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梦· 07-10 658 0

魔道祖师

晓星尘|宋岚

·一年·

*突发奇想按二十四节气的顺序写了ww大概类似字母二十六问那种

*晓星尘宋子琛友情向

-立春·红梅

正值春寒料峭的时节,春雨淅淅沥沥浇开一枝红梅,树影摇曳随着初春细密的雨点落在墨发玄衣上,折了几点莹光,他未撑伞,任雨水打湿三千青丝,静默地守着那一枝红梅。

傲雪凌霜的红梅,傲雪凌霜的宋子琛。

他不语,眸子里映着沾了雨露的殷红花瓣,这一枝红梅一定是幸运的吧,它躲过了霜雪,盛开在了初春,他想。

如果他也能如这红梅一般,躲过薛洋,就算自己与他不会相遇,他也愿意。

回首,宋子琛独步在长街十里,手无意抚上锁灵囊,里面滋养着的,是挚友的魂魄。

「对不起」

-雨水·守护

宋子琛借宿与一户山野人家,这户人家的夫妻俩和善好客,招待得非常热情。

雨水这个节气,出嫁的姑娘们要回来了。

农妇脸上是掩不住的喜色,洗得褪了色的青布头巾下露出几缕墨发,贴在额前,被汗水打湿,忙前忙后的准备着饭菜,烟囱里飘出袅袅娜娜的烟,混着饭香。

她絮絮叨叨着:“今儿个阿雅回来了,给她做爱吃的红烧里脊,这丫头啊,打小就爱吃......”

农妇还在絮叨着,宋子琛微微勾了唇,低头擦拭着霜华,思绪飘到多年前的彻夜长谈。

“也许只有感受过人民们的热情,我才真正明白我们这类人,是在守护什么。”他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月光流泻两人身上。

“所见略同,今晚,一起夜猎吗?”

“好。”

-惊蛰·雷鸣

气温回升,使得空气变得暖湿,宋子琛望了眼天边,墨色的瞳孔倒映墨色的云,忽的,天边炸开一声惊雷,春雷响了,隆隆地召唤了雨点儿,润湿了桃花、杏花、梨花,粉色的,红色的,白色的。

空气里的新生气息令他感到一丝愉悦,拂尘搭在肩上,将一切尽收眼底。

「我会用你的眼,看你未看完的世界」

-春分·风筝

草长鸢飞,空灵的天中多了些“鸟儿”,或是春燕,或是黄莺,都被一根银线牵住,宋子琛抬头,他又想起了晓星尘,记得他同他说过,他小时有一只百灵鸟的风筝,白羽朱眼,却因为一个不小心挂断在了树梢。

或许是光顾着看天,或许是太沉醉于会议,宋子琛不小心撞了个小男孩。

那男孩衣着虽不华丽,却十分干净整洁,连忙将他扶起,宋子琛说不了话,便只好买了串糖葫芦递给他作了歉礼,那孩子稚嫩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双眸明亮,声音软糯
谢谢哥哥。

宋子琛一霎失神,这孩子的眼睛,真的像极了晓星尘,明亮,清澈,温和,似夜晚的星星,似扶柳的春风。

宋子琛不由得陷入回想,倘若那时自己没有将怒气迁到他身上,他是不是就不会剜了自己的双眼,然后将背影融入一片墨色?他是不是就不会遇见薛洋,就不会、不会自尽身亡?

可惜,没有倘若。

-清明·祭奠

宋子琛折了一枝杨柳于手中,将霜华和拂雪背在肩上,又经过义城,宋子琛来到晓星尘曾生活过的义庄,他不想进去,透过昏黄的窗,他似看到了白衣的他做在桌前,五指宽的白绫裹住眼睛,旁边是白瞳的阿箐,两人有说有笑着。

“道长,我给你说!那个臭家伙!又把我的糖抢了!”

“无妨,我这还有一颗。”

“哟,道长,又给小瞎子开小灶呢?”黑衣男子倚着门,一笑,唇边露出一颗小虎牙。

“还不是你又欺负阿箐了?”

声音似近似远,飘飘渺渺地消散。

宋子琛猛得闭了眼,他为什么会看见这些,他不想看见薛洋,他夺走了他的一切,也夺走了晓星尘的一切,他恨薛洋,恨不得剥他皮,饮他血,啖他肉,噬他骨。

再睁眼,一切都没了,义庄里空空荡荡的,被斜阳柔和。

他稳住摇摇欲坠的身形,头也不回,走向残阳似血的天边。

柳枝留在义庄的窗上,被风雨吹打,将他的挚友祭奠。

-谷雨·柳絮

杨花落尽,宋子琛漫步在柳林深处,春要过了。

他被一户人家请去除邪祟,那户人家还算富足,四合院里种了棵樱桃树,樱桃红了,几个丫鬟正在摘樱桃。

说是要泡作樱桃酒,冬日解冻疮。

微楞,还记得那一年霜雪覆盖了大地,自己手上罕见的起了冻疮。

他也是拿了壶樱桃酒,为自己涂在手上:“记得小时候手上也生过冻疮,师父便总是拿樱桃酒给我,效果也很不错。”

明月一般的心境,清风一样的善意

清风明月用来形容他,确实再合适不过了。

那户人家也不是遇到了什么太过难缠的邪物,只是寻常的怨鬼,宋子琛也没废什么力气,那户人家却是感恩戴德,谢天谢地。

-立夏·大雨

今年的雨水多,隔三差五便是场大雨,这也苦了居无定所的宋子琛,只是每当山雨欲来,他第一个护住的,不是头,是腰间的锁灵囊,他害怕淋湿了,湿气太重,会影响到晓星尘的残魂。

带了个斗笠,默默将身影隐进了烟雨里。

-小满·山岚

晨风拂面,宋子琛一个人走在山里,听闻此处有凶尸作祟,便负了拂雪霜华来了此处,正值清晨。

薄雾微岚,青色混着白雾,顶上的日头不冷不暖,光撒在雾气里,眼前的景色便似真似幻了。

他名宋岚,岚,意为山间的雾气。

宋子琛仍然记得初见时,他半调笑道:“提起岚,倒是想到温润柔和之人,如今看宋岚兄,一身清高孤傲,高风亮节,忽觉‘子琛’二字甚好,宋岚兄果真是人中宝玉。”

“晓道长也确实是性若蒲苇,心若磐石,名曰星尘,也人如星辰。”他回道。

拂雪有了感应,一阵震动将他拉回现实,循着剑的指引,很快找到了凶尸老巢,又是一场恶战。

「连着你的份一起,战斗」

-芒种·道袍

宋子琛罕见的穿了身白色道袍,站在一片稻禾前,前几日就是这片稻田的主人请他除鬼。难得的遇见了只厉鬼,这厉鬼却也厉害,与它缠斗宋子琛也废了番功夫,穿了许久的黑色道袍被厉鬼锐利的指甲划破了。

那家人过意不去,又给他定制了身白色的道袍,以前那身也确实没法穿了,宋子琛便不再推辞。

芒种时分,雨水较少。

但前几天确下了场,白衣负剑的模样倒映在水凼里,白衣是,长剑是,颈子上却是蒙着眼的清瘦脸庞。

水面一恍,倒映的却只是他自己的脸了。

「不知何时起,看见白衣,便当作是你」

-夏至·霞光

宋子琛喜欢夏至,因为那是他和晓星尘相遇的时间。

不知过了几载春秋,又是个夏至,对他的愧怍与时光一起发酵,越来越浓烈。

-小暑·灼灼

宋子琛怕热,小暑时节的天气也总是令人汗如雨下,寻了处凉亭避暑,凉亭临着个荷花塘,就着莲叶与茎摩擦的刷刷声,他进入了梦乡。

“子琛。”

声音如春风拂柳般。

“星尘。”他喉头哽咽:“对不起,错不在你。”

“没事。”那人唇角扬起,仿佛暖阳般和煦。

梦醒了,还是邻水的凉亭,锁灵囊在朱漆木凳上静静躺着,宋子琛将锁灵囊收好,唇角微勾。

梦里的,是他。

-大暑·听心

大抵是自从小暑以来,宋子琛就格外喜欢去那个凉亭,听风,听雨,听心。

心说:终有天,会再次相遇的。

-立秋·梧桐

虽说节气名儿是叫立秋,却见不到半分凉意,气温依旧令人暴躁。

夜晚屋子里竟比外面还要燥热几分,宋子琛便带着拂雪霜华和锁灵囊,选定了一棵梧桐树,纵身一跃,落在树上。

月明风清,确实比屋内舒服了不少。

月色落在石阶上,如积水空明,他记得多年前的夜晚,被称作清风明月的道长微微一笑,朗声道:“好!到时我俩一起建立个不以血脉为尊的门派,让天下有志之士都能尽其才!”

月光将梧桐叶剪影,撒他身上,两人相视而笑。

-处暑·止也

“处,去也,暑气至此而止矣。”确是如此。

宋子琛终于走完了他的避暑日常,秋雨却又缠缠绵绵,下下停停。

望着面前的雨帘,不由得生了几分伤感,记忆的每个角落都是一身白衣,一把拂尘。他的思念也如秋雨一般,缠缠绵绵无绝期了。

-白露·白鹭

到了白露时节,阴气逐渐转重,作乱害人的邪祟又开始猖獗。

宋道长又开始忙了。

偶然听到有人谈论晓星尘:

身着天蓝书生装的男子望着天边:“若要我说,那晓道长一定如划过天际的白鹭,孤高清洁,不与世同浊。”

身边几人也都附和。

宋岚轻笑,心道:那不是他

-秋分·寻找

这几日宋道长夜晚总是要出去夜猎,白昼时分便醒得要晚不少。

一日醒来,习惯性的摸了摸腰间,却没有摸到熟悉的触感,只有道袍腰带的柔和感,垂眸一看,心凉了半截。

来不及梳洗,跌跌撞撞找出门,在熙攘的大街里到处寻找,却始终见不到熟悉的锦囊。

跑遍了整个小镇,又一遍遍自问,到底是何时不见。

或许是太过于慌乱,或许是这几日睡眠质量太差,他记忆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模糊的。

太阳穴一条一条似的疼,他揉了揉眉间,闭上布满血丝的双眼。

失魂落魄的走在会去的路上,猛然被一个甜美的声音叫住:“道长。”

他回头,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正在朝他笑,手中拿着的,正是他苦寻无果的锁灵囊。

-寒露·参商

宋子琛略懂观星,偶尔会在无人的夜晚看星星。

心宿已经渐渐隐与深蓝的夜幕。

偶然忆起四个字“参商永离”。

又想起三个字“晓星尘”他连忙将这个可怕的想法丢到窗外,他和他,绝对不是参商。

绝对不是!

-霜降·霜华

窗外的苔草上已经蒙了非常浅薄的一层霜,宣告着初霜已到。

宋子琛将霜华拔出剑鞘,手抚上镂刻的霜花,日头的光愈发显得冷了,他感到彻骨的寒意,连忙将霜华收起,不去想,不去念。

-立冬·负伤

夜猎时分,宋子琛宋道长终于是因为一个疏忽,遭了暗算。

他望着插在胸口的箭矢,嘴角居然扬起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弧度,也许他的一切都结束了吧。

他心底的愧,也结束了吧。

想着,他失去了意识。

-小雪·苏醒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宋子琛醒了,自己躺在个窗明几净的房间里,他的位置刚好能看到窗子。

一地的,都是凄凉。

-大雪·奇迹

宋子琛是被个壮族小姑娘救了,听她说,他中的是毒箭,毒素清除完毕后他还是昏迷了数日。

小雪时节前,他挂在腰间的锁灵囊突然到了枕边,然后他竟然奇迹般的醒了。

-冬至·拾起

宋子琛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锁灵囊会自动到了枕边?

为什么自己然后就醒了?

不过再怎么想也是无果,只得收了思绪,安心养伤,那个壮族姑娘还是个医者,在专业人员的护理下,他恢复得很快。

拿了拂雪,漫步到走廊上,那一剑伤了右肩的骨头,以至于他许久未曾碰过拂雪了。

今日见右手已无碍,便试着比划了两招,没什么不适。

不知不觉,他拾起了什么东西,连他自己也未曾发觉。

-小寒·飘雪

下雪了,纷纷扬扬如鹅毛一般。宋子琛的身影在雪里显得愈发得清瘦,但绝不能用瘦弱来形容。

毕竟他是傲雪凌霜的宋子琛,身影在雪里显得越发孤傲。

他在等,等明月清风。

等晓星尘

-大寒·终了

天气愈发得寒冷了。

宋子琛坐在亭子里,眼眸微微动了动,霜华立在旁边。

一年又过去了。

晓星尘啊,你还是没有回来。

不过,至少,我俩,还在一起了。

—END—



分享

收藏13

喜爱30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