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渎神

毒心玄 06-17 1.4万 0

凹凸世界

雷狮|安迷修

##算是南子回归的庆贺吧

##严重ooc,瞎写的,不喜请赶快点右上角的叉

##我咋感觉我每次写雷安都跟神有关xx神神叨叨

##不是我胖虎针对丹尼尔,是他正好合适这个角色,别喷我

【一】

  他把小小的自己裹进斗篷里,硕大的帽子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小心的伸出手,推开帽檐,注视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周围的人们都穿着黑色的斗篷,和他身上的这件是一样的。他们也都戴着帽子,帽子下是微白的脸。室内的光线不过依靠着点燃的几支壁烛。昏暗的环境里,人影重重,数不清有多少人,也许很多。他们是溶于黑暗的。

  只有一个人,穿着白色的衣装,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他的两边是两排桌子,桌子上点满了圣烛。他面对着人们,恍然间,仿佛像是由他带领着罪恶的人们洗去黑暗,走向光明。

  安迷修不懂。他不懂他为什么要穿得和这些大人一样,为什么他也要参加这个奇怪的仪式。和村口的野孩子一样穿着打补丁的麻布衣服,打鸟捕鱼不好吗?

  身着白衣的人说了什么,人群开始攒动起来。人们难以自抑,纷纷流下激动的泪水。

  他们哭什么?为什么哭?安迷修难以理解。他只能望着那些从苍白的脸上滑落的泪珠,怔怔的愣神。

  “……请圣子!”那白衣的人举起一只手,高声道。

  他惶惶不知所为。背后被谁推了一下,他踉踉跄跄的闪出人群。

  人们自动让开,一条空隙自他面前一直向前延伸。两边的人看着他,眼神中有激动,有欣慰,还有贪婪。

  他抬起头,那个身着白衣的丹尼尔向他张开了双臂,眼中露出悲悯的神色。



  【二】

安迷修一身华丽的白色服饰,走出了教会的大门。古老的的钟楼里敲响了晨钟,一群鸽子惊慌失措的从楼顶飞走。    

  安迷修的目光没有随着鸽子流转。相反,他盯着远处一群玩闹的孩子。

  那群孩子和他差不多大,都穿着粗布的衣服,脸上沾着泥土。他们是这一片有名的野孩子,专干一些不讨人喜欢的事情。今天掏个鸟蛋,明天揪猫胡子,今天摘了这家刚熟的樱桃,明天又偷了那家的鸡。周围人对这帮小土匪头疼不已,但是还没有办法,毕竟还是一群孩子。只能倒提着树枝朝他们威胁性的骂喊几声,让他们不要在到自己家来捣乱。可他们只是回头嘻嘻的笑,朝你扮鬼脸,三五成群的跑了。

  安迷修静静地站着,他衣衫华丽,纤尘不染,那边,衣衫破旧,叫嚷喧天。不过百米距离,中间竟像是隔了永远突破不了的透明墙壁。

  安迷修不想当什么圣子,他宁愿也穿着破烂的衣服,和他们去玩。

  事实上,半年前,还不是这样的,自己也还是能走过去和他们玩的“坏家伙”。

  但是那个人来了。

  一切就都变了。

  神的圣子,多高贵的名字啊。

  可是他根本就不信神。

  是的,身为圣子,他居然不信神。若是让那群虔诚的教徒听见,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反响。

  那又如何呢,他只是个小孩子。没人会听小孩子的想法。他们认为像圣子这么光荣的身份,落到谁头上谁都会感到无比的荣誉,小孩子又怎么会脱俗呢?

  安迷修想起了他师父。如果师父知道我居然被选为作圣子,他老人家作为最虔诚的教徒,该会多么高兴啊。

  可是他再也看不到了。

  安迷修从来没见过比他师父还要虔诚的信徒。就连那个穿着白衣,叫丹尼尔的主教也比不过他师父。

  那已经不是一种信仰了,那是生命。他师父相信神,相信神会带给每个人幸福。

  安迷修开始也这么认为。直到他所在的那个村落里,出现了一个反皇党。

  皇帝派出自己的爪牙,教会和卫兵去平反。

  那个反皇党不过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村民,可他无意间说出的疯话,居然给全村都带来了灾难。

  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变成了一片鲜红。

  安迷修跪在他被挑断了喉咙的师父身边哭泣。多可笑啊,他师父信了一辈子神,最后却被号称是神的使者的人害走了性命。最虔诚的人受到了最不公平的待遇,神没有注意到这个虔诚的信徒的遭遇,在他死的最后一刻,神也没有降临。

  卫兵举起了长剑,要将这哭泣的最后生命也一并取走。

  丹尼尔拦住了那个卫兵的动作。他抓住安迷修的胳膊将他从地上拖起来,细细打量这个哭肿了眼睛的孩子,笑了,向身边的人说了什么,周围的人都发出了惊喜若狂的声音。

  安迷修手腕一疼,被拉拉扯扯的拽着走。他不想走,他师父还躺在那里,他的家还在这里啊。

  谁手上一个用力,把安迷修夹到马上。年幼的安迷修在颠簸中回头望去,那个他长大的地方在火中熊熊燃烧。

  眼泪都在风中风干了。干在了眼眶边。

  再然后,他就成了圣子。他才知道,那个把他带回来的人,是皇室里颇有声望的主教,丹尼尔大人。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是圣子。但是丹尼尔大人说自己是,自己就是,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你们快看啊,圣子!”

  安迷修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只见远处的那些孩子已经注意到了自己。

  “什么圣子,不过是穿了身华丽的衣服罢了。他连肯定连爬树都不会。”为首的那个孩子冷笑一声,有些嘲讽的看过来。

  不是的,我会的。我和你们一样。安迷修想这样说,但是说不出口。

“装神弄鬼!”有的孩子说。

“假的假的!”有的孩子说。

“连小孩都哄不住!”有的孩子拿起了石块。

  “骗人!骗人!”石块砸了过来。

  安迷修心里一惊,下意识就想要躲。

  肩膀上却被一只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另一只手在安迷修面前挥了挥硕大的白色袖子。本来飞过来的石块打着旋,纷纷被卷到一边了。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孩子们顿时有些惊慌。那个穿着白衣的人按着穿着白衣的孩子的肩膀站在那里,真的好像天使落入凡间一般。

  温热的手掌抚上了安迷修的眼睛,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他的睫毛。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说道,“圣子,就不要看这些尘世的凡人。”

  安迷修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沉默着低着头。

  “怕什么。”为首的那个孩子显然是这群孩子的头儿,依然用不屑的语气道,“老的小的都是一个骗人的路数,没什么怕的。”

  本来慌了神的孩子们见老大不慌,也都定下神来。

  丹尼尔依然用温柔的目光看向这边,直直的看进那孩子的眼里。语气却变得森严:“记住你说的话,你是在渎神。”

  “什么神?我从来都不信。”叫雷狮的孩子咧了咧嘴,不屑的笑道。

  丹尼尔看了他一会儿,缓缓的道,“失去了爪牙的狮子,和谄媚的猫没什么区别。”

  “你说什么?”雷狮的笑容变冷。

  “圣子,我们回去了。”丹尼尔的语气再次变得温柔。

  安迷修缓缓地打了个冷战。



  【三】

  老皇帝老了,重病缠身。他信神,他希望神能带给他健康和永生。

  于是号称神的使者的丹尼尔主教大人,变成了皇族的红人,拥有的权利甚至比得上皇子们。丹尼尔借助自己的权利,广泛宣传教义,不过几年,几乎全国都成了神的信徒。人们乞求在神的羽翼下劳作,生活,只求获得丹尼尔许诺给他们的生活。

  安迷修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十年了,这样的场景他看的太多了。无数人在神的影子里获得希望,又很快在生活中获得绝望,周而复始,人的信仰越来越空虚,神权却越来越稳固。

  安迷修十七了。他看见了丹尼尔的野心。

  他想要这个国家。

  老皇帝的信任和无比的权利,以及遍布全国的信仰,是丹尼尔为自己登上皇位铺的道路。他看得很清楚。连他这个徒有一个名号的圣子,身份都跟着水涨船高,到哪里都有拥护的呼声,何况身为主教的丹尼尔呢?

  老皇帝的日子不多了。丹尼尔藏了多年的野心终于膨胀到了最大的时候。

  终于,在这天晚上老皇帝走完了他人生最后的旅程。他像无数信徒一样,虔诚,信神,可神的圣光在他生命走到尽头时也没有降临。

  拥护神的人们迅速将两位拥有继承皇位的皇子一并斩草除了根。丹尼尔对外宣称,神的圣光降临了,神带走了国王和两位皇子,他们成了神的殿堂中的贵宾。

  信仰轻松征服了这个国家。丹尼尔宣布把教会改为教廷,改主教名号为教皇,两个月后举办登基仪式。

  然而,让忠实的信徒们惴惴不安的是,老皇帝的最小的一个皇子,第三个皇子始终没有找到。

  “无妨。”丹尼尔白衣上缀满金色的条文,他想到了那个眼带不屑的孩子,略带讽刺的道。

  “谄媚的猫儿,又能有什么威胁呢?”



  【四】

  这两个月注定不会平静。四下里造反的人潮此起彼伏,对此丹尼尔采取的措施是,一律血腥镇压。

  可以不信神,可以不服教廷的管制。那么我们便要代替神的旨意,将你们这些妄想亵渎神的劣民屠杀殆尽。

  几乎四处硝烟大起。改朝换代的代价便是鲜血染地。在残酷的镇压下,被滥杀的人们才慢慢开始醒悟——信神真的能给我们带来幸福吗?

  雷狮杀掉了最后一个向孩子挥刀的教徒,踏在他的尸体上,扭过头来向人们问道,“你们看见了吗?你们的信仰为你们带来的是毁灭,是灾难。”

  人们低下头默默不语。他们看见了,以前还认为这些起义兵是疯子,是亵渎神的人,但是直到他们把自己一众人从教廷的刀下救出时,人们才意识到现实的一切。

  他们太过沉迷于信仰为他们勾勒出的虚幻美好了。

  “可是神会给我们带来幸福,带来希望的!”一个人伤痕累累,却兀自还在大叫道。

  雷狮突然说,“你看你的脚下。”

  众人茫然,低头察看。征战使土地贫瘠,一群蚂蚁在大地的裂缝之间爬来爬去。

  “我们对于神来说,就像蚂蚁对于你们。”雷狮缓缓地道,“你走路的时候会注意蚂蚁的死活吗?你会给蚂蚁幸福和希望吗?我们就是神脚下的蝼蚁,神根本不会低头看我们一眼,就踏上了我们的脊梁。幸福希望,还得我们自己去争取啊。”

  众人默默不语。就连最激进的信徒也沉默了。

  “希望幸福?”雷狮笑了笑,“想要的就跟着我,推翻教廷!”

  雷狮带着起义兵走了。人们互相看了看,自发的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通往教廷的路很长,起义兵的队伍却越来越大。

  “推翻教廷!”

  “推翻教廷!”



  【五】

  安迷修孤独的坐在房间里。他不知道外面发生的这一切。此时的他手脚都戴上了精致的锁链,绣满了金色暗纹的白色布条遮住了他的眼睛。

  有人轻轻敲门。一名信徒走到他跟前,恭敬的道:“圣子大人,祭祀就要开始了,我们走吧。”

  “好。”安迷修缓缓的站了起来。锋利的匕首藏在硕大的衣袖之中。

  十年的乖张放松了丹尼尔的警惕,胜败在此一举了。

  圣子在教皇登基仪式之间的祭祀中刺杀教皇,想想就觉得兴奋啊。安迷修勾了勾唇角。

  昨天他才明白,圣子的用处是什么。

  以圣子的心间精血,祭天地,祭鬼神,以圣子之死,换教皇永生。

  原来如此。丹尼尔也不算是说谎,若是老皇帝饮了自己的心血,便也能长生了?

  眼睛被蒙住不能视物,安迷修被人牵起锁链,在通往祭坛的长廊上,走向自己生命的终点。

  外面主持祭祀的声音正喊道,“请圣子!——”

  手腕上失去了牵引,安迷修不得不站定。只感觉一只温热的手拉起了自己。

  只凭触感也能感觉出,是丹尼尔。一如十年前的感觉一样,奇怪,他好像不会老一般。

  “今日,圣光降临,神旨下昭……”丹尼尔开始了祭词。祭词结束,丹尼尔便会用一把短刀,送入自己的胸膛,那是便是自己的最后机会。

  安迷修抓紧了匕首。

  突然,祭坛的围院被人攻破。黑压压的人挤满了祭坛外围。中间,雷狮骑一黑色骏马,看着祭坛周围的一众信徒,冷声高呼,“我乃先皇第三子,三皇子雷狮。主教丹尼尔妖言惑众,散布邪神论,现予讨伐,以祭先皇两位哥哥之灵!”



  【六】

  民心所向,信徒们溃不成军。

  雷狮踏着祭坛的台阶,一步步走来。

  “失去了爪牙的狮子,现在找回了他的爪牙。”雷狮看着丹尼尔笑笑,“你的神不会到来了。”

  丹尼尔看着他,也笑了笑,“我现在只后悔太过仁慈,没有掘地三尺将你们皇室赶尽杀绝。”

  “而我不会犯和你一样错误。”雷狮冷冷的说,“斩立决!”

  “你以为一众凡人,当真能杀神使吗?”面对四下的人马,丹尼尔面不改色。

  突然,他瞪大了眼睛。

  他白色的教皇衣襟前,一朵鲜红的血花悄然绽放。

  “凡人不能,圣子可以。”安迷修伏在他的耳边道,一如十年前一般。

  丹尼尔缓缓地回头,只看见安迷修那双眼睛。蒙住眼睛的白色布条早已经不知道翻滚到哪里,平时无害甚至有些呆滞的眼睛,此时写满了仇恨。

  丹尼尔缓缓地点了点头。“我懂了。”

  安迷修撤出匕首,丹尼尔倒地。

  安迷修白色的圣子衣衫上,溅满了鲜血。

  “十年了,”他喃喃着。“终于还给我师父。”



  【七】

  神的信徒基本上都斩尽杀绝了。追杀其他的余党不过是时间问题。

  国家迎来了它真正的主人。雷狮头戴王冠,坐在他父亲曾经坐着的王椅上,有些头疼的看着文武百官激烈的辩论。

  这最后一战,唯一被留下的教廷中的人,便是圣子。按理说这圣子身份敏感,可以说是教廷中除了教皇后身份最高的一人了,应该一并斩立决才是。

  可是圣子最后却杀了教皇,这么戏剧性的事情居然是在现实中,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

  于是朝中大臣分为两大阵营,一方要求和正常处决一样,实行斩立决,另一方则认为圣子杀了教皇,将功赎罪,打入大牢就可以了。肆意的屠杀和教皇当朝又有什么区别。

  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有理有据,各有道理。雷狮听着心烦,站了起来。“诸位。”

  百官停下来看向这位年轻的帝王,心想皇帝终于自己在心里有了决断了吗?

  “诸位都各有道理,一时间辩不出个结果来,我看不如折个中吧。”雷狮缓缓地说,“送到我房里。”

  大臣们:???



  【八】

  “你靠过来点儿。”雷狮道。

  “你别那么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雷狮有些无奈的道。

  安迷修盯着那坐在豪华大床床沿边上的人,有些迟疑。教廷被推翻,皇权复辟,自己做为圣子,也沦为了阶下囚。身上带着锁链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大牢里,等着最后的判决。

  安迷修很平静。虽然他完全是冤枉的。但是圣子居然不信神,说出去谁会信呢?

  安迷修低头看看自己。属于圣子华丽的衣装早已被除去,褴褛的衣衫混着血迹,几乎衣不蔽体。手腕上还残留着勒过的痕迹,而面前那人,衣容华贵,歪带着王冠,等着自己卑微的上前。

  安迷修有些恍惚,几乎和十年前一样。两个孩子,一个身份高贵,一个贫贱卑微,只不过现在互换了位置。

  雷狮站了起来,“我并非像那些人一样。我没有敌意,我知道你并不是神的信徒。”

  安迷修微睁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从你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雷狮慢慢靠近,“我现在还记得十年前你看向我的眼神。是空洞的,没有神采,望向我们,又有些向往,转身离开时,又带了仇恨。我相信你不是神的追随者,留在我身边,我能护你周全。”

  安迷修低着头,缓缓地拜了下去。“不求留在陛下左右,那只会脏了您的羽翼,只求您放我离开,从此荒山旷野,与世无争。”

  “你这是做什么?”雷狮把他扶了起来,皱着眉打量了他两眼,伸手“刺啦”一声撕破了他的破烂上衣,“你看看你现在浑身伤痕,怎么像是能行远路的人?何况无数人想对神的追随者赶尽杀绝。”

  安迷修听了这话也犹豫了起来。“可是,我并不能为您做什么。我不过是一个罪人。”

  雷狮笑了,“做我的王妃吧。”

  安迷修:???

  还未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被打横抱起。雷狮伏在安迷修微红的耳尖一字一顿的道,“圣子大人,今晚,我要渎神了。”

  【end】

  


分享

收藏53

喜爱117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