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夜微凉

鬼•迹 06-18 6321 0

原创

古风|宫斗|剧情

执笔/牧

——读之者安


【引】


“君上,您君位已稳,大业已成,是否能答应妾身最初的要求了?”大殿之上,整个后宫最尊贵的女人谦卑地跪在殿中央,前额及地,清泠的嗓音四平八稳。

一身明黄衣袍的男子坐在寓意着冰冷无情的位置上,纡尊降贵地垂下一抹视线笼着她,“你未曾说过是什么要求。”

“妾身,想远离后宫,周游天下。”

“此话……当真?”

“当真,妾只想,重获自由。”

寂静。

男子似嘲弄她的天真又似嘲弄自己,“寡人允了。”

“谢君上。”行完大礼,女人缓缓站起身,眼神再未与他相汇。

那抹红色的身影渐行渐远,全天下最矜贵的男子蓦然发出一声叹息,惊得立在一旁的公公连忙跪下。

他叹道,“这世上最后一个对我好的人,也离我而去了。”

是“我”,而非“寡人”。


【一】


空气中浮动着浓郁的血腥味。

包括指尖所及,也是一片粘稠的触感。

将夜知,太子殿下受了严重的伤,他从外面匆忙跑进自己房中还未叫她帮忙处理,便被紧随其后的追兵挡住了自己想说的话。

镇定地喝退门外的人,将夜认命地下床,摸黑翻找出一条亵裤拿给他扯开,再替他绑于腰间。而后跪坐在床边低低地叹道,“你总是惹了麻烦就找我……殿下快回府吧,暂时止血不抵及时上药。”

昏暗中,长相极为漂亮的,像是一笑便胜过漫天烟火能染亮黑夜的少年慵懒地撑着下巴,“小夜,你这般担心我的伤势,可是怕我死在你我大婚前?”

将夜似笑非笑,“是啊,我更怕自己活活守了寡呢。”说完便又起身,蹑手蹑脚地凑到门口听了听动静,“他们都走了,接应你的人呢?”

“不急。”答生不紧不慢悠然自得,从怀中掏出个东西来,“喏,本殿下这次给你带了你爱吃糖葫芦,就算给你的补偿。”

——本殿下这次给你带了你爱吃的糖葫芦。

回忆如潮水般将她淹没,将夜只觉眼前晃了晃,不由伸手按住了额头。应是封后大典使得她身心疲累,自己才会恍然想起那么久远的事。

那倒也算不上多美好的记忆,却是为数不多的不带其它感情的相处,所以深刻的……让她每每午夜梦回都能听到那道声音。

这还是五年来头一遭将那副画面回想得那么具体。

而她嫁与答生已有四年。

作为太子,答生素来是各方巴结又是各方残害的对象。与他势力旗鼓相当的大皇子三皇子明里暗里没少排挤他陷害他,甚至导致他不止一次受伤到命悬一线。

相比之下,大皇子更得朝中重臣支持,三皇子更得民心,然,在旁人眼中处于劣势的答生太子依然做了君主。

即便过程不算顺利愉快,他仍旧是这天下的王。

众人以为新君答生让将夜做个贵妃就够了,答生却立她为后。

很多人不明白他这一举动,但似又理解——从太子到君主的这条路,答生走得太艰难,将夜则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都陪在他身边的人。

其实将夜自己都不懂,她不要后位,她只想安稳地生活。可答生一席话便将她所有的拒绝堵了回去,“小夜,寡人君位未稳,他们逼寡人立后,不过是想趁机在后宫也布下势力。寡人立你为后,既不会遂了他们的愿,也不会惹来争议。再者,你若想安稳,必要坐上后宫最高的位置,否则还是会有人去烦扰你。”

因此,将夜便承下了这寓意尊贵与孤独的名头。

大典后将夜搬至君后寝宫凤朝殿,答生言今夜会与她同寝,搁在外人眼中,就是君上君后真真恩爱的叫人艳羡。

亥时刚过,答生静悄悄地步入凤朝殿,侍女正要出声,却被他挥手打断,“你们都下去,别吵着君后。”侍女轻声道,“君后还未睡,只是略有疲累,让奴婢代为伺候君上更衣。”

答生微微蹙眉,语气却无波无澜,“不用你。”言罢走向内室,见将夜坐在床头单手支着下巴,整个人恍若空灵。

“小夜。”他摸了摸她的脸,凉的惊心,“为何不睡?”将夜迟缓地转了转眼珠,忽地起身向他行礼,答生微怔。末了向她伸出手,“起身吧,寡人倒是忘了,如今你已是君后。”

不久前他亲自给她戴上凤冠,却在转身后自发地忘至角落。直至这一刻,他才深刻认识到,他已是王,而从最初就帮他的人,已是他的后。

多美满的一幕。


【二】


将夜初为君后的那几日,多方贺礼陆陆续续的由自己或下人代送至凤朝殿,可将夜本家只有她娘亲来过。有人说这是在避嫌以示忠诚,防止外人乱传,加之朝中也没有父凭女贵的迹象。

之后将夜与答生过了段和睦日子。

君上月月都有七八晚宿在君后寝宫,又有七八晚独自安眠,并不显得专宠,却也足以见得君后的特别。

更传君后识大体。当君上宠幸旁人时也不嫉妒,自顾自做自己的事,有妃子挑衅上门便四两拨千斤地叫对方得意张扬而来,灰溜溜而走。

这位君后有不符合她年纪的沉稳与底气。

当然,她的底气更多来自于君上——后宫嫔妃众多,君上始终不曾让到君后跟前蹦哒的女子继续风光。

答生所做的这一切,别说是旁人,即便是将夜自己,都要以为他对她用情至深了。可事实不过是,他还需要她,所以尽量满足她想要的。

将夜在深冬时迎来了亲爹。没有父女相见的喜悦,却是沉闷的如乌云压顶。

“将此物下在君上的饭食里。”不惑之年的男人神色狰狞,将夜微微一愣,“爹,你说什么?”她从未想过他有借她伤害答生的念头。

“你不用管。将夜,你若还当自己是爹娘的女儿,就照爹说的做。这不是致死的药,你且放心。”

放心?何来的放心。她让自己远离朝堂,在深宫也从不闹大动静,不正是为让本家免于被他人当成眼中钉。她以为爹娘与她疏远,也是这般原因,却原来爹是有自己的打算。

即便贵为君后,她也劝不了自己的爹,更没法将他送进牢狱。

隔天凤朝殿宣了御医,查出君后娘娘已有喜脉,众人还来不及高兴,那不足两月的孩子便没了。

将夜脸庞惨白,黯淡无光的眼隐约可见被她深深压制的悲恸,没看御医,她神态空茫地盯着床幔,“本宫不希望,君上得知龙子滑掉的真实原因,你可明白?”

御医跪在地上,诚惶诚恐地道,“君后是因身体底子差,又不知怀有身孕,未能好好安胎,故而……”他不知将夜为何要隐瞒真相,被下毒导致龙子滑胎,君后怎么不闹、不让君上揪出真凶呢?

御医想不通,也不敢多问,回头答生听到的便是这番理由。他没责怪谁,只是吩咐御医以后多注意将夜的身子。

经年后答生无数次记起,自己听说将夜有孕时想了什么——同她有一个孩子,也挺好的。可这个想法刚升起,公公又告诉他,龙子没了。

答生的心刹那间被捏紧,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耳朵。

去看望将夜时,答生立在门口竟起了退怯的心思,不过是一道门槛,他的脚重的似再也抬不起来。

答生见过将夜很多种样子,却从未见过如此绝望的她。他走到床边,慢慢弯下腰身,脸贴着她的额头,“小夜。”

将夜闭上眼,没有流泪,她只是想,如果她早知道……早知道自己有了孩子,就不会把那药吃了……但孩子平安生下,大概也不得好活。

罢了。

将夜混混沌沌地睡过去,答生侧躺在她身旁看了她良久,方悠悠地叹道,“真是傻。”


【三】


自“意外”失去龙子后,将夜的身体便大不如从前,即便补药什么的从未断过,她也日渐消瘦。御医说,这是心病。

将夜生父被升职,众人皆以为君上是借此安慰君后,可将夜听到此事时却只觉遍体生寒。她了解答生,这分明是削弱爹爹警醒度的手段,但旁人不懂,她爹更不懂。

将夜开始吃素,开始减少与后宫女子的交往。人人都说她太怀念那个孩子,唯有她自己清楚,她是在赎罪,为了别人,她断送了那孩子来世上看一眼的机会。

答生也不是不知她的消沉,不过他忙,要稳固君位,他需要做的有很多。加之秀女增多,将夜有意使自己的存在感降低,答生去凤朝殿留宿的次数愈来愈少。

却没人说君后已失宠,因从无哪个嫔妃能得到君上对君后那般的温情。对于君上与君后的疏离,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君上政事繁忙,君后亦进退有度,实乃良好国母之典范。

各诸侯国使臣觐见的大典上,君上君后双双露面,着实为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除了君后娘娘的脸色不大好看,像是大病初愈,诸位不免关心一番。

北蛮进献了六位美人,个个身姿窈窕舞姿蹁跹,一圈舞跳下来,在场无数男子看得眼都直了。偏偏首位上的君上不动声色,眼神若有似无地笼着安静吃点心的君后身上。当北蛮使臣问起他的想法时,答生微微一笑。

答生放下酒杯,眉眼温和地看向将夜,“君后,寡人许久不曾见你跳舞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不正面回应使臣的问题,已是拒绝的意思,又提到君后……众人实在猜不透他的心思。

将夜与他对视了一会儿,也是垂眸微笑,“君上想看的话,那妾身今日便献丑舞一段好了。”

大多数人眼中的将夜,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大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不知她舞艺也出类拔萃。但与北蛮美人不同,她的舞让人生不起亵渎的心思,端庄雍容,出淤泥而不染。

不愧为国母,她也撑得起这个名头,所谓美人瞬间被衬托地只剩庸俗。

可君王怎会只要仙子不要美艳的胭脂俗粉呢?北蛮使臣不死心,仍想劝服答生,却见将夜忽地跪下来,“君上,后宫嫔妃众多,会跳舞的数不胜数,更何况您收了北蛮的美人们,妾身担心您身体吃不消不提,妾身自个,恐怕也会为她们烦扰。


——北蛮的人不懂这后宫的规矩,君上若收了她们,她还得花功夫调教她们,等着他宠幸的人够多了,何必再让多的人来烦她也烦他呢?

瞧瞧,前脚刚夸了君后,她便当众恃宠而骄地打脸北蛮,美人们立刻泫然欲泣楚楚可怜,她却当看不见。

答生哈哈笑道,“好,君后如此为寡人考虑,寡人也不想给君后增添烦恼,这些个美人,寡人便赏赐给诸臣吧。”

将夜行礼答谢,在朝臣们的一片道谢声中坐回了原位,盯着答生亲自给她斟上的美酒,她一阵恍惚——明知他的心意,她还是顺意而为了,明知北蛮会因此愤怒,她还是将他想让她说的话说了。

他们是这般的默契。

仅是答生拒收美人,尚且不足以使北蛮怒失理智,可答生就想让他们失去理智,所以需将夜的配合——北蛮不会容忍自己的脸面被一女子踩在脚下,即便此女子乃君后娘娘。

被朝臣领回去的六位美人不久后就被发现了异常,是答生特意交代过,诸臣才留心观察了她们暗中给自己下迷药。那是让男人沉湎酒色的北蛮特制药,北蛮想让答生再也无心朝事。

北蛮谋反的心思答生早就发觉,经过这次后朝中难得上下一条心,等着北蛮的进攻。果不其然,不再理智的北蛮人在预定谋反的时间前发起了攻击,然后被准备好的将士们打的七零八落。

这场战事,将夜也是功臣之一,大军大胜北蛮,众人都夸赞大司马生了个聪慧的好女儿。

大司马,即为将夜的爹。

庆功宴的那晚,将夜在凤朝殿的院子里坐到子时,侍女劝了多次她都没理。

而答生,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来。


【四】


北蛮因惨败而不得不应下五十年内不会再次进犯,老实上供不得有怨言的要求。答生也因着此事得到了大片的支持,他的地位,终于渐渐稳固。

可将夜却向他请辞。

他们早就说好的,这个“早”是在将夜嫁给答生前,答生曾问她还要不要嫁他,因为那时的他似乎很难坐稳太子之位,似乎随时都可能被害死。她答,嫁,她定然要嫁,否则多年的努力岂不是付诸东流。

答生确实是借将夜登上了君位,这是事实没什么好遮掩的,而之后他的所作所为又证明他有做君主的能力。将夜的执着没白费,她也没忘记自己向答生索要的要求。

——我会嫁,我也会尽心尽力地继续助你,但我想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等你地位稳了,我自会告诉你。


在很多人都等着君后生个龙子,也算圆满之时,将夜悄悄离开了后宫。答生没拦她,他答应过的,她要什么,他都会给。

但是他从未想过,她要的会是离开——离开他,离开深宫,甚至离开本家,去寻求……自由。

自由么?

将夜远行两月后的某日,答生批阅奏折时,突然对跟了他多年的公公说,“小夜现在在哪?”公公捏不准他的想法,正思考怎么回答时,又听他道,“两个月了,应该够了……你让人去查查君后在哪,将她带回来。”

“不,寡人亲自去将她带回来。”

不出五日,将夜在一条小溪边散步时,答生似从天而降,她双眸微微睁大,“你怎么会在这?你分明答应过我……”

答生将她抱住,轻轻地亲了下她的额头,“寡人是答应了让你自由,可你独自在外过得会很艰难,小夜,你素来娇贵,寡人又怎会让你受苦。”

答生迎将夜回宫的阵仗足够壮观,也正是这时他们才知沉稳的君后娘娘闹“离家出走”,而君上亲自去将她带回,这是何等的荣宠。

将夜却不想要这荣宠,她哭,第一次对答生哭闹,她说她自己一人也可以活得很好,说深宫太冷清。答生只是耐心地哄她,“你嫌宫里冷清,我们便生个孩子,有了孩子,寡人不能陪你的时候,你也不会寂寞的。”

将夜无法告诉他,他们再也不会有孩子。

君后娘娘病了,回宫后不久,御医们便天天三番五次出入凤朝殿,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君上在御医局大发雷霆,“若是治不好她,你们便通通是死罪!”

“君上……”年纪最大的不怕死的御医道,“君后娘娘多年服用那毒,现今毒素深入骨髓,臣等……即便即刻死去,也无力将娘娘救活……”

瞧啊,他步步为营掌控全局,事事都如他预料的那样发展,却有一人用自身像他证明,他也有无法掌握的。而那人,是他给予信任最多的将夜。

比起答生的失控,将夜反倒无比镇定,她不会告知他,自那个孩子失去后,她又服下了她爹送来的,让她喂给答生的慢性毒药。

将夜发过脾气,“爹您觉得君上对我的宠爱是真的宠爱?他不过是麻痹你,让您以为我深得他的信赖!您和三皇子做的那些事当他不知道吗?趁他没针对你们,赶紧收手!”

她不明白爹为何放弃到手的国丈身份不要,偏去帮那三皇子。答生会留能威胁到自己的人活命么?他不会的,他是在等一个光明正大处决掉三皇子的时机啊!

大皇子是以弑君之罪被处死,三皇子存活至今,她爹鬼迷了心窍,她能亲眼看着他葬送全家性命么?她不能,她不能啊。

答生从没因她而对他爹手软,三皇子也被哄骗得认为取代答生指日可待,将夜多了解答生啊,所以她选择自己服毒,既让爹认为她在帮他们,也留了个祈求答生的筹码。

答生终于得知真相,他不敢置信,其实他能早早得知这一切的,毕竟她当年落胎的真相他就是知道的,可是……她怎么会接着服毒,一服便是几年之久。

并且她还选择,选择在外静静死去,若不是他突然反悔,怕是见她最后一面都不能。

如果她离去的那日他叫她抬起头,让自己再看她一眼,他便能发现她眼底浸透的深深的绝望了。

曾经风华绝代的美人变成枯瘦可怖的模样,答生却毫无办法,只能目睹她的凋零。

后来,将夜被葬进皇家陵墓。后来,答生的后位空置至他死去。

将夜的陪嫁侍女给了答生一封信,“娘娘说……她死后就把这信给您。”而信里的大意是,她以命相求,求他放她全家一马,将他们贬为庶人也好,看在她帮了他那么多的份上。


瞧啊,他曾不遗余力地利用她,她也拿命算计他……可为什么是用她的命呢?

…………

将夜走后的不知第几年,深夜,答生睡不着,起身不觉踱到凤朝殿。

将夜在时,凤朝殿就时常安静地仿佛没人居住,可那时他经过,还有她就在里面的感觉。如今,他只随意地打量一眼,便有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已经不在了。”

公公试探这问,“君上,更深露重,您还是早些回宫歇息吧。”

答生转头看了看他,往前走了两步,又重新望向凤朝殿的牌匾。

“君后不在,寡人真是……甚为孤单。”

——小夜,你走之后,我觉得啊,非常孤单。

————————————end————————

糖和纸巾都给你,不哭不哭……千万不要打我//古风虐没办法。

分享

收藏6

喜爱1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