

诶我何不如就让叶秋死了这条心……韩文清又开始琢磨,思绪飘忽不定。

  “停停停!”叶修叫道。

  韩文清这边想着春秋大业,一听叶修出声,以为又有情况,急忙又是一个急刹车。然而四下一看并没有什么,只见远处一处小车,车上挂着昏黄的灯。冉起的烟把串串香三个字蒸的模糊不清起来。

  叶修修长的手指一指,“我想吃那个。”

  韩文清:“……”

  韩文清:“不行,路边的东西不干净,不许吃。”

叶修:“可是我想吃。”

  韩文清:“那也不行。”

叶修:“诶呀,文清,好文清……”

  韩文清身上鸡皮疙瘩密密麻麻起了一层。从小到大他最受不了别人这么喊他,尤其现在还是叶修。

  韩董事认命,一抚西装,打开豪车的车门,走向小车。

  小贩有些傻了。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向自己走来,他黑色的西装像是能隐秘在夜色之中,昂贵的皮鞋踏在布满油渍的路上,氤氲的蒸汽烟在他抹了发胶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上盘旋……

  然后这样一个应该坐在写字楼里偌大办公室的真皮座椅上的男子,走到自己跟前,用低沉的声音道,“给我来两串。”

  小贩觉得人生很虚幻。

  【四】

  韩文清提着塑料袋,手工定制西装都被熏上了油烟味,又要麻烦秘书了。

  韩文清走到车前,透过挡风玻璃往里看,瞬间愣了愣,不相信的又打开车门看了看。

  天,人丢了。

  韩文清顿时大力一关车门,迅速跑回小贩那里:“你有没有看见车里有人出来?”

  小贩被突然返回的韩文清吓了一跳,迷迷糊糊的回道,“好像有……”

  “他人呢?”

  “好像……去了那边……”

  小贩话音未落,韩文清已经风一样的追过去了。

  韩文清只盼着叶修是烟瘾犯了下车溜达着去抽颗烟,不会走得了太远。不然若是搞丢了叶修,韩老爷子叶老爷子,再加上一个叶秋,会把自己把皮扒了的。

  然而事与愿违。韩文清向外追了好远,也没见叶修的影子。连向他这样时常健身的人都感到了累,叶修那样的肯定不会走得更远。韩文清没撤,原路返回,又免不了两边细细的找。

  半天依然一无所获,韩文清抱着侥幸的心里回到停车的地方,没准自己这边一通找,人家叶修已经坐在车里等着自己回去呢。

  到了跟前,韩文清傻了眼。

  完,连车也没了。

  韩文清压着火,又去问小贩。小贩战战兢兢,“刚才和您一起来的先生回来了,看您不在,又看车钥匙没拔……就开着车走了。”

  韩文清眼眶乱跳。

  下回再出来非得给他栓个链攥在手里才放心。

  怎么就忘了以前他拿了叶秋身份证就离家出走的事情了?这家伙有前科啊!

  【五】

  韩文清心里掂量了一下他只身回家禀报给自家老爷子和叶老爷子自己深夜把叶修约出来结果把叶修也丢车也丢人财两空的后果,不由得浑身打了个冷颤。肯定是被一脚踹出来随着一声怒吼“怎么不把你自己也丢了”,呃不,是两声,还有叶老爷子呢——然后再勒令自己去找。

  与其挨吼,还不如自己去找,找回来戴罪再立功也行啊。

  韩文清一人,大半夜西装革履站在滋生油污的摊贩前,沉思了一下,掏出了手机,翻了两下通讯录,停在了“叶叶”那里,久久的迟疑。

  拨通,“sorry,……”

  韩文清咬牙切齿的挂断,又翻了翻通讯录,选了个号码拨了出去,“喂,公安局的李局长吗?嗯,我是韩文清。今天晚上局里谁值班,我要查监控。”

  一旁瑟瑟发抖的小贩:妈诶人帅钱多了不起啊……开车走的那位先生您自求多福吧……

  ……

  “便是从这里走的?”韩文清脸上倒映着屏幕的荧光,有些诡异莫测,再配上一脸强压的怒气……

  “呃是,然后从这里上了高速。”值班的民警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我的天啊今天怎么就轮到我值夜班,这么一位爷受不住啊。

  “把图片调大些。”韩文清道。

  本来便是夜间,再加上路况监控的像素也不高,只能模模糊糊的看着韩文清那辆迈巴赫的驾驶室坐着一个人,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还举着什么……

  韩文清脑门青筋直跳。那是他给他买的串!这个毫无人性、没良心……

  韩文清拂袖而去。那值班的警员还谄媚的在后面问,“韩总需不需要在高速公路上为您拦一下?——”这是谁敢这么公然抢连局长也惧三分的韩总的车?

  “不用了。”韩文清撇下这句,打开监控室的门。

  “大晚上麻烦你了,明天等着升职的消息吧。”

  那警员怔怔的站在原地,实在想不到不过是晚上爬起来给来人倒个录像,这等天大的好事就会落到自己头上。

  韩文清:sorry,人帅有钱就是了不起。

  【六】

  自此,韩文清便一路追着叶修的尾巴,开始漫漫追妻路。

  说来也是怪,叶修想是摸透了韩文清的脾气一般,不管是旅店,加油站,反正一切叶修落脚点地方,韩文清的到来总是比叶修慢了一步。基本上是叶修前脚走,韩文清后脚就追上来,桌子上的茶都还没冷透,甚至有一回韩文清都看见自己车的屁股尾巴,结果被叶修以罕见的飙车技,几个红绿灯过后又给跟丢了。

  韩文清气得挠头,直接要求定位自己那辆迈巴赫,叫了些人专门拦路堵。这回不只是我一个人,你总跑不了了吧?

  谁知一群人气势汹汹的一直堵到人家旅馆门下,那辆迈巴赫就好好的停在门口。

  众人欣喜欲狂,进店一问,才知道开迈巴赫的那位先生早就退房了,不过车钥匙还在前台保管。店老板笑眯眯的称赞道当初我还问那个孩子把这么贵重的车的车钥匙给我们保管真的没问题吗,那孩子还说很快就会有人来领的不会有多长时间。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如今守时守约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balabala……

  还把韩文清他们夸了一顿,韩文清是怒也怒不得,满头黑线的听完了店老板的夸奖,拎着车钥匙灰溜溜带着人走了。

  想当年职场上自己叱咤风云,大杀四方,一天十个合同百来万上下跟闹着玩似的,现在被一个人耍得团团转?

  一众跟着韩文清堵人的小弟们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生怕韩总把气洒在自己头上,那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谁知道,韩文清笑了。

  怒极反笑?小弟们打了个寒战,更不敢抬头了。

  但是韩文清是真笑了。

  很好。韩文清心里想。

  很好,不愧是我看上的人。

  叶修:???

  【七】

  韩文清这边追叶修追得热闹,韩叶两家集团那边闹得更热闹。

  韩家独子,唯一的继承人,数日未归?连带着失踪的还有叶家长子?

  这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内有文章啊……

  两边家长都抓了毛,叶秋也抓了毛,平日里其乐融融友好互助平分金融的两位商业大鳄……罕见的见面就掐了起来。

  叶老爷子不顾颜面:“管好你们家的文清!万一要是把叶修给我弄丢了你们韩氏集团都卖了也赔不起!”

  韩老爷子反唇相讥:“你怎么不说是你们家叶修把文清带跑的呢!你们家俩,我可就独一个,要是回不来我把你们家那点破股都扔了!”

  叶秋见缝插针:“我们家是俩,可我哥就那么独一个……”

  两位老爷子同仇敌忾:“闭嘴!老辈说话小辈别插嘴!”

  叶秋遁走。

  除了这个重大新闻,侧面滋生的,还有一些花边新闻……

  这个,众所周知,韩董事,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您没看韩老爷子那发了狠的给自己找儿媳妇,人家韩董事,连眼皮都不带掀一下的。

  但是按理说,精壮如韩董事,不应该那方面不行吧……

  结合叶家长子也不想娶亲……嗯两人还同时失踪,数日未归嗯……

  不得不说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不过几天,韩文清和叶修的事情从开始无聊人士的打趣调侃,发展到传得有鼻子有眼,大家才发现,天啊,原来还有这么多我们忽略的小细节……

  比如韩董事自己不喜欢参加宴会,但是只要叶家长子参加就一定会参加……比如一个大项目本来对韩家是有弊无利,但是签了对叶家是百利无害,然后韩董事就签了……虽说最后也被韩董事变得有利于韩家起来……

  又闻两人从小一起玩,能穿一条裤子,典型的竹马竹马……

  叶秋这边破着谣,那边造着,开始还有遏制的势头,但是到了后来便开始以一比十,一比百的速度大肆扩张……叶秋这边累得够呛,还是杯水车薪。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群众的力量真强大啊。叶秋心里苦。

  开始两家老爷子也把这当成一个闹剧,并没有放在心上,谁知这谣言居然愈演愈烈,大有野火燎原之势,搞得两个老爷子碰头都变得别别扭扭起来,互相对望着心想他奶奶的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我以后的亲家吧……

  没法子,解铃还需系铃人,赶紧找原主破谣啊。叶修的电话是彻底关机,根本打不通。韩文清那边,凭着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打通了。

  “你搞什么幺蛾子啊!我告诉你,这边……”老爷子怒不可遏,把这边的事情跟韩文清复述了一遍。

  谁知韩文清笑笑,“没什么。事实嘛。”

  撂下这句话又关机了。

  两位老爷子:????

  【八】

  不管外面闹得有多热闹,韩文清这边的慢慢追妻路还在继续。

  这天韩文清又得了信,有人在一处小公园目击到目标任务。

  正值晚饭时间,韩文清坐在一家不起眼的小餐馆里吃面,接了电话放下刚吃一口的晚饭,丢下百元大钞就走人。

  韩文清到达的时候,天的西边布满了晚霞。韩文清跑了起来,他怕,怕晚了一步那个人又从自己手边溜走。

  有小提琴的声音从前面的喷泉处传来。韩文清放慢了脚步。

  那人拉得并不好,琴声时断时续的,勉强能听出是门德尔松的《春之歌》。

  听见脚步声,叶修放下肩中的琴,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来人笑笑,“唉我钢琴就够不好的,小提琴早就就饭吃啦。”

  韩文清呆呆的看着那个人。喷泉在他的身边律动,晚霞在他的身后炸裂开。他提着琴,身上被镀了一层光,好像下凡的天使。

  叶修上下打量一下他,胡子没怎么刮,头发没了发胶有些乱蓬蓬,衬衫的衣领也有些脏了。半是心疼半是调侃的道:“怎么?我这么让你着迷啊,追了我一路,你看你邋邋遢遢的样子,哪里还有董事的样儿。”

  谁知韩文清一下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迷迷糊糊的道,“是啊,怎么那么着迷。”

  “诶?”

  “叶修,和我在一起吧。”

  叶修看着这个有些面容颓废,但是眼中闪着坚毅目光的男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当初不是说找我解闷的吗?”

  韩文清立场坚定,“我想让你给我解一辈子的闷。”

  “不行。”叶修断然拒绝。

  韩文清心里一冷,他不是没想过叶修的拒绝。也许一直以来只是他自己傻傻的单相思……

  “你哪有那么多闷让我解啊,你想累死我啊。”叶修笑着锤了一下他的肩膀。

  韩文清一震,难以相信的看着他,“你同意了?”

  “不然嘞?我反悔?”叶修歪着头看着他。

  “别别别。”韩文清暗叹,真的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啊,他完全把自己摸透了。

  “叶修,咱们结婚吧。”

  “好。”

【end】

分享

收藏27

喜爱71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