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小】神明与信徒

禾火禾 06-22 309 0
没有什么主线的神与信徒的paro



狂风大作,雨云层层叠叠,黑乌乌的,像随时要掉下来,给人一种窒息感。很快,豆粒大的雨点密密麻麻地打下来,在空中虚虚实实地织出一张网,网住了一方大地,只有闪电偶尔从中破开,随即,轰隆隆的雷声像浪潮一样在耳边响起……

林间一处隐秘的山洞里,宅家最小的义子小心,正细细地给面前人上药。外面的狂风暴雨似乎对他没有造不了任何干扰,由始至终,他的目光都只在眼前人的伤口上。

他面前的男子有着一头蓝色的长发,束成马尾置在脑后,就像铜蓝鹟的羽毛一样亮丽。他身着白色的衣裳,披着同样一件白色大氅,只有伤口处因为渗血染上一点红。他穿的是死人时候的装扮,但没有那种奔丧的感觉。需要处理的伤口越来越深,雨也越下越大,他紧缩着眉头,不知是因为自己的伤还是因为这扰人的雨。

他微微欠身,却被小心制止了。

"你别动,血还没止住。"小心头也没抬,只是稍稍在手上用了点力,让对方打消起身的念头,"伤口会裂开的,你将会休息更久。"

蓝发男子听了这话,只好又轻轻坐下来,等小心给他继续包扎。等伤口差不多七七八八都处理完之后,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钻进了小心耳朵里。

"呵……"声音低沉,似乎它的主人并没有什么干劲。

这叹息让小心心里一惊,最后打结的动作也稍稍僵了一下,尽管他很快就恢复原样,但与之接触的人并不是毫无感觉的。男子静静地看着小心,直到最后的结已经扎好,那只手收回去才开口道:"我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

也许是他问得太过突然,小心又不善言辞的缘故,小心的嘴张了张,终究还是没说出什么话。两个人之间陷入短暂的沉默,只有雷声还在远处、在耳边隆起。过了一会儿,小心终于组织好了自己的语言,对他说:"不,伽罗,你没有很麻烦我……你只是受伤了,伤者是没有什么麻不麻烦的……"

"非亲非故,却一直被你照顾,这还不算麻烦吗?"明明是自嘲的话语,伽罗说的时候竟带有一丝笑意,他大概也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有些窝囊吧,"倒是你,一直在帮我,辛苦你了。"

"没、没有的事……"面对伽罗平白直接的谢意,小心害羞了,脸有点泛红,看上去是终于有了些血色,"帮你是我该做的,毕竟……"

小心话还没说完就被伽罗打断了:"我是神,对吗?"

"……"

小心沉默了。尽管他很想说些什么来缓解下略显尴尬的气氛,但他实在不善表达,而且,直觉告诉他现在要安静,因为伽罗还有话要说。

雷声退去,雨势开始减小,这下小心能听见伽罗低声的细语了:"人们崇敬我,供养我,甚至还为我建造雕像,对我祈祷——只因为我是战神,而他们想要个国泰民安。可是这有什么用呢,神,也不过是被神话了的人,身居高位,看似光鲜,其实最后什么都没有守护住,包括自己的……"伽罗顿了顿,似乎很不愿意说出后面的宾语。

最后他还是自我妥协了:"自己的……国家。"

不知怎地,看到伽罗有些颓丧的表情,小心胸口的地方隐隐作痛,他把这归咎于自己会害怕这位战神会因此有了心结,就此沉寂下去。他觉得自己该说什么来宽慰下对方,但他想了想,放弃了言语上的表达,而是直接走到伽罗跟前,和他并排坐着,手稍稍碰触伽罗,却没有覆上去。

伽罗读懂了其中的意味,不知不觉表情舒展开了:"你是在安慰我吗?其实没关系的,毕竟身为神,还有我需要履行的职责啊。这点我还是很清楚的。"

"不。"意外地,小心抬起头,与他对视,那双暗红色的眼睛不算水灵,平静的像无风略过的湖,却直接抓住了伽罗的心。

像是有甜滋滋的东西直接塞到伽罗心里,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在伽罗心中漫开。这种情绪很微妙,它既可以说像是湖中石子画出的圈圈涟漪,又可以像说是早晨起雾江边若隐若现的高山;它就像被捧在手心柔软的细沙,心在享受的同时总还有些似有似无的担忧;它是表面平静下汹涌着的暗潮,是一只略过苍穹不留痕的碧色飞鸟。

——太朦胧了,以至于转瞬即逝。

虽然短暂,但伽罗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那种感觉,似乎能破开一直缠着他心的荆棘——可惜他还未来得及思考那是什么,就又被小心的话牵住了。

"不只是因为你是神。"少年语气里是十足的坚定,"或者说,正因为是神,一人之力守一国才最该被尊敬。神没有什么义务去帮助旧国,如此重情重义,我才会觉得……不愧是神。"

那种感觉又来了,还愈发汹涌。伽罗稳稳心性,看着小心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打趣道:"我以为你这样的人不信神。"

"虽然我是信徒,但在见到你之前是的确这样的。"小心回应道。

"遇见我之后呢?"

"如果是这样的神在听我们的祷告词,那么拜一下也不错,可能就有种放松下来的感觉。"

听见小心这么说,伽罗一瞬心情大好,嘴角不自觉上翘,蓝色的眸子里全是笑意——不是苦笑,或者强颜欢笑,而是实实在在的微笑。

伽罗本身长得就好看,若一定要形容,非得说一句"君子世无双"才行。这些日子来他心情就没怎么好过,现在大概是因为伤好得差不多,又听见小心实实在在的"表白词"觉得有趣,这才露出点本性。

该回馈这份恩情了。伽罗想。于是他对小心说:"我伤已经差不多好了,要不这次我送你回去吧。谢谢你帮了我,要不我送你一份礼物吧。"

毕竟,若真褪去这些光环,伽罗本人也算是个情种。

"礼物?"小心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和诧异。他不觉得自己所作所为能得到神的垂怜,可如果对象是伽罗,他倒有点期待这份礼物。

"我给你实现一个愿望吧。"

"这?随便的愿望?这不行——"小心本能地推托道。这份礼物,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不是随便的,你不要太为难我啊——"伽罗被小心逗乐了,"神是不能过多参与现世的,不过你要是需要帮忙群架的时候镇场子还是没问题的,另外,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的。"

言下之意大概就是"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干的召唤兽出场"吧。这本是一个隐晦的笑话,但小心却低下头在思考,看来他真的把伽罗的话听了进去。

半晌,小心抬起头说:"我照顾你,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真的要谢我,那就送我回家吧。我这次出门好几天了,大哥他们会急的。"

"啊,原来你没回去过吗?"伽罗有些诧异,他以为小心这五天应该是天天都有过来一趟,没想到是对方一直在照顾自己,根本连家都没回。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小心是路痴,找到他都是误打误撞,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去。

突然有一阵暖风吹向他,驱走了身体上的寒冷。他心头一紧,注意到外面已经听雨了,阳光撒下来,简直和天亮了一样。

"我送你回去,但这不算你的愿望,只是我个人的义务。"他看向小心,"你的愿望就先保留着吧,有机会再告诉我。"

小心点点头,把手交给伽罗。他心想应该不会再有机会见面,那就不需要伽罗再多为他做什么了,殊不知,对方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

偷偷施下的记号,没有人会察觉,也没有人可以解开。伽罗想,这样小心就不会逃离他的好意了,他还是不喜欢也不习惯欠人情。

分享

收藏2

喜爱1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