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漠尚

鸠妗/木 07-02 4894 0

《清华》 ——鸠妗/木

*漠尚不解释

ooc崩皮预警

拒绝ky


尚清华看到那碗“凉丝丝”,涌着寒气的“拉面”那一刻,如果他原本的表情是扬眉吐气的痛快,那么这时就是要生吞三斤热翔的恐惧。


大、大王,这是拉面?


没有氤氲着热气,没有翠绿的葱花,面——这歪七扭八!还有里面漂浮着的不知是什么生物残骸的……自称是“配料”的……东西。


尚清华刚哆哆嗦嗦道出“大王”二字,漠北君的眼刀已经唰地飞了过来。


尚清华最终选择了闭嘴。


到底是命啊是命,他尚清华是不是不小心拜了哪位收破烂的神仙霉运缠身了。


好嘛,触电穿到了自己的种马小说里面,穿就穿吧还不是主角,成了个炮灰。这个炮灰嘛,为了保命成了魔界走狗,人人喊打(夸张了喂),如今,还要对Boos做出来的神奇的黑暗料理买单(不是你自己要去的吗喂)……


他他他他……实在是不幸啊!


漠北君此时脸色有些微妙,一双眼睛望向尚清华,里面竟然有几分期待而又小心翼翼的情愫,但碍着面子,不好明确表达出来,于是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看得尚清华纠结的不行——


吃,或是不吃?


都说要善待自己的胃啊,尚清华在还是向天打飞机的时候,为了一本种马文日子过得含辛茹苦,泡面桶堆了一墙根。那时候吃添加剂吃到吐,觉得什么东西都要比这好吃。


现在他产生了怀疑。


尚清华哆哆嗦嗦地看了眼拉面,心一横——


吃不死人。


保险起见他又敲了敲系统,系统依然是冷漠的吐出两个字:【没事。】

原本听起来很是欠揍的声音现在吐出这两个字在尚清华耳里成了天籁。他松了口气,拿起筷子,可当他拿着筷子伸向那碗拉面时,手冷不丁地颤了两下。


漠北君在一边看着,方才尚清华内心心理活动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好看的眸子中映出一点尚清华看不透的情绪。


“不吃算了。”他抬手把那碗拉面端走。


尚清华一愣,原本漠北君不是那种“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别逼逼”的非常狂拽酷炫吊炸天的人(魔)吗?

不对,这是洛冰河——尚清华加了个括号,里面填了两个字“原著”——的人设。


原著里面漠北君……讲真,他也没多给这个角色那么多戏份,只是给了他一个悲惨的童年。


——醒醒!你可是要被当炮灰的!!


才惊觉刚才自己那番情态在他自己眼里看来都是有些过分了,见漠北君就要拿去倒掉,尚清华非常蛋疼地开口:“别别别——大王我刚刚……”感觉牙有点酸,“在想别的事!”


“嗯?”漠北君转过身,看了眼尚清华手中还未放下的筷子,“还要吃?”

……你这样让我说不吃都不好意思了。


尚清华极为勉强地“嗯”了一声。


随后那碗面到了自己面前,漠北君的声音听起来似是染了笑意,“那吃吧。”

尚清华哆哆嗦嗦地把筷子朝那碗拉面伸去,又听见漠北君幽幽地补充道,“要吃的干干净净哦。”

……

闭眼,尚清华把那口面朝自己嘴里塞去。

凉凉的,没有味道,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

仅是这样尚清华就已经很满足了,面不改色的把整碗拉面吃完,然后把汤喝了干净。

在尚清华看不见的角度,漠北君小心地松了口气。

看样子还好。自己第一次做出来的食物比预想中要好。

“还要吃点别的东西吗?”漠北君不动声色的把碗收走,看似不经意的一问。

尚清华刚吃了那么一碗冰冷的面,肚中本就不太舒服,听闻便欣喜地道:“好啊,吃点热的。”

“好。”尾音上调,格外的好听,似是还沾了莫名的笑意。


漠北君似是上了瘾,三天两头端着拉面往闲人居跑。

大王诶,您这都不处理魔界大小事务了吗?

尚清华估摸着那对没羞没臊的师徒定是继续游山玩水去了,沈清秋还好,洛冰河却是当了甩手掌柜。那些本该洛冰河做的应是都落到漠北君身上了。

也不知道是真的事务少还是真的无须漠北君出面,魔界大名鼎鼎的漠北血脉直系就真的一天到晚给他做拉面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拉面的卖相不太好,而且凉丝丝的吃多了肚子疼得慌。

忍着。

他尚清华什么人?什么苦没吃过还怕这两碗面。

话说后来有一次沈清秋过来找尚清华讨点东西,顺便唠唠磕。那时候漠北君按照惯例端来了一碗拉面给尚清华。

沈清秋开到一半的折扇在目光触及到那碗拉面时硬生生止住了。

紧跟着的洛冰河也是眼角一抽。

尚清华面不改色。
“冰、冰河,改日教教漠北君厨艺吧,你尚师叔也是不容易。”沈清秋有些看不下去,扯了扯洛冰河的袖子。
“那师尊改日也要犒劳犒劳徒儿。

沈清秋不轻不重地用折扇在洛冰河头上敲了下,“不正经。”又毫无杀伤力的瞪了眼洛冰河。

洛冰河低头说是。

尚清华:你们别这样我觉得这还能吃真的。

果真是闪瞎了狗眼。

总之是过了很久了。

尚清华悠悠转醒时已经日上三竿,阳光刺眼,逼得尚清华下意识抬手遮了眼,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

他梦到了很多事。平常他不怎么做梦的,这次的梦来的突然,只记得梦里一片光怪陆离。

好像是梦到了原世界的事。

也许是因为最近和沈清秋聊了聊那个世界,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真不是假的。

他问披着蓑衣在江边垂钓的人,如果是你你会回去吗?

那人握紧了一旁洛冰河的手(那一刻尚清华是真的感觉瞎狗眼了),低头浅笑,“不会。”
“在这里待久了,原本的世界对于我来说也许陌生了许多,再说我已经翘辫子了。那倒还不如在这里,过着自己原本想过的生活,挺好的。

嗯,您是对那个世界的菜陌生了。

亲儿子(?)冰妹手艺真好。

想过的生活就是像个散人一样无数事事和你的乖徒腻歪。

我懂,我都懂。

心里这般吐槽,可这几日还是把这事放在了心尖上。

那个回去与否的选项依然还在。

尚清华这几日趴在台上写着自己的书,眼圈浓了好几圈。

写的是自己原来世界的故事,因为没有那个时间那么便利的信息流通,尚清华列了大纲总归是洗心革面不再砍了,老老实实一篇篇写下来看得沈清秋内心欣慰不已。

然而文笔还是那般小学生。

这一点沈清秋没有吐槽出来。飞机能做到不砍大纲就很好了。

又说了几句,便被洛冰河拽走了。

尚清华一个人写着,没有察觉到背后出现了一身黑色蟒服的俊美男子。

漠北君挑了挑眉,“你要写书?

似乎苍穹山人才济济都是写书的一把好手,柳溟烟的春山恨简直红透了大江南北。

尚清华被吓得肩膀一抖,听见是熟悉的声音,肚子又蔓延起熟悉的凉意。

“嗯……”
“不错的消遣。”

“……”以为漠北君是来送拉面,没想到他只是闲的没事来看看。

漠北君说罢伸手拿走那本不厚的册子,手指哗啦啦翻到第一页。

“诶别——”尚清华还未来得及阻止,漠北君已经草草看完了一页。

尚清华其实自己也对自己文笔没多大信心,《狂傲仙魔途》他自己翻翻都觉得想叹气。

更何况写的还是自己的故事,自己嘛,破事儿一箩筐,写着写着不经意写成了回忆录了。

多半也是对那个世界的缅怀吧,他估摸着要不就不回去了。

沈清秋现在的状态他也羡慕的很呐,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好的运气。

更不可能谁都有一个洛冰河。


尚清华胡思乱想着,突然被漠北君清冷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你小时候,真的就是这样吗?”


虽然里面有些词汇看不懂,但大致意思他还是看明白了。


尚清华嗯了一声。


过了很久,都没再说话了。

尚清华原以为漠北君会离开,可半晌又听见漠北君说,“以后不会这样了。”


尚清华还没反应过来。


漠北君把书本子卷起来在他头上敲了敲,表情有些怪异,语气也甚是别扭,“你说要讨喜欢的人欢心就要学会示弱吧。”


唔……


他好像,是这么说过的……


心里却怪异极了,有点痒痒的,像被猫爪子挠了下。


半晌,他才目光躲闪着,小声地说,“嗯……”


沈清秋的好运气,好像,他也有了。


是ooc突破天际了

却莫名的喜欢吃这一对……

哇a……

其实这篇搁了很久了,写了两三行再没动。是今天突然想起来写的。其时刚看完渣反,写了两三行又去看了天官,中考完了便把这个补了上来。

写完了戳开原作,发现,果然,崩皮了。

暴风哭泣。


分享

收藏17

喜爱4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