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火(晴尼)

(依旧是萌萌哒晴百文,凤凰火单恋八百。ooc归我)

(八百比丘尼视角)

我输了。

不出意料的,在这场复活与封印八岐大蛇的决战中,晴明大人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这场赌注,也已经揭晓了最后的赢家。至于我——一个不自量力的蝼蚁,竟狂妄的想与天抗衡。无论多么努力,哪怕倾尽所有也只能落得一个被上天耍的团团转的下场。更可笑的是,我连自杀以赔罪都做不到。

这真是一个讽刺的事实啊。

现在呢?我真是无处可去。我背叛了晴明他们,而黑晴明此时也不知去向。我仿佛回到了一开始流浪的时候,迷惘,孤独,不知所措。无奈之下,我回到了凤凰林,虽然很不想麻烦凤凰火,毕竟我身上犹如死水般的冰冷不是她喜欢的。所幸她并没有很反感的样子,相反还挺热情,这让我有些意外。

你怎么了?凤凰火疑惑的望着我,手上还递来一杯温好的酒。我摇摇头,接过来一饮而尽。

想着之前发生的事,坚硬的白玉杯硬是被我捏出几条裂痕。我头晕沉沉的,可能是喝醉了吧。

八百?

......八百?是在叫我吗?

这就醉了吗?真是的,活了那么久,还以为你酒量很好呢。

......这是什么歪理啊。

——”凤凰火叹了口气,算了,睡吧。来。

于是我靠在她身上,合上双目渐渐入睡。突然想起自己以前也是这样哄神乐入睡的,可是想自己这样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给予别人温暖呢?

凤凰火看着怀里的女人,轻轻叹息着,一边将羽翼盖在她的身上。

但愿自己能为她冰封的心带来一丝温暖吧。

晴明再次挥动手中的折扇,可法阵的光芒却迟迟亮不起来。神乐焦急的绕着法阵打转。

怎么回事?这样下去我们还怎么找比丘尼啊?一向温和的神乐此时也急了。倒是源博雅,在一旁悠哉游哉的擦拭着弓箭,随口来了那么一句。

“一个叛徒而已,至于吗。”

“咚。”

“唉哟!神乐你干嘛?”源博雅惊恐地捂住脑门。晴明被吵的心烦意乱,一甩手“唰”打开了折扇。突然间,他脑海中灵光一现,忙拉住神乐,“快!去她的房间里找几件用过的东西出来!我想到办法了!”

“她用过的东西?”神乐喃喃地重复了一遍,立马反应过来,抛开雨伞就往屋子的方向冲去。片刻之后,她手捧一串银色的铃铛出来了。

晴明小心翼翼的将这串铃铛放进法阵中,缓缓的催动着。紫色的光映衬着两人沉重的脸……

八百比丘尼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是一片深蓝色的背景,她知道那是海。除了海,还有金色松软的沙滩、渔民所住的已经有些破旧的小屋、被海浪冲刷的非常光滑的褐色的礁石……

但就是没有人,连人影都没有。

八百比丘尼独自一人站在中央,无助的环顾着四周。海风渐渐变得寒冷彻骨,将她冻得直发抖。她听见有人在哭泣,在呻吟,她四下寻找着那个人,最后才反应过来那个人就是自己。

无边无际的黑暗逐渐降临,带着恐惧将她席卷、包裹。她蹲下身去,抱着自己。她想逃离,想奔跑,想大喊自己亲人的名字。可她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无助的流着泪……

然后,她醒了。

梦里的那种恐惧还残存着,八百比丘尼的身体微微颤动。凤凰火担忧的轻轻拍了拍她,问道:“还好吗?你的脸色不太对啊。”

八百比丘尼苍白着脸,摇了摇头,冰凉的指尖抵在额头上试图让自己清醒。刚才的那个梦好熟悉,明明在记忆里没有这一段,可又真实的如同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究竟是自己忘了还是……

太可怕了。一个梦居然能让她如此恐惧,可之前根本没有占卜到会做这样一个梦啊,莫非是在提醒什么?

…… …… ……

“八百比丘尼?”

她这才想起凤凰火的存在。

“你刚刚怎么了?似乎不太对劲。”

“没事,”八百比丘尼虚弱的开口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有什么事都不行,不是么?”

看她还有精神开玩笑,凤凰火也就放下心来。“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听了这话,八百比丘尼沉默了。良久,她抬起头,用带着点歉意的语气对凤凰火道,“虽然我也很抱歉,但是……现在我没有办法,这段时间或许要麻烦你一下……

麻烦?凤凰火心中默念了一遍这个词。

原来在她心里,自己待在这个神社中就是带来麻烦啊。

“怎么会讷……

我怎么会觉得你麻烦……

八百比丘尼闻言笑了。

“那就多谢啦。”

(这个地方格式好像不太对,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改。)

“看起来,她好像在凤凰林里。咦?这个是……凤凰火?”神乐看着法阵中的倒影有些意外,“当初不是凤凰火请我们把她带走吗?现在看来两个人关系挺好的样子啊。”

“凤凰林?”晴明喃喃道。

“晴明大人,我们现在就出发吗?”小白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樱花花瓣,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博雅拿起弓箭,也站了起来。神乐抱起小白,征求意见一般地看向晴明。

而令众人意外的是,原本应该会第一个冲出去的晴明,此时反而摇摇头,转身在一旁的石头上坐下了。

“算了,让她在那里多留一会儿吧……

八百比丘尼突然想起来了。

那个梦不是什么预言,也不是在提醒什么,那是她儿时一段无法磨灭的阴影。当然,也是因为人鱼肉才……

“贪婪的人会受到惩罚。”那位老者是这么说的。

———可贪婪的不是我啊!她想起了那些指使她去试吃人鱼肉的村民。

“助长他人的贪婪,也是一种罪过。”白须银发的老者这样说,苍老干枯的手抚了抚胡须,那双宛如明镜般的眼眸映着自己那疑惑的脸。

尽管老者的回答并不是那么的如她的意,八百比丘尼每年还是会去他墓前给他献上一束花。

老者说的很对,所以神在惩罚贪婪之人时,把她也给惩罚了。

“凤凰火大人,我想我该走了。”

“怎么了?”凤凰火心里一紧。

八百比丘尼支着手杖站起来,深邃的目光投向凤凰林的出口。

她的眼睛真的很美,凤凰火想。

清亮透明的青蓝色,瞳孔颜色略深,整个眸子色泽极浅,却凝固着与它不符的沉重和疲倦,像一潭冻结的死水,外表美得让人惊叹,哪怕内里已经溃烂至极。

也许,她是得走了呢。

“晴明大人怎么有闲暇来找我呢?”

林外,八百比丘尼重新挂上那标志性的浅笑,直直地望向晴明,袖中的手却悄悄握紧了。

“八百比丘尼。跟我回去吧。”

……你独自一人前来,就为了这个?”

“对。”晴明眼中透露着少有的坚定,“我希望你能回来。”

回去……八百比丘尼在心中默默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

谁会愿意接受呢……一个叛徒。

“没有人不会。”

晴明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八百比丘尼怔住了,他握紧了手中的读心密卷,几步走到了她面前。

“至少,我会。”

永远会的……

“就这样?”

八百比丘尼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和服从法阵中央站了起来。

困扰了她几百年的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要相信晴明大人啊八百比丘尼大人!”小白在一旁惊叫起来,“这可是晴明大人奔波了数月才寻到的破解人鱼诅咒之法啊!为了您晴明大人每日每夜地打听研究都快成行家了……

“小白!”

……

神乐抱起小白,仰头看向八百比丘尼,脸上绽开笑容。

“那,八百比丘尼从现在开始就是一个普通人了!”

普通人……

这个自己一直奢求的词……

“——嗯!”

凤凰林里。

“凤凰大人,吾的修行也快结束了。”

“除了让自己变强,我也试图点起其他的火种。当然并不是那个火种。”

“说来也神奇……冻结了许久的冰居然也能重新燃起生命之火。”凤凰火又点起一根蜡烛。眼前是那双美得勾人心魄的眼睛。

“可惜并不是我燃起的。”

不过……我似乎找到燃烧的意义了呢。

她在微弱的火光中,笑得温柔。


分享

收藏1

喜爱2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