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琴只为弹一曲错过

原创

古风

蜀中春日多雨,潮湿的青石板路上长出了苔藓。

小巷里传来了卖花老妪的声音。

高楼上女子探窗出头,雪肤花容,一头茂密的青丝简单的挽了个髻,用一个银钗斜斜固定,眼波幽深如水。

即使寻常女子打扮,也难掩明艳之姿。

她不再是豆蔻年华,反之则有二三十,因为那饱经试世事的双眸骗不了人。

她脸上却无一丝细纹,水色双瞳里有一丝涟漪。

她随即关上了窗子。

房间里光线并不好,她转身点了蜡烛,居室简陋,一椅一桌一床。

桌角的一管箫泛着莹润的光泽,与简陋的住室格格不入。

它静静的躺在那里,尘封着女子前半生的回忆。

她轻蹙蛾眉,纤手抚摸玉箫。

这管玉箫里,有她一生的爱恨。

她不会忘记与他合奏的每一曲。

她永远会记得那个月光如水的夜晚,女牢里异常喧哗。

她们奔走相告:宫里来了琴师,要亲自挑选几名出色的女子入乐宫局。

消息如潮水般传开,她得知时也只是静静地坐在大牢的一角。

那天,狱卒出奇的客气,没有辱骂她们。

烛火摇曳,人影斑驳。

在众多狱卒的陪同下,一白衣男子飘然而至。

谄笑的狱卒,冷如冰雪的男子,她只是冷眼相看。

牢里气味难闻,他微蹙了眉,如星的眸子柔和的打量着诸位女子。

他轻轻说了句:“请诸位姑娘伸开双手。”

声如空山玉碎,芙蓉泣露。

他一个一个细看,眼神逐渐黯淡了下去。

她排在倒数第二个,他走到她跟前。

此时她乱发覆面,一身牢服破旧不堪,她低下头,只是伸出双手。

昏暗的灯光中,纤长细腻的双手骨骼清透。

她低头看向他青色的靴子纤尘不染。

只听见衣衫簌簌的声音,他弯腰用手指挑起她的下颌,用摇扇勾起她额前乱发,打量着她的脸。

多日未曾梳洗,却难掩她灼灼光华。

她迎着他的目光,眼中有厌恶的情绪。

家族所受的变故使她对所有人充满敌意。

他轻轻俯下身子,在她耳边低声柔语:“跟我走,我会如你所愿。”

他清冽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开。

她注视着他,眸中光华渐盛。

白衣琴师——罗迦。

当今圣上最宠幸的人,连权相都要卖他三分薄面。

只是此人心气甚高,不屑于蝇营狗苟,想来独来独往。

他收她为徒,给她取名摇光,是北斗第七星的名字。

她拜谢,不动声色。

他拿出一把梧桐木质琴,轻调琴弦,乐声如山泉叮咚。

他看到他白衣翻卷,翩然如仙。

他的手覆在琴上,乐声戛然而止,他抬头微笑,淡若清风。

他从琴的暗格取出了一管碧色玉箫赠予她。

她自小研习乐理,在他的指导下,很快便能独当一面,随他出席宫中的各种盛典。

琴声悠扬,箫声婉转,他和她早已成为宫中的一道美景。

他白衣清贵,遗世独立;她青衫淡雅,飘若惊鸿。

师徒间互相辉映,引为美谈。

她眼眸中的他,白衣清越,不食人间烟火,只是眉头轻蹙。

她听得出他于欢宴中的悲凉和无奈。

她暗自窥探,在他一次次忘情于琴弦时,她一次次逾越,用曲子探索他的内心。

他便猛然从虚无中惊醒,然后拂袖而去,留下怔怔的她待立原地。

他和她住在乐宫局的偏殿,人烟稀少,冷雨之夜愈加清冷。

每当下雨时,他便显得很温婉,有时他会喃喃的诵着《凤栖梧》。

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听得一清二楚。

他轻启和道:似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人消得憔悴。

声色旖旎温柔,眉头亦舒展开来。

忘情吟颂中,他似乎褪去了往日高贵的伪装,带着淡淡的忧郁。

只有这时,她才会认真地注视着这个儒雅的男子。

心中荡起一层柔波,那样隐秘,却又苦涩。

她和他,立在大殿两侧,遥遥相望。

诵罢,他凝视着她,忽悲忽喜。

她知道,不久她就要离开这里。

因为她已经有了离去的资本,可她只是觉得悲凉,手指战栗,打翻了杯盏中的酒水。

他将一切尽收眼底,随即大笑着离去,笑声疏朗却透着一丝悲凉。

大殿外雨水倾泄如柱,他昂首阔步,在雨中疾行。

雨水打湿了衣衫,瘦削的肩膀帮却依然挺拔如山。

只是那背影甚是落寞,还有无以言说的孤独。

她站在大殿门口,看着他消失在雨中深处,指甲深深的嵌在了肉中。

眼波盈盈,泪水打转,却未曾流下来。

天子以隐约对她表露了喜爱之情。

这是天底下最厉害的武器,不是刀剑,而是天子手中的权力!

为了复仇,她亦义无反顾!

八月十五,天子寿宴,宫娥鱼贯列,百官穿梭忙。

乐宫局里,摇光一袭紫衣摇曳生姿,宫髻高挽,淡扫蛾眉,目光胜雪。

铜镜中的女子有着倾城之貌,却不见一丝喜悦。

她始终看不透他,一年多的相处,她渐渐学会了揣度人心,可始终猜不透他的心。

他对她一直都是淡淡的,只是偶尔在合奏的时,他才会在琴音中透出一丝情愫。

她听得出,他琴声里有着缠绵入骨的相思,她亦知道,那不是奏给她的。

她是何时对他起了浮念呢?

是在牢房他亲手斩断她脚链的时候,抑或是他亲自授她琴艺时?

她记不清了。

她知道,今日一别,她和乐宫局不再有瓜葛。

厚重的大门被打开,她听到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她知道,他会将她亲手献给圣上。

她执拗地背对着他,不肯回头看他一眼。

他静默良久,亦只是淡淡道:“摇光,今日之宴非同小可,他日你宠冠后宫之时,便是你报仇雪恨之时。为师没什么可赠你的,就为你奏一首《凤凰于飞》吧,愿他日你和皇上琴瑟和鸣,白头终老。”

悠扬欢快的琴声中,悲意丛生。

他和她都是深谙乐理之人,他的那丝哀愁是为她吗?

她转过身来看他,泪盈满眶,却终究不曾落下。

她轻笑道:“师傅提携之恩,摇光没齿难忘。他日,摇光粉身碎骨,也要护您周全。”

她盈盈一拜,他扶她,依旧波澜不惊:“摇光,该我们出场了。”

离开的刹那,她回首,门匾上三个烫金大字“乐宫局”。

圆月下,他白衣胜雪,她永世难忘。

那夜,她被钦定为子紫宸妃。

那夜,月华如水,罗迦在乐宫局饮酒到天亮。

他低喃,“摇光,摇光……”

那个苍穹中最亮的星啊。

三年前,她不辞而别,留他在世上禹禹独行。

在记忆快要干涸时,他在女牢里看到了她,竟与摇光一模一样。

她和摇光一样聪明,与乐器有着深厚的缘分。

她时常在乐声中偷窥他的心思,他是知道的。

他怎会不知她藏敛的深情?

可他不能。

他和她都是背负着血海深仇的人。

她的亲人在被发配的路上全部杀害,他亲口告诉她这个消息。

他看到她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

那是怎样的深仇大恨啊!

可恨的是,他不过一介琴师,奈何不了奸相。

他记得她跪在他面前,哭泣道:“请务必助我诛杀奸相!”

身负如此血海深仇,自己的感情又算得了什么?

因为他同他一样,都有着惨烈的过去。

仇恨的火焰,每每在暗夜里升腾灼烧。

因为同样痛苦,所以他愿意帮她。

他和她一样寂寞,一样清冷,却各自默然。

任莫名的情愫滋生萌芽,长成参天大树。

她不说,他更淡然处之,只把所有的感情倾注于琴弦之弦之中。

这不是他的盛世,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他曾经显赫的家族以随着前朝评葬送在历史的尘埃里。

他本可以拥有天下,现在却只有前朝遗恨。

他依稀记得国破那日,惨烈的嚎声响彻云霄,在回忆里天翻地覆,依旧不动声色。

微醉的天子俾睨众生,高高在上的还有她。

那晚,她披上凤冠霞帔的那一瞬,他内心惨烈。

得传说中的传国玉玺,便可号令天下英杰,复国亦有望。

只是那个清冷月夜,那个她出嫁的夜晚,他以将传国玉玺砸得粉碎。

她成了天子钟爱的妃子,报了家族之仇。

天下的英豪,她也只是淡淡的扫过一眼,退身而出。

是他的,他不想要;不是他的,他求而不得。

三千繁华流过,她的长发,终究结在了另一人身上。

他知道,当一切风流雨散时,他还会记得她的容颜。

那日宫中之宴,罗加行刺当今圣上,事败被俘。

紫宸妃拼尽全力为其求情,天子赦免伽罗,将其逐出宫。

不久,紫宸妃暴毙。

天子甚悲,以中宫之礼葬之。

天下再无紫宸妃,再无琴师罗迦。

“吱呀”一声,打断了她的回忆。

门开了,一白衣男子进来。

她笑了,许是从未见过她笑,他竟有些痴了。

当真是倾国倾城,明媚如花。

“你,终究还是来找我了吗?……罗迦。”

分享

收藏4

喜爱29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