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长歌.不归人

亘笙 06-24 696 0

原创

古风

也曾浪尽天涯,四海为家,行过万水千山;也曾狂傲不羁,睥睨天下,战遍四海八荒,却因她锁住了所有桀骜,静候花开九天,百凤齐鸣迎你归来。
一曲离人,一歌天涯……
——————
他曾是一代天将,天帝九子泽响。可曾遥想当年瑶池之上战败九九八十一名神将一战成名,上下数千名神将望尘莫及,也因生得一副好嘴脸,遭人爱恋,算是这天庭上数一数二的“极品”。
她曾是一位仙娥,天宫之上第一美人漓夏。娥眉粉黛,杏眼秀发,生的也是美人胚子一枚,爱慕者更是从四海排到了八荒,但无一位不是被泽响追着从八荒硬生生的打了回去,只因他说过这九天之上,三界之中,有资格追她的永远只有他一人。
数这天宫之上最受关注的就莫过于这二位了。郎才女貌本应是天造地设,却因男的风流,女的冷艳,男的不愿追,女的不愿从,这大好资源硬生生的浪费了一千年,却没一人敢插足,泽响的棍子可是吃过了。
他的爱恋藏在心中千年,却殊不知她的心中并他一席之位……
也许是天意作弄,一次百仙大宴,她无意间掉入了诛仙池中,这但凡掉入诛仙池中,非死即残,即使是再法力再高强的神仙也不可能完璧而归。
她自是知道自己本就没有几丝修为,掉入这诛仙池中必是死路一条。当她缓缓的闭上眼时,眼前闪过一抹身影,有几分熟悉,好像是……他?但浑身的刺痛已经不容她思考了,像细针一般,缓缓的刺入她的骨子,身上的痛让她已经渐渐的麻痹了。不知过了多久,池中的水不断的呛入鼻孔,她再也坚持不住了,晕了过去。只是在晕过去之前迷糊的感到手腕被抓住了,她被紧紧的圈在一个人的怀中,唇被紧紧的贴在一个人的唇间,一层层灵力渡了进来,浑身都冷劲减了不少,甚至有些温暖……
次日,天界便传得沸沸扬扬,天帝九子,大名鼎鼎的天界第一神将掉入诛仙池,不但灵力尽废,而且变的十分痴傻,智商也只不过人间七岁孩童。
她自是不信,那一向风流的九公子为何要救她,那诛仙池可不是随便来跳的,他堂堂一代天将,这一身仙力他向来最为重视,莫不是真的……动了情?
只是她却不知晓,那情根已是早已埋下……
“阿漓,你生得真是好看。”
看着眼前痴傻的人,她稍稍顿了一下。这个不苟言笑,自负清高,却又一身风流骨子的人,现在居然这样傻兮兮的笑着看着她,不知为何心里却生出一丝愧疚。
只可惜他的痴傻,丝毫不知她的温柔来自的只是心底的愧疚。
九宫中,九只仙凤盘旋在上空,七彩凤尾沿过九天。传来阵阵萧瑟的笛声,尖锐的笛声吹着离人的歌……
“这曲儿吹的真好听。”
“是吗。”她惨淡的一笑,道:“这是我从一位……故人那学来的。”她看着手中的骨笛,如玺石般剔透,笛尾坠着缕缕红穗。看起来甚是好看,却传给修长的指间阵阵寒意。
说完她站起身,准备离开,说道:“明日我再来看你,九公子先行休息吧。”
突然身形一晃,只觉身后传来一阵温热,泽响紧紧的抱住了她,把头埋在她的颈间,沉声道:“阿漓明天早些来可好?”
漓夏默不作声,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泽响根本没有痴傻,反而比原来的万年冰山更聪明的,学会撩人了!一瞬间,耳朵从梢红到了耳根,她只好用上了十成的力道从他怀中挣脱了出来,落荒而逃。
兴许还应该庆幸他痴傻了,那份埋在心中已久的情意终流露了出来,或许真的是因为藏的太深,爱的太久罢了。
——————
天帝赐婚,赐于其九子泽响与仙娥漓夏……
“泽响!”她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一身灵力已在身边周转,化作根根银针,指向站在旁边的泽响。
“为什么要天帝赐婚!”
“为何不可!阿漓,我爱你啊!”这时的泽响看起来却是一点也不痴,手中紧握着九凤鸟送来的七彩嫁衣。那是万鸟抽取人间根根情丝织成的嫁衣,上面绣了万朵织锦花,甚是艳丽。
“可我不爱你啊。”
“不论你爱不爱我,既然下了婚约,这婚结定了!”泽响天真的撇了一撇嘴角,露出的笑却显得格外讽刺。
四围一片寂静,连细弱的呼吸都听的十分清楚。一时间周围飞舞的银针一齐掉了下来,运转的灵气也一瞬间消失殆尽。漓夏缓缓的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像是在自言自语般囔囔道:“你可知送我骨笛,叫我吹曲的并不是什么故人,那是我的爱人,可他是个凡人,凡人……”
“阿漓,不论你爱的是谁,待我们明日成亲,你便是我的妻,待那时你可就不能再想那个凡人了,只能想我。”泽响蹲了下来,把漓夏圈在自己怀里,揉着她的细发,把手中的嫁衣披在她的身上,痴痴的笑了几声,却不自知的湿了眼眶。
“我恨你……”她缓缓的闭上了眼,泪滑从鬓角滑过。她深知天帝赐婚自是不能抗拒,可奈何她却已早有了心上人,又怎会另嫁他人。
突然感到肩上有些潮湿,依在身上的人似在哭啼。泽响愣着了,忙松开了紧抱着的人,看见哭成泪人的漓夏,一时不知所措了,手忙脚乱的用手替她擦去眼角的泪,却是不知该怎样劝说,心里有一阵刺痛,只是默不作声的擦试着。
“放我走,好吗?”
他顿着了,手停在了半空,微微有些颤抖,把手中攥着的嫁衣握的更紧了……
他有心,可惜她却无意。
最终她还是走了,留下了那根骨笛和一包织锦花种,可带走的却不止是他的一颗心……
他穿着婚服,走过段七彩祥云,穿过了这九重天,头顶盘旋的七尾凤鸟一声声的啼鸣,四海八荒的神仙聚在四围甚是热闹,唯独身旁的凤架空无一人……
也许她现在就在人间,也许她现在也穿着朝红嫁衣,也许她现在正坐在那花轿里,只可惜掀开那头顶红盖的人不是他,只可惜他的婚礼上没了一个新娘,只可惜是因为他痴傻的执爱,为别人做了嫁衣。
一场婚姻,新娘逃婚,他成了三界笑柄,可外人只是知道新娘不见了,却无人知晓是他亲手放开的手。
织锦花,是天界的一种花,需将花种种在九天中池才会绽放。每朵花一千年开一次,花开之时花蕊上的花丝会将周围的灵气聚集在一起,织成一片淡金黄色的锦布,根根金丝清楚明了。而仙人只需在花种上稍稍施法,便可在花开之时在那锦布上显现出那人想要说的话。
她说过,等他将那离人曲学会,她就回来。她说过,等他将那织锦花开遍九天,她就回来。
她走后,他便在九天池中种下了那织锦花种,日日照看,来人也再无一人见过他,只是传言天帝九子泽响在这九天池中一直在等一个人,一个不归人。
阵阵笛声周转,虽是刺耳,却声声凄凉万分。她说过要他学那离人曲,可是这曲离人曲,怕是这世间除了她再无一人可吹的出了。
“响,干什么呢?”
闻言,他放下了嘴边的笛,回头一笑道:“八哥,织锦花快开了。”
千年了,这花,要开了……
花开了,阿漓,你是否会回来了?
——————
九天池着火了……
燃起的火在千里内一眼可见,整个九天池被烈火覆盖,同朝霞融为一体,似能把这九天烧掉半块。
数百位仙官乘云前来,阵势好不壮观,只是在这时,九天池里传来一阵笑声,发疯了般的大笑,却谁人也能听出那笑声中夹杂着细微的呜咽声。
等了一千年,他没等到……
花开了,她没回来……
烈火中,一匹金色长布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对不起”!
原来,她想对他说的只不过是这三个字而已。
金光围绕着烈火,无尽的燃烧着,在那花海中,矗立着一个人,眉眼中透着阵阵忧伤,虽是狼狈,却长着一副盛世容颜。手里紧攥着一根骨笛,笛上挂着一缕红穗,笛身上刻着两个被朱砂染红的字,阿萧。
也许这个唤阿萧便是她的如意郎君,也许他和她中间仅仅只是插了一个他,只是一个他,便使他与她隔了一个天涯,一寸海角。
他弯腰拾起地上一朵已烧之殆尽的织锦花,上面的字随着花瓣的消逝渐渐化成点点火星,随风而逝。
“阿漓,你会回来的,是吗……”
渐渐的,他的身影随着烈焰的燃烧逐渐变得模糊,慢慢消失在那一片花海之中。
若等到了来世,阿漓,你能不能回一下头,瞧我一眼,能不能留一点心给我,能不能爱我一回……
一曲离人,一歌天涯。

分享

收藏9

喜爱7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