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快交稿

宋无白 07-07 556 0

原创

现代言情

傻白甜实习女编辑 日常拖稿人气男作家


南城是个不夜城,车水马龙的街道似乎从来都没有停歇。

苏暖美滋滋地拿着实习证,走进了文学网的写字大楼,一路小跑带跳,难掩心中的喜悦。


——能在南城找到一份工作十分不易,更不用提工作的地方如此的气派,等她实习转正后,她家老母亲会高兴坏的。


苏暖走进办公室,习惯性地与其他编辑打招呼,按下电脑开关,准备开始工作。

但屁股都没坐热,就被上级叫了去。


“编辑部里没人愿意干这事,这家伙是个老大难,拖起稿来会连续几个月屁都不放一个,其他编辑催他都催怕了。”陈琳一贯诙谐,办公室里的玻璃窗透出楼下密密麻麻的车,像是一只只蚂蚁。

有些恐高的苏暖看到只觉得头脑发昏,冷汗直冒。但又被陈琳办公室里的冷气吹得一身鸡皮疙瘩。


苏暖面色犯难:“能再考虑下吗?”

伊错她是知道的,三年不更文,一更更三年,他这种自由散漫的更新习惯直到签约以后才有所好转。他的新作《端控》在文学网上一度很火,但是三天前突然断更,网上骂声一片。

而她又是个实习编辑,毫无催稿经验。


陈琳耸耸肩,一脸“你看着办咯”的表情。苏暖头皮发麻,只好点头答应。

——没办法,领导就是老大。她是老大,她说了算。


苏暖在陈琳办公室里搜集了关于伊错的资料,“噔噔噔”地就下楼去了。

回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忐忑不安地用自己的工作账号添加了伊错的私人小企鹅。


对方半天没有回应,苏暖估摸着对方应该是根本不想搭理她。

她叹了口气,审核了几篇要申请签约的稿子,接着便拿起手机打起了伊错的电话号码。


几声“嘟嘟”后,手机里传来了男人甘冽的嗓音:

“喂?”


他的声音沙哑,但很干净,听起来像是一根羽毛在挠喉咙。

苏暖清清嗓子,把事先想好的话一股脑地全说了出来:


“伊错先生你好,我是文学网的编辑绾上,我想和你聊聊关于《端控》这本书的更新频率,请问你准备……诶?喂喂喂?? ”


苏暖话没说完,对面就传来了熟悉的“嘟嘟——”声。坐在同一个办公室里的编辑笑出了声,她对苏暖道:

“太直接了,委婉点,和他绕绕,你这样肯定会被直接挂电话的。”


苏暖泄了气,自嘲自己的资历太浅。她又试着给伊错打了几个电话,但都是“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苏暖猜了个七七八八,她这是被别人给拖黑了。

她不由得暗叹,现在的作者拖起稿来都这么厚脸皮的吗。


编辑阿梓也是催过伊错稿的人,她道:

“我上一次催他的时候也像这样,被逼急了只好跑去他的家门口找他,蹲了四五天,他家里的泡面吃完了出来买,正好被我给碰上……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正常的新人都会老老实实的更新,刷编辑好感,但伊错不同。如果是写文质量一般的作者,像伊错这样拖稿,很早就被拖黑名单了。

好的文手各大网站都在争取,陈琳也舍不得把伊错给拖黑。


苏暖中午下班后,就向陈琳请假。买了几大包方便面,拖着笔记本电脑和一个睡袋就跑去伊错的住址。伊错的住宅离编辑部不远,小区绿化做的很好,在钢筋混泥土的城市里也算得上清净。

苏暖站在小区门口,盯着大门处摆放的撒旦石膏像看了很久。


门口的铁艺门上满是藤蔓,远处哥特式尖顶建筑博人眼球。喷泉里的水微微发绿,青砖铺成的地让苏暖有些恍惚。


倏地头顶上就响起了让苏暖感觉到熟悉的声音:

“很有个性的地方,是吗?”


嗓音甘冽、干净,苏暖愣了愣,转身抬头看向和她搭话的男人。


硬要说帅气的话,有些勉强,他给人更多的感觉是一种陌上公子温如玉的感觉。

身材高挑,双腿修长,穿着白衬衫,面色很白,五官英俊。像是被水气氤氲开的眼眸里有一种清冷的感觉。


苏暖打量了他许久,这才缓过神来,迟迟点头。男人笑了,道声“我先走了”,就迈步离开,空气中留下了清淡的书墨香。

苏暖呆呆地看着男人走到远处的拐角,接着消失不见。


她拍拍自己的脸。

——怎么跟几百年没看到过男人似的,竟然还看着人家发呆,丢死人了。


苏暖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拿出手机,确定具体位置,走进了小区。


等她到了伊错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额头一层薄汗。她看看门牌号,确认是968”无误后,按了按门铃。


“伊错先生!你好!我是文学网的编辑绾上!我来给你送方便面了!”她贴着门缝对里面道。


没人回应,她又嚷嚷了几声。楼道里有住户经过,一脸诧异地看着苏暖,猜想着她一小女孩光天化日之下对着一别人家的门缝挤眉弄眼,到底是安何居心。

苏暖很尴尬,拎拎手上的方便面:“催稿的。”


倒是话还没落音,968”号住户家的门开了,一声清脆的响,苏暖浑身一僵,她看见伊错穿着白衬衫,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伊错清冷的眼眸里流逝过一丝诧异,他打量着苏暖:

“是你?”


“是是是,我是编辑绾上,我们刚刚见过。”


“不是说来送方便面的吗?怎么来催稿了?”伊错似笑非笑地问道,正想要关门,苏暖就把脚伸了进来,伊错生生顿住,一时间俩人谁也没说话。


“如果是来催稿的话,还是免了,我最近状态不好,不想写没有质量东西给别人看。”最终还是伊错先开了口。


苏暖半信半疑,她看见伊错面色精神,也不像是状态不好的样子:

“那我在这里等着,一直等到你更新了为止。”


“随你。”他说着就要关门。


苏暖顿时欲哭无泪:

“伊错先生,我们都是吃一碗饭的人啊,你的稿费才是三七分,相比其他网站的五五分你已经很富有了,相煎何太急!别和我们这种打工仔过不去。”


伊错顿时笑出了声,眉眼弯弯地,看上去温柔的很。


“我的泡面呢?”


苏暖抽出脚,把泡面塞到了伊错怀里,刚想说话——

“好的,谢谢,再见。”伊错飞快地说道。

“砰”地,面前的门关上了,苏暖这才发觉自己被诈了,气得眼眶发红,但任她怎么拍门都没用。


屋子里静悄悄的,苏暖站在门外,只好认栽,她暗下决心一定要等到伊错出来。她拿出睡袋,铺了个地,取出笔记本开始办公。

网站里的签约作者时常来骚扰她这个新来的实习编辑,苏暖也不嫌烦,陪着他们聊天,一下午坐在伊错家门口也不觉得无聊。


伊错是晚上回来的,他走到门前,却发现那个小编辑还在门口,坐在睡袋里,腿上捧着笔记本,屏幕的蓝光印在她乖巧的五官上,莫名地让伊错看着走了神。


苏暖感觉到异样的目光,转头看向楼道,一时间傻了眼。

她和伊错大眼瞪小眼地看着。


“你怎么还在这里?”他蹙眉。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暖惊愕,她回头看看从未打开的门“你不是应该在家么,怎么会从楼道里出来。”

伊错没回答,他看着苏暖的睡袋,问她:

“你晚上打算睡在这里?”


苏暖点头。伊错怒道:

“胡闹。你一个女孩子拿着睡袋一个人睡在外面?!”


苏暖被伊错凶的发懵,无措地坐在那里。伊错叹口气,走到门前拿出钥匙打开门,对着苏暖道:“你先进去吧,一个人在外面太危险,我待会儿就写稿,写完后送你回去。”


苏暖点头,稀里糊涂地收拾东西进了伊错的屋子。

房间装潢是黑白色调,很符合独居男性的品味。


进去后,她看见玄关处的旋转楼梯才恍然醒悟,原来这是两层楼被打通了,难怪刚刚他明明关了门把自己锁在家中,却从楼梯口里出现了。


伊错看着楼梯笑了笑:“对付编辑催稿的小花招,他们在这层楼的门口守着,我有事就从底下一层的门出去。”


“绾上,对吧?”他突然问道。


“诶?其实你直接叫我苏暖就好了。”


“我叫陆卿,”陆卿笑了,“你吃了吗,拿那边有泡面,我家里也没什么吃的东西,你自己去煮,将就下,我去写稿。”


陆卿走进了书房,苏暖拿着她前不久刚刚送给陆卿的泡面,只感觉到拘谨。她走进厨房,尽量不弄出噪音。


陆卿更新很快,还没等苏暖煮完面,他就从书房里出来了。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从他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苏暖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陆卿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找女朋友了。


苏暖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从厨房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陆卿,眉目如画,在认真地看书。两条修长的腿交错放着,让苏暖看了咽咽口水。


“我帮你也煮了一碗,是放在这里吗?”苏暖紧张地问道。

陆卿点头,放下书来到餐桌上,苏暖紧张地低头吃面,一碗吃光了也没尝出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耳朵发烫。


——毕竟她是第一次来到男生的家里,多多少少有点拘谨。


吃完后,陆卿开车送苏暖回家。

苏暖不大喜欢汽车里的真皮的味道,一直都开着窗户,夜晚的凉风灌了进来,吹得她鼻子发红。


“以后不要再像这样催稿了,大晚上的,很危险。”陆卿节骨分明的手握住方向盘,在等红灯之余,他看着苏暖对她道。


苏暖点头答应,红彤彤的脸颊埋没在夜色中。


回到家,打开电脑,苏暖发现她的好友申请已经通过了。

陆卿是个非常好的人,她想。


此后陆卿再也没有拖过稿,苏暖也顺利地转正了,分到了一部分作者,其中就有伊错,俩人常常在QQ上磕唠,聊熟了就开始称兄道弟的,一起出去过双休。


近年关了,城里一片红艳艳的喜色。苏暖家里的催婚电话也像是寒风一样不断地吹过来,苏暖觉得无奈。


一日她看见陆卿给她发消息。

伊错:是不是我拖稿才能见到你?

绾上:诶?!这这这……

伊错:开玩笑的,我只是想请你吃顿饭,《端控》马上要出版了,我想找你聊聊。



最终陆卿决定去吃火锅。


南城那天刚好下雪,雪虽然不大,但陆陆续续下了一天,地上积雪也很厚。苏暖穿的像一个球,只有一双腿纤细地看上去很不协调。

苏暖整张脸都埋在了围巾里,她很远就看见了在火锅店门口等她的陆卿。


陆卿穿着黑色的羽绒服,脸冻得发白。他不断地朝手哈气,白色的小水珠幻化成雾升入空中。

陆卿看见苏暖,顿时眉开眼笑,清冷的眼眸好看的惊人。


吃一顿饭,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聊天,东扯扯西聊聊地,天色就很晚了。


苏暖夹着一块肥牛放进火锅里涮,问陆卿:

“你不是要问《端控》的出版问题吗?”


陆卿嘴里正在嚼金针菇,他吃力地咽下去,回答:

“书的封面能不能请阿梓来做,她的美工功底不错。”


“哇塞,你可够贪心的,专门的美工你不要,非要阿梓。”苏暖夹出涮好的肥牛,蘸酱放进嘴里,乐呵呵地笑了,明眸皓齿的模样有不少人往她身上投来目光。


陆卿有意地挡住苏暖,想来搭讪的人大概是认为苏暖已经有男朋友了,只好远远地看着。

苏暖的长得一副乖巧模样,确实很讨人喜。


“苏暖,你家里有人催婚吗?”陆卿突然问道,他敛眼,睫毛遮住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暖想到催婚就头皮发麻:

“电话像鞭炮似的,只要一接那就是噼里啪啦的相亲安排,我都快哭了。”


接着她就笑了,问:“大名鼎鼎的伊错是不是也被催婚啦?”


陆卿有些哭笑不得:

“这倒没有,不过苏暖你就没有想过找一个男朋友吗?”


苏暖没听懂陆卿的暗示,自顾自的吃东西:“想啊,问题是找不到投缘的。”

苏暖砸吧嘴,一脸惋惜。


陆卿微叹气,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转移话题到了别的方面。


吃完饭后,陆卿提议去走走,他买了杯热奶茶给苏暖,苏暖捧着暖手,走在陆卿身后。

街上行人不多,大抵都是回家过年去了,走到偏僻处,陆卿忽然停下,苏暖一个没留神就撞了上去,鼻子被撞得生疼。


陆卿扳过她的肩,看着她,捏了捏她的鼻子:

“二傻子。”


白气从他的嘴里出来,转眼消失不见,苏暖这次没有反驳,呆呆地看着陆卿。

陆卿身上的书卷气,真的很难得。苏暖打小就喜欢这样的男生,只是陆卿眼睛里的清冷让她捉摸不透,她生怕一个不留神,他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苏暖吃火锅的时候喝了点酒,脑子糊涂,此时大概鬼迷心窍,说道:


“陆卿,我们在一起吧。”


语毕,她就后悔了,苏暖埋着头,耳朵滚烫,她不敢看陆卿的脸,生怕看到对方的一脸尴尬。


可她听到了头顶有人说道:


“好。”


嗓音甘冽,一如从前。


这是苏暖和陆卿之间的第一次亲吻。日后结婚了的夫妇俩回忆起那个下雪的晚上,嘴里说的话都出奇的一致:


“色鬼迷心。”


苏暖和陆卿在一起后,陆卿的更新频率没有变,只是文章字数上偷工减料。伊错的小迷妹们纷纷猜测他是不是有了女朋友。


俩人不久就结婚了,婚后的陆卿一如既往地拖稿。

因为工作原因,伊错被调到了阿梓的手底下。


梓常常蹲在968”号住户的门前,对着门缝里挤眉弄眼:


“伊错大大!相煎何太急!你怎么可以拖稿呢,这是不道德的,结婚了不是理由,哪怕对象是苏暖也不行!”


陆卿难的地对待催稿有了反应,他打开门,面色阴沉,修长的手指放在唇前:

“苏暖在养胎,她已经睡着了,你别吵醒她。”


接着陆卿飞快地关门,留下门外的阿梓一脸生无可恋,气得跺脚。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让她听到这个!

(完)


分享

收藏19

喜爱38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