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说

九怀 07-09 1488 0

原创

古风


那是她初入宫,前头的姑姑端着仪态袅袅走在前头,嘴里仍尽职的叨叨着宫里的规矩,可是李默萝一句也没听进去,自顾自出了神。

“倏”的一下,李默萝只感觉背后一凉,回过头去看,视线捕捉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的影子,她又惊又喜地转头叫道:“姑姑!狐狸!

狐狸?那姑姑先是不满地皱皱眉,环视了一周又斥道:“哪有什么狐狸,之前讲的规矩可都听进去了?以后在这宫中莫要随意大呼小叫。再说了,皇家最避讳不祥的东西,这狐狸更是重中之重,以后就莫要再提!也别让有心人听了去,到时被定个什么罪,就是老天爷也救不了你。

李默萝乖乖点了点头,又向后看去,再次对上了那双翠绿色的眸子。

再一揉眼,那只雪白的东西早已消失不见。



夜已经深了,李默萝静静躺在小床上,身边的宫女姐姐们都早已睡着。因着现在已是入宫当了宫女,每个人都要按着规矩。也不知是不是认床,李默萝躺了许久也未睡着,身体早已酸痛麻木,她望了望窗外如泻如瀑的月光,披上外衣偷偷溜出了宫女院。

果然清爽,夜风拂过,挠得她的脸痒痒的。

真舒服啊。

李默萝着微风,幼稚地转起圈来。

“噗,果是个傻气的小女娃子。

“谁?!”李默萝气鼓鼓的鼓起腮帮子寻找声音的源头。

转身,只发现是一男子趴在宫墙上,右手撑着脸庞,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此人背着月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脸,只是那翠绿的眸子十分惹眼,好似一颗宝石,流动着晶莹的波光,要把人的心魄都勾走了。

眼眸再一转,李默萝看到的是一个更为惊悚的东西——

狐耳和尾巴!

你!你……”

李默萝还未来得及尖叫出声,便被那神秘的男子一把捂住了嘴,威胁道:“闭嘴,你可是想要我俩都被抓?再吵就把你生吞活剥了!

李默萝哪见过这阵仗,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唔唔的乖乖点头。

男子见似是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了,便松开她,一改之前的态度缓声安慰道:“罢了罢了,是我做的过分了,刚才是吓你的。

可李默萝的脸仍是止不住的惨白,显然是被吓到了,挂着泪珠捣蒜般地点头。

男子见她这般,摩挲着下巴侃道:“晨时看见我还挺兴奋的,怎的?现在又是如此惧怕我?

……时?李默萝猛的抬头,张了张嘴,……是你……你是那只小狐狸?

不错,正是我。男子自豪的摇了摇身后的尾巴,又笑着凑近她,怎么?



狐仙大人!

宫楼下,传来李默萝兴奋的声音。

男子微微一笑,抬抬手,李默萝便飞上了宫楼顶,与他并排坐着。

偶遇的第二夜,李默萝再次失眠了,本是想着出来碰碰运气,哪想到真的再次碰上了他。一回生,二回熟,此后,两人就像约定好似的,按时在这儿一聚。能够有人陪着自己一起在宫楼顶谈天赏月,也算是李默萝在这清冷的宫中唯一的慰藉。

对了,狐仙大人,李默萝抬头望着月亮,眼里像盛着一湖白亮的湖水,你都打听到了我的名字,我还未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么……你叫我好了。溟转过头,笑了笑,两只眼像漂亮的月牙,弯弯的,好看极了。

果真是狐狸不错!李默萝在心里感叹道。

溟的长相极为妖冶额间点着一抹朱红,秀气的长眉下是一双标准的狐狸眼,朱唇白面,简直比美人还要标致。一头银丝虽高高束着,却为他添了一丝放荡不羁的气质。

溟,你不是神仙,为何要来人间?

溟原本亮如星辰的眸子忽的划过一丝晦暗,“准确来说,我是只妖哦。”语罢,又摇摇身后仅剩的一条尾巴,“看见这条尾巴了么?我原是九尾之狐,却因犯事惨遭断尾,被贬下凡。此番前来是为了寻找皇宫中隐藏的九转玉恢复我的法力。”

“寻玉么......”李默萝认真的思忖着,“想必你一只妖也有诸多不便吧,虽说我人微言轻,但也尽己所能帮你找找好了。”

“好了,傻瓜,这就不是你需担心的事了......笑着揉乱她的发丝问道:“对了,你又为什么来这儿?人间的皇宫不是很苦么?

提到这个话题,李默萝眼底添了一丝晦暗。

啊,这个啊……是我的爹爹,把我卖入了宫中。

李默萝屈起双膝,将头埋入双臂中,声音中捎着一丝落寞。

我也想爹爹,也想家,可是家里的生计……已经越来越难了……”

李默萝扯开一抹凄凉的笑,努力控制着情绪,眼眶中似有一颗晶亮的珠子在发光。

当时宫里缺人手,爹爹便急着将我卖进来了。我不怪他,娘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是爹爹将我辛辛苦苦的拉扯大,其实也挺好的,宫里能管饱饭,爹爹还能得银子呢。我们再也不用吃别人的剩饭了,我也不会拖累爹爹了……”

看着眼前故作坚强的人儿,溟的心头不禁泛起一丝酸楚。

“所以......”李默萝努力扬起微笑,伸出小手指道,“在这世上,我只有溟了,溟要答应我,永远不要离开我。”

溟愣了一瞬,随即勾住那只小指,眼底藏匿着温柔。

“嗯,我答应你。”

我会永远陪着你。



是夜。

溟化回原型,百般聊赖的趴在宫墙脚。夜已深了,蝉鸣在这一片寂静中显得格外突兀,可他却迟迟没有等到他想等的那人。

…………”李默萝气喘吁吁地往溟这边跑来。

原本假寐的溟睁开眼,问道:“怎么?这几夜都未来。”

李默萝知他好些小点心,赶忙从小绣包中拿出包好的糕点安抚他:“近日我被姑姑调去了尚衣局打杂,琐事繁多,且新的顶头姑姑管得严,今夜也是侥幸才能偷溜出来见你。”

“所以......”溟顿了顿,“今后会越来越少见到你了?”

李默萝抿嘴笑了笑,揉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不会,就算是被责骂我也会跑来找你的。”

溟的老脸红了红,用小爪拍了下她,以示惩罚:“算了吧,我才不愿意你冒着被惩罚的危险来见我。”

李默萝开心的笑起来,点点头应下。

那时的他许是不会想到,这件事竟是灾祸的开头。



“奇怪,那个李默萝去哪了?本想让她把我那份活儿也给干了的。”

一日清晨,溟本想来尚衣局寻找李默萝的身影,听到有人谈起她,赶忙趴在屋顶上,支棱起耳朵偷听。

旁边的一个瘦宫女收好要改进的衣服,半嫉妒半羡慕地说道:“唉,人儿去送衣物的时候被皇上看上了,现在可是被册封成李才人,是个小主了呢,还被赐了听雨轩,和我们那里是能比的。”

听着两人的对话,溟的眉头不自觉地紧锁,心中是不愿相信她们的话的。

可为何,心却如刀绞一般痛?



夜晚,李默萝迟迟没有来,若是按往常的话,再紧她也是会过来给自己报声平安的,莫不然真的是......

溟的心里一紧,化回原型,凭着以前的记忆向听雨轩的方向奔去。

此刻,他就在听雨轩的屋瓦上,可是不知为何,自己的心里却没来由的紧张。

呼,放轻松,怕这种作甚?

溟在心中如是安慰自己道。

小心翼翼地扒开一片瓦,便能看到里屋大部分的景象。李默萝和一身穿明黄袍子的男子站在书桌旁,男子在批着文案,而李默萝则在一旁帮男子研墨。

两人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根本听不清,能看见的只有李默萝脸上的盈盈笑靥。

溟的小爪不自觉地紧了紧,只感觉一股血液冲上了头脑,令他发昏。

跟他在一起就这么开心吗?

就因为他能给你财富和地位是吗?!

一股名为嫉妒的东西在他的心头疯狂滋长着。

屋内的人不知何时停下了交谈,男子捉住李默萝的手腕,轻轻啄了下她的唇,随即,又将她打横抱起来,缓缓走向床榻。

李默萝的眼里闪过一丝错愕与惊恐,却终究没有阻止,低下头沉默不语。

可惜她眼里的那一丝落寞他却未能看到,溟跳下房檐,又回到曾经与她待过的地方。

那夜,他在宫楼顶站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之久。



“咕嘟”一声,溟将酒壶中的酒尽数饮完。

距离那次已不知过了多少个日夜,而她,也许久未来了。

溟躺在宫楼顶上,笑的十分凄凉,不知是不是错觉,竟觉得眼前的月亮也十分的刺眼,刺得他的眼睛竟流出了几滴温热的液体。

李默萝,你可是觉得妖就不会心痛的?此前说过的话也只是你一时兴起的戏言罢了?

正这么想着,宫楼下却传来久违的呼唤。

“溟!”

这一声就像是一根芒刺,猛地扎在溟的心头,惊得他一下子弹起来,而后,他又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转过身冷声道:“你来这作甚?”

李默萝不明所以,只当他是因自己许久未来而生闷气,晃了晃手中的食盒笑道:“溟,我带了新的糕点来给你,都是我精挑细选过的,保准好吃。”

此刻的李默萝不再是以前那个寒酸的小宫女,当了才人的她虽说比不上那些个娘娘,但衣裳首饰都是上好的,再加上本身长得也不差,整个人都好似脱胎换骨了般。溟转过头,看着她满身的新裳,竟是那么的讽刺。

“溟,抱歉,最近被看得很紧,许久未能来找你,我以后跟她们说说,让她们......

话未说完,溟跳下宫楼顶,接过她手中的食盒,正当李默萝满心欢喜的以为他气消时,那一食盒却被猛地被扔在地上,里头包装好的精致糕点也尽数骨碌碌的滚出,碎了一地。

“溟......”李默萝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人。

“耍我......就这么好玩么......

李默萝张了张嘴,“不是的,溟......

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若非这里偏僻,估计连宫人都会被引来。

……我知道了……”李默萝含泪咬了咬樱唇,拿起地上的食盒便走。

可是,她却错过了他长袖下几要攥出血的拳头,也错过了他几千年来从未哭过一次,却为她红了眼眶的景象。



翌日,溟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故人。

弦?你怎在这?

哎呀,这不是来看看你的情况么?怎样?九转玉找到了么?来人身着一身绯色长袍,长得俊俏非凡,却偏又像只优雅慵懒的猫。

尚未。一想起之前的事,溟就十分烦躁。

弦开口嘲笑道:“莫不是因为那女子耽搁的吧?

与你无干。

见这清冷的语调,弦的心里便更笃定了几分:“件事莫要只看表面,还要用你的心去看。

语罢,又摇摇头道:“溟,你还是莫要动了真情为好……”

什么?溟望向他。

没什么。弦望了下天,勾了勾唇。

今后,怕是有大事要发生啊。



快要转秋了,夜晚的凉意已稍渗骨。

宫闱中的个差事宫女搓了搓手取暖,又侃着最近的奇闻逸事:“小翠,你听说了吗,听闻先前被皇上宠爱的那个李才人前几日时被杖毙而亡。

嘁,什么李才人,先前还不是同咱们一样是个做奴才的命。

对对对,我也是这样觉着,她死的好啊,早就看不惯她了,听说还是因不守妇道与一男子偷情呢,哈哈哈……”

弦!前几日发生了什么?!什么……杖毙?看着嗤笑的那两人,溟差点就想冲上去将她们抽筋扒皮,好不容易冷静下来来找弦问清楚,心里却是那么的害怕,害怕如同他想的那样,声音中都带着点颤抖。

……”弦示意他先将攥着自己领子的手放下,她的确……死了……”

如同晴天霹雳般,击中他的头顶,手上的青筋隐隐凸起。

似是为了你找九转玉,被人抓到,一位嫉恨她多时的妃嫔趁机添油加醋,夸大事实,甚至将你们的那次会面曲为偷情。凡人最注重的就是这些,本来给条白绫处死就好了,可那凡人皇帝却听信了那妃嫔的谗言,交由她处置,那厮也是个狠毒的主儿,用了许多极刑,后又将其杖毙……”弦垂了垂眸,轻叹口气,想来你先前是误会她了,听闻那九转玉藏在皇家珍秘阁,兴许只是想借用个身份更好的帮你寻九转玉罢……”

语罢,眼前的人早已气得浑身颤抖,双目通红,怒火不断地在他的胸中翻滚着,好似下一刻就要爆发。

下一瞬,眼前的身影倏地消失不见,径直去了皇帝的住所。



的一声,门被撞开,正在卧榻休息的男子一下慌了神,还未来得及呼救,就被一下提至空中。

……妖怪啊!

看着眼前的懦夫,溟不由得冷笑一声,抬手就将他甩至墙边。男子咳出一摊血,看起来似是连骨头都断了,否则墙也不会被撞出一个大洞。

…………”想必也是十分痛极,连嚎叫声也变得如此微弱。

痛?你这等凡人也会知道痛?!溟怒吼着,怒火不可遏制的溢出,声音就如同外面滚滚的天雷,传得越来越远,你们那般待她!那般折磨她!可有想过她有多痛?!她又做错了什么,只不过因为那毒妇的私心便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被你们如此折磨!如此残害!

溟像只发狂的疯兽,揪着男子的领子将他不断往墙上撞,何不护着她?为

我那么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将她当作珍宝般对待,为要被你们如此羞辱!如此折磨?!我恨不得抽你们的筋!扒你们的皮!饮你们的血!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他的脸庞竟划过了几滴温热的液体,你知道真正的痛是什么样的么?我的痛,是那种剖心噬骨,万刃穿心的痛!你们的痛,还不及我的万分!!

溟!弦匆忙赶来,看了眼地上早已血肉模糊的人,担心他会入魔溟!你冷静点!无论怎样害死她的也不是他!!

……不管是谁,我定要他们全部偿命。银丝盖过了他的脸庞,看不清是哭是笑,只觉着可怖得很。

“我要全城,皆为她陪葬!”

刹那间,催动了天雷地火,一道雷直击皇城,轰隆一声,便只剩一地残灰与一个极大的窟窿。全城老少哭的哭,喊的喊,好似一个活生生的修罗地狱,而这些声音若在外人听来,不外乎像是来自第十八层地狱中的厉鬼的惨叫,令人毛骨悚然。

“溟!你疯了?!几千年前你大闹狱狐司被贬下人间的错长老们还未算过,如今再次擅自催动天势屠城,长老们怕是!......

“断尾也好!穿骨也罢!”眼前的溟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溟,一双血瞳像是经上万人的鲜血淋染而成,妖冶得摄取人心却又带着几分可骇,“我只知,任何的痛都不及现在的千分!万分!”

“那你可有想过她是否就愿看到你这样?!”

弦的声音好似一记洪钟声,震荡在他的耳畔间,久久怔住。

“溟,收手吧,莫再伤了其他无辜的性命。你若是这样,与那些伤害她的人又有什么两样......

男子全身颤抖着,脸上的鲜血和泪早已混作一团。早已化为魔神的他此刻却像是个找不着回家的路的孩童一般,无助地哭泣。


默萝......你可曾体会过那种夜里独坐的孤寂?

我素来不是那种怕痛之人,断尾穿骨也不曾惧过,可为何在失去你的那一刻,我却觉得比抽我的筋,饮我的血还要痛上千倍万倍?

默萝,你好残忍,竟将我一人独留在世上。


溟。

溟?

恍惚间,耳畔边又响起了她银铃般的笑语。


溟,抱歉,让你等久了。

眼前是久违的笑靥,她伸出手,向他来,对他如是说道。

跟我走好不好?


他怔了怔,终究是微微一笑,握住了那只柔荑。

好。



·繁华落尽,终寻阑珊


“什么什么?那后来怎样了?”

一个满脸稚气的孩童兴奋的围着茶桌问道。

“哈哈哈......”说书老人捋了捋白胡,笑道:“这个嘛......我也不清楚......

小孩儿撇了撇嘴,不满道:“什么嘛,果然都是些骗人的话,讲了那么多,都是假的嘛......


路旁,一少女微微一笑,将一只毛茸茸的东西捉入怀,“果然在这儿,不许再乱跑了啊。”

细一看,原是只白狐,额间那一抹朱红十分惹眼。

“傻瓜。”那白狐竟是通晓人话,乖巧地蹭了蹭她。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分享

收藏29

喜爱7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