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绫】

遛苏灭的阿零 07-01 1.2万 0

VOCALOID

乐正绫

天依。哥哥。

乐正绫郁闷地沉浸于一片晴日里,灼热的吐息以及闪闪亮亮的光斑,都要将血红色的跑道整个吞吃下去似的。

麻花辫轻盈飘飞在身后,空旷的操场只余一人在拼命奔跑——看样子,是真的想要甩掉什么烦恼,才妄图陷入某种循环吧。


乐正绫无聊地盯着脚边寸步不离的影子,黑糊糊那一团,轮廓显得灵动而又神秘莫测,与向后汹涌的“长河”对比鲜明......

红瞳的视线愈发沉重、渐渐紧逼起来,她好想寻人倾诉心中的苦闷;可惜不能是乐队里的任何一位朋友,就算是亲哥哥也不行——


哎,真奇怪,迷茫的身形突然一动不动了。

影子也停了下来。

它好似丝毫倦意也不曾有地向她投来探寻的目光,仿佛急于通过一道窄门与主体达成意志的共识。


“但你只是影子而已啊。”

乐正绫自言自语道,更加失落地垂下头去,有点嘲讽自己脑海里倏忽窜过的可笑想法。


“不不,我才不只是影子而已呢!”

沉寂了三秒的热空气动荡不安,今天到底是个什么鬼日子。

起初,乐正绫以为这样一句破空而来的答复不过是虚无的幻听现象......直到她发觉眼前黑乎乎的投影几乎不存在了,方讶异地仰首,撞进了一双包含促狭意味的眼眸。


“嘿!”

她吓地跳开一步,愣怔瞅着相貌与自己如出一辙的不明生物......

仔仔细细端详半晌,乐正绫简直不敢相信:这家伙除了公式服的颜色要暗淡些许,竟连神采与举手投足的气质都丝毫不令人错认,就像是——呃,照镜子那样神奇!


影子绫愉快微笑,一点也不客气地同主人勾肩搭背,才懒得等她从惊悚状况中回过神来。

“我说,阿绫啊,别这么不开心......有什么难过之处说出来,你忠诚的阿影兴许还可以给你开导开导呢!”

然而,她的语气听起来倒很值得信任似的。

乐正绫恍惚间被带着往前走,无意识瞟了一眼身侧人。

没道理啊,她不过是十分寻常地散散心、跑跑步,怎么世界瞬间就玄幻了呢?

......再低头看看自己的影子,也根本不存在、不存在的。


“嗯,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乐正绫有些不确定地嗫嚅着,缓缓梳理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先是天依不听话,偏要在我重写的和声部分做改动,演奏出来的效果差强人意,她却很坚持自己的想法;然后清弦姐也挺不对劲儿,几次走位练习都错拍子了,直接拖慢了新曲PV的录制节奏,老哥还一直纵着她......”

影子绫瞥一眼主人吗,知她还有下文,便默不作声。

“你觉得,为什么原本默契无比的乐队好像跟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了?”

乐正绫蹙着眉问道。


沉浸于内心世界的她猛然止步于琴房门口,又迅速牵过阿影怔然而落寞地踱了过去,丝毫未在意练习室边目瞪口呆立着的两簇人影。

洛天依扯了扯身旁的乐正龙牙:“是不是我看错了?”

龙牙哥微微摇头,作凝眉不语状。


“你好像不太愿意向他们解释。”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就别说好了,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嗯?”

乐正绫不可思议地侧目,影子绫手中力道一紧,忽然凑近她的耳际,轻声呢喃道——

“你害怕不被理解、被排挤、被抛弃......所以主人,阿绫,一直愚蠢地选择将郁闷积压于心底,以此为缓兵之计!”

乐正绫下意识略略颔首,昔日灵动的眸子里不免平添几分呆滞;是啊,她的确无法反驳影子绫任何指出她内心恶浊的言语,抑或否认一些无奈又可耻的事实。


“......阿影,怎么办?”

乐正绫第一次如此手足无措,她的所有迷茫半是源自对未来的不确信,半是由于——

刻意掩藏的自卑,无可救药的自卑。

“阿绫,假以时日,你便会明白......我才是你最真挚、最默契的伙伴......”

影子绫的声音蓦然低了下去,蛊惑之意无由而生。

乐正绫不太懂得“她”似是而非的答案,迷迷糊糊间只觉听漏了什么......


白鸽衔着新绿的枝叶停驻片刻,羽翼微张之际有扑倏的日光倾斜。

窗明几净的琴房飘落一缕夏风。

“阿绫,你......”

墨清弦很疑惑地瞅着与乐正绫站在一排的影子绫,不禁眉梢微蹙。


“——她是阿影,我的新朋友!”

乐正绫携着影子绫上前一步道,介绍性的话语不知怎就掺杂了些许赌气成分,眸光不经意掠过天依,空气却因讶异而归于岑寂。

她的言下之意,莫不是让这位“阿影”也加入乐队吧?众人面面相觑。

好幸,尴尬的气氛并未持续多久......


乐正龙牙开玩笑般搂过自家妹妹,温和言道:“绫儿,你知道乐队的成员是不容许中途随意变更的......除了曾经约定过这一点,新曲发布在即的近日也绝不是‘闲杂人等’参与的时机呢。”

没错儿,说的一点不错。

但他有些疏离的态度仿佛故意针对影子绫似的,乐正绫又岂会听不出来,只好不悦地回瞪了一眼。

当事人却立在一旁浅笑。


缘起事小,一整天紧锣密鼓的练习倒都因此弄成了一盘散沙,尤其是乐正绫竟然就同影子绫练习电吉他去了......合唱也推诿,走位也拒绝,并不把团队放在心上,还与阿影逗趣玩闹,笑得挺没心没肺。

洛天依注视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孩,麻花辫在眼前摇曳如游鱼般灵动,她也终于惊觉乐正绫告别欢乐已久的事实:这几天来愁眉苦脸最多的不是她——又是谁呢。


墨清弦揉了揉酸痛的手臂,在不去看令人眼花缭乱的乐谱,叹息道,“还真是够天翻地覆啊......‘影子窜入了现实,看不清斑斓的深渊’,嘿,我突然有了下一句歌词的灵感。”

停歇片刻的铅笔又轻盈地舞动起来,素来慢半拍的清弦姐第一次行事利落且毫不含糊,字里行间充斥的兴许是怨恼,抑或者虚构而诞的悲哀吧。


日轮碾印着乐章前进,发出沉闷的轰鸣声;一条河流蓦然被巨岩劈作愈行愈遥的两支。

乐正绫与影子绫的自我意识变本加厉......若说她们原是同一人倒也不错,只不过阿影的出现更是加深了阿绫与乐队间本就存在的嫌隙,使透明的隔阂告别趋向于无的发展形势,转而撕裂成一道误解的鸿沟。


“阿绫,我要吃蛋挞!”

“......天依,老哥正在为你买冰激凌回来的路上,我还得陪阿影练舞呢。”

“绫儿,麻烦你帮忙印几份曲谱——”

“哥。”乐正绫心不在焉地打断道,“清弦姐于此恭候多时,阿影还在外面等我......”

墨清弦无奈地接过原件。


“——来一起参加VC派对吗?”

真不知是谁这样提议,引来阵阵欢呼。

然而众人眉开眼笑的附和声中,乐正绫反倒担忧地瞥了一眼身侧,抿唇不语。

直至影子绫单手扣上耳机漠然转出了隔音木门,却因遮蔽于眼前的人形甘愿痴痴伫立,难抵温柔指尖靠近脸颊之时似曾相识的异样感觉......


乐正绫恍惚忆起她年幼时坐在湖边凝望倒影的一幕,风吹过,涟漪便悄悄匀散清晰的镜像,仍不觉心魔已逐渐烙下深痕。

“她”也笑着看她,双腿交叠。


“阿影呐,你不想去咱们就不去,干什么在意他们......”

乐正绫笑言道,语气显得无比轻快而真诚,仿佛并不在乎这支乐队连日来浪潮式的动荡不安,也并不深谙自己就是罪魁祸首的实际情况......

谁料。

影子绫悠然抬眸,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尔后意味不明地吐出一句让阿绫彻底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去。”


古城堡遗址。

破旧的藏书室本该是最安宁的一隅,此刻却满地狼藉,直到乐正龙牙神色凝重地翻出了一本《魔法异闻录》......

“天依,快过来看看这个!”

像是发现了什么线索,他急切地招呼道。


两人相邻而坐,各自仔细通读。书中描述的“影子诅咒”并未与现实有不符之处,可破除方法一栏——竟只写着触目惊心的“刃 杀”二字!

洛天依不由惊呼:“它的意思是要杀掉阿绫......还是阿影?!”

乐正龙牙无言,既是暗忖魔法书的内容是否可信,也在犹豫和迷惘未来的选择;妹妹的叛逆已经让他头痛难决,甚至每天面对周围忧心忡忡的朋友都会不由心生歉疚......

冷气团渐渐冰封了他的信心,疲惫感裹挟着烦闷的情绪扑面袭来,简直令人无力招架。


思及此,他静默起身落下一语——

“此事再议,或许......还有别的办法罢。”

尽管希望渺茫。


窗外,乐正绫与影子绫有说有笑地路过,墨清弦慢吞吞翻阅完枯黄脆弱的纸张,许久之后中肯地提议说:“为何不考虑考虑后天的PARTY呢?......呃,不过前提是她们得来。”

的确,没有人猜得准影子绫究竟想做什么!正如他们弄不明白,“她”有意无意的离间是否别有意图一样。


“——干杯!!”

热闹的聚会气息里,乐正绫和影子绫果真显得最为活跃而不安分......刚同Rin比赛喝橙汁侥幸胜利,又将徵羽摩柯逗得眼花缭乱,分不清到底谁才是谁。

摩柯聪明的脑袋一时没有转过弯来,“怎么会有两个你的?”

肇事者却趁他发问时机,笑嘻嘻地一忽儿跑远了。


洛天依安静地坐在中V席与美食决一死战,半晌,才叼着扇贝无辜地眨眨眼睛——

“......我没想到她们会来的,真的!否则我肯定提前留下至少一个小笼包。”


没什么胃口参与筵席的乐正龙牙眸光寸步不离心爱的妹妹,怪异之感突兀地划过心脏,便被极为敏锐地成功捕捉——而这条可怕的线索,足以令人大惊失色。


龙牙微闭双目定了定神,颤抖地询问墨清弦:“你觉不觉得......影子好像变得更加明亮了?但是真正的绫儿,我的妹妹,看起来似乎有些暗淡。”

“你怎么分得出来她们的?”

“观察。”他顿了顿,“影子绫多数时候是跟在绫儿身后的,很少独立行动或者自己做些什么;但她同样给了绫儿足够多的陪伴与认同,我本来不......”

见乐正龙牙疑惑地停住了话语,墨清弦方才微笑接过:“说的不错。而你也发现了症结所在,不是么。”

他若有所思地目送她离开席位。


“阿绫是会消失?还是变成‘影子’的影子?”

无人应答。


晚宴行将过半,骤然全场黑暗,众人一片惊呼,圆形舞台的中央却异常璀璨而耀眼!

应援红色荧光棒开始陆陆续续亮起,寂静无声地在空气中画出漂亮的弧线。

话筒尖锐刺耳的噪声平息,乐正绫与影子绫并肩而立。


笑盈盈的面容分毫未差,连元气满满之感染力也无比相似,台下的Rin和Len对视一眼又有些忍俊不禁。

“难怪Rin喝橙汁会输给她们呐......”Len摇晃着脑袋说道,“谁知才几月不见,阿绫也有两个了。”

闻听此言,Rin杀意颇重地瞟了Len一眼。


“咳咳,想必大家都认识我啦,中文VOCALOID歌姬——乐、正、绫!”

“我是阿影!”身侧之人凑近,眉目间洋溢的是自信、镇定。

“Wow!!”

“酷!”

晚宴的气氛于此刻达到顶点......

与之格格不入,洛天依强忍住想要哭泣的冲动,只感觉鼻尖酸涩一片。


“阿绫,这首歌我还没有写完,但是它很适合我们合唱......”

乐正绫仔仔细细看了两遍,下意识笑着拍了拍她的头:“嗯,确实很不错呢......对了,天依想和我一起在VC派对上表演么?”

“——唱这一首?”

“当然。”


往昔仍然历历在目,那条林荫小道里穿过的友谊仿佛只如一阵风,风儿飘摇曳过,便再也无法找回......

回忆多么讽刺,又多么痛苦啊。


乐正绫凝视着台下双手掩面的天依,冷漠地开口道:“一曲《双重心桥》献给大家。”


抽泣声先是轻微而几不可闻,然而洛天依终于彻底崩溃,呜咽着在黑暗中奔跑,全不顾乐正龙牙的阻拦,消失在了筵席的会场。

“天依......”


音乐声悠扬响起,墨清弦倒是听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为两人默契至极的合唱打节拍,荧光棒娴熟地在手中转了个圈。

“——别这么如坐针毡,”清弦扭头道,“她可是你的亲妹妹。”

乐正龙牙一字一句地说:“可她根本就没将洛天依放在心上......无论如何,等这支舞曲结束,我们必须得出去好好谈一谈。”


“好诶!!”

Miku第一个打破意犹未尽的静寂,笑眯眯地起身喝彩,葱绿色的双马尾跳动着闪烁的光点。

“电吉他太帅气了,两个乐正绫就像是一个人在演绎,这真是今晚最最好的演出!”

“乐正绫!”

“乐正绫!!”

——欢呼声经久不绝。


影子绫十指紧扣在背后,发现主人被哥哥强硬地牵走后,她便也跟了上去。

伴随着喧哗声缓缓远去,不能听闻。


“绫儿,你清醒一点!”

乐正龙牙从未如此严肃过,乐正绫明显没有回过神来,只是好奇地望着他。

“阿绫,你明明答应过我......”

洛天依揉揉眼睛,眸光锋利如刃逼近她的内心,似要将谁人苦苦埋藏的不堪全部剜出,好生质问一番才是。

乐正绫为难地偏过头去,事情远比想象中还要棘手,她却根本未有做足准备......


“你们究竟有什么资格指责她?”

这时,影子绫掷地有声抛下一句,蹙着眉维护道,“也许你们自称是主人真正的‘朋友’,但你们真的思量过怎样去了解她、开导她,将阿绫从该死的孤独中解救出来么?没错,你们肯定会觉得我的话很匪夷所思,抑或者根本不信——乐正绫如此开朗乐观,这个因为咒语而诞生的影子不过是在胡言乱语。”

阿影微微垂眸,如此悲哀地发现自己没有立场。


洛天依倏然恼怒道:“你也知道这一点啊?你要取阿绫的性命还在这里冠冕堂皇,甚至蛊惑我最好的朋友离我而去!”

“等等......”乐正绫失声道,“天依,你刚才说什么?”


大脑运转停滞,意识也陷入了混沌。迷茫中,龙牙温柔地捂住妹妹的双眼,可这窒息一般的痛楚依旧清晰,并击倒了她一直以来的任性。

自命不凡。自以为是。


“——我的愿望很卑劣的,不跟你说。”

影子绫俏皮的语调萦绕在耳畔,乐正绫慌忙伸手去够,奈何掌心却穿透了正伫立于眼前的阿影,仅感受到空气的一片虚无。

“她”骗走了我的梦想,还不告诉我呢。

乐正绫暗忖,突然发觉自己竟如何也记不起曾经说过的那些话——就好像一瞬以前的事,荒谬地流转了千万年般。


洛天依扔掉光洁如初的尖刀,呆呆跪坐在地的模样宛若失了魂魄。

她看见了影子绫最后留下来的小纸条,那是“她”想对阿绫说的,也值得乐队的每一个人好好反思......


“对不起!”

“是我的愿望毁了你......”

“你值得关爱,并不该自囚于寂寞;坦诚说出来便是了,我相信,朋友们都很乐意帮助你的。”

“友谊就像你和天依共同写的歌谣,是美丽的、我所未见过的心桥......”


乐正绫躺在床上,晨光熹微;黑糊糊的一团影子将主人紧紧抱怀。

分享

收藏11

喜爱5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