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鸿一梦

原创

古风

壹.

这长安城说大不大,说小,那为什么想见他的时候永远碰不到?倘若她当年并未将他收容,如今的结局会不会好上许多,那可惜那有什么倘若,哪有什么如果?她想这是一场梦,可梦醒来,为何早已粉身碎骨?

贰.

在荒野之中,这山看起来格外醒目,在这山谷中的村子可以说是世外桃源了。村子里遍是桃林,一到花期便看上去全是桃红色,煞是好看。莫家世世代代种桃,一等结了果子就挑到镇里去买。尽管这样,整个村子里的人永远都是紧巴巴的 。传闻莫家姑娘莫娴二八年华,正逢烂漫时光,可无奈疾病缠身。

莫家姑娘模养生的俊俏,面似芙蓉出水,可身体却似乎风一吹就飘走似的。平日中眼神里都有几分忧愁,有体弱多病。本该谈婚论嫁了,但没有人家愿意摊上个药罐子。

莫家桃林远离村子,一日,整个林子都烧起来了,使本来窘迫的家境变得更贫穷,但家里兄弟姐姐都十分任性娇惯,愣是不把家里的几个年轻女婢辞退。家里唯一的温饱来源都没了,家里还有个病罐子,所有人都把气撒在莫娴身上,又是打又是骂,本来孱弱的莫娴病又重了几分。

今年的夏天分外的热,村附近的河都干了,本来也就浅,没有人去管,只有一户人家有水井,这户人家又是个霸王,不给钱就不让打水。莫家本来就穷的一清二白,就让莫娴去断崖下面那儿挑水。

莫娴来到哪里,望了望高耸的山崖,不禁感叹:“这崖子摔下来不得粉身碎骨?”说罢,又提起笨重的木桶去旁边的小湖泊挑水了。

“啊——”

莫娴发现湖泊旁刚好躺着一男子,男子看着到好生俊俏,可身上全是血,慢慢地渗出来。莫娴吓得把水桶丢到了一旁。但仔细一看男子胸口起伏似乎还有着气息。莫娴边打着胆子去试试还有没有呼吸,这男子到还活着。估计是从上面的断崖掉下来的,没死命也倒是大,估计也是被那些杂杂的树枝垫着,身上又有那么多树枝刮出来的伤。

“啧啧啧,命也真是大。”

莫娴看着男子,看着身上还插着一支箭,估计也是被仇家追杀,怪可怜的。莫娴瞧这不能将一个好生生的活人丢在这,晚上被野狼咬死了就完了。莫娴心生怜悯,就将男子扛回去了。

叁.

当莫娴背男子刚到家门,大姐就训斥道:“水呢?!哟,还带个野男人回来!”

“不是的大姐,我...”

莫娴刚想解释,就又被大姐给打断。

“连水桶都没带回来啊!长本事了!快去洗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莫家大姐长得好看,不过偏乡里气,就是长得土气。但又把自己打扮得妖里妖气的,不少人家在背后戳脊梁骨。大姐撞过莫娴,提着一小袋银子,扭着身子走了出去。

刚好,爹娘又刚好去镇里买桃树苗子了,又不在家。莫娴悄悄地从自己的枕头下,抽出一个小布包,看上去沉甸甸的,莫娴打开布包,里面是一把碎银。虽然看上去很多,但实际上也没有多少,但给这男子看一下伤抓几副药是够的。

莫娴毕竟是在兄长与姐姐的歧视下长大的,自然懂许多道理。但村里的大夫请不得镇里又会碰上爹娘该如何是好?莫娴真是愁起来了,但想自己为何会为这男子发愁,就自嘲般的笑了笑。

肆.

莫娴看这男子的伤挺重的,又不好磨蹭,就硬着头皮背着他去镇里。

来时倒好,在大夫缝伤口时,爹娘就冲进来。可是莫家夫妻人老了要面子,只能虚伪的笑着站在一旁。

莫娴见差不多了,就在那里等着男子醒过来....

伍.

男子醒来已是两日后,那日刚回莫家,莫家姊妹都冲上前看好戏,也不少一些村子中的长舌妇。莫娴爹抽起家里的桃木板子,狠狠地往莫娴和男子身上打,莫娴就拼命护着他。

其实莫家夫妇也能看得出来,这男子不一般,看样貌看衣着,腰间还挂这一把折扇,折扇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折扇下挂着一枚羊脂玉。看上去就价值连城,可这男子醒来后什么也不记得了,就冲人傻笑,就像小孩童一样,与莫娴最亲。

“爹!求你了!不要将我赶走!”

莫娴跪在地上,看得惹人心疼,但他爹的力气丝毫没有减弱。

“养了这么多年!还不是一个药罐子!”

“莫姑娘!莫姑娘!”

男子害怕的抓着莫娴,看着就如幼童,与外表很违和。

“噗嗤——三妹也真是有欲望,还捡一个傻子!”

一旁的三姐调侃道,语气慢慢地就是不把她当成妹妹。

莫娴也跪在地上不吭不响的,不再祈求,豆大的泪珠往地上掉。而一旁的男子则是抱着她,让村里人看了更是指指点点。

后来母亲再爹耳边说了几句话,就没有人再管她了。人也慢慢的散去了。

莫娴跪了一夜,那来历不明的男子也是愣愣的陪她跪了一夜。

“你叫什么名字还记得不?”

莫娴轻声道。

“嗯嗯。”

男子摇摇头。

“那我叫你白玉可好?”

莫娴为这男子取名也是看那玉坠价值不菲,白的富有光泽,上面刻的盘龙也是栩栩如生。

“为什么啊?”

男子不解的看了看莫娴。

“因为你很俊俏......”

莫娴望着满天繁星,漫不经心道。

“嘻嘻嘻...”

白玉傻笑几声说冷,就依偎在莫娴身旁。

那是,莫娴很后悔,为何要给自己找麻烦,但看着白玉躺在自己腿上不禁起了分怜悯心。

翌日,一盆脏水泼在莫娴身上,叫她赶紧滚!别坏了名声。还把莫娴的衣物扔出来,很是嫌弃。如果不是莫娴身子瘦小,这衣服也小的话,姊妹们估计什么都不给她。

莫娴心里想,这名声都坏成这样了,还在意这些吗?

陆.

后悔,怜悯,有一种不知道的怪异感觉,合起来又是什么?

柒.

莫娴与白玉走散,白玉留下那把折扇,并未留下羊脂玉。莫娴行乞。

捌.

白玉为当今圣上程子珏。仇家追杀坠入断崖遇见莫娴,后被马车撞伤,忘却莫娴。

玖.

程子珏外出游园,再次偶遇莫娴,发现身上那把折扇。

“姑娘,你我可否认识?”

莫娴刚听闻程子珏将娶宰相嫡女,心里就像数把刀子栽剐,又像无数条虫子在心里反复的啃咬。

“我只是一个乞丐,会认得陛下?”

莫娴自认为伪装的很好,但眼神里流露出的神色...似乎只有程子珏读的懂。

分享

收藏4

喜爱2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