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择命》第二十六章 突发

烟寒笑 07-03 546 0

火影忍者

架空|其他

#佐助重生#

#原著背景#

#HE#

#鼬佐#


————————————正文————————————


在蝴蝶兰花海表白心意后,实际上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很大改变,也并没有什么害羞别扭之类的感觉。


一个原因是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为表白这种事脸红根本就不可能。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兄弟吧,本身就是这样亲密的关系,就算再加上一层『恋人』的关系也不会改变什么。


不过呢,突然从兄弟变成恋人,这样的转变好歹也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总不可能一确定了关系,就马上把弟弟当成一个完完全全的爱人来对待。这不仅会让鼬不习惯,更会让佐助不习惯。


鼬并没有多少对待爱人的经验,佐助也基本没有。他对小樱从来就不是真正的爱情,但他自己也说不上来那究竟是什么。总之,佐助那么些年对小樱的态度从不会像热恋情侣那样甜蜜体贴,再加上小樱的强势,温柔似水的相处方式的确不适合他们。


现在佐助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恋人,互相爱着的那种。但他和鼬都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方式来面对自己的爱人,关系改变之后总归会有一点不同之处吧?不会完全没有的。


佐助现在一个人的时候就总爱盯着镜子,反复牵动嘴角露出一个又一个僵硬的笑容。他本来是想练习微笑的,因为他的哥哥总是笑着,总是那样温柔。但佐助却总是皱着眉,嘴巴拉成一条直线,经常会有人觉得他脾气不好,很难相处。


虽然面对镜子的笑非常僵硬,但他面对哥哥时却极其自然地笑着,连他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在笑。


黑绝的问题他们已经全权交由斑和五影解决,现在他们该做的就是享受人生。不出意外的话,他们总算是能安全地度过一辈子了,这在以前可是一种奢望。 经过两年的跋涉,他们已经距离火之国、宇智波斑非常非常遥远了。就像是世界上就剩下鼬与佐助两人,无人再能够打搅他们安逸的生活。


虽然旅途已经结束,但兄弟之间的生活从不会停止。对鼬来说,在蝴蝶兰花海旁再建一座房子并不算难。这片漂亮的花海里每一朵花都是属于他们独有的回忆,在这里定居下来不再过问世间琐事,也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由于佐助的万花筒自从那次幻像以后就再没出现过,所以鼬就自己使用须佐能乎帮忙,加快了建造新木屋的速度。在此期间佐助也几次想要帮忙,可都被鼬拒绝,说是要试试自己的能力有没有退步。佐助对哥哥的说法也没有反驳,毕竟鼬也是一个S级叛忍,佐助没必要对鼬管这管那的,他的哥哥不需要。


鼬在旁边建木屋,佐助也没什么事好做,便在花海里走走。白花蝴蝶兰的外形和颜色都很漂亮,佐助的那双黑眸和黑发与雪白的花丛被框在同一个画面里,虽然颜色差异极大,不过黑白两色碰撞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这蝴蝶兰花海在很多人眼里都是美的,但在佐助眼里就不是那样了。【泥土那么湿软,最近又没有下雨,看起来是有人照顾定期浇水。】佐助蹲下,用手捻起一些土,【也不知道有没有蚯蚓小虫之类…想想还真恶心。】虽然身为宇智波的他并不像有些矫情货似的害怕虫子,但感觉恶心是难免的,没人喜欢那软趴趴肥嘟嘟的东西。


佐助站在花丛间的石头小道上,低头看着一朵朵白色的花蕾。偶尔有几只蝴蝶飞去,带过一阵微风。


“佐助,我这边已经完成了。”鼬在佐助发呆的时候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轻轻把嘴唇靠在佐助的耳旁。感受到耳边气息的佐助脸颊一红,一只手遮住刚刚鼬靠近的那只耳朵踉踉跄跄朝后退了几步。“哥哥你别突然出现在我旁边,我差点就攻击你了!”“好,我下次离你远些总行了吧。”弟弟脸红的模样让鼬忍不住笑起来。


两人的新家并不如原来鼬的木屋大,这个木屋只有简单的一层,而原来的木屋有两层楼。不过虽然只有一层,但所有必要的房间都有。卧室、厨房、客厅、卫生间、浴室。佐助真不敢相信鼬能够做到这么短时间就建好了这样的一座房子,果然他的哥哥是最完美的。


“那边的风车旁,就住着这片花海的主人。”鼬指向另一头的小山坡。


“原来这里真的有人照料。”佐助向鼬所指的方向望去,回过头来却不见了鼬。


【一定又是哥哥的玩笑,故意逗我……真是的,哥哥怎么越来越喜欢玩了。】因为上一次鼬不见就是为了把他引到花海中袒露心意,所以这次佐助并没有多担心。“哥哥!你在哪?哈哈,我马上就会找到你的。”佐助笑得很幸福,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和鼬一起玩捉迷藏的日子。他拨开一丛一丛蝴蝶兰寻找哥哥的身影,他觉得自己还能隐隐约约听见鼬的声音。


佐助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在花海里找,但找遍整个花海都没有找到哥哥。他想,哥哥这次或许没有藏在花海里呢。跑到鼬刚刚建完的小木屋里,佐助左顾右盼地找着,还真像是在玩捉迷藏。“这次哥哥未免也躲得太好了。”气喘吁吁地弓着腰,佐助的眼珠警觉地盯着房子里各个角落。他笑着,“既然哥哥要玩,那我就继续找吧。”


不愿放过每一个角落,佐助甚至爬到屋顶的烟囱上往里瞧,却还是没有看到鼬。【能躲到哪去呢……】低头沉思着花海周边的遮蔽物和建筑,他突然想起还有花海主人的房子和一座大风车。


他用最快的速度来到风车前,那里还站着一位两鬓斑白的老婆婆。他问:“婆婆,您有看到一个长发的男人吗?”“你好啊孩子,我年纪大了,听不清。请你再说一遍好吗?”婆婆把脸侧着靠近佐助。佐助提高了些音量,“婆婆,请问您有看到一个长发男人吗?”“啊,我总算听见了。抱歉,孩子,我并没有看见除你之外的任何人。”婆婆把垂在脸颊边的几撮头发拢在耳后。“谢谢婆婆。”


那个婆婆没必要对佐助说谎,但佐助还是偷偷进去了婆婆的屋子。婆婆的屋子其实非常简陋,只有一张硬邦邦的木板床和薄薄的毯子,旁边放着一个矮小的小桌子,上面摆着一些水果。这里看起来也藏不住人。


不信邪的他爬上风车,观望着整片花海,企图找到鼬。可惜,他还是没有如愿以偿。


他从下午开始找,找到现在夕阳都快落下山了鼬都没有出来。这可不是他哥哥的作风,鼬不会让他白担心那么久,至少也会故意发出一点声音让自己找到他。佐助越想越不对劲,看着逐渐西沉的太阳内心无比焦急。哥哥究竟又去了哪里?佐助可不想再次失去挚爱。


他三步并作两步回到木屋,如果鼬没有出现意外的话绝对会回到木屋找自己的。可惜木屋里就只有他一个人站在那,就连鬼都没有一个。


“哥哥……”他小声喊着,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够了!鼬,这一点都不好玩!”回应他的就只有自己的回声。“鼬,我要生气了!你快点出来,站在我面前!就现在!”佐助用自己最大的音量说着,他无比期望哥哥站在自己身边告诉自己这只是个玩笑。


可是哥哥并没有出现。


这让他快急哭了,重生之后他从没有这么为鼬担心过。他还差一点时间就要过十六岁生日了啊,难道他和哥哥之间永远都熬不过这该死的十六岁吗?他宁愿自己永远也到不了十六岁也不愿像现在这样,鼬生死未卜,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未知总是令人最恐惧的事情,因为你不会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甚至不知道在人生的哪一秒会失去自己的爱人。


太阳的光辉已经完全不见了,世界被黑夜所笼罩着。佐助哪里还管现在的时间,直接冲出屋门,沿着自己和鼬来时的路奔跑着。


鼬如果是遇袭了,那么在这个世界上有能力击倒,并有理由找上宇智波鼬的人,无非就是黑绝和晓的人。


宇智波斑千辛万苦地治好了鼬,根本就没有理由攻击他,所以斑自然是被排除在嫌疑之外。但是如今发生这种情况,还找不到一丝线索,佐助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找鸣人和斑商量了。


他和鼬用常人散步的速度两年到达花海,现在就算佐助使用忍术加速也用了整整四天。


等他到达斑的家门口时,他的双眼已经布满可怖的血丝,眼下的乌青也十分明显。“斑!”他大力踹开门,把正要开门的斑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儿,你哥哥呢?你们走散了?”斑见佐助身后无人,问道。佐助眼眶红红的,说:“斑,鼬不见了。”


“怎么回事?”斑扶着佐助的肩膀朝屋里走,端了杯水让佐助喝下。尽管搞不清状况,但斑作为宇智波的族长还是要时刻保持冷静和淡定,只有做到自己冷静才可以很好地安慰到身边的人。


分享

收藏0

喜爱15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