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医]恋爱勇者

脱良核酸 07-05 2132 0

第五人格

园丁|医生

[园医]恋爱勇者
·是自认为的HE向。
·我流园医、杰佣
·ooc,这艾玛和我一样说的一口好骚话




↓下拉




00.
艾米丽清楚的记得自己照护这个病房里的病人快一个月了。
而艾玛令她记忆犹新,令人记忆犹新的,当然是最“特别”的。
她不同于其他的患者,那些患者的脸上无一例外的是灰暗,有对活着的渴望,也有对死亡步步紧逼的无奈和不甘。二者的混合使他们整日处在幻想中,经常的胡言乱语也让艾米丽有些心烦,尽管定时有心理医生过来为他们做心理疏导,他们中还有萌发自残的念头和现象。一次艾米丽为三床的病人换吊瓶时,那位病人突然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语气激动至字字吐出都颤抖着。
“医生……医生……我活着的可能性还有多大?”
他没有控制住力道,出于某种未知的恐惧大幅度的抖着,在艾米丽白哲的手腕上留下淡淡的红痕,她忍住痛楚,温和且耐心地回答着。
“这种病况是第一次遇见,请您放心,只要配合我们的医疗,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他听后渐渐松开手,表情却一寸一寸的惊恐起来,他抱住头,神情恐慌。
“医生!医生!我已经整整三天没有进入睡眠了!只要一进去,一进去我……”
“麻醉剂会有效的控制您的梦境。但是由于紧缺以及保护您的身体健康,我们只能定期提供。”
艾米丽打断了他的话,职业性的笑容完美无缺地展露,“我现在要去帮其余病人换吊瓶,如果您需要帮助,请摁下床头边的电铃,我们的护士会前来帮助您
不过前提是,你还能活着。
这种情况,艾米丽没见过十次也有七八次了。

01
艾玛的病床靠窗。从那里看下去,将医院的活动区域一览无遗。
她的神情明明很专注,亚麻色的头发顺着耳廓垂下,.嘴角牵着若有似无的微笑。第一次见到她,艾米丽默默地在心里下的定义是:开朗活泼。
而外表和内心总是不太一样。
推手车上载着的瓶瓶罐罐互相碰撞着叮当作响,还未绕过挂着的幕帘,艾米丽就已经听见艾玛带着笑意的声音。
“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是你来了吗?”
“我昨天晚上又梦到了你。”

03.
具病人所述,当他们入梦时,会来到一所庄园。
然后会被恐惧震慑。
当艾米丽装作不经意地问艾玛时,艾玛低头玩着手指甲笑着回答,“哦,我的天使,那是他们太胆小了。而我就不一样了,现在白天我只有短短的两三个小时见到你,但是到晚上,我可以整夜都与你在一起。”

04.
艾米丽感觉到后背冷汗流落,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保持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淡淡的微笑。
如果她的记忆没有错乱也没有缺失,那么艾米丽肯定,自己从未见过甚至没有听闻过艾玛·伍兹这个人。
她是从其他医院转过来的,又可以说,是她自己要求转过来的。
艾米丽娴熟的进行她的工作,艾玛则头靠着病床上的软垫侧目看着她,唇角的弧度愈发扩大。
自来熟吗?
“我的天使。”
艾玛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如是称呼她。
艾米丽并不认为这是个好的称号,这让她听上去有种对她的淡淡的讽刺,如果她真的算是一名“合格”的医生。
“昨晚的游戏真让人感到有一丝的劫后余生。”艾玛并不介意艾米丽不搭她的话,或者她打心里就知道艾米丽根本无从去接她的话,她自顾自的说下去,“我被那个监管者杰克在右手腕留下了一道伤痕,这并不碍事,庆幸的事我又找到你了。”
最后一句艾玛的声调微微上扬,她的身体向着艾米丽的方向微微探去,盖在身上的被子往下滑了一段,挽起病服,露出一截白哲的右臂。
艾米丽本不想搭理她,可目光不受控制的向艾玛的右手腕瞟去——那上面果真有一道结痂的痕迹,鬼使神差的,她问道,“没事吧?”
艾玛先是一愣,后轻轻笑了起来,“当然没事,但你昨晚给我翻箱子找到了一管针筒,二话不说给我直接扎了进去,那时候可疼了。”
“不过有你在,一切都安好。”

05.
要数病况最为正常的就是艾玛·伍兹对面的那位奈布·萨贝达先生,具艾米丽刻意的观察,艾玛与奈布的关系看上去也挺正常的。
今早艾米丽过来检查的时候,在病房门口看见艾玛笑着朝对面喊话,奈布则一脸古怪,咬着下唇迟迟不做回应。
他这是怎么了?
“昨天晚上,萨贝达先生一不小心给监管者杰克投怀送抱了。”艾玛说,“当时是在红教堂的教堂里,我恰巧路过,听见了……”
“咳!”
“哎呀,不好意思萨贝达先生!我这就闭嘴!”艾玛弯下腰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

06.
医者仁心。

07.
艾米丽像往常一样,结束了一天中最后一次检查,但是今天是她值夜班。她不得不睡在值班室内。
“晚上见,我的天使。”
这句话让艾米丽在床上辗转反。得了吧,她心中自我安慰,一切都会没事的,就像以前一样,睡个安稳觉。

08.
可做了个不太正常的梦。
甚至有点诡谲。

09.
艾米丽身处于一间屋子的二楼上。
这里的布局让她很不舒适。
窗外盘旋的暗鸦嘶哑的声音像是有穿透鼓膜的能力,风卷过破旧的窗户——说来也古怪,竟没有掉落。
艾米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打颤,可自己并不能无动于衷的不作出行动,将自己葬身于此地。
她的手扶上二楼的扶手,摸到了满手的灰尘,艾米丽皱着眉。
脚步声在空荡的屋子里显得格外刺耳,“嗒嗒嗒……”。临近门时,艾米丽听见有人急促响起的脚步声,由于反应太慢,她与她撞了个满怀。
艾米丽惊呼一声,却被人一把捂住嘴蹲了下来。
“小声点,你这样容易引来监管者……”
“对不起。”艾米丽条件反射的道歉,后知后觉的感到这声音有些耳熟。
视线向上望去,亚麻色的短发,无时无刻嘴角都向上扬起的面庞……
“艾玛?”她低声问道。
“艾米丽,我的天使,是你吗?”

10.
“是我。”
艾米丽·黛儿小姐这次没有否认回绝。

11.
求生的本能让艾米丽加快了逃跑的速度,趁着监管者的擦刀时间与地形的繁复让她成功的甩掉了形如鬼魅的恐惧源头。
右手扶上心脏所在的位置,感受着心跳的逐渐平复。血迹在脚边滴落留下痕迹,艾米丽不敢轻举妄动,发出的任何的动静声都会惹来暗鸦的“青睐”。
她靠着断墙而立,缓缓给自己进行注射。她和艾玛走散了,源于未知的恐惧像海波刺激她的大脑。艾米丽攥着自己的衣服下摆,刻意压低自己刚刚由于急促奔跑而沉重的呼吸声。
刹那,电闸通电成功的声音响起。
艾米丽定定地向前方望去。

12.
“早上好,艾米丽·黛儿小姐。”
“您所看管的那间病房又有一位病人在昨晚不幸去世了。”

13.
艾玛·伍兹小姐昨晚是拉着艾米丽·黛儿小姐的手向大门跑去的。
当时的艾玛已经受了一刀,她一手捂住腹部受伤的部位跌跌撞撞地跑去。
大门已经被先行一步的奈布先生输入了密码,她们现在只需要穿过一截路即可逃脱成功。
屋漏偏逢连夜雨。
可真是不太巧。
平稳的心跳声逐渐加快,宣示着监管者正接近她们。
“艾米丽。”
她听见牵着自己手与她并肩前行的人唤着她的名字,与此同时她的手正一点一点的松开。
“我去引开监管者,你只负责逃脱。”
艾米丽想说些什么,那些话语却堵在她的嗓子里,她张了张口,还是一字未吐。
挨过刀的求生者自是更能引起监管者的注意,艾米丽屏住呼吸躲在柜子里,透过缝隙,她看见监管者高大的身形在断垣残壁中消失远离而去。
轻手轻脚的打开柜门,艾米丽不敢做任何停留。

14.
恭喜,逃脱成功。
逃脱人数3/4。

15.
你还是否保留着当初的那份悸动。
艾米丽·黛儿小姐。
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END.

分享

收藏28

喜爱11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