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意

原创

古风|随笔

执笔/零

——读之者安


过路的行人似乎都凑在一起热闹,路间几个人穿着喜气的麻衣,吹着唢呐。识趣的路人站在一旁看着这办红事的人家。新郎,不理应当是说驸马,驸马骑着马,面无表情领着后面的喜轿往唐府走。

萧府的闺房中,她躺在床榻中,脸上有不明显的泪痕,听着阵阵唢呐声,在这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萧府的老爷听着外头的唢呐声,烦躁不已,便让萧清言出来。萧清言出来,虚弱不堪,再瘦点便是皮包骨?萧清言出来便是想呼吸新鲜空气,她还不至于像个行尸走肉。不过唢呐声一直萦绕着萧清言的耳朵。

对于萧清言来说,这些唢呐声简直就是魔音。萧清言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侍女便扶着萧清言出大门。

萧清言倚靠在门框,眼神看着热闹的街道,余光,还不知不觉移到路过的喜轿——萧清言可以说是联想到苏青衣现在的穿着:灼灼嫁衣如火。

一时间,萧清言想起了一句:姑娘止步,小生不才,早已心有所属,桃花漫天也好,一袭白衣也罢,我与姑娘今生已无缘,告诉桃花,不用开了。

你大婚,十天九地来贺,灼灼嫁衣如火,可惜,轿中人,不是我。


那日,萧清言听到他的婚讯,嘴里像是灌了一坛醋般,味蕾都是醋意。且立即跑去他的府邸。萧清言不曾想到府前守门的侍卫拦着萧清言,他们的穿着看上去并不像是唐府的统一服饰,倒像是兵部的穿着。

可真是传闻般:唐墨轩和公主好上了,且近日便成亲。

萧清言熟悉唐府,便不紧不慢地走到后门,后门果不见守门的侍卫。萧清言她想要个说法。

萧清言可是与唐墨轩十几年地感情!怎能因为苏青衣这位皇亲国戚(苏青衣是干女儿)而舍弃她呢?

萧清言刚踏进去,便有个熟悉的声音喊着她:“萧萧!”

萧清言回头,便看到气质不凡的男子,萧清言认得他,他是唐墨轩的弟弟——唐墨祁。

此时的唐墨祁挂在树上,地上堆积着几罐小酒,理应是不敢惹怒苏青衣而出来的,毕竟唐墨祁也是爽快之人。

“你哥呢?”

“啊?我哥……”唐墨祁挠了挠头,若有所思,“哥还在唐府呢!你还是不必找他!”

萧清言挑了挑眉。

“哥已经决定娶苏青衣了!萧萧不必再念旧情。”唐墨祁似乎早就猜出萧清言想何事,便试图让萧清言放弃唐墨轩,但萧清言似乎有些不情愿接受。

“谢谢好意,墨轩本事我的恩人,更是我的中意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他的!”萧清言冷漠地看着唐墨祁,转身便走。

“萧萧!”唐墨祁跳下来,本事想拉住萧清言的,谁知萧清言大步流星,像是这家人欠她钱似的。


萧清言前几日去了唐府带着遗憾回了萧府,没过几日便开始大病一场,但是也没几日大病新愈。待再次去了一次唐府,这次唐府迎接的每个人都是来贺喜的,脸上都是虚伪地笑容。

唐墨祁是和萧清言,他是早就料到萧清言是会来得了,便在后门等她。

唐墨轩看见她了,但就是苏青衣掐了一下唐墨轩,便不敢看了。唐墨轩的心此时是空的,谁能告诉他,苏青衣这位帝王的女儿怎会看上他这么一位庶民?

当晚,萧清言喝醉了,她是不甘心的,看着唐墨轩和别的女子成亲,心底里自然不是滋味。

“这么一个小家碧玉,可别喝醉了!”坐在萧清言旁边位置的一位公子抢走她手上的酒杯。

萧清言秀眉挑了挑,抢过酒杯继续喝,她头次觉得酒是可解愁肠。刚刚回眸公子一眼,这位公子眉宇间内敛,且从中看出几分霸气,这似乎是久经沙场之人才有的气质。这很像当年唐墨轩行军打仗的模样……


初升的太阳从东方慢慢地爬上来,散发着光与热。娇小的小鸟站在窗棂前的树上,悦耳的鸟鸣声此起彼伏。

萧清言的眼帘缓缓抬起,身体受凉,抖抖索索的。

“咯吱”,门开始被人推开,进来的是一位萧清言从未见过的婢女,其婢女手拿着一碗不知什么东西的液体。

“姑娘你醒啦!”婢女将手中的碗放到一旁的桌子,扶着萧清言,“姑娘,你昨日喝醉了,还好我家公子扶你到这。”

“可是哪位公子?”萧清言揉着自己发痛的穴位。

“醒酒茶怎么还不喝?”一位公子进来了。

婢女连忙拿起了醒酒汤,而萧清言起了床榻,阻止她:“不必了,谢谢你家公子的好意。”

萧清言摇摇头,喝酒只不过是为了解忧消愁罢了:“我现在得回去了。”

“那你回去吧。”阳光从窗户折射到公子的皮肤上,鼻子折射出阴影,使得开始变得公子变得英俊且端正。

公子是在京城做生意,名下店铺三;且是位巾帼将军,十几岁在军队历练过;是位才子,写得一手好文章;此外帝王也有意向将他赐婚予青衣公主。

他是京城苏府的大公子——苏念凡。


去唐府寻唐墨轩讨个说法时,萧清言曾想过:为什么唐墨轩只选苏青衣而不选萧清言。

萧清言回萧府时,认得萧清言的人都有可能对萧清言戳脊梁骨。他们晓得唐墨轩与萧清言的情愫,也晓得唐墨轩与苏青衣的婚讯,这似乎是特意在萧清言背后戳脊梁骨。

“这就是萧府那闺女,不要脸地来上唐府的大公子”

他们可是把萧清言骂得不留情面,他们已经将“多年前京城犯下的天灾落到这里,萧清言不管族人婢女如何劝她,她都尽了一份心”这一回事在心底里勉强抹去。如今那些懂得知恩报德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清言被别人戳脊梁骨,不作声,悄声无息走过。

萧清言只想知道:为何苏青衣一来,唐墨轩便选择了苏青衣。


唐府喜事次日,萧府被抄家。由盛转衰的萧府,不归萧氏祖籍的人,该走便走,该死便死,妾也抱着自己的包袱回娘家。萧清言的父母开始变得虚弱,医女也是说快活不了了。

唐墨祁问讯,便快马加鞭得去找萧清言。谁能告诉他,他是怎么被唐墨轩赶出来只为寻萧清言?

命运如此对萧清言不公平,她又怎能有脸活到她的真命天子来呢?况且,她只认得唐墨轩为自己夫君,非唐墨轩不嫁。

无论如何也罢。她只愿自己那纤弱的灵魂,不成为下一个冤魂。何况这世上已经纯在很多冤魂了,何苦再加上萧清言?

……

露水顺着秀美鼻尖流下,眼眶下留着不明液体,也就是泪水。明明应该要远离这红尘,却还是被人就下。

身体的感觉器官还有些意识,一个男子温雅地扶着她,柔声地对她说:

“自缢可了结不了悲剧。”


待萧清言醒来时,已经在苏念凡府中的房间躺着,身上正盖着一张被子,被血色沾染的衣裳已经被换走,自己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衣裳。

萧清言揉着发痛的太阳穴,浑身的酸痛使萧清言还记得谁救了她——苏念凡。这个气质非凡的公子。

佛说,人生有八苦,怨憎恨,爱别离,求不得,放不下。萧清言想唐墨轩便是她一生的劫,求不得,放不下。

“咯吱”门被推开,进来的还是那位婢女,手上拿着一碗东西,闻着像是中药熬出来的苦涩:“你怎么样?”

萧清言摇摇头:“现在并无大碍。”

“无碍也需养伤,以后不要想这些寻死腻活,可是让萧家的上下着急。”

带女见着苏念凡,一头雾水:“公子,你不是回京了吗?”

苏念凡摇摇头,像是整理一下状态,随后便轻描淡写地对侍女道:“我想带萧清言一起走。”

“我?”

“不错。”

萧清言的直觉告诉她,苏念凡并不是坏人。况且这且可能是唯一忘记唐墨轩的事。

“可以考虑。”


苏青衣穿着灼灼如火的衣裳,手执秀剪,挑着油灯里的灯芯,站立在窗棂旁。想着唐墨轩,想着在京城沉迷政事的帝王,还有那埋在边疆的镇国大将苏尹。

苏青衣嫁入唐府,唐墨轩却坐立不安。谁也不曾想过,苏青衣这位帝王宠爱的女儿,新婚之夜,独守空房。

苏青衣是恨萧清言的。

不过,有几个消息确实让苏青衣回眸一笑——萧府被抄、萧清言寻思、萧清言进京。

虽然萧府被抄跟苏青衣沾不上边,但是萧清言要跟苏家那位大公子走了,苏青衣可是要主动出击。

……

“彭”地一声,萧清言双腿开始麻痹,直觉也开始消失。萧清言想这也是苏青衣出击了。


唐墨轩正坐在书房的楠木椅上,心底里传出一句话: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三十三年,敌军打入边界,军队不够人数,并不大规模征兵,唐墨轩被充数。

四十三年,敌军投降,国家扩大版图。战士战死沙场无数,只有几百号人留下,这几百号人留下,这几百号人被皇帝朝见。那次朝见苏青衣正好在场,看上了唐墨轩,皇帝便赐婚。

唐墨轩欲哭无泪,镇上还有萧清言等着自己。虽说这年代还有一夫多妻制,但是萧清言做妾委屈了他们十年之久的情感,不过苏青衣做妾对萧清言也是惹了一身祸事。

现在听闻萧清言要跟苏念凡去京城,苏家和萧家是世交,也算是值得高兴。

“少爷,苏青衣已经让人灭萧小姐了……”

“结果。”

“萧小姐生死未卜。”


苏家的上上下下都很喜欢萧清言,若是谈不上世交,他们也会认得萧清言这个儿媳妇吧……

萧清言不算是有着重伤,但是走路却像个瘸子般。苏念凡的生母倒是大胆,每日都来萧清言房间,像是帮着自己的儿子刷好感度。

萧清言倒是想接受苏念凡,但是她始终还是忘不了唐墨轩。她想起那日苏青衣穿着灼灼如火的嫁衣,心柔萎缩般的折磨着萧清言。

听闻爱情,十有九悲。

萧清言也是能是口头上说:对不起,我只能下辈子嫁给你。

那日苏念凡找到萧清言时,萧清言躺在血泊,紧紧地闭着眼睛,嘴角渗出了点血迹,最重要的是——嘴角挂笑。


END

分享

收藏11

喜爱48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