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狭路

莲子糕 06-20 248 0

原创

古风

意倾君

by:连亦


我曾以为你我从相遇就开始互相算计,我一直被蒙在鼓里。

还不如不知道真相,好叫我一直心安理得,或许你我就都少动些感情。


【正剧长刀向古言,如果发糖,那是错觉】

【封面自制,素材源网,侵删致歉】

【婉拒任何形式的转载,婉拒任何形式的授权,本文首发hin萌,保留一切解释权】


壹·狭路

山道阴沉沉的,厚重的乌云已经吞没了半座山头,隐隐有沉闷的雷声隆隆。


狂风将碎石枯枝席卷而起,咆哮着撞向一切还能站立的事物,马车摇摇晃晃地在山道上疾驰,陡然一声长长的马嘶!赶车人大惊之下立刻将缰绳勒住!车中传来少年愤怒的呵斥声——


“怎么回事!?”


“似乎是踩中了什么东西!”


车夫擦了把汗,看了看天色,满眼忧虑,“马受伤了!”


“踩中了什么?”


车中又传来一个声音,清清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雷声开始变得急促,昏暗的天空时而被电光映得惨白如纸,车夫安抚了马儿,低头看了看马蹄——


“好像是什么兵器的碎片,插在路中央。”


他又往边上看了看,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周围还有不少。”


“是哪个不开眼的把这东西放在这儿暗算我们?”


少年骂骂咧咧地掀开车帘,一下子跳出车厢,险些踩到那些尖锐的东西,他皱着眉捡起一片,仔细地看了几眼,鼻子用力地在空气中嗅了嗅,气恼地将东西往草丛中一扔——


“难道是谁在这附近打架?灵力震碎了兵器不成?!那我们不是平白受了这池鱼之殃?”


此时已有星点雨珠跌落。


“打架?”


那清清淡淡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一只白皙而瘦削的手掌拂开车帘,车中人悠悠走了下来,是个二十三四岁模样的年轻男人,他看了看少年和车夫,语气依旧平静。


“泷,血腥气在哪个方向?”


只有闻到血腥,才能确定是由于搏杀而产生的碎片,只是这兵器碎得如此彻底,散落位置也极似刻意,倒像是有什么人故意拦他的车。


雨水濡湿了男子身上的衣衫,车夫赶紧上车取来蓑衣,让少年给男子披上。


“在那边。”


少年伸手一指,乱草中隐约可见几个一动不动的黑影。


男子抿了唇,迈步走去,少年和车夫紧随其后,果然在该处发现了数具尸体,周围还有一些其他兵器的残骸,少年弯下身去一具具检查,冷不防一只冰凉的手掌突然伸出!抓住他的脚踝!


少年大惊失色!立即挣扎,不料那手却抓得死紧死紧!尸体之下,手的主人发出气若游丝的微弱声音——


“救我……”


男人眯起眼睛。


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了下来。


……


南棠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躺在屋中。


身上还是那件满是污泥血渍的衣服,窗外下着大雨,电闪雷鸣的,雨水砸得窗檐“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她勉力站起身子,屋门口的侍女立刻发现了她的动静,与此同时,屋中凭空响起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


“把她带出去清洗干净了再来见我,屋里的床单也换掉。”


“是。”


小侍女低眉顺眼地应声。


南棠微弯了唇,她知道自己赌赢了。


很快便有好几个侍女进了屋,其中两个示意南棠跟上她们,其余的手脚麻利地换掉了床上的被褥,南棠被带到后院的一间耳房中,任由侍女们除去她的衣服清洗身体,又任由她们给她套上一件苍青色的襦裙,全程侍女们一言不发,南棠也一言不发,只是敛着眼,一路又跟她们来到正厅。


上座上坐着个年轻男人。


“没规矩的家伙!我家公子救了你,你怎的连个谢字都没有?傻站着干什么呢!”


少年站在一旁,脸色苍白,神情愤怒——“还有!你到底对我使了什么阴招?!”


他脚踝处肿胀了一大圈,皮肤变成了乌紫色!在屋中稍显昏暗的烛光中显得无比骇人!


男子依旧一言不发。


南棠垂下头去,声音温驯,“担心公子脱身独去,故出此下策,还请小公子见谅,并允许我为你解毒。”


少年冷哼了一声,看神色倒是默许了,南棠便走上前去,男子眸光中浮现几分兴味,似是想看她赤手空拳的要怎么解读,却见少女毫不犹豫地拔出了少年腰间短刀,少年大惊之下便欲动手,却被男子按住,他站起身来,看着南棠一刀割开自己指尖,又一刀割开少年脚踝处乌紫的皮肤,一股腐臭气息立刻充斥了整间屋子,少年死死咬住嘴唇,似乎在忍受着什么极大的痛苦。


屋外仍然电闪雷鸣。


男人皱了皱眉,轻拂衣袖。


腐臭味散了大半,随着乌血流出,少年腿上肿胀渐消,南棠将流血的手指贴近他伤口,嘴唇轻轻蠕动,那块皮肤竟也蠕动起来!血肉中钻出一只只米粒大小的透明虫子,顺着鲜血的指引爬上南棠的手指,一只只钻入她皮肤!


乌血渐尽,血流回复殷红。


南棠面色不变,仿佛那些虫子钻入的不是她自己的身体,她站起来,微微颔首。


“可以了。”


少年看着她的眼神变得古怪。


男子则是坐回了原处,轻轻一笑,终是开口——“为什么会在路边,扮作尸体?”


“情非得已罢了……仇人追杀。”


南棠微松了口气,淡淡道,“修炼的灵决有些特殊,加之当时受伤,这才躺在那狼狈地方。”


“那些碎片是你放的?”


他挑了挑眉。


“故意将兵器震碎在小道上,拦住我的马车,又将蛊虫藏在手上,使我不得不带你回来?”


南棠没有否认,笑了笑。


“公子心有忌惮,若公子不下车,不寻到那些尸体,这小小计策仅能拖慢半刻公子行程罢了。”


“你知道我是谁。”


肯定的口吻。


“温氏长子,温晏。”


南棠眼神恍惚了一瞬,这恍惚自然没能逃过温晏眼睛,他放松了身子,悠悠然端起桌上的茶盏——


“所以,你有求于我。”


“是。”


南棠满面温驯,“事出于急,方出此下策。”


“可你怎么确定我一定会答应?”


温晏喝了口茶。


“我能为公子所用。”


南棠也不着急,窗外又是一声炸雷响起,风雨怒击着窗棂,木架“咯咯”作响。


“我不缺会使毒的人。”


温晏兴致缺缺,一旁的少年面露不虞,南棠早料如此,再次走至那少年身边,无视他防备的动作,将手虚放在他血流不止的脚踝上,温晏轻“咦”了一声,坐起身子,看着那条刀口周围的血肉以双目可见的速度微微扭动起来,竟是自主抱合在一起,很快肌肤便恢复了平滑,除了血迹,什么疤痕也没有,南棠收了手默立一边,脸色雪白,双眼却明亮。


温晏默然半晌,倏而一笑。


“有意思……你果然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说出你的条件吧,让我们来好好地谈一谈。”


“并不会太麻烦公子,只是借着大树乘个凉,为自己寻求一个暂时的庇护罢了……”


南棠亦是笑起来。


“只求公子让我随侍身侧,待到抵达我应去的地方,我自会离开的。”


“可以。”


温晏淡淡应了,放下茶杯,“不过,在我身边伺候的人,手脚要麻利,你先跟着粗使丫头们待上几天学学规矩,如何?”


南棠一怔,但没反驳。


“你叫什么名字?”


温晏又问。


“海棠。”


她面不改色。


分享

收藏1

喜爱18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