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感谢,非常感谢。

ad君233 07-07 1159 0

第五人格

杰园|园丁|杰克

【本章cp:园丁,厂长 封面源自网络。】

头好痛。

好晕。明明只是刺中心脏而已。明明只是被猎杀而已。不是说死后会失去知觉吗?为什么全身都在疼痛啊好冷。

眼前早已看不见任何东西了。

- - -

“杰克!游戏准备开始了!”小丑裘克疲惫的扯着嗓子,也许是上场“游戏”的关系。刚醒来就听到熟悉的话语,甚至连语气,时机都一模一样。

“嗯?”一切都与那时候毫无二致,应该只是巧合吧,但又莫名的熟悉。不过想那么多也没用,现在正犯头痛的我只能等待眼前变得清晰起来。

“没听到吗?喂!”裘克用他那逊毙了的火箭筒拍打又戳戳我的肩膀。不爽。

“知道了。”尽管有些晕,但还是离那个假笑的小丑远点。裘克也停下对我的敲打。

“离游戏开始还有多少时间?”我疲劳的睁开眼皮,坐正拿起了我的帽子。

“啊,大概十分钟吧。”

“哦,谢了。”

丢下裘克,走出午睡的地方。却看见走廊的大摆钟,它述说的时间离“游戏”还有一大半个圆。

“喂,裘克。”我再确认了一眼时间,还是差了很多时间。

“干嘛。”坐在红皮椅子上准备打盹的裘克不耐烦的回应。

“这时间不是差很多嘛。”

“那你去打发时间去吧,有休息的时间不挺好的吗。”说完裘克倒头就睡。

“好吧。”我耸了耸肩,再次走向户外慢悠悠的散步。

- - -

不对啊。时间,回潮了?

为什么?我死去了以为结束了却要我还死一次?拜托,我又不是龙套演员。是那个小鬼搞的?但这不是有要杀我一次?在我还有记忆的情况?那我岂不是要被耍的团团转?

“那边的面具男,发呆走路可不好哦。”一名背着大型背包,穿着长靴又满嘴胡茬的大叔靠在护栏旁。说完话还用大拇指指了指刚刚的会议室。

“冒险家先生,请不要那么无礼的称呼监管者哦,不然——”我举起钢爪,我微笑着在我脖子的较前面的位置横划了一刀。

“哈哈,是吗。那我会注意的。我叫库特。”库特笑了两声,并做了自我介绍。

“我叫杰克。”

“那,杰克先生。我们来玩个小游戏怎么样?”库特走到杰克面前,脸上依然带着笑意。当然,比面具上的“小丑式”笑容好多了。

“说来听听。”作为礼貌,我也回敬了他笑容。

“我猜你的口袋又一个关于‘时间’的东西。”说完他笑着用眼神催促我摸摸口袋。我乖乖的检查口袋,发现真的有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是那个怀表。

……!”像被它吸进去一样,强烈的恶心感扑面而来,脑中朦胧的画面又再次出现,冰冷的同感刺激着全身。片刻后才勉强挤出一句话。

“你也知道它吗?”

“当然,我可是被那个画面折磨九次啊。”

“是从那个‘慈善家’那拿的。另外还有一张纸条。”等待疼痛消失后,我主动向他提供情报。当然,向陌生的人提供情报是很危险的,总比被不知名的人耍要好。

“哈!‘慈善家’这个外号取得很好嘛!顺带一提我看到这个也是在他那里看到的。啊,那个纸条麻烦给我看看。”

“你话真多”虽然突然开始嫌弃他,但是我还是乖乖递上纸条。反正我也看不懂那个文字。谁知道他看了会儿脸上的表情就从笑容到略严肃的表情。连眉毛完成“八”字型。

“呼是个可怕又满是瑕疵的宝藏呢。”轻轻舒了一口气后,库特闭上了眼睛。

“喂,到底写了什么。”

“要不然你猜猜看?”库特马上露出了想捉弄我的表情。真好懂。

“不要,我才不想思考。就算猜也不行。”

“好啦好啦~我翻译就是了~

“‘将时间重置。限时12次,一次一小时。’它说这样说的。”

……”喂喂喂,你在糊弄我吧。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那我先说明一下吧。其实我也是被卷进来的,我和慈善家组队时,隐约有‘慈善家’用掉了八次机会的记忆。然后你将它夺走,它就视你为主人。刚才也说了有十二次机会,你还用了一次。但‘慈善家’不知道用这个钟干了什么,导致出现‘BUG’(漏洞)。这个从前八次我的重置和这次重置看得出。我在重置时看到了很多这些文字。”

我非了好大劲去理解他的话,但是无论思考了多少次我都只能得出一个疑问:

“为什么就突然异常啊?”

“之前我也调查过,他在八次中都接近了这次‘游戏’的队友,次数最多的是一个叫艾玛.伍兹的孩子。异常应该就出在这里。”

……

“不对,那这整个时间线就充满漏洞了吗?”为什么慈善家重置了时间,我们会有意识的注意到异样,而别人,比如裘克他们没有?既然有BUG要什么修复?不修复又会怎么样?怀表还会认别的主人吗?这些疑问和她的身影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所以才是‘充满瑕疵’啊”库特无奈的摇摇头,又从他的背包翻出一个牛皮笔记本,翻开其中一页。“这是我发现的‘新游戏’的规则。当然,不完全是对的。”

……”我咽了一口唾液,准备仔细听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1.这个钟重置后的一小时之内,将会改变所接触的人的命运。

2.接触到的人将会意识到时间的重置,但意识几乎没有,除非收到刺激,相对的接触少的就没有什么意识。

3.如果在重置的时间中死亡或把怀表交给别人,之前做的事作废。怀表如果落在某人的手里,使用者就认定是那个人。

4.一次一小时,‘一次’与‘一小时’将于在时针与分针中显示出来。到时会强制进行重置。

5.如果进行了太多次死亡(在死亡前按下怀表),时间会视为出现‘BUG

6.如何保存现状不明,可能需要某种祭品等,不过慈善家似乎已经提交。啊……说完了……

“那‘BUG’又该怎么修复?不修复怎样?”

“你问题真多啊~

“快说,我讨厌思考。”

库特无奈的笑了一声便开了口:“时间怎么能有错对之分?只是再承受几次这样的重置我就会死吧。你作为主人可要加油啊,虽然不知道你打不打算修。啊,到准备时间的时间了,我先走啦~”库特自嘲的笑笑便背起背包,迈起步子。

也就是说。所有人会死,包括她。

“等下。”

“嗯?”

“谢谢了。”我朝库特笑了笑。

“我只是一个‘冒险家’而已!”

“啊哦哦,对了,难道说你就是开膛手杰克?”库特先是发出了一声怪叫,然后转过身。

“哦,是啊。”

“诶~可不过如此嘛~ 库特呲着牙哼了一声。

“哈?!你还敢在开膛手面前说这种话?拜托,我绝对比你强!”我同样也挑衅的呲着牙。

“嚯~这个挑战我可不能视而不见!”说完,那个怪大叔连声招呼没打就跑走了。我笑着目送他到屋内。

来吧,思考起来,然后行动起来,从而达到我的目的。

- - -

首先得那个人渣擦屁股收拾烂摊子。不用想都知道他的目的只有钱,虚名和爱情(艾玛)了。最大的‘BUG’毫无疑问就是艾玛。问题就在于怎么修复。

……

修复就是说恢复以前的轨道就行了吗?再说了时间也没有对错吧。也就是说拥有怀表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啊。无论添加了多少看起来平衡的规则都是个开挂的存在啊。

那,我也许可以让它彻底回到“正轨”?也罢,就这么做吧。满足她就好了吧。原谅我只能想出这些毫无逻辑的事吧。然后最后一个问题是——艾玛.伍兹到底需要什么?嗯~想到一步做一步吧,这已经是极限了。

~就利用他一次吧!

“叮叮叮~!”这次游戏的预备铃响起来了。

“糟糕!”还有十分钟!

哇啊,这就是迟到的感觉吗

- - -

“里奥。”刚刚跑到走廊又慢下脚步,压制住慌张。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坐在木板凳上的厂长似乎拿着什么,听到有人有急忙收起来,一脸不爽的脸色。但看清搭话的谁便没有理我。“干嘛。”他开始擦起了自己的武器(脆脆鲨0w0)。

拜托几分钟的时间我怎么可能跟他耗?

“你看过游戏的求生者名单了吗?”

但里奥还是没有理我,真是的刚刚的慌张都白白浪费了。

“没看。”

啧。”你倒是看一眼啊!不是每人都发了一张吗!你当时在打瞌睡吗!。

只能怎么办了。成功的方法只有这一个了吧,至少以我这个笨蛋的脑子只能想到这个了。

“还真是可惜啊。”我耸耸肩,学着库特做出无奈又欠揍的样子。总算吊起了里奥的胃口。

“艾玛.伍兹。”

……”里奥倒吸了一口气,对面前的杀手兼绅士警觉起来。这也难怪,毕竟我杀的人都是乱七八糟的人啊,大概他是把“孤儿”也算在范围中了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前被刺穿的心脏仿佛被刀架住,下一秒会因为跳得太厉害而被再次刺穿。但这是效率最可观的做法,不然我早就失败然后浪费一次宝贵的机会了

“来比比怎么样?谁先将猎物收入囊中。”

!”

“只是捕猎太无聊也太不给情面了不是吗?”我的嘴角又上扬了一些,一定看起来很欠揍。不过在也不能算是撒谎,她的名字在十年前在我的名单出现过了不是吗?从表面上来看我只是一时兴起想到可以把玩的玩具而已。

果不其然,里奥抓住了我的领子,力度之大得想让我吐出来。他愤怒的盯着我,眼中仿佛闪着杀意。体内的罪恶感和恐惧让我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丝同情。

就是这样,像这样可悲的男人只要听见自己唯一重要的东西会被夺走就会失去冷静,不顾一切的去保护她。

“给我住手”他满是伤疤和绷带的脸直勾勾的盯着我,烧伤的手因为那件东西将失去颤抖着。

“不可能的哦,但是我不是给你竞争机会了吗?场地就在外面哦~”为了掩饰气息,我轻轻微笑着,用玫瑰手杖指了指门口。这时铃声响了起来,铃声还有些刺耳。

“不会让你达到目的的。”里奥用力将我甩向窗台,四肢好像没有了力气,就这样站着,以掩饰我没有倒下。

好痛。

“呵,是吗?”

独自一人被留下的我靠在墙上,不知是不是因为无力和同感,或是里奥有史以来动过最大的杀意。我那破旧的身子慢慢滑下去,然后跌坐在地上,头缓缓的抬起。

看到的只有有些霉味的天花板。终于听见游戏正式开始的铃声。

还好赶上了。太好了。看吧,最有效率,你们人类办不到的办法。只有怪物能做到,只有我能胜任的工作。

“唉……”我深深地吐了口气,托着沉重有布满伤痕的身体向场地走去。

- - -

大厅中央的长方形木桌旁,分别坐着三名求生者,他们依次为佣兵,冒险家和园丁。还有木桌的另一边坐着“慈善家”,这样反而显得队伍有些分歧,嘛,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

当事人艾玛正坐在最左边的桌角旁,正好里慈善家最远。刚才休息时间慈善家对艾玛的表白还在艾玛脑中挥之不去。当然,那只是对这个男人的愧疚而已。

“呜……”小声叹气的艾玛从刚进来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个劲的思考怎么解决现场的尴尬气氛,但思考了半天并想不出什么,索性趴在木桌上。反正这个座位自己也坐习惯了。

就这样,沉默的空气在大厅悠闲的弥漫。

“艾玛小姐,还有各位。”慈善家突然站了起来,拿出了一个帆布包,还特意另外交了艾玛一声,大概是也希望艾玛看过来吧。

“嗯?”如慈善家说期待的那样,库特合上了书;艾玛虽然还趴在桌上,但也看来过来,这样一来一直无视慈善家的奈布也只能听下去接下来慈善家的话语了。

“我有一个计划。能将监管者‘消失’。”说着,慈善家微笑着掏出帆布包中的类似瓶子的东西。不过见识少的艾玛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只能好奇的打量这个“计划”的重要道具。

这个瓶子是某个啤酒瓶。瓶子的包装写着自己看不懂的语言,里面的物体材料中似乎包含着纸,一直延伸到瓶口。除此之外还有几个看起来有些老旧的汽油打火机。

莫洛托夫!”刚才还在担心艾玛的奈布倒吸了一口凉气,向见了仇人似的厌恶的叫出了它的名字。

但艾玛还疑惑的歪着头,头上还冒出了无数个问号。

“就是土制燃烧瓶啦会产生火焰的军用武器”库特凑近身子小声的提醒艾玛。

“哎?!”其实艾玛差点因为讶异想站起身反对,但她出于礼貌还是低着头苦等慈善家讲完。期间时不时瞄了几眼奈布,但他正认真的聆听慈善家废话连篇的长篇大论,也不好打扰他。

慈善家的长篇大论其实并没有像某篇优秀的演讲稿,整个演讲大多是在得意地讲述自己是如何费尽千辛万苦拿到的武器,还有自夸着自己是怎么想到这个完美的计谋。想找出“我们到底要干什么”的部分非常困难。

艾玛实在听不下去了,看看奈布,他没有不耐烦的样子;看看库特,他也和奈布一样,应该是好奇慈善家又想干什么吧。艾玛等不下去了。

“我反对。”艾玛平稳的吐出几个字,不愿让别人察觉到她的不安。忍住不看周围的人的表情,继续编制着她的理由。

“就算退一万步来讲,如果真的杀死了监管者,我见过的监管者不多,也只有两个。也不确定到底人数是多少。就算杀掉一个也没什么用吧。”艾玛重复了一遍深呼吸,又补充道:“而且还有被抓的可能。”

库特和奈布都诧异的看着艾玛。也难怪,毕竟一个小姑娘能无视气氛的情况是很少见的。

“但是,艾玛小姐,你有点让我为难啊”慈善家苦笑着。“我们可是也有应对措施的啊,游戏的规则上也没写不能攻击监管者,那个空军不是也带着枪吗?”说着又看看奈布和库特。

……那好吧,但我是不会参与这场行动的。”快速的说完,像是逃跑一般,艾玛独自捏着工具箱走了。

其实,还有一个让艾玛不愿参加这场反叛的理由。

- - -

准备就绪,我躲在一片非常方便的雾中远眺着这场游戏。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只能看那对父女了。

- - -

……”不知为何,这场游戏非常安静。应该是监管者被引走了吧。

说着不会干涉计划,但艾玛还是将椅子都拆了。刚才慈善家也提到结束后在自己挖的地窖集合逃跑,所以并不用修机开门。

“但是啊”就算是自己微小的底牌也好,至少她想保住一两个人的性命。

最后一个椅子拆完,艾玛果然还是放心不下:“去看看吧。”

某人也在注视着这场灾难的发生。

幸运的是医院并不远,艾玛很快就到达医院。屋内还没有产生火灾,但此地是不可能安全的。艾玛绞尽脑汁的今后的对策,忍耐心脏每跳一下的疼痛慢慢潜行在医院的二楼。

“找到了。”是里奥的声音,或许说,是父亲的声音?

一直以来的艰辛与庆幸让那翠绿的眼眸一下子充满了泪水。艾玛转过身,带着哭腔,轻轻叫出了对那个人的称呼。

……爸爸?”

是我。”里奥大大咧咧的呲着牙笑着,虽然看着这只是一个缠这绷带的怪物的笑容。

“好开心,我也找到你了”很遗憾,这种场合并不能让这两父女拥抱一下,哭着享受重逢的喜悦。艾玛也明白这种道理,所以这句话她并没有说出口。

“啊,不对,爸爸——”

“咔咔。”瞬间,不知在哪作为源头,火种蔓延开来。

“快走!”还没等艾玛反应过来,父亲拉着艾玛跑向出口。顿时屋中充满了烧焦的味道与炽热致命的火焰。

像是火焰故意似的,它们分别燃烧在捷径中。两人跌跌撞撞的前进,艾玛倒是没什么大碍,但里奥的绷带早已烧焦了,露出烧伤的皮肤。可能是心理创伤的关系,里奥的头上不停的冒着冷汗。

“孩子,啊不,艾玛,再坚持一会,快到了!”

突然一块带着火的木块掉在艾玛的腿上,虽然马上抹开,但腿上还是火辣辣的痛。艾玛就这样跪在地上。

“唔

“没事吧!”

“嗯”艾玛勉强站了起来,艰难的抬着腿,咬着牙,走了起来。

【拜托了,

拜托了

腿给我动起来……

好,好不容易找到了啊

明明都触手可及了啊

神啊,拜托了!拜托

出口近在眼前了。两人像看见了希望走向出口。

然而、楼上爬满火焰的大木板掉了下来。

时间好像停滞了一样。又好像变得缓慢了。在那一瞬间,名为父亲的男人将面前的女孩用力推了出去。火焰的燃烧声还在响着。

“爸爸爸爸”女孩似乎控制不了自己的呼吸一般,好像要哭了出来。她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丑陋的爸爸。

“不许哭啊

“但是但是,”女孩依旧没有收起要哭出来的欲望,也许以前也有过这种事吧。

“好了,笑一下。我家艾玛可是很勇敢的喔!”被压在火焰下的父亲呲着牙,又大大咧咧的笑了出来。就好像背上的炽热感仅仅只是空气一样。

“嗯”女孩用双手不停的擦着眼泪。然后也含着泪大大咧咧的笑了出来。

“好!这才是我家女儿!不过,你父亲很无能,只能帮你到这啦。”

“嗯……

忍着眼泪很难受吧。

“那么,再见。”父亲一边笑着,一边闭上了眼睛。

“爸爸?”

突然,眼泪涌了上来。

“爸爸,我哦?一定,一定会加油的所以,所以你不是个无能的爸爸啊”女孩就这样,跌坐在地上,任由眼泪落下。

【艾玛,谢谢你来找我,非常感谢,非常感谢。拜拜。】

分享

收藏5

喜爱2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