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了,阳光

·梵梦· 06-29 797 0

凹凸世界

金|凯莉

*金凯CP,注意避雷

*第一次写凹凸,可能ooc【哭】

*谢绝ky

*老早以前的文了,发了算啦

—正文—


凯莉剥下一颗蓝莓味的棒棒糖,含进嘴里——味道不错,很甜,她喜欢。

蓝宝石般的眸子注视着那个与她有着同样瞳色的金发少年,他正紧紧握着拳,阳光照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金边,帽檐遮住他的半张脸,她却能清晰地看到他的纠结。

“金。”她笑了,笑得一脸无谓,似乎这不是生死竞技的修罗场,只是一场游戏罢了——她也确不曾认真的对待过什么。

“凯莉...我们真的要拼个你死我活吗...”金沮丧地低垂着头。

“不然呢?”凯莉似乎觉得有些好笑,歪着头反问道:“规则已经写得很清楚了,只能活一个,或者两个都活不了——就像格瑞和嘉德罗斯一样。”

金半晌无言,他还清楚地记得,就在今早,两个鲜活的生命,在光芒中消逝,审判者是如是称呼的吧「回收」

对,是回收,仿佛他们只是没有生命的物什,任意掌权者拿起,使用,丢弃。也许是格瑞被回收的那一瞬,金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强大如他们,也仍然是被所谓神明放在手心的蝼蚁,掌权者顷刻覆掌,便是灭亡。

凯莉见他不说话,似笑非笑地调侃着:“怎么,见本小姐这么可爱,动不了手了?”

冰蓝色眸子倒映的金发少年竟是缓缓点了头,凯莉微不可查地扬了扬唇角,轻微地连她自己也未曾发现。

“既然你动不了手,那换我了哦。”容颜精致的女孩舔着糖果,慵懒地伸个懒腰,眸子刹那变得冷冽,玉手一挥,几个星镖划过空气,向金发少年飞去。

金微微一愣,身子向后仰去,双手撑在地上,轻轻避开,手一使劲,金黄色的箭头从他身后涌出,将回旋到面前的星镖缠绕住,瞬时粉碎。

“凯莉,我...”金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凯莉打断。

“这才像样嘛,金。”凯莉蓝色的眸子好似波斯猫的异色瞳般剔透,风揉乱了她的黑发,一轮红月在她身后升起,化作利刃。

玫瑰色和金黄色交织在一起,蓝莓味的糖果被皓齿粉碎,甜腻的味道充斥着口腔。

“金,很高兴看到现在的你。”少女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稳住身子。面上仍然是玩世不恭地笑容,轻佻地唤回星月刃,坐上,两腿交叠晃悠着:“我指的是,现在的你很强大。”

但是...

少女的眸子透着狠厉:但是,你越强大,对我的威胁也就越大啊。

凯莉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她认为自己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就算她的看起来行事毫无章法可言,甚至可以用乱来形容。但她确实真切的知道,她要的,是什么。

活下去

金的原力波动凯莉真的非常熟悉,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记住的,她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注意过这个,也许只是在一次次并肩中她慢慢熟悉了吧——她也确实是如此告诉自己的。

所以,凯莉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家伙,明明没用全力啊...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哦。”语出,她自己也有些诧异,她,向来是不愿提醒对手的啊,似乎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局促,她又摸出一颗糖,又是蓝莓味的...她眸子暗了暗,糖果的色彩,不正是站在对面的那个少年的瞳色么。

无由来的烦躁好似一只小手挠着她心底,扯开包装纸,将糖赛进嘴里,甜腻的味道在舌尖化开,她稍稍平复了心情。

“凯莉,”

“嗯?”

“可我至始至终,都不认为你是敌人啊!”少年猛地抬起头,嗓音因为太过激动,甚至带着点哭腔。

“呵...”凯莉低下头,肩膀抖动着,似乎在强忍着什么,终于,她不忍了,笑了出来:“哈哈哈哈,金,你还、还真是蠢得可爱啊,哈哈哈哈。”

仿佛,她刚刚所听到的,是个天大的笑话。

“你不把我当敌人,不代表我不把你当敌人啊。”少女好不容易停止了大笑。

星镖又迅速地飞了过来,与矢量箭头撞击在一起,发出刺耳地金属声。

她伤不了他一分,他也不愿动她一毫。两人就这么奇怪地僵持着。

凯莉似是有些不耐烦了,手起,星月刃便呼啸着向金发少年斩去,速度快得来不及金反应,利刃划破皮肤,眼角下方沁出了血。

金色的箭头交叠着涌了过来,好似一朵含苞的向日葵,忽的,那向日葵开了。

朝着他的太阳,开了

她被他一把搂进怀里,就像通过预赛时劫后余生的那一次一样,只不过这一次,他搂地更紧了。

一瞬,她有些失神,胸腔里那个不停跳动着地东西似乎猛地停顿了一下,凯莉并不喜欢这种感觉,她觉得这种感觉是魔女所不需要的,是累赘。

是啊,有了顾虑,她便不是她了,她不喜欢优柔寡断,也鄙视优柔寡断,她从来都是想到哪做到哪,雷厉风行,干净利落。

“杀了他”

有个声音在心底如是说道。

“杀了他”

她也确实想要这么做。

手中捏着星镖,已经接近了他的身体,只要稍稍一用力,她就是胜利者。

可是那双手却不可控制地止步不前,颤抖着,凯莉觉得眼前似乎蒙上了一层雾,朦胧地笼罩在她面前,心里也似乎有一层雾,而她,便是漫步迷雾中的行人。她知道她要的是胜利,是活下去。但是那双手突然不听使唤了,“关键时刻掉链子”她暗自骂自己的纠结。

那少年突然松了手,望着她,眸子里的坚定让她难受。

“凯莉,认真的打一次吧。 ”也许就在刚才,那个少年想明白了,无论是她还是他,都必须活下去。

他还得去找姐姐,还要去改变登格鲁星的命运,他不能死

就算对面是她

凯莉笑了,大雾,更浓了

一个后空翻,拉开距离,凯莉知道近战对她无利,更何况对手是现在的金。

大雾掩埋了视线

她凭着感觉,她知道他会从哪里出手——凭借着那么长时间的了解和对他原力波动的熟悉,就算如今她能力不及他。她仍然有胜算。

闭眼吧,看着会难受

星镖夹住了四面八方涌来的矢量箭头,她唇角勾了勾,金色随着爆炸变成了齑粉。

她刚想摸颗糖,却被金色的箭头缠住双手,金黄色的箭头向小蛇一样,迅速而有力的将她双手桎梏。

“适量缠绕...”凯莉吐了吐舌头,控制完了,后面大概是个强攻技能了,她可承受不住,黛眉微蹙,唤道:“星月刃!”

远处停泊的一弯红月升起,呼啸着划断箭头,带着它的主人飞向空中。

凯莉把玩着手里的星镖,看见远处黑白相间的棒球帽。

指尖发力,星镖应声而去。

从金的角度来看,他只能看到太阳的方向飞来了几个黑点儿,又是星镖吗。

他迅速将箭头召唤出来,随时准被将矢量冲击扔出去。

突然,星镖在他眼前消失了,金色的短发被来自后方的风拂起。

“在后面!”金刚准备躲开却感觉膝盖后面传来一股无力。

“恰到好处的攻击技能,也可以用处控制的效果。”凯莉扔掉手中的糖,手中攥着星镖向他飞去。

利刃划过,鲜血染红了少年的衣衫,就好似古堡里大朵的玫瑰,浓烈的气味让凯莉胃中一片翻腾。

雾散了,金发少年轰然倒地。

凯莉有一霎的恍惚,那家伙最后,还在笑吗...

泪水和汗水纠缠在一起,顺着她白皙地脸庞滑下,她只当是在雾里走久了,染上了水汽。她胡乱抹了把泪,迅速地剥开一颗糖,塞嘴里,又吐了出来。

“不甜...”她喃喃地望着天。

夕阳渐垂,暖色调地光芒用黄昏多有的柔软映亮了一切,她却刚好站在阴影里。

“哈,果然呢,阳光啊,不适合我。”魔女笑了,笑得疯狂,笑得无谓。

“好了,前路一个人走吧。”她收敛了疯狂,背影被斜阳拉长。


分享

收藏11

喜爱51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