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绫言/绫言绫】“若非爱你。”

过气白团 07-02 682 0

VOCALOID

言绫|龙言

“若非爱你。”

/陆浅言

*CP向绫言,掺杂龙绫言/绫言绫/ALL言。(龙言CP洁癖慎入)

*战言绫CB向注意,非CP向非CP向。

-

01.

乐正绫利落地扯开外套拉链迎着夜晚的凉风打开车窗,任凭风灌进她遮掩得并不严实的衣缝间,同时烦恼一夜后的清晨该如何面对她最不想看到的情景。她抬开骨节分明的手烦躁地插进发丝间,棕黑发丝被风扬起吹得四处溢散,乐正绫不想管,她现在只想拖着个能陪她一起喝酒的谁去大喝一场——还必须足够熟悉,不然次日乐正大小姐失恋去酒吧买醉的新闻就会成功登上本市头版,她的父母和可敬可爱可亲的兄长绝对会盯住她不让她再有机会踏出家门半步。

可乐正绫才不喜欢被盯住。然而此刻她甚至连个能半夜约出去玩的人都没有,洛天依一定缩在某处准备某场演唱会或某次广告,心华肯定早早睡下现在连梦都做过十个八个已经是可以穿一串烤着吃的数量了,徵羽摩柯并不是合适的人选,并且他现在估计正忙着打游戏走不开,清弦姐向来作息规律似乎也不好打扰,星尘乐正绫并不算很熟,印象里也总是冷冷淡淡似乎并不是热情似火的乐正绫对面应该坐的人。思来想去她甚至快要掏出手机给言和打电话了跳跃的神经却又摁住她濒临崩溃的理智,最后无奈叹息喊出战音。

“战音我喜欢言和啊呜呜呜——”

战音刚从车上踏下就被乐正绫扑在车上,不知所措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是言和所谓“乐正绫的活泼”,便松了一口气抚上大小姐的发顶,“安啦。”

这项任务在以前与以前的以前向来是由言和完成的,战音安抚的动作与神态跟言和简直如出一辙,乐正绫鼻子一酸差点眼泪就掉下来,还好她及时警告自己这是战音不是言和。

的确,言和的胸哪有这么大。乐正绫腹诽,一边却是在心里不可抑制地怀念起跟言和的点点滴滴。她们一起上过课一起逛过街,围过同一条围巾喝过同一杯奶茶,言和拉乐正绫去图书馆而乐正绫用翻墙逃课带上言和作为报答。其实再小的时候乐正绫印象里她还跟言和睡过一张床——虽然长大后也不是没有,但乐正绫认为这还是很有必要作为她们俩感情的里程碑之一的。

“战音,你喜欢阿和吗?”

乐正绫忽然抬起头问,问得战音一怔同时在心里默默赞许言和与乐正绫的感情竟然可以让言和忍住一切并温柔对待乐正绫。她的模式切换得太快了吧,战音甚至连安慰乐正绫的话语都没组织成形她的思维就已经调到另一个维度去了。

战音叹息,“喜欢。”

“是哪种喜欢?战音你不会也要做我情敌吧?”

战音还没反应过来“也”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她理性地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因为她知道她如果问了出口,那么乐正绫的情绪只会波动越来越大;所以她选择性无视掉乐正绫的后半句,“喜欢……朋友间的喜欢。有谁会不喜欢言和?”

“我也好喜欢她啊……”

乐正绫忽然想起来叫了战音就绝对不能去喝酒了,战音酒量比她好多少倍她忘记了,她只记得当初毕业舞会的时候她们一起聚餐,战音愣是把乐正绫自认为还不错——至少高出言和洛天依不是一瓶两瓶的酒量比了下去,并且是完胜。

“介意大半夜陪我聊聊天吗?唔,十二点四十七。”

我还能怎么介意?战音无奈,点点头。

02.

“言和她……她真的特别好……”

乐正绫扯着战音白色的袖子靠在街边的长椅上低声呢喃,战音无奈地垂眸看向一副乖巧小学生坐姿的乐正绫低着头声音几乎要带上抽噎的味道,昏黄的路灯映着几只孤独的蛾子,它们在盘旋,乐正绫数着街旁一辆一辆飞驰而过的轿车,想着这会是谁的车——他又应该有什么故事,不过最后与战音分享的都是千篇一律小情侣分手的BE戏码,一辆银白色的车飞过去乐正绫又开始下一轮的猜测,断断续续从浓重的鼻音重挤出故事情节,然而讲到一半她就停下了,以冷风都察觉不到的声音开始呜咽,一边哭还一边对战音喊着为什么我和言和不能在一起为什么……战音抚抚她的发顶,“只要你努力,言和会为你骄傲的。”

“可我不想要空泛的骄傲自豪,我只想要她怀抱的温度……我想听她站在我面前看着我没有犹豫地说我爱你。”——即使两天前她们最后一次见面时言和就这么做过了。

“我真的想她,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她……就算她出差半个月那次也没这么想过她。因为我知道,再不想她就不是我的了……到了明天……呜明天……”乐正绫的声音又低了下去,夜风悄悄拂过她们头顶的树叶,乐正绫很难过——同时挺对不起战音地想,要是此刻坐在她身旁的是言和该多好啊。

她就可以像往常那般用一个伶俐的小把戏换取言和一个吻的时间,她可以紧紧盯着言和,盯着她深邃平静而又波澜灿烂的能把人卷入八月炎夏海浪中的蓝色瞳眸,她就可以义正辞严地表明我喜欢你。

可事已至此一切的一切都晚了,乐正绫没打算放手却被逼得放手,她倒是不怕社会如何舆论她们,如果能成就她们两个乐正绫宁愿放弃乐正集团,将整个公司扔给哥哥然后带着言和隐居山林,跟言和在一起就算是新石器时代般的生活也是绚烂的梦,也是裹着泡泡水的吹出来不切实际的海市蜃楼形状的梦,只是再虚假乐正绫也愿意欺骗自己,可前提是她总得有欺骗自己最基本的资本。

这太不切实际了,就像让乐正绫去看凌晨四点的乐正集团和凌晨四点的哥哥,她不想努力让言和为自己骄傲却也不想打破哥哥对自己一直的期望。“小绫的路还很长。”乐正龙牙曾这么说。

可现在她却没法对着这句话笑出来。

03.

因为明天,她就真真切切失去言和了。

乐正绫不想要好玩的嫂子,她只想要可爱的恋人;而不是数年累积起来细水长流缓慢温暖的感情被所谓家族的策略打散而功亏一篑,她真的离成功只剩下一点点了——她甚至已经成功了。有时候她在想为什么家族就一定要牺牲人之间的爱,所谓集体利益高于个人利益以及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发生冲突时必须坚持集体主义的初中政治知识点必须要以她们长久以来的爱作为砝码吗?她不确定乐正龙牙与言和喜欢彼此与否,只是这次想要重拾阔别已久的任性追回自己的爱,每当她想到这里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哭泣,是无声的流泪,可是乐正绫的心却像是有千百滴眼泪滴在上面,盐分蛰得她疼得更凶。她还不想放弃,至少现在不想。

“生活总是在千方百计地折磨你,”乐正绫嗓音稍稍有些沙哑。现在是凌晨一点十七分,这个城市的夜暗得连路旁花坛的彩灯也熄灭,乐正绫伏在战音身上终于忍不住哭起来,“我……我又没有做错什么……阿和也……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只是谈个恋爱都不被允许?……”

战音的心共鸣地一颤。

“但是我……我不会放弃的,看见哥哥与穿着婚纱的阿和站在一起也不会放弃的。这种不公平的规则总该有人来打破,如果没有其他人,那我宁愿做被枪打的出头鸟去争取幸福。”

“阿绫,不要忘了你这句话。如果没有其他人,那么你……”

“不会放弃。战音,我爱言和,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我们都爱言和。”

04.

乐正绫是在婚礼开始的前五分钟到达会场的,彼时言和身着纯白,是同发色与卷长的睫羽一般的纯白,手上的捧花是乐正绫没见过的品种,不过那并不适合言和,乐正绫想着,言和适合身后一对纯白的羽翼。

生来高挑的言和终于还是被哥哥衬得娇小可爱了,乐正绫有点难过。言和全身除了裙摆的花纹和湛蓝的瞳孔其他都白得宛若从云间诞生,可是瞳中的星河只有偏头看见乐正绫的一刻才毫不顾忌地绽放,唇角也只有碰到乐正绫的一刻才上扬。

乐正绫就这么在后台当着言和所谓未婚夫的面紧紧亲吻她,柔粉的唇色被乐正绫用唇抹开,印刻到自己的唇上。乐正绫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特意翻出的黑色西装被言和紧紧揪住,也不在乎言和换了一只手拽住她红色的领带。乐正绫想,如果能用领带把言和拴住的话,再送言和十条八条她也不会心疼。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巨大而通透的落地窗正打得言和一片暖橙,明明天气还不是很热,言和的耳根却红了个透。

“阿和,”乐正绫拉住言和的手紧紧相扣,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撩了撩言和垂下的白色刘海,“你后悔认识我吗?”

“我要怎么后悔呢?后悔早就来不及了,绫。我只能选择爱你了。”


分享

收藏6

喜爱1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