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同行

莲子糕 06-25 181 0

原创

古风

肆·同行

by:莲子糕

车夫依言照做,几个官兵拿着画像,望着车上温家印记,面露踌躇之色,见状,一旁的小厮赶紧塞了个鼓鼓囊囊的袋子过去,官兵在手中掂了掂,眉开眼笑,便立刻放了马车通行。


泷在车厢里嘲讽地嗤笑了一声。


南棠想了想,向温晏道了声谢。


温晏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转,不免就有些叹息,但却一句话也没说。


马车进城之后,立刻向城东的一座大宅奔去,宅邸门前已有一锦衣男子率领着一众侍卫等着,见到温家马车,神情中透出一丝欣喜——


“温公子!”


立刻有人上前招呼温晏下车,连客套话也没说上两句,就急匆匆地将人往内宅领。


南棠跟在泷的身后,有些惊奇,但她知趣的一言不发,敛眉低目,像是一个乖巧的小侍女。


自然也没什么人去注意她的。


穿过回廊,很快便进入内宅的一间屋子,锦衣男子点亮了灯烛,一群侍卫鱼贯而出,其他人几乎是瞬间退下,屋中只剩下他与温晏、泷、南棠。


男子冷冷望了泷和南棠一眼。


“不碍事。”


温晏摇了摇头。


“情况怎么样?”


“幸不辱命。王都近卫拼死将孩子送了出来,现在由乳娘看着。”


他低声道。


“六皇子帮我们的事情,有皇贵妃作掩护,但皇后恐怕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太子的惊云卫也有异动,余州苏家,安州宋家已经向太子表明立场,常州南家前不久换了新的家主,立场尚不明确,但隐约能看出来更偏向太子。”


“还有凌王……自进入王都以后就一直没有动作,我们的人不敢妄动。”


南棠莫名觉得喉头一紧。


总感觉温晏的目光若有似无地在她身上转了一圈。


她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温晏依旧神态自若,只是眼眸中隐隐透出些寒光。


他淡淡回一句“知道了”,便折身向里屋走去,里屋中烛影幢幢,隐约传来婴孩尖细哭声和乳娘的诱哄声,温晏走进里屋,乳娘抱着孩子迎上来,低声说着什么——


消息是真的!


南棠极力克制住自己,维持着面部的平静,但仍忍不住多看了那个孩子几眼。


那是定王府最后的后代!


最后一个……能够打开玄苍秘境的人。


她心头发着跳。


温晏低头看着婴孩,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颊,笑意浅浅——


“哭的这么有劲,是个健康小子,这一路你们辛苦了。”


“抱进去吧。”


乳娘应了声,将孩子重又抱进里屋,南棠收回目光,冷不丁发觉泷一直盯着她看,神情中满满都写着戒备和“公子为什么要让这个女人接触这么重要的事”这种神情,她也没慌,反倒大大方方地冲他弯唇一笑。


温晏只当没看见。


“公子打算在沧州停留多久?”


锦衣男子沉声发问——


“现在王都那边多方牵制,看似是没什么人关注这个孩子,但只要他在我们手上一天,就相当于是个巨大的变数,难保有心人不会趁此机会对我们下手,孩子对外说是我的幼弟,田庄那边已经备好了用来代替的同龄婴孩,但听公子发令。”


“我对什么人进入玄苍秘境没有兴趣,我想做的,只是保住故人的孩子,这一点你须得明白。“


“温家那边,什么动静?”


温晏把玩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一般。


男子面有难色。


“越衡,你跟着我也已经有好几年,素来知道我和他们是什么关系,也不用替他们遮遮掩掩了,我同温家,本就不是一路。”


他冷笑了一声。


越衡不敢再犹豫,立刻低下头——


“温二公子正在赶往沧州,应该是猜到了孩子在我们手上,温四小姐现在依旧被老夫人照料着,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没有起色。”


“南家呢?”


他状似无意,南棠却心中微微紧绷,眸光倒是平静无波。


“南家已经戒严,不允许外人进入家族大宅,无法打探消息,只是隐约听到传言,南家家主……可能已经凶多吉少。”


越衡立刻回禀。


“南家家主。”


温晏将这四个字复述了一遍,目光似从南棠身上一瞥而过。


分享

收藏0

喜爱1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