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有姑娘等我

舟小鱼 06-13 805 0

原创

古风|剧情|随笔

在京城,有一个笑的很温柔很温柔的女子,她叫雀儿。

战场刀剑无眼,但每次重伤时他都会想,要是回不去了,那等他的傻姑娘指不定得殉情。

那是他珍爱的丫头啊,

那是属于他的雀儿,也是被他负了的雀儿......


天中国三十年,敌国来犯,慕容将军率军出征,家中唯一妻子。

慕容将军全名慕容清,妻子名唤宁雀,是个性子温柔,笑起来甜丝丝的女子。据传,慕容将军性情冷漠,在军中更是安安稳稳的,似乎对妻子半分思念都没有,堪称冷心冷情。

这倒也不奇怪,毕竟当年慕容将军在京城大婚时太过于突然,完全没有和家人商量,将婚事当作儿戏一般,京城的众人也大都明白慕容将军大婚并非动了情。

其实无非是因为两家有过娃娃亲,他素来不是推卸责任之人,见宁家女儿和自己有婚约,便履行约定娶了。

宁家女娃倒是对慕容爱慕已久,奈何新婚第一天,慕容将军在书房过夜之事便传遍了京城。


一夜之间,宁家的二姑娘成了所有人口中的笑话。

第二天,宁家大哥护妹,听到消息后当场暴怒,拿着宁家价值千金的宝剑便冲上了将军府,阴沉沉地大吼一句,

“老子我帮亲不帮理,谁给老子胡编乱造,小心嘴巴!”

震得京城无人敢当着他的面说闲话。

帮亲不帮理,

宁家大哥还真做到了。外边的人说他阿妹无理蛮横,他才不管自己这边是不是理亏,跟那个炮仗似得,逮着人就骂,就连慕容将军平日也避着他。

你说要惹宁家还真惹不起,人宁家也是势力不小的,宁家兄妹自幼丧父丧母,是宁家大哥一手将妹妹拉扯大,考上状元,成了大官之后日子才好过的,能不护着这唯一的妹妹吗?

“唉,可怜咱慕容将军,取了个温柔姑娘倒还好,可惜温柔姑娘有一个一点都不温柔的哥哥。”

众人纷纷道是。

......

“慕容将军,国家这么重要吗?”

少女身穿一身亮色的天蓝色襦裙,声音很温和,但又带着一丝颤抖。

青年收拾战甲行李的双手停下来了,“很重要。”少女一怔,又问“比,比妻子还重要吗?”青年背过身去,闭了闭眼,点头,但是微微颤抖的双手和抿直的唇角,显出他一点也不平静。

“那,比雀儿呢?国家比宁雀还重要吗?”

不是妻子。是宁雀。

青年站的很直,背影也很直,青绿色的衫衣衬得他很淡漠和仙气,“对。国家需要我,我就得上战场。”

“最后一个问题,”少女的声音还是那样柔和,只是更平静了,如死水一样,让青年心里有点不适。“最后一个问题,抛弃家人,也要上战场,对吧?”

“......”他的沉默其实不过是茫然,心下否定,带着一丝怕被误会的失语,但,因此看起来更像是默认了。

少女点点头,“够了,走吧。哦,这个,给你。”她很平静地将一块羊脂玉给了他,“里面有一件东西,如果天意让它碎了,你便取出来,如若没有碎,也不要强迫了。”

以为少女原谅自己了,青年嘴角压抑不住的勾了起来,“哎。雀儿,你会等我吗?”少女沉默了很久很久,点点头,“也许吧。”这不是个肯定的答复,但青年还是很开心。

可惜,没看到少女悲伤的眼神和几滴泪水。

...

“将军,醒醒,敌军又来犯了!”从回忆中惊醒,来不及思考,一阵兵荒马乱,慕容清着急走出营帐,不小心将手中的羊脂玉摔碎了。他一慌,半跪在地下去捡碎片,手指被划破了,血液却滴落在羊脂玉中心的一个铜戒指上,因为羊脂玉碎了,戒指才露了出来。

“雀儿,这个铜戒看上去很不值钱,但对我们慕容家的人来说,给一个人,便是许她为妻的意思了。”

“是吗...那如果,我把戒指还给你了呢?”

“戒指还给我,也就意味着休书的意思啊。”


戒指还给我,就是,休书的意思了。

休,休书...休书的意思...“慕容将军?”士兵轻轻唤了一生,看了一眼外面,喜色顿出,“将军,咱们胜利了,派出去的那一支军队已经潜入敌国都城,不日便可大胜,届时就可以回家乡了...”

却见,青年跪倒在地,双手死死握着一堆的羊脂玉碎片和戒指流出了血。

“小鹿,你说,你要是个女子,新婚之夜刚过,丈夫就离开了自己,且有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了,你会如何做?”

“应该提出休夫啊!唉,咱们军营里的战士都是这样成的光棍。”

士兵小鹿深有体会。

青年薄唇滑下几滴血,眼神如绝望中的困兽,发出呜咽的嘶吼声,“雀,雀...”小鹿一惊,连忙附耳问道,“慕容将军,你说什么?”

“雀,雀儿...我的,妻子...”他压抑着,说出的话断断续续,字字带着痛意,“国家胜了,我的妻子,却也没了!我可以不当将军,也可以不上战场,我不能没有她......”半大的男人,竟然哭了。小鹿莫名其妙,但他知道现在该去找大夫,于是着急忙慌的跑出去了。


国家赢了,天中国赢了,

所有人欢笑着,嬉闹着。

是啊,他们开心,但是,他不开心。

她走了,要这些功名有什么用?他这么拼命,无非是想许她个未来。但他忘了,京城的流言蜚语,如慕容将军其实很厌恶宁雀这些话,他从来没有澄清过,以至于连宁雀都认为慕容清不爱自己。


慕容清是个内敛的人,在这段情中,从未说过一句我心悦你,在外人看来,亦或是她看来,慕容清从未对妻子有过一分半点的真情,一个女子,如何能受得住这样的羞辱?

新婚之夜不碰她,是因为实在不懂男女之事,羞涩罢了。

不说爱她,不过是性格内敛罢了。

在宁雀以为自己不爱她时不澄清,不过是认为他们之间不需要解释。

“将军,您为何不回家乡重新娶一个妻子?宁雀已经离开京城几年了,再娶没有什么不妥。”

“京城,

有一个姑娘在等我,但姑娘现在出了远门,所以我就先不回去了。”


那个姑娘,

能不能再多等我几年?

分享

收藏21

喜爱71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