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择命》第二十七章 故事

烟寒笑 07-07 135 0

火影忍者

架空|其他

#佐助重生#

#原著背景#

#HE#

#鼬佐#


————————————正文——————————————


“我一个回头的工夫……鼬就突然不知所踪了。我们本来都准备在那里定居下来了,可是……我找遍了那个地方,都没有找到鼬。”佐助平缓下语气说。斑严肃起来,“这么说的话,就在几秒钟内,鼬就不见了?听起来不太可能是遇袭。”确实,如果是遇袭的话鼬肯定会做出挣扎,而佐助就在鼬的旁边,没道理不会发现异样。佐助想了下,“之前鼬故意躲起来给我惊喜,有没有可能是他躲起来的时候遇袭?”他停了下,又推翻这个想法,“也不会啊,如果有人攻击他,面对强大的对手鼬一定会开须佐能乎战斗,并且明确位置,好让我去帮忙。”两个人不断冒出一种种猜想,可都被一一推翻。【一个大活人总不可能人间蒸发。】斑想。他努力回忆着自己曾经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却是无果。总有一种答案可以解释的……总会有的……好吧,他宇智波斑暂时还没想到什么可以解释这种事情。

“佐助,我们应该相信鼬。”斑含蓄地说,试图安抚即将崩溃的佐助。“什么意思?”佐助不大明白斑想表达什么。斑解释道:“我们应该相信鼬的能力,以他的实力,是不会遇袭的。你能做的就是等他,就在他消失的那个地方等他回来。”“鼬现在不见了,你觉得我会乖乖留在原地吗?”很显然,佐助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听着!最近我的身体也感觉很不好!现在我们对鼬的去向毫无头绪,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可不是个好办法……你今晚现在我这留下,明天你就回那里。”斑掐住佐助的下颚,迫使他与自己对视,“我先去查查。答应我,如果我有什么万一,一定要等着你哥哥。”看着他认真的神情,佐助不禁点头答应。

见佐助答应了自己,斑也放心地出门寻找线索去了。临走前他让佐助先休息一下,毕竟看佐助那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几天不眠不休了。他说的确实没错,佐助现在已经很累了,他甚至没有进房间倒在沙发上就昏睡过去。

这一觉佐助睡得很沉,也很长。他直接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不过,斑还没回来。佐助担心了斑一瞬间,又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的宇智波斑正是鼎盛时期,就算是当年的初代目火影复活都不一定伤的了他。现在世上还没什么人能敌得过宇智波斑。

走出门外,他正思索着现在要去哪里,就看见了屋子墙壁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字。因为离得有些远,所以他移步至墙边才能看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字。

墙上的字迹潦草模糊,看得出来刻得非常仓促。“‘車’?”佐助好不容易才看清上面所写,竟是个“車”字。难道说是斑发现什么线索要马上去追踪,才匆忙留下这个字?可这“車”又代表什么意思?

佐助越来越看不懂局势发展了,现在鼬不知去向,斑外出调查至今未归。对未来失去掌控的感觉让他有点难受。他又要变得一无所有了吗?明明和鼬的生活才刚要开始,却出现了如此始料不及的情况。


他现在再等斑一个下午,如果等不到斑回来,再加上墙上的字迹,佐助就差不多可以确定斑也出现了意外。他想起了斑的话:如果我有什么万一,答应我,等着你哥哥。现在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听斑的话了。


静静坐在门口的阶梯上等待斑回来,他此时此刻多希望那个张扬狂傲的男人出现在他身边,用嘲讽的笑容看着他无助的样子。原本的他早已经不会悲伤孤独,可是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佐助又贪恋起了属于别人的体温和怀抱。


一旦被给予了希望,人类就会变得越来越贪婪。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六点,佐助没能等来斑。灰蒙蒙的天空中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就像是他落寞的心一样冰冷。雨水打在佐助的脸上,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或许是已经麻木了身体和心灵吧,他感受不到雨的湿润,一言不发地跑起来。

【又得一个人回去了。】雨越下越大,佐助的表情却没了变化。一滴雨水落在他的睫毛上,慢慢流进眼睛。等那滴水滑到他的脸颊上时,原本透明的水滴却被染成了红色。越来越多的雨滴被佐助的眼睛染成血红,他无暇顾及黏糊糊的红色雨水,仍旧低着头一股脑往前冲。树枝划破了他的衣服和皮肤,血混着雨水在他的身上流淌。佐助知道自己的眼睛发生了什么,万花筒写轮眼再次开启了。

宇智波的眼睛就像是一颗种子,它需要养料来让它破土而出。而写轮眼的养料就是宇智波的痛苦。写轮眼汲取了足够的痛苦,它终于成长成了一双万花筒写轮眼。友人的尸体是供它生长的泥土,亲人的鲜血是用来滋润它的雨水,主人的绝望是那一抹绝不可少的阳光。万花筒写轮眼就是如此。


事到如今,万花筒写轮眼对佐助来说根本什么都算不上了,他只想要斑和哥哥都在。不知此时,那两个人是否也跟自己站在同一片乌云之下?



第三次走这条路,却只有一次自己不是一个人。现在他也只有大雨为伴而已,雨水掉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没有一点人声。


这场雨下了一整夜,野草从土地里钻出一点尖儿来,周围的树干也都是湿的。佐助一直没有停下,多亏雨水将他身上和眼睛上的血迹冲刷干净,不然在白天看到他这么个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人,绝对会把别人吓到。


衣服经过一个晚上在树林里穿梭的时间已经变得有些破了,但佐助也懒得管这些。虽然在雨夜里他又开启了万花筒,可是并没有什么用。现在这种时候就算重新拥有轮回眼又如何?他的哥哥已经不见了。佐助宁愿自己两只眼睛全部被团藏挖走,换回自己完美无缺的哥哥。



本以为重来一次是上天给他的机会,对他的补偿。可到头来他发现,这不过又是上帝的一次玩笑,一场游戏。为的就是让他堕入更深的地狱,能够挣扎,却无力摆脱。



这次回到花海,佐助只用了短短三天。那片蝴蝶兰花海依然是那么漂亮,但,之前与自己共同欣赏这美景的人,却不在了。



“孩子,那边的木屋是你的吧?”上次的老婆婆就站在佐助旁边,“我叫四清奈,孩子,你可以叫我四清婆婆。”她比佐助稍矮一些,抬起头看佐助的表情。“婆婆您好,我是宇智波佐助。”佐助看着一望无际的花海,回答。


四清婆婆兴许是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什么,安慰道:“有些时候,分离,是我们并不能阻止的事情。但是孩子,你要记住,只要有分离就一定会有重逢。你总有一天会见到他的,绝对。”“可是,我们曾经就有过永别。”佐助说。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是关于一个和我一样的老婆婆的。”四清婆婆慈祥地笑着,“曾经有个十六岁的年轻女孩。她的家里是做园艺的,父母也很希望她能接手家里的花海。但是一个在青春期的少女怎么会甘心整日和肥料泥土呆在一块儿呢?少女遇见了爱情,她对一个放牧的小伙子一见钟情。她不顾家里的反对,勇敢地和放牧人表白,并和放牧人住在了一起。”她咳嗽了两声,看到佐助的注意力被自己吸引了过来,又继续讲着:“可是就在少女十九岁时,放牧人染上疾病,死了。她很迷茫,很彷徨,她的爱情,就这么结束了?她回到家接下了原本的玫瑰花海,将所有的玫瑰花,都给替换成放牧人最爱的——白花蝴蝶兰,并照顾了那片花海整整五十三年。”



“…可是,她并没有和放牧人重逢,而是永别。”佐助失望地说着。四清婆婆却摇起了头,“不,你错了。”她看向花海,“在那片花海里,住着她最爱的那个灵魂。”一阵微风划过,几片花瓣被风吹起来四处飘散。佐助似懂非懂地点头,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向往。


婆婆说的其实就是她自己的故事。佐助真的没有想到,这片花海背后还有这么一个故事。这里是他和鼬的另一个开始,也承载了两份爱情。



姑娘和放牧人的爱,佐助和哥哥的爱,花海里的每一朵花都是一位见证者。


分享

收藏2

喜爱1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