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凹凸世界?

QQ2339834945 07-06 1263 0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雷狮|安迷修

*啊,10000字,累死了

我叫格娜玲,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生,今年十二岁,因为成绩特别的优异,身高170。顺利跳级到高中,并且很受欢迎。但是呢,我特别特别迷凹凸!

某天,我正在边散步,边想着凹凸世界。突然,我脚下一软,还没喊出声就已经掉了下去。

蓝后……我来到了一个有很多人的地方,但他们都是3d的,而且有尖尖的耳朵。“砰”我安全地着陆了。(安全?怎么可能?)

“啊,好痛。”

我正在揉着头上的包,一个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参赛者格娜玲,年龄十二,身高170……”

那是一个裁判球,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是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一边说一边不顾淑女形象摇晃着裁判球。

“这里是凹凸大赛的凹凸大厅,能不能别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不起。 哦,这里是凹凸大厅啊,原来我来到凹凸世界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凹凸世界!?”

我一定要冷静……好在不是在金的后面来,一看没有扛着棍子的嘉德罗斯,(嘉德罗斯:tm关我什么事啊?)排着长队领技能的参赛者就知道了,呼,还好还好。

“emmmmmmmmmm,要领技能吗?哎。说不定,赢了大赛就能回去了吧!”

我自言自语道。这时,我听见有人叫我。

“喂,该你了耶!”

我会头看去,只见两个巨大的呆毛。脱口而出:

“哦,谢谢了,艾比和埃米。”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

“嘻嘻,没什么。”

然后我进了系统终端。(应该这么叫吧)

“我的技能是千变剑?!神马东东?算了,先去试试元力吧,应该可以用意念控制吧?”【说着使用意念】

“我的天!!!真行,一下子带我飞了这么远。还是先会去吧。”

我正在走,突然一个声音:

“喂!渣渣,刚刚看你挺厉害,要不要我杀了你?”

我没回答,只是一脸“我不要,你给我走开”的表情。

“哟,这么想死。”

我立刻抄(?)起剑就飞,不见了。

“你这个渣渣,给我等着!”

“才不!我他妈的不要命了?”

等我说完这句话才后悔,嘉德罗斯追过来了,追过来了!妈卖批,妈卖批的妈,妈卖批的卖,妈卖批的批!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嘁,只能用这个了,千变剑,火刃!”

我趁嘉德罗斯闪避之时逃走了,妈耶真是吓死我了!

“你这个渣渣,给我站住!谁允许你离开了,快给我滚回来!”

“你还没成年,不要骂人!谁把你带坏的!”

“渣渣,你给我闭嘴!”

“就不,说是谁把你带坏的!”

“我现在就杀了你!”

“来啊!互相伤害啊!我又没有积分,你杀了我干什么!”

“给我去死!”

“不要。”

“去死啊!”

“才,不,要!”

说完我就飞走了。★

“呼,差一点儿就被嘉德罗斯杀了,mmp吓死我了。”

我说着继续去熟悉元力技能,之后我发现:我的元力技能千变剑可以改变属性,就比如可以发出各种属性的攻击。
我熟悉技能之后便去开始刷怪攒积分。
“今天先刷个**积分吧!反正闲着没事干,先去刷野猪怪好了~”
结果,我竟然在刷怪的时候遇到了雷狮海盗团!emmmm我还是赶紧跑……
“喂,鶸,谁允许你走的?”
我靠,我看见十万伏特的闪电向我奔来。
“嘁。”
我骨骼清奇躲开了,说实话是用千变剑瞬移逃跑的,你问我怎么逃开的?拜托,不是可以用意念控制吗?~【滑稽】。
“喂,鶸,你去死吧!”
“才没那么容易!”
我再次抄(?)起剑就跑。
“跑的挺快的,你叫格娜玲是吧?你跟我们雷狮海盗团,杠,上,了!”
“这个时候不跑才是傻子吧!”我在心底怒吼。
接着我换了个地方继续刷怪。
(第二天……)
“今天正式去刷怪,昨天只是个意外,虽然已经完成了目标。”
“喂,你不是昨天那个渣渣吗!”
我靠!妈卖批,怎么又是嘉德罗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mmp我得冷静一下,深呼吸。
“喂,渣渣你想死吗?”
“不,我不想。”
“……”(嘉德罗斯:mmp???)
嘉德罗斯一脸尴尬,但是这更激怒了他,于是他拿起大罗神通棍就砸向了我。

我见事不妙,在快被砸到的那一瞬间瞬移逃跑了。

“我怎么招惹了这么多人!算了,我就是要搞事!【滑稽】”

我正在想着这件事,突然感觉有些不妙。

“谁在我后面!”

我看到嘉德罗斯和雷狮,一起追了过来,mmp我的天哪,谁来救救我啊!

这时,我看到了一只冰箭,随着一阵烟雾,从后飞了过来!紧接着我看到一阵白影把我带走了。

“你谁啊你!”

“你就用这种态度对你的救命恩人吗?”

“哥哥?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还不是因为你啊!我去找你,结果看见你突然消失了,我来到你消失的地方,发现了一个虫洞一样的东西,我就也跳下来了,况且你惹这么多人干什么?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你以为我知道啊!我要是知道早就说了好吗!”

我都没想到,我哥哥格纳柒也会到这里来!太!好!了!终于有人和我组队了,要不是我把这里的人全惹了一遍(可能吧),我早就和别人组队了!

“太好了!咱俩组队吧!”

“我拒绝。”

“两个人一块搞事不是更好吗?”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刷怪?”

“嚎哭地穴。”

“那里好像被炸掉了吧?”

“没有,我们是在金之前来的。”

“走吧!”

“但我们需要避一下被惹到的人。”

鸣,于是我们一边刷怪一边寻找着与我们元力技能发出共鸣的东西。
在我们休息的空挡,我们的元力武器突然顺着一个方向飞走了!
“啊啊啊我们快跟上去别让它们飞跑了啊啊啊啊啊啊!”
“大惊小怪,快跟上去。”
虽然我们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也还是只能勉强追上,而且元力武器的速度越来越快。
“哥哥,它们越来越快了怎么办?”
“那还不赶紧追?”
突然,它们的速度慢了下来,一下子就消失了。
“它们不见了怎么办!”
“快找啊。”
在我偷懒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团草丛,拨开草丛,我却发现了断崖!下面还有一些若隐若现的光。
“快哥哥我发现它们了!它们居然掉到断崖下面了!”
“走”
“能不能每次多说几个字,会死啊。”
神奇的是,他并没有打我,而是跳了下去。
“就算我说你,你也不用想不开吧!”
在我苦恼该怎么下去的时候,下意识向一边看去,结果……我发现了一条楼梯……我以很快的速度下了楼梯。
“mmp这楼梯太长了吧早知道我也跳下去了。”
等我到达底部的时候,我发现某个混蛋已经开始修炼了!
“我以为我要再等十年你才会下来呢。”
“你不损我会死吗!而且你为什么没事!”
“闭嘴。”
“话说你找到元力武器了吗?”
“没有。”
“mmp那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当然是等你啊。”
“其实是你不认路吧。”我心里暗想,但并不敢说出来。
当我在疯狂吐槽时,突然被他扛起来就走!
“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但是他竟然不理我,真是可恶啊啊啊啊啊啊,于是我一口就咬了下去。
“混蛋松口啊!很痛的你知道吗!你是狗吗!”
紧接着我感觉周围的世界极速变换,在停下时伴随着一阵剧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可你就不能轻一点吗!很痛的!”
“你也知道啊!”
“快去找元力武器吧。”
“哼。”
突然一束光射了出来,那是我们的元力武器,我赶紧跑过去,顺便拉着某个混蛋一起,发现元力武器旁还有两个气息古老的盒子。
“看上去好高级!会不会是吃的!”
“吃吃吃就知道吃。”
“对啊!怎么!你有意见啊!我饿了还不行吗!”
“一会回去在吃现在先办正事。”
“你刚才是不是被我咬傻了居然说这么多字!事情似乎有点不太对头,好神奇喔!”
“滚。”
“就不你来抓我啊!你这个死肥宅!”
“……”
我们捡起元力武器,顺便拿走了那两个盒子,我总感觉那两个盒子有什么大作用,不过我也没有多想就继续去刷怪了,不过……
“我们应该怎么上去?”
“想不到吧我知道哪里有楼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不是会飞么。”
“元力用尽了,还是好好爬楼梯吧!顺便你也好好锻炼锻炼!”
爬上去之后,我难得欣赏着老哥狼狈的样子以及狠狠的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麻烦你光速去世。”
我还没来得及说下一句话,突然蹿出来一只怪物!奇怪的是,这只怪物和其他地方的同种怪物不太一样……其他铁角兽总体是黑色的,而眼前的这只却是雪白色,而且体型也比寻常铁角兽大了许多。
“mmp这真的是铁角兽吗?感觉和其他不太一样啊!”
“安静,寻找破绽攻击就行了。”
经过一番战斗后,我无聊的想睡觉。
“嘁,还以为会比其他铁角兽强一些呢!结果这么垃圾,简直是个鶸。”
“你是不是被某人带坏了。”
“没有啊,这是看你和别人互怼的时候学到的。”【滑稽】
“……”
“不过积分是普通铁角兽的两倍诶!我们去大吃一顿吧!”
在我习惯被无视后,这一次我也没放在心上,露出像个孩子一样的笑容,向餐厅跑去!这时,一群比刚刚更大的怪物围攻了我们。
“哥我们发财了!”
“刺激!”
“哇!你居然还有情绪!”
“什么我以前没有情绪吗。”
“对啊对啊,你自己不知道吗?”
于是我又被无视了,虽然这些铁角兽很弱,但聚集在一起还是有一定攻击力的,非常难缠。再经过一番苦战我们也受了一些轻伤。
“哥哥~我们去吃饭吧~”
“你别来恶心我?”
“不要嘛~讨厌~”
“以后别说你认识我。”
“不要,你是我最喜欢的哥哥~”
“你刚才撞到脑子了么。”
“没。对了,我可以飞了。”
我已经习惯被无视了,所以拉上某人就飞离了这里。
“mmp你就不能说一声让我做好心理准备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恐高。”
“你知道还这样?!”
“对!”
“……”。
从嚎哭地穴出来后,我觉得肚子有点饿,不止是我,还有某个混蛋也饿了,于是我们向餐厅走去。
好不容易走到了餐厅,因为某个混蛋恐高,所以惨叫了一路。
“哥哥你真是的,干嘛叫那么大声,太丢人了!把我惹过的人全引过来了!”
“嘁。”
“我们还是先找个位置坐下吧!”
“嘁。”
“你嘁够了……”
在我正在吐槽时突然被某个混蛋捂住了嘴。
“安静。”
“好好好,我的大小姐。”
我和某个混蛋找了个位置坐下,我对那个混蛋说:
“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拿块蛋糕。”
“快滚。”
我开心的在甜食区转来转去,余光一瞥,看见了仅剩的一块蛋糕,就在我快拿起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重叠在我的手上,我顺着那只手看去……妈耶,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雷狮海盗团啊!完蛋了!
“喂,鶸,竟然敢抢我们雷狮海盗团的东西,还tm欺负卡米尔,想死吗你?”
“你,你,你,们……”
“这智障到底想表达什么?”
“不知道大哥。”
“那啥,你俩继续,我先走了。”
“鶸,去死吧!”
突然我看见一只黄毛挡在我前面。
“喂渣渣,这是我要杀的人,你不要插手。”
“你在这等着,等我解决完和嘉德罗斯的问题再来杀你。卡米尔,看着她!”
“喂智障你又惹什么事了,说好的带我一起呢。”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怎么!你有意见啊。”
“我有!怎么了!”
“你俩能安静会吗?大哥好像叫我看着你来着。”
“不能!”“不能。”
“别学我说话。”
“是你在学我好吧!混蛋”
“不服我们去外面打一架啊。”
说着某个混蛋就拉着我往外面跑。
“等等,你这个渣渣,站住!”
“谁允许你走的,给我滚回来!”
“嘉德罗斯,你还没成年呢!怎么可以说脏话!”
“智障,搞事不叫上我。”
“去死吧渣渣。”
“混蛋快走啊!”
“知道了,智障。”
我和某个混蛋火速逃离现场。
“混蛋别喊了!脸都要丢光了!”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你居然又有情绪了!”
“他们过来了,快跑吧。”
“混蛋你不是能远程攻击吗!打他们啊!”
“我拿不稳啊!”
“那你自己跑好了!”
“也对,反正不是杀我,那我就先走了。”
说完这个混蛋就跳下去了,跳下去了耶!

“我靠你居然真的跑了!你等着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好。”

“哼。”
“老娘拼了!”
我下去追杀某个混蛋。结果差点被抓到,还好我掉到了树上,但问题是……我下不来了!

“混蛋你等着,等我找到你,你就死定了啊啊啊啊啊!”

我就这样在树上呆了三个小时,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声音:

“这位美丽的小姐,您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乐意为您效劳。”

“那个,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你能不能先把我救下来?”

“好的,这位美丽的小姐,我这就来救您。”

“安迷修,你少来恶心我,行吗?”

“嗯,好的……”

“好,你先救我下来。而且你叫我格娜玲就好了。”

“好的,格娜玲小姐。”

我一脸懵逼。

被安迷修救下来之后,我马上去找某个混蛋。

“等等在下,格娜玲小姐。”

“不要带上小姐两个字!”

“好的。那么在下应该如何称呼您?”

我用眼神暗示他闭嘴。

在我找到某个混蛋之后,在我骂人之前先被嘲笑了一顿。

“你居然在树上挂了三个小时?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吃**去吧你!我先打死你!”

“这位美丽的小姐,女孩子这样是嫁不出去的。”

“智障,这谁啊,话这么多。”

“这位是,双剑的安迷修,是不是比你帅?”

“这傻逼到底想表达什么。”

“千变剑,冰刃!”

“想和我打么?”

“来呀!”

“我现在不想和你打。”

“滚!”

结果,我叫的这一声,又惹来了某些人。

“渣渣,原来你在这儿!”

“哟,安迷修也在这里。”

“在下安迷修,绝不会允许你们欺负着么美丽的小姐!”

“她美丽?你脑子进水了?”

“够了,混蛋和安迷修我们快走!”

“我说,安迷修,你要不要玩真心话大冒险?”
“格娜玲小姐提出的建议,在下乐意接受。”
“你俩当我不存在吗。”
“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当然是像您这样美丽可爱的小姐先了。”
“那好,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停停停你们想干什么。”
“闭嘴,没你说话的份混蛋!”
“在下还是选真心话吧。”
“你的初吻给了谁?”
“嗯……这个……我现在选大冒险可以吗?”
“可以啊!亲一下你最讨厌的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刺激。”
“你安静!”
“那个……能换吗?”
“可以啊!你去亲一下你最喜欢的人。”
“好,好的。”
等他走远之后……
“智障我们快跟上去看看吧!很想知道是谁诶!”
“你关心错重点了吧!我们还不趁现在快走吗?”
“那我们去哪啊。”
“你没听到刚刚的动静吗?所以我才支开他,不然我们怎么去看啊!”
“肯定是神仙打架了,走去看看。”
我们来到了凹凸大厅,发现格瑞和嘉德罗斯又开始打架了,场面壮观的一批!
“我们来做直播怎么样?”
“安静别烦我。”
“不就看场打架吗把你高兴成这样?”
“闭嘴。”
“话说这场面应该是金来的那一天吧?”
“那又怎样。”
“要不要我们去跟金搭个话?毕竟是主角。”
“有点道理,我同意。”
“看啊!天上有一个快掉下来的飞船,应该就是金了吧!”
“好像是的,我们先在这里别动,一会儿再去找金。”
“好!你这个混蛋终于说了一句像样的话,真是不可思议诶!”
“滚。”
“金的飞船降落了,我们现在怎么做?”
“先看一下在说吧。”
之后的事情果然和原剧情一样,没有一点差错,这也让我们更加安心了。
“哥你觉得安迷修会不会再来找我们啊?”
“那肯定的,而且说不准他现在就在这,一会儿走的时候注意点。”
“那我们去找金搭话吧!”
“也好,让我见识一下主角光环。”
“按照原剧情,金和紫堂应该是去刷野猪怪了,我们需要注意一下凯莉。”
“格娜玲小姐,你为什么要来这么危险的地方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被找上门了。”
“我,我就是来看神仙打架,况且你亲的是谁?”
“嗯……这个……”
“你就别难为他了。”
“你在这里等我们一会,我们马上就回来。”
然后我拉起某个混蛋就狂奔。
“你干什么啊。”
“当然是去找金啊!”
“你看到金了吗。”
“当然了!我记得就在xxx那里!”
“对,我记得也是在xxx,我们快去吧。”
我们假装路过,很顺利的和金搭上了话。
“你好啊,金!”
“你好啊!不过你是谁啊?怎么知道我名字的啊?”
“刚才听格瑞说的,以及我叫格娜玲,旁边这个混蛋是我哥,他叫格纳柒。”
“金,你应该多小心一下参赛者啊!”
“放心吧我们没有恶意的,我们交个朋友吧!我们也是刚来这里的新人。”
“放屁我们都来了三个月了。”
“闭嘴混蛋,不拆我台会死啊!”
“你们到底是新人吗?”
“好吧,其实我们不是新人,但是我很想和你们交朋友的。”
“好啊好啊,听说参赛者的元力都很厉害,可惜我还不太会用……还有百强的事情,感觉他们都好厉害啊!你知道一些关于他们的事吗?”
“等等等等,信息太多了我处理不过来。”
在经过一番亲切友好的交谈后,我们顺利成为了朋友。金走之后,我才想起,我们好像忘记了一个人,而且他现在可能还在原地站着。
“哥我们好像把安迷修忘记了怎么办!”
“回去找啊。”
果然,在我们找到安迷修后,他还是在原地等着我们,甚至连站姿都没变。
“什么你不会真的在这里站了这么长时间而且连站姿都没换吗?”
“我想是的。”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吗?”
“都已经快要晚上啦!要不要我们一起去休息区休息一下啊!要不然我的良心隐隐作痛。”
“嘁,你还有良心。”
“吃*吧你。”
“那个,格娜玲小姐……”
“不许带小姐两个字!在我们那小姐是骂人的!”
“好的格娜玲小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格娜玲小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快拦住我,我想打人了!”
“冷静啊,千万别生气。”
“还想打我?你来啊难不成我还怕你?”
“深呼吸,缓解心情,我才不要听你这个混蛋说话。”
“巧了,我也不想听你这个智障说话。”
“安迷修我们走!”
“想撇下我没门,难得有一次你请客的机会。”
“那你还不快点???”
我拉上安迷修就飞走了,某个混蛋在后面大呼小叫。
“我们这样做真的没有问题吗?”

“没事,那个死肥宅能跟上来。”


“智障,你等等我!”
“你向我道歉我就等等你!”
“不可能,我就算走,走到死也不可能道歉!”
“格娜玲小姐,你为什么要和这位先生争执呢,和平相处不好吗?女孩子生气是会长皱纹的。”
“好。”
“智障你为什么从来不听我说话!”
“因为他长得比你好看。”
“我#:*@✘、。”
“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格娜玲小姐,我们是不是走过了?”
“好像是的,那我们快下去吧!”
“你这样对你的哥哥真的好吗?”
“我觉得不错,这就叫家暴现场。”
“在下明白了。”
等我们到底目的地的时候,突然发现某个混蛋不见了!
“格娜玲小姐,我们要不要去找找那位先生?”
“你不用叫他先生,他就是个混蛋,而且只比你小两岁。”
“那在下应如何称呼他呢?”
“叫他混蛋,啊不对,叫他死肥宅。”
“这有点不太礼貌吧?而且身为一个骑士这样说也不太好。”
“那你叫他格纳柒就行了!”
“好的,那位格先生好像不见了,我们真的不需要去找吗。”
“别叫他格先生,叫他混蛋算了,况且就跟叫我一样就行了。”
“这个似乎不太对吧,怎么叫都好奇怪啊。”
“那你还是叫他先生吧。”
“可是格娜玲小姐,您不是不让我叫他先生吗?”
“你别说了我害怕。”
虽说表面上我不在乎那个混蛋,可心里还是有点担心的,万一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回家怎么和母上说啊,他为了和我吵架从天上掉下去摔死了?不太靠谱吧,难不成他找我的时候掉到陷阱里去了?这个也许真的有可能,我必须去鬼天盟看看!
“我们得去鬼天盟一趟,那混蛋可能遇到危险了!现在好像有一个百死百生活动,我怕他出什么事。”
“格娜玲小姐说的有道理,我们快走吧!”
我们去了鬼天盟,我是内心也越发不安,我觉得他这会可能已经出事了。结果等我们到的时候,那个混蛋啊,扛着一大包东西正从里面出来。
“混蛋你在干什么!”
“我怎么了。”
“这包东西是什么?”
“你不要管。”
“你到底说不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我是你可爱美丽的妹妹啊!”
“嘁。”
“格娜玲小姐你要冷静。”
“这是你从鬼天盟偷的东西吗?快放回去!”
“你又有什么资格来管教我。”
我走过去小声对他说:
“这样剧情会改变的!快放回去!”
“如果我不呢?”
“算我求你放回去吧。如果你放回去我请你吃东西!”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听了么。”
“对。”
“好吧成交。”
“快放回去!”
“先说好,我需要保留三样东西,这三样东西很重要,你不能干预。”
“行行行我答应你。快放回去。”
某个混蛋就这样把东西放了回去。
“混蛋你想吃什么?”
“我还不稀罕你那些东西。”
“滚,你有点不太对头啊,他们对你做什么了吗?”
“没有。”
“你留下来了什么东西?”
“你不能干预。”
“话说你看见凯莉了吗?”
“这个倒没有。”
“我们快走吧万一被抓了怎么办?”
“格娜玲小姐,他们敢抓你吗?”
“敢。”
“他们敢吗,他们难道不想活了吗。”
“安迷修你快拦住我,我想打人了!不,我想杀人了!”
“还想杀我,你有那个资格吗。”

现在的场面是……一个骑士拼命拦住我,而我的对面是一个混蛋,在拼命挑衅我。


“你倒是来杀我呀!”
“快拦住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冷静,格娜玲小姐,这样会把他们引过来的。”
“对不起。”
“那些人啊?那么弱,我一下子就干掉他们。”
“谁说一下子就能干掉我们?”
“格娜玲小姐,这下我们怎么办啊?”
“骑士先生,看我干嘛啊?我™也不知道。”
“嘁。”
我们被鬼天盟围攻了,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怪某个混蛋!
“什么又怪我?”
“哥哥,你脑子没事吧?”
“格娜玲小姐,我们快走!”
真是的,我们被鬼天盟的人围攻了,只能逃了,可是那个在嚎哭地穴找到的盒子掉了出来。
“盒子!”
在我捡盒子的时候,我不小心攻击到了那个盒子,那个盒子竟然打开了。里面装着一颗粉红色的宝石,我立刻上前拿起了它,正想着如何到别的地方。我手里那个宝石,竟然召唤出一个虫洞,我立刻拉着某个混蛋和安迷修走了进去,发现正来到了我想的那个地方。
“哦,原来是这么用的。”
“智障,你快带我去治疗。”
“格娜玲小姐,让在下去吧。”
“好,你去吧。”
他们走了以后,我就开始研究那块宝石。
“不是可以让我去想去的地方?是吧?”
于是我便开始作死, 一会儿嘉德罗斯那里拍一下他。然后去跪舔萌杀一个人,再去雷狮海盗团那动一下卡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耶,太好玩了!”
“混蛋,搞事怎么可以不带上我?”
“不不不,我这不叫搞事,叫作死。”
“格娜玲小姐,您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骑士大人,您可不懂,这么做的乐趣。”
“哟,智障,你可说了一句像样的话。”
“格娜玲小姐,这样惹事生非,有点不太好吧。”
“也对,那好,听……”
我还没说完,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话。
“渣渣,惹了我就想走?”
“鶸,你™竟敢欺负卡米尔,而且欺负了就跑,去死吧!”
“格娜玲小姐,这下可怎么办啊?”
“啊啊,没事,我们会飞。”
“喂喂喂,你可别飞,我……”
“恐高,我知道,你们跟紧我。”
于是我召唤出一个虫洞,火速逃跑了。
“怎么样?混蛋,你也可以用你的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这么做。”
“这么打开。”
“你要攻击它。”
我哥哥的盒子里的宝石和我的形状不一样,颜色也不一样,是的,还真好看,是一个黑白色的菱形。不过没有我的好看,耶!
“混蛋你的没我的好看!”
“什么你再说一遍。”
“哥哥~你的没我的好看~”
“滚滚滚,快滚远点。”
“讨厌~”
“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去世?”
“我去世了你怎么和我们妈交代呢。”
“我没你这么傻的妹妹。”
“略略略。”
“格娜玲小姐,您这样不太好吧。”
“看看,旁人都看不下去了。”
“啊,那什么,你不要在意,这就是我和你说的家暴现场,我们在那个世界经常这样。”
“什么那个世界?”
“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
“亲爱的哥哥,你不用在意。我们只要把他打到失忆就好。”
“少来恶心我,这样不太好吧。”
“对,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居然看出来了!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们去加入鬼天盟搞事吧!”
“好主意。”
“格娜玲小姐,我们才刚跑出来吧?”
“没事,死不了,顺便试试那个宝石有什么用。”
“得了吧,还是管管你的积分吧,排名都掉了。”
“不还是因为你吗!”
“关我什么事。”
“苟p,我没有掉!还有,我们去刷怪吧,我饿了。”
“吃死你算了。”
“没关系,我刷我吃就行了,你可以在这站着。安迷修我们走,我请客!”
“你想都不要想!想不带我?”
“你这个智障想甩掉我?你想都不要!”
“我在想啊,怎么了!”
“格娜玲小姐,您这样不太好吧?”
“怎么你每次都说不太好!多好啊!”
“我好你mmp。”
“安迷修我们走。”
我制造了一个虫洞跑了。
“居然又走了。”
在自由丛林中。
“安迷修我该怎么办?”
“格娜玲小姐,什么怎么办?”
“那个混蛋肯定会去餐厅,然后把账单推到我身上。”
“那我们还是不要去吧?”
“那我们叫外卖吧!说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叫女孩子请客不太好吧,况且我也不饿。”
“没事,我也不饿!”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们去加入鬼天盟搞事吧。”
“这太危险了,我们才刚刚逃出来。”
“没事,你可以不去,我一个人去。你还是去雷狮海盗团那看看吧。”
“好,在下去看看,格娜玲小姐,您千万要小心啊。”
“行,骑士先生,你别在叫我小姐了,我tm惊恐。”
“好的格娜玲小姐,在下先走了。”
“我突然好想打人啊,还是先去鬼天盟吧。听说那里管饭。”
鬼天盟。
“鬼狐先生,我想向你道歉,上次我哥做的事情太恶劣了。我替他向你道歉。”
“不用了,你哥刚才已经道过歉了,他已经加入我们鬼天盟了!”
“不需要考核之类的东西吗?”
“百强的实力我们大致都了解过了。您也要加入我们鬼天盟吗?”
“好,就这么定了!还有一件事,你知道金在哪里吗?”
“金也加入我们鬼天盟了,你们认识吗?”
“对啊!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场面再次尴尬。
“好了,鬼狐先生,那个混,呸,我哥哥现在在哪啊?他会把你们吃穷的快把他弄走!”
“不会吧?”
“现在不是有个百死百生活动吗,我想了解一下!”
“好的,请跟我来吧。”
经过一番解说加一篇演讲后,我差点信了鬼狐说的话!真的是很佩服劳模!
“我能参加那个百死百生活动吗!”
“当然可以。”
“但是我们可以不穿斗篷,不戴面具吗?金也没有戴诶。”
“这个可以的,但是最后一次的时候必须带上面具。”
“好吧。”
“唉,哥哥你说如果我们把面具上弄一个裂缝会不起作用。”
“混蛋?”
“……”
“混蛋?”
“……”
“mmp你个死肥宅吃够了吗?吃了十盒泡面了还吃不够。是猪吗你?”
“不用你管,我是你哥哥,听我的。”
“你是我哥,我就得听你的,那咱们母亲的话,你什么时候听过?”
“我是你哥哥,你不用管。”
“还哥哥呢,比我大五岁的人了,却只比我高5cm,成绩还没有我好,今年12岁我就考上高中。你17岁了却还没有考上大学。我们家族的人回回18岁以前考上大学。就你例外,话说你都上了这么久学了。我都会的题你都不会?你还敢说你是我哥,我都替你丢脸!你品味还那么差,涂个发胶怎么了?人家格瑞,金不都头发铰了吗?主角几乎都涂发胶了,还有人家螺丝,人家涂的多可爱,凹凸世界的男性有谁没涂发胶?……”(省略两万字)
“你停一下, 你和谁学的?学的这么话痨。”
“ 切~今天有百死百生活动,你赶紧吃完走啦。 还有这个面具,记得弄条裂缝再带上。大家全都有带,只有我们不带还有点不习惯。”
“知道,智障。”
“ 我说,你多说几个字你会死吗?”
“会。”
我们到了要到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儿),等待鬼狐下命令。
“近远战队准备好了吗?格娜玲?”
“哈欠~准备好了,都快长蘑菇了。”
“好了。”
关掉终端之后。
“去找格瑞吧,有格瑞的地方就有金,原剧情,现在应该是金向格瑞扔一个矢量箭头, 格瑞一拳上去,打破了金的面具。所以说,现在我们去找金和格瑞。然后把格瑞就走。”
“喂,混蛋,你怎么说了这么多话。难不成是被我带成话痨了?我不同意这个说法。我们怎么可以随便更改原剧情?”
“ 我们怎么办?”
“嘿嘿,见机行事。”
结果接下来的事跟原剧情一模一样,然后我还特别想把格瑞说的:
“ 杀要(guǎ)随便你,放了金。”
这一句话录下来,可惜没有录音机,太可惜了。
“好了,智障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金和格瑞救出来,顺带把凯莉一起带出来。”
“可以啊!就这么做吧。”
鬼天盟监狱
“格瑞,你没事吧?”
“安静,我没事。”
“金!我们来救你了!”
“啊!你是格娜玲!好久不见了!”
然后我就把金凯瑞三人救了出来。
“紫堂幻来了。”
“紫堂!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金!我只是来对你说,鬼狐大人说你仍是鬼天盟的一员!”
“什么?他们都逃出来了。”
“谢谢你了紫堂幻,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们先走了。”
“你们跟着我,不要让他们追过来。”
然后我便召唤出一个虫洞,把金凯瑞还有某个混蛋,带到了寒冰湖。

“金,你就不能用你的脑子想想吗?鬼狐那样的人,能相信他吗?不能!”

格瑞满脸黑线的看着我,我心里突然爽的一批。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好像你有脑子一样。”

“我.......你.......你去死吧你!”

“诶?!现在不是闹矛盾的时候吧?”

我冲上前边用剑砍某个混蛋,边说:

“听见了吗混蛋!”

“好像是你在打我吧。”

“那你就站这别动让我打啊!明明是你先说我的!”

“你还先打我呢。”

“深呼吸,想想安迷修,我不能生气,不能跟这个混蛋一般见识,好了混蛋,一会儿鬼狐就追过来了,咱们™快溜吧。”

“......”

格瑞在一旁默默看着我和某个混蛋闹家暴。

“你少来恶心我。”

“你想让我恶心你吗?好啊!”

“滚滚滚,别让我见到你。快住口。”

“亲~爱~的~哥哥~你最讨厌了~啦~”

“????什么愁什么怨??”

“要不要再来一次。”

“再说我就打爆你的苟头!”

“好啊你来啊我不怕你,你杀了我怎么和母上交代?”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亲生的。”

“你不用在意我都问过了,咱俩可是从小玩大的。”

“不好意思我是被你欺负大的。”

“拜托,明明是你先惹我的!找打!”

“你又tm想打我。”

“我想要接着恶心你,诶诶诶干吗打我?”

“诶?我们不应该先离开这里再说吗?”

“金你智商上线了吗?”

“是吗,嘿嘿。”

“果然还是没有。”

“我们应该从哪里出去?”

“你说吧,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亲爱的哥哥。”

“那我们分开走吧,我走这边,你们走那边。"

"我不要,这里太危险了不能分开行动!”

“你还知道危险,你早就暴露了。”

“但至少我有两个仇家,等等,他们现在好像还在烈焰山.......”

“所以我们必须分开行动,如果你被抓了,我还能出去搬算是救兵的救兵。”

“你tm是不是指.......”

“你没想错。”

“那你和凯莉一组,我和金他们一组。”

“我拒绝。”

“#¥@)((*&!*”

某个混蛋根本不听我说完就离开了现场。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格娜玲?”

“恩...这个...我也不知道......”

“什么,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那我们还是走这边吧,管它能不能出去。”

于是我们一直沿着那条路走,当我们走到快绝望时,看到了出口!

“哇我们出来了,运气真不错!”

“格瑞我们去找你的原谅大刀吧。”

“什么叫原谅大刀啊?”

“就是原谅发条,啊不对,烈斩。”

“.......”

“原来烈斩也叫原谅大刀啊!”

“金你别这么说,格瑞听了想打人。”

“等等,你哥好像没出来。”

“他能出来就怪了,而且他还没暴露,应该没事。”

“我们要找他吗。”

“不用,他就是个戏精,有的时候我都差点信了。”

“什么叫戏精啊?”

“金你还是不要知道了。”

“哦.....”

鬼天盟内。

“鬼狐大人,我妹他们逃跑了。”

“是吗?那么你?”

“我不想背叛鬼天盟,他们现在已经往xxx去了,我们现在要去追他们吗?”

“好的,我们现在就去xxx。”

“让我去吧。”

“也好,可是你能打过他们吗。”

“应该可以。”

xxx内。

“好的,计划看起来很顺利呢。”

“诶?什么计划啊?”

“诶?什么计划呢?我不知道啊?”

“原来你在这啊。”

“混蛋你终于来了!”

“不好意思,我是来杀你的。”

“等一下,等格瑞拿到烈斩我们再打!”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苟p我一个人就能打过你。”

“来啊,如果我没打听错的话,你的武器几天前就坏掉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

“废话少说,不是想打我吗,你能打过我吗。”

“起码我跑的比你快!你想背叛我们吗?”

“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要这样!”

“抱歉不是。”

“喂,金,在凹凸大赛里有朋友可言吗?这可是我亲哥,照样要杀我们啊!”

“说够了吗,你不来我就要出手了。”

“金,快走,我现在没有元力打不过他!”

“别想走!”

ps:这是属于两个戏精的战争,请勿当真。

鬼天盟内。

“鬼狐大人,非常抱歉,我没能杀了他们。”

“没关系,我看到你对鬼天盟的衷心了,下次还有机会。”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去寒冰湖。”

去往寒冰湖的路上。

“对不起,金,我没想到我哥会这样...”

“没事的,其实我也没有想到...”

“天哪,金,你这...(小声bb)”

“诶你在说什么啊?”

“没事啊。”

“金,你就不能用你的脑子想想吗?鬼狐那样的人,能相信他吗?不能!”

格瑞满脸黑线的看着我,我心里突然爽的一批。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好像你有脑子一样。”

“我.......你.......你去死吧你!”

“诶?!现在不是闹矛盾的时候吧?”
我冲上前边用剑砍某个混蛋,边说:

“听见了吗混蛋!”

“好像是你在打我吧。”

“那你就站这别动让我打啊!明明是你先说我的!”

“你还先打我呢。”
“深呼吸,想想安迷修,我不能生气,不能跟这个混蛋一般见识,好了混蛋,一会儿鬼狐就追过来了,咱们™快溜吧。”

“......”

格瑞在一旁默默看着我和某个混蛋闹家暴。

“你少来恶心我。”

“你想让我恶心你吗?好啊!”

“滚滚滚,别让我见到你。快住口。”

“亲~爱~的~哥哥~你最讨厌了~啦~”

“????什么愁什么怨??”

“要不要再来一次。”

“再说我就打爆你的苟头!”

“好啊你来啊我不怕你,你杀了我怎么和母上交代?”

“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是亲生的。”

“你不用在意我都问过了,咱俩可是从小玩大的。”

“不好意思我是被你欺负大的。”

“拜托,明明是你先惹我的!找打!”

“你又tm想打我。”

“我想要接着恶心你,诶诶诶干吗打我?”

“诶?我们不应该先离开这里再说吗?”

“金你智商上线了吗?”

“是吗,嘿嘿。”

“果然还是没有。”

“我们应该从哪里出去?”

“你说吧,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亲爱的哥哥。”

“那我们分开走吧,我走这边,你们走那边。"

"我不要,这里太危险了不能分开行动!”

“你还知道危险,你早就暴露了。”

“但至少我有两个仇家,等等,他们现在好像还在烈焰山.......”

“所以我们必须分开行动,如果你被抓了,我还能出去搬算是救兵的救兵。”

“你tm是不是指.......”

“你没想错。”

“那你和凯莉一组,我和金他们一组。”

“我拒绝。”

“#¥@)((*&!*”

某个混蛋根本不听我说完就离开了现场。

“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格娜玲?”

“恩...这个...我也不知道......”

“什么,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那我们还是走这边吧,管它能不能出去。”

于是我们一直沿着那条路走,当我们走到快绝望时,看到了出口!

“哇我们出来了,运气真不错!”

“格瑞我们去找你的原谅大刀吧。”

“什么叫原谅大刀啊?”

“就是原谅发条,啊不对,烈斩。”

“.......”

“原来烈斩也叫原谅大刀啊!”

“金你别这么说,格瑞听了想打人。”

“等等,你哥好像没出来。”

“他能出来就怪了,而且他还没暴露,应该没事。”

“我们要找他吗。”

“不用,他就是个戏精,有的时候我都差点信了。”

“什么叫戏精啊?”

“金你还是不要知道了。”

“哦.....”

鬼天盟内。

“鬼狐大人,我妹他们逃跑了。”

“是吗?那么你?”

“我不想背叛鬼天盟,他们现在已经往xxx去了,我们现在要去追他们吗?”

“好的,我们现在就去xxx。”

“让我去吧。”

“也好,可是你能打过他们吗。”

“应该可以。”

xxx内。

“好的,计划看起来很顺利呢。”

“诶?什么计划啊?”

“诶?什么计划呢?我不知道啊?”

“原来你在这啊。”

“混蛋你终于来了!”

“不好意思,我是来杀你的。”

“等一下,等格瑞拿到烈斩我们再打!”

“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苟p我一个人就能打过你。”

“来啊,如果我没打听错的话,你的武器几天前就坏掉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

“废话少说,不是想打我吗,你能打过我吗。”

“起码我跑的比你快!你想背叛我们吗?”

“我们不是朋友吗?为什么要这样!”

“抱歉不是。”

“喂,金,在凹凸大赛里有朋友可言吗?这可是我亲哥,照样要杀我们啊!”

“说够了吗,你不来我就要出手了。”

“金,快走,我现在没有元力打不过他!”

“别想走!”

ps:这是属于两个戏精的战争,请勿当真。

鬼天盟内。

“鬼狐大人,非常抱歉,我没能杀了他们。”

“没关系,我看到你对鬼天盟的衷心了,下次还有机会。”

“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去寒冰湖。”

去往寒冰湖的路上。

“对不起,金,我没想到我哥会这样...”

“没事的,其实我也没有想到...”

“天哪,金,你这...(小声bb)”

“诶你在说什么啊?”

“没事啊。”

“嘶。”
“天空是什么颜色的?”
“金色。”

“智障。”

“混蛋,你拿到什么情报了。”
“这次活动很大,鬼狐会出动整个鬼天盟来围攻你们。”
“你这不是废话吗?”
“我会混在鬼天盟里帮你们的,这是我的主要目的。”
“你良心发现了吗,混蛋。”
“你小点声,不要让他们听到。”
“要不是为了演戏,我才不会说我的武器坏掉了。”
“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去演戏。”
“难不成我还要谢谢你?对我还真得谢谢你。”
“有点诚意行么,而且我该走了,不要恶心我,不然我真的不能保证会不会真的砍死你。”
“那谢谢你,哥哥。”
“那我就先走了。”
第二天。
“鬼狐大人,现在我们要采取行动了吗?”
“当然,告诉所有鬼天盟成员,我们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寒冰湖内。
“格瑞,我们快去拿你的原谅大刀。”
“.......”
因为我已经习惯被哥哥无视,也没有在意那么多,拉着格瑞就去拿烈斩,可是...没等我拉到他的手,他就已经到了。
“妈耶,格瑞是被烈斩吸过去的吗?”
“什么。”(拿烈斩指着我)
“喂喂喂,我们现在好歹算是战友吧?”
“哼。”
“诶?你们在干什么?”
“没事啊。”
“啊,噢。”
往寒冰湖的路上。
“为什么你要选择留着鬼天盟内呢?”
“这里管饭(划去)我从来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在这里和大家相处,我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的良心不允许我这么做。(滑稽)”
“可那是你亲妹妹啊。”
“鬼狐大人不也是想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杀手吗?”
“鬼狐大人,他知道的是不是有点多了?”
“不会,现在留着他还有用。”
寒冰湖内。
“决战马上就要到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我去搬救兵吧?”
“是谁啊是谁啊?”
“我的两个仇家,我可以把他们引到这来给他们找麻烦,不对,他们已经在火焰山打起来了。”
“你的两个仇家是谁啊?”
“雷狮和嘉德罗斯。”
“还是别了吧,如果嘉德罗斯来了,他会找格瑞的麻烦的。”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吧。(小声bb)”
“看,他们来了!”
“来的正好,我有一笔账要和某个混蛋算算了,我的元力武器修好了,看我怎么教训他。”
“智障,原来你在这,我正在找你呢。”
“我们还有一笔账没算呢,来打啊!”
(ps:我的心脏长在右边。只有某个混蛋知道。)
“好久没有打过了,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啊!”
“别废话,我们只能活一个!”
我召唤出冰刃砍向某个混蛋,不出所料,他很轻松的躲开了,同时拿出一把枪朝我开了枪,金发出一个矢量坚盾挡在我前面......(拿枪的手,微微颤抖。)
“这tm跟说好的不一样啊!”我在心里大喊“况且那家伙哪来的枪啊!”
一瞬间,我们俩都楞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格娜玲,你没事吧!”
“我没事!”内心世界:mmp,mmp,mmp!说好的是当快打到我的时候弄个bilibili特效时空转换直接穿到我后面呢!这戏演不下去了!
“你不要插手!这是我和这个智障的事!”
“对,金,这是我和某个混蛋的事,你不要插手!我们去那边打!”
“好,走!”
火速离开现场后。
“啊,这戏演的我好累啊!”
“我也很累啊,我为了演这场戏容易吗我?”
“而且金也太会拆台了,早知道就告诉他们了!要不我们回去观战吧?”
“好,面具校服(误)我都拿了,快换上吧!”
“面具上有没有裂缝?”
“有的,在划两道吧。”
“好,让我们继续去看他们的表演吧。”
当我们到那里的时候,金已经黑化了。
“什么,那我东西都白拿了?”
“好像是的。”
“我们到底他妈跑了多远?”
“安静,就当看戏吧。”
“带手机了没,来个现场直播。”
“没有,滚。”
“难得我觉得你变好了一点,你这个智障。”
“看来我也觉得你变好了一点是错觉。”
“嘁。”
“我们先离开吧,后面就是金和鬼狐的回合制战斗了,没意思了,我都看了十几遍了。而且后面太伤感了。我们去玩一下放松心情吧!”
“你请!”
休息的三天时间内。
“格娜玲小姐,好巧啊,你们也在这。”
“好巧啊。”
“好巧个p啊!要不是休息三天内不可以互相攻击,我tm早就打死你了!”
“什么这又关我什么事?”

“竞速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能不能稍微紧张一点?”

“我已经很紧张了。”

“格娜玲小姐,您不必紧张,在下......”

“停停停,她还用保护?她不去伤害别人已经很好了吧?”
“滚啊!你这个混蛋!”
“你先滚一个我看看。”
“我tm不会!”
“那你在对我抱有什么希望?”
“我...你...我要打死你!”

“反正现在不能互相攻击你tm倒是打我啊。”

深呼吸,我要想想安迷修的骑士道......果然在这个混蛋身上完全没用啊!

“算了,我们一会选哪个载具?”

“我早就物色好了,看到那边的那艘轻巡洋舰了吗,美国的金坷垃,呸,圣地亚哥。”

“什么是美国?什么是轻巡洋舰?”

“emmmm美国就是我们那里的一个地方,那里有很多小姐姐,呸。”

“什么是......”

“快住口,我要先弄死那个智障。”

“弄死我谁来开?你会吗?”

“格娜玲小姐,在下可以试试!”
“恕我直言在场的各位可能只有我会开。”

“亲~爱~的~哥......”

“口也屎啦格娜玲!”
“难不成你真的把手机带过来了?!”

“糟了,暴露了。”

“你是怎么充电的?”
“用你的千变剑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干什么好像你没有带似的!”
“我哪里我只是做了直播!”
“你是怎么充电的?”

“去,去,去用千变剑啊?”
“那你还好意思说我?”
“懒得理你,快睡吧明天还得早起!”
如你们所见,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秒睡。

“混蛋!给我起床!诶人呢?”
我掀开某个混蛋的被子就发现人丢了!

“太可怕了我哥失踪了!”

“滚,想什么呢。”

“你居然早起了!!!!!!!”

“什么我不能早起吗。”

“太反常了!你不是我哥!你到底是谁!”

“滚,竞速赛马上就开始了,还不快点换衣服。”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还穿着睡衣......好丢人啊!

“给我滚出去!”

“谁稀罕看你啊!你又不是我男...算了没事。”

“等等,男...什么?”

“你幻听了。”

“怪不得你成绩又掉了,说,那个人是谁!”
“滚。”
“好,去找我们的圣地亚哥!”
“现在还不能选,希望能抢到吧。”

“谁敢抢你的东西啊?你上次把那个抢你东西的人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抢了,还有谁敢抢你?”
“你。”

“再不走真来不及了!”
竞速赛。

“总算是抢到了,果然是我占的东西,还真没人抢。”

“他们看到你都巴不得跑远点好吗,谁不想活了?”

“信不信一会开始我就把你丢下去?”

“别废话了,要开始了!”
“一会你去开,我去上面防御。”

“ok.”
一开始,我们就很快的...落在了后面...

“智障!你能不能开快点!我们已经落后了!”

“我已经很快了!我不会开轻巡洋舰啊!”

“你让开让我来!”

“你个混蛋你会什么你肯定比我更慢!”

然后我就被踹出去了,踹出去。

“差点就死了...还好我会飞...”
“下次我就不会给你反应时间了,做好准备,我们要全速了。”

“我不信你能开多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慢点!!!!”
“做好准备,如果有人向我们攻击的话,马上还击!”
“我明白了,你能不能开慢一点!”
“都怪你我们到不了前十了。”

“前20也不错啊,就和你成绩一样,全年级倒数二十。”

“滚,这还不是全速,信不信我开全速把你甩下去?”
“滚!”
“有人一直从旁边跟着我们,可能要攻击了,注意!”
“先下手还是?”
“不,如果不攻击我们的话,还是不要...嗯?”
“我们被攻击了!”

“反击吧...”
“那是谁啊?不认识,打死再说吧。”

“第二波攻击来了,小心!”
“看我的!”

在我哥不知道为什么很娴熟的操作下,我们顺利的打伤了对面的参赛者。

“只是弄坏载具算了,别伤人姓名了...离终点还有多远?”

“马上就到了,哥我好佩服你的操作!”

“...是吗?”

“怎么了快到终点了你不开心吗?”

“我没事,还有多远?”
“已经能看到了,我们全速吧!”

“好,那就全速!”
“走!”

到了之后就又要看一大堆说明了,真的好烦,我tm想死。

“终于到了,我们安全了!”
“嗯...”
“怎么了,自从攻击别人后就一直不开心,你...”

“为什么要去伤害别人呢?”
“你以为我想吗,可是他们已经想杀掉我们了啊?”

“别说了,下一场比赛,你必须尽快找到我。”

“为什么,难不成是因为...你不认识路!”
“滚滚滚。”
“我们的宝石可以互相通讯的,我才想到的,别打我。”

“那就好办了。”
*天青车道!启动!

ps:以上纯属我哥瞎扯

“那么……这就是比赛的场地?(-᷅_-᷄)”
转了两个小时后
“怪不得混蛋让我去找他, 我都转晕了。现在用宝石! (*≧▽≦) ”
我说的召唤出一个虫洞,去混蛋那儿。
混蛋场地
“mmp 那个智障怎么还不来?难不成她也迷路了?” (ㅍ_ㅍ)
“瞧把你急得,都说问句了。” (*^▽^*)
“怎么这么慢才来!”(•̀へ•́╮)
“ 不要管这个啦,你的分数牌是多少?我的分数牌是一。”( ´・ᴗ・` )
我说这把我的分数牌亮给他看。
“ 而且我还发现我们的宝石可以让我们装成别人!”◠‿◠
“什么?!怎么不早点说?”(▼ヘ▼#)
“ 我也是才发现的嘛~”୧( "̮ )୨✧ᐦ̤
“喂喂你是什么表情?”(•̀へ•́╮)
“讨厌啦,哥哥~”(•̀ω•́)✧
“ 算了,我的分数牌是一。”(ㅍ_ㅍ)
“那么你准备装成谁?”୧( "̮ )୨✧ᐦ̤
“我说了吗?”(-᷅_-᷄)
“ 我准备要装成安迷修!”(•̀ω•́)✧
“你怎么不装雷狮呢?”(ㅍ_ㅍ)
“那就不装了!”( ´・ᴗ・` )
“好了,现在我们去找找金吧。”(ㅍ_ㅍ)
“好哇你要不要换个表情?”(•̀ω•́)
“用你的宝石啦,走。”(ㅍ_ㅍ)
“虫洞!”~o(〃'▽'〃)o
然后某个混蛋又把我扛了起来,mmp mmpmmp 。
“你快放我下来!” o(╥﹏╥)o
“不……”(ㅍ_ㅍ)
一口咬下去……
“你酷(快)炮(放)我下去放”(▼ヘ▼#)
“你快松口!疼”∑(O_O;)
(我不想再打表情啊)
“算了,别一直用宝石了,转一下吧。”
“好吧”
三个小时后
“好累呀,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知道累呀,休息一会儿吧,智障”
“ 别说话,有人来了”
“格娜玲?”

“小瑞雪!你也来了?”

“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小瑞雪!”

ps:依瑞雪是,我在地球的朋友,不,是老婆。我们两个的性格一模一样。
“话说瑞雪你的分数牌是多少?”
“1啊。”
“我失踪有多少天了呀?”
“你失踪了吗?”
“我是说是在那个世界。”

“我是在你被传过来之后,突然被传过来的。这里的一个月就是哪里的一分钟。”

“那我们去找金吧~”

“可以啊。”

“话说你又长高了!”

“是吗?最喜欢你了!”

“我也最喜欢你了。”

格纳柒表示:让她们快结婚,我™要被狗粮撑死了。





格娜玲:啊,把这些字打两遍,要命!!!

依瑞雪:唉!?你不是只是复制粘贴了一遍吗?

格纳柒:就是啊。

浅玥:对啊对啊!

格娜玲:喂喂喂浅玥你不是另一个剧本的吗?

浅玥:别在意这么多细节。

依瑞雪:刚刚收到你的通知,我们是不是来拖时间的?

格娜玲:不不不,是凑字数,能凑多少是多少!!!

玥/雪/柒:......

格娜玲:算了,不凑了。

浅玥:那你tm还凑。

格娜玲:闭嘴!

分享

收藏6

喜爱3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