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

车田南子 07-08 8546 0

楔子
“为什么,不甘轮回的是你;坠入混沌的也是你。”
绝美的女子闭上了眼睛, 泪水刚到眼睫就凝成冰晶。断了一双龙角的白龙,半身在凛冬之湖上,半身在下,已经因为寒冷的温度和冰湖融在一起,奄奄一息的用琥珀色龙眼借着不温暖的惨白日光反射出她哭泣的样子,颤抖着抬头想亲吻她额上的蓝色印记,却又唯恐自己唇边的血污浊了她洁白的额头。
凛冬的雪说来就来,蓝发的女子无助的跪在地上,用冻的泛青的手不断擦着泪,眼睛红肿。
凛冬湖上 雪花凌乱,满天茫白,不分天地。
白龙把最后的力气都转移到一双眸子上,想要在死亡之前将她的模样刻在骨子里,他喘息,哽咽几声,在她无声的哭泣中慢慢闭上了龙眼,蓝发的女子终于忍不住用双手敲打冻冰,在空无一人的雪原里尖声哭喊。
几日前他把她揽进怀里,笑着问,
“我要怎样护你一生无恙。
现在她仰头任由两行刺痛脸颊的泪水划下,闭眼呼出一口白气,
“你别来,我便无恙。”

王昭君用大大的蓝眸子隔着一层厚却清亮的冰层好奇的看着湖里的白色长蛇,咧嘴笑着,小脸看起来尚且童稚,但也掩饰不了她以后的风华绝代。
凛冬不分四季,只有白天和黑夜。
凛冬中心的圣地凛冬之湖常年冰封着,就算全族的人走上去狠狠跺脚 ,湖冰也不会破开,小孩子们从小在湖上成长。
水里有腥红眼睛的白蛇凑近正惊喜看着他的小姑娘。
他是白龙。
王昭君看他游动过来,开心的用小手贴在冰层上,小嘴动动不知在说些什么,白龙扭着身子与她对视。
王昭君眯眼笑了笑,然后站起来朝双手哈了会热气,白龙在水下,长长的须子不断飘动,他眨巴眨巴龙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王昭君向前跑起来,白龙也迅速朝她跑去的方向游动起来。王昭君回头看看,然后停下来,呆呆的看着脚下只隔着一层冰里的白龙。
“小蛇,你也要,和我一起跑吗?”王昭君低头朝白龙笑着结结巴巴的说。
白龙灵性的点点头。
王昭君欢快的攥着小拳头跑着,白龙在她的脚下跟着游动。
中间只隔了一层冰,淡淡的阳光洒在王昭君的身上,少女的脸上写满了欢喜。
前世欠你的,今世化龙还你。

凛冬族从来没想到凛冬湖会有融化的时候,几千年过来凛冬湖从来没有破裂,族人觉得不安,寻来了巫婆。凛冬湖破裂,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王昭君现在已经是半大的姑娘了,她和小时候见的那条白蛇一直是朋友,长大的可不止她一人,当初小小的白蛇也变成了一条威风凛凛的白龙,王昭君每次把玉手贴到冰层上,白龙就会用深邃的腥红眼眸看着她,然后把龙角凑上去。
因为冰层的隔音,他们从未说过一句,却对彼此的心思了如指掌。
巫婆说凛冬湖里是有邪物,才致使冰湖破裂,王昭萤蓝的瞳孔猛缩,一瞬间就联想到湖里那条白龙。
入夜后,族里未嫁人的姑娘是不允许出来的,王昭君却悄悄裹上大衣在圆月的照射下从营地跑出来。
她很快找到沉睡的白龙,几年如一日,他总是在偏南的一座小冰峰下等着她,只是王昭君没想到,他一直在这里等她,甚至夜晚休息的时候。
白龙似乎察觉到有人的脚步声,抬头缓缓睁开龙眼,他已经熟悉了王昭君的步子,所以能判断来者是谁,不过这次她的脚步略显匆忙,白龙看着她,王昭君很清楚他是在问自己怎么了。
“你快走吧。”
白龙看着她的嘴型,知道她在说什么。
然后摇摇头,一双龙眼依旧看着她。
“你快走,走了就不要再回来了。”王昭君捏了捏大衣,皱眉伸出手指,指向更远的地方。
她听自己阿爹说,巫婆明天会作法阵抓住那使凛冬湖破裂的邪物。

白龙显然明白了王昭君的意思,还是只游动了几下就不再动弹。
王昭君不再说话蹲坐在冰面上,夜风就这样吹着她的蓝发,她萤蓝的眸子里星光点点,白龙眯眼。
如果上一世,他能坚强一点,眼前绝美的人或许就不会因为他的拖累,被献祭,痛不欲生。
远处传来了喧闹的声音,王昭君转头,看见了黑夜里几个明亮到刺眼的灯笼,她的心跳突然加速,如果白龙被发现,也不必等到明日巫婆设法阵来捉了,王昭君咬了咬牙,决定了什么,朝白龙打了个嘘的手势,踮起脚朝北方跑去。
白龙敛下龙眸,果然,被抛弃的感觉不是多么好受,但他坦然接受。
白龙的思绪突然被打断,他看见,提着灯笼拿着长矛的人并没有朝他这走来,而是追着王昭君刚刚跑去的地方。
原因很简单,王昭君见自己已经和白龙离的有些距离,举起双臂大声喊叫,吸引了族人的注意力。
“嫱儿,怎么是你啊。”阿爹铁青着脸,看着被寒夜冻的脸通红的王昭君,她没有回答。阿爹压下声调,拉住她的胳膊:“这样子谁还敢娶一个深夜跑出来的姑娘,会嫁不出去的。”王昭君委屈的眼泪落下来,他用力甩开阿爹的手,朝营地跑去。
“你如果再敢出来惹是生非,我就剪掉你的头发。”
王昭君边擦眼泪边跑,她最心爱的蓝发飘扬起来,上面有月光的斑斑点点。
日光代替了月光,
凛冬湖上,戴着鹿头骨的巫婆拿着檀香木做的法杖在上面神神叨叨的做着奇怪的动作,王昭君彻夜未眠,呆呆的看着月亮落下,看着太阳升起。
她拉开保暖的毛帘子,看到巫婆用法杖指着凛冬湖南边。王昭君心急如焚,瞥到了桌上的剪子。
“那邪物定是藏在湖里。”巫婆拿法杖戳戳厚实的冰层:“砸开。”

“住手。”一个披着狼皮斗篷的瘦弱身子站出来,蓝色的眸子看上去坚定,脸色苍白,看上去很虚弱的样子,眼下一片淡黑和干了的泪痕。
“这里没有什么邪物。”
阿爹看了看不知好歹出来阻止的人,想到了什么,大声朝她喊:“王昭君,你是忘了我昨天晚上说的话吗,你再敢出来我就要剪掉你的头发。”
王昭君转头看着他,勾唇浅笑,伸手扯掉了盖住自己的狼皮斗篷,昔日让人神魂颠倒的蓝色长发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短短稀疏难看的发丁,她的眼眸坚定:“不劳族长大人动手,女儿自己剪掉了。”
二人僵持着,其他人谁也不敢动手,突然巨大的声响打破了僵局,冰层裂开,一条雄壮的白龙从湖里腾空飞出来,巨大的龙角反射着日光,他盘着身子,腥红色的龙眼威严的看着下面沉默的凛冬族人。
巫婆的法杖掉到地上,
“这这,这是龙神!”然后跪在地上,在场的人也随着巫婆跪在地上,只有王昭君呆呆的看着白龙,半响才憋出一句:“不是让你别出来吗?”
“傻丫头跪下,龙神不得冒犯。”旁边虔诚跪着的阿爹拽了拽她的衣襟。
“唉,你这样谁还敢娶你。”阿爹闭眼恨铁不成钢的说,王昭君跪下,闭眼不再去看任何东西的。
“我敢。”白龙动嘴,慢慢的由龙身变成一个二十一二的白发少年,腥红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王昭君。
“我庇佑你们,不需你们跪谢,都起来。”族人都站起来,唯独王昭君不合群的仍跪在地上,白龙变成的少年走到她的身边,把手放在她的头上,已经被剪掉的头发又长了出来。
“你什么都不需担心,只要貌美如花便可。”
说罢,温柔的笑。

“大名韩信,叫我重言就好。”韩信朝王昭君笑着,她甚至以为这是自己做的梦。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王昭君低下头,不去看他俊俏的面容,突然想到戏文里撩人的回答:因为你值得我对你这样好,只是想想,却足以让她脸红。
“因为我前世有负于你。”
这个回答着实惊了王昭君,她抬头看着他,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前世的事情。”韩信腥红的龙眼里有些湿润:“因为,太痛了,忘不掉啊……”
“我喜欢你的眼睛。”王昭君很快岔开话题,看着他的眼睛说。韩信一笑:“是喜欢这个眼睛的颜色吗?”王昭君点点头,笑嘻嘻的摇来摇去:“红色很温暖的感觉。”王昭君接着问:“你前世也是这样的红色眼睛吗?”韩信闭眼,摸摸自己的眼睛,感受到了睫毛的颤抖。
“不是,但我前世的头发是红色。”
头发因等待了太长时间变成了银白色,
但是眼睛却由湛蓝变成红色。
因为这样可以,哪怕只是一点,
让你想起我。
韩信看着她,不自觉的伤感。
“那,那我前世什么样子?”王昭君凑过去问,好奇不已,韩信叹口气,用指尖点点她额头上的印记。
“没有变,还是我最喜欢的蓝色。”
只不过多了这个印记,
献祭的证明。
“那那那……”王昭君红着脸找不到什么话和他说,韩信揉揉她的小脸:“嫱儿,我今生定要偿还你。”
“你放心当我的新娘子。”
这一次他不会再退却。


王昭君做了个漫长的梦,北夷城门,红发的将军护着她,她清晰的听到弓箭传进血肉里的声音,然后哭喊这重言二字。
被她换作重言的人只是抹着唇角的鲜血,湛蓝的眼睛深情的看着她,然后吐出一句:“回……回不去了……”
王昭君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韩信,她抚了抚额头,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梦,韩信看着她,腥红的眸子黯默。
凛冬湖的破裂不是因为他,
而是因为,
需要另一位公主来献祭,以保北夷长安。
这次的公主恰巧在凛冬族里。
“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阿娘吗?”王昭君虚弱的在床上低声说,韩信替她掖掖被子,柔声问:“为什么?”
“阿娘献祭了,阿爹亲口下的命令。”王昭君攥紧了被角。
她永远忘不了,走路都跌跌撞撞的她亲眼看见那个黑暗的仪式,为了让凛冬之神一直保佑北夷,他们几乎隔二十年就会献祭一个女子,但都不是最合适的,所以不能如同以前长安来的公主一样平息凛冬之神数百年。
韩信皱眉,
“他们把阿娘一个人留在凛冬之湖,任由她自生自灭。”
“阿娘没有哭喊,她很平淡。”
“好像已经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她不恨阿爹……”
“重言,我害怕,下一个献祭的是我,如果是那样我该怎么办?”王昭君瞪起泪溢满眶的大眼睛看着他。
韩信默不作声的把她揽进怀里,亲吻她的额头:“我说过,你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即可。”在他温暖的怀里,王昭君感到了安心。韩信的腥红眸子却闪过一道冷光。
今天族长跪着求他,
一定要救救她的女儿,他曾亲口下令献祭了自己的妻子,再也不想亲口下令献祭自己的女儿。
即将被献祭的公主,
就是王昭君。

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
王昭君知道了自己的命运,从那以后刻意的离韩信越来越远,她清楚最爱的人突然消失的痛感,她不想让韩信再体会那种痛感。
哪怕王昭君对韩信一日一日冷淡,韩信还是死不要脸的跟着她后面,经常笑着与她讲话,她甚至以为韩信不知道下一个被献祭的是她,所以,也尽量装的平常。
韩信朝低头写字的王昭君笑着说:“嫱儿,我要护你一生无恙。”
王昭君没有抬头,淡淡的说:“你护不了,命运是改变不了的。”
“护的了。”韩信援疑质理的语气,王昭君叹口气
韩信接着说:“我怎么样才能护你一生无恙?”像是自言自语,王昭君没有回答。
献祭的那一天到来,王昭君把自己锁在屋里,不见韩信,静静的等待时间的到来,那时候族人就会把她带走,她就再也见不到韩信了。
王昭君鼻头酸酸的,小声嘀咕一句:“你什么都不欠我的。”
她在梦境里已经找到了答案,
不管是前世今生还是来世,
她逃不出命运。
王昭君从天亮等到天黑,然后是第二个明天,她错愕,怎么会没人来接她去献祭?她起身打开了房门,惨白的日光射进了,凛冬族如同以前安详幸福,凛冬湖如同以前一样平静。
“阿爹……”王昭君看着这个消瘦的族长,预感到了不好的事情。
阿爹指指凛冬湖:“你想要的答案在那儿。”
王昭君着急的朝凛冬湖,跌了好几脚,胳膊摔得青紫,但还是艰难的爬起来继续跑去。
凛冬湖上,静静地躺着一条断了双角的白龙,他的半个身子在湖里,半个身子在湖外,可以想象,他几乎是半个死亡,他的腥红龙眼无力的看着天空,看上去十分勉强,但无论如何他也不想闭上眼睛。
还没有等到她,
还没有告别。

“我欠你的,都还你了……”白龙颤抖着动嘴,朝她说。
他在笑,
“也请你,一定要,忘了我……”
“王昭君……如果,有下一世,我,一定不要,再……爱上你……”
告别的话已经说完了,也该……放手了……
王昭君抱着他龙头,企图用身体的那一点温暖把他救回来,小脸哭得不成样子。
白龙用此生最后的目光看着她,然后缓缓闭上有她最喜欢的颜色眼睛。王昭君终于憋不住敲打着冻冰。
“谁准你用这一生偿还我?”
“我明明明要你用生生世世来偿还我啊!”
蓝发的女子哭哑了嗓子,神情恍惚的坐在尸体已经僵硬的白龙身边。
她额上的印记渐渐消失,也慢慢由蓝发变成银白的头发。
唯独那双他喜欢的蓝色眸子,
不敢变。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信昭,拒ky】
【封面是啊爪太太正版授权】
【别急着走啊下面是一周年彩蛋_(:з」∠)_】

昨天晚上让校对师看完别来无恙之后本来打算就这样完成,但他倒是难得抽出打lol的时间问我要不要写个煽情的总结。
遥想17年这个时候,大约是六月份,也不想再在游走在贴吧lof,想找个地方乖乖安顿下来,刚巧也是在四九看鬼话连篇无意间看见hin萌这个地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投了自己已经在贴吧完结的作品《别来无恙》,只是先投了三篇,然后像是石沉大海一样,等到了七月hin萌的小编加上我,其实那时候如果hin萌没有回信的话可能就要草草待在逐浪了,很庆幸当时的小编林不语加过来告诉我有关字数问题一些事项,然后把我连哄带骗的把剩下四十几篇整理出来全投上了【?】最感谢的人可以说就是林哥了。
然后就这样得到了大家的喜欢,真的没见过那么多评论和支持啊啊啊!自然而然就打算待在hin萌了!就像校对师说的一样,我好像一投稿就被捧火了,韩信的侧脸和大片的红就这样霸屏了,可能会有人很羡慕,哇刚投稿就这么火!。其实也不是,因为《别来无恙》是我本来就在贴吧完结了的同人文,又恰巧赶上王者圈那么火,所以有了点人气,写别来的时候是很艰难的,当时信昭根本没人吃,漫天遍地的bl信白bg白昭,曾经好几次被ky开贴正怼,为了保持我的良好素质【叹气】我当然是……开小号回怼过去了哈哈哈!!!
然后因为那一天下雨写了《雨妖》,也得到了支持,接着开始写邪教茨红的《妄想》,还有一个小连载《菠萝菠萝蜜》看到有人喜欢也很开心!
那个时候虽然不会一一回复评论,但每一条都会看,而且一旦看到评论就会抱着手机蹦来蹦去orz,紧接着写了《路途》,然后说史诗级信昭两大坑《吸血鬼猎人》《你是我写歌的素材》,接着私心写了达妲的《人妖彼岸》,也是有很多宝贝来给我打call!或许写的文能得到读者的喜欢这就是写手最大的幸福了吧。
然后开始写《怀中贵》,这个是心肝了,入逐浪之前就打谱写这个,现在找到了可以托付的平台,然后摁了投稿键。
前几天一个南瓜饭【叫南瓜粉难听啊】问我“为什么南子姐不用成长就已经成功,而我怎么努力的成长也还是失败”
其实在hin萌里的这一年我也在成长,也经历过喜悦失落,人间四季,春天花开的那么好,冬天雪下的那么美,这些都是必不可缺的,成长也是,可以告诉大家一定要坚持,千万不要放弃。
hin萌里呀也遇到了很多小伙伴!点名我怕是数不过来hhh,这一年有你们的陪伴,我炒鸡幸福!
第一次主持接文时紧张到缺氧的我,第一次做访谈时兴奋的把手机带到浴室的我,第一次上四三九九首页激动的跳极乐净土的我。相信我的反应也是每个写手得到夸奖和肯定后的真实写照。
对于hin萌这个平台,我也是充满了期盼,从第一次认识她,到她的更新,一个功能一个功能的出现,真的很开心,对于人越来越多的hin萌,我满怀希望,可能林子大了什么鸟也有,但还是愿意相信挤挤粮多这句话。
支持我为我打call的不止老瓜饭还有新瓜饭,认识一个太太,她的座右铭是:我不在乎我吃的cp多冷,只要有我就有粮。我也是,我不在乎hin萌里的人有多少,只要有你们,我就愿意一直为你们产粮。
像可可说的:一想到未来,有你们、有hin萌,我就为此雀跃不已。
感谢hin萌小编一年的辛苦,
感谢南瓜饭一年的不离不弃,
感谢所有在hin萌产粮的写手。
也祝hin萌越来越好!
祝大家的文越来越好看!
call爆各位!
【自作主张把粉丝叫成南瓜饭了orz,原因是因为南瓜饭比南瓜粉好听!】
【就是这么个小小的彩蛋感想,哎妈好害羞】
【紧赶慢赶就把贺文赶出来了×】
【庆祝在hin萌发文满一年啦~】


分享

收藏38

喜爱13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