濯浊

·梵梦· 07-10 1894 0

·濯浊·

*亮蝉

*to:颜酱

*尝试发糖【?】

*谢绝ky

—正文—

并刀如水,横在他白嫩的脖颈上,他眼中却无半分惧色,,明亮的眸子落了星星,流连在她脸上的面纱上。

“曹魏的人?”虽是问句,语气却是笃定。

“是取你性命的人!”她勾唇,面纱微动,露出一片雪白的姣好,手中的刀使了力道,他脖子上立马淌出一片鲜红。

也是位天才,可惜了。

一霎的失神给了对方反击的机会,手腕被摁住,手中的刀被夺了开来,她刚想反击却被对方按在椅子上坐好。

“我点了你的穴,解不开,可以不必试了。”声音笑意吟吟,借着黯淡的星光,她看见对方的羽扇正轻轻摇着、摇着,好不惬意。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她鼻尖一哼,似喜非喜的含情目里落了冰霜。

“姑娘这不是废话吗?你人都在我手上,还不是任我杀,任我刮?”笑意更浓了,又叹口气:“也不知怎么每个落入敌手的都爱来这一句,图个壮烈名声吗?”

“呵,我真后悔方才为何不使劲点,更后悔刀上没抹毒。”貂蝉死死地盯着他。

“啧,最毒妇人心。”诸葛亮倒也是不介意,心里却暗暗放松,幸亏没抹药,否则......想着,他眼底漾起一丝寒意。

随手打了盆热水,给伤口擦了擦,拿绷带系好。

貂蝉坐在椅子上,望着他,嘲讽道:“先生这也是轻车熟路啊。”

“还不是总有人觉得我是个威胁,关键智商还不够——哦,对,你主子曹操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今日的孔明,话格外多,格外气人。

“难不成大名鼎鼎地卧龙先生还不是威胁?听闻你要帮蜀汉?”貂蝉眯起眼睛,既然刺杀不成,那就套话吧。

“你猜啊。”诸葛亮抬起头,笑容纯洁得如同不愔世事的孩童。

“......”

蝉鸣起,夏吹动了星云,星河欲转。

他一手撑着脸,面对着貂蝉,睡着了。

貂蝉本就少睡眠,刺杀他又引起了情绪波动,此时更难入睡,也冲不开这穴位,只能瘫软在椅子上,动弹不了。

一阵荷风吹过,她嗅到了熟悉的荷花味,微微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眸光落在诸葛亮身上,如果他没有醒着,看起来也是很安静的人畜无害模样。


他浅蓝色的发丝被夜泼墨,阴影蔓延到他的半张脸,另一半被月光照亮,眉间总是淡漠的没有一丝烟火气,双唇紧紧抿着,奠定了他是个防备心很重的人。

远远地传来声鸡鸣,划过寂静的夜,划破夜幕,划出一道金光。


面前的人儿猛地睁了眼,蓝色的眸子里装着警惕,她仿佛偷食被抓住的孩童,撇开头,双颊微微泛红。


晨光凝结着千湖之国独有的水乡气息,卧龙居所也是个风雅之地,窗前临水,种着蔓延到天边的荷花。


夜晚的荷香,便是来自于此吧。


诸葛亮起了身,洗漱完毕后解开她的穴道。

“怎么,不怕我再杀你?”

“你打不过。”言简意赅。


事实证明,她确实打不过,不过几招,她却已落败,肩膀撞在木架上,摇摇晃晃抖落了名贵的瓷瓶,正向她头部砸来。

她一夜未合眼,精神不集中,也未曾发觉。

“啪嗒。”瓷瓶碎在诸葛亮的胳膊上,跌落在地上,一地齑粉似在提醒她的自不量力。

“谢。”

“不必。”

诸葛亮出门打鱼去了,貂蝉一人留在屋里,大脑飞速运转,方才瓷瓶跌落的一瞬,他明明离她那么远,怎可能这么快到了她身边?

除非,他有瞬移技能,而且绝对不止一段。

突然想起了谁?那时正值兵荒马乱的时代,只是一个路边捡来的小男孩,给了他一口水,他俩便无话不说,成了逃难路上的好伙伴,互相扶持,互相鼓励。那时的她,叫任红昌。

她叫他小明,他叫她小红。

她自小无父无母,早就练就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偷窃能力。

那次偷包子,因为一个疏忽,她失败了,被愤怒的店主打得半死,闭着眼承受对方狠毒的鞭笞,突然身上没了感觉,她以为是麻木了,所以才感觉不到痛了,睁眼却看见她的小明张开瘦弱的双臂,将她护在他的臂弯里。

鞭子一下下落在他身上,落在她心里。

泪水冲刷净了她白净的脸,她被过路的青楼老鸨相中,那老鸨扭着风骚的步子走到酒店店主身边,笑吟吟地递给他一块银子,细长的食指指着她,又轻轻抓住老板的手,软语诉说。

“快走。”小明低声道:“那女的要把你带去青楼。”

貂蝉微微一愣,恍然明白了,那老鸨是以为他俩是店里的童工了,老板想多赚点钱,也没否认。趁着他们讲价,她扶起小明,一步一步向门口挪着。


“呔,小兔崽子,还敢跑?”

就在他们离门口仅仅一步时,老板发现了逃跑的他俩。

被他这怒气冲冲的声音一震,貂蝉心底的恐惧冲得双腿发软,愣是定在了那里。

“跑啊!”小明脸上有了愠色,不顾身上的伤,抓起貂蝉就跑,老板也在后面穷追不舍,他又怎会让到手的鸭子飞了?

貂蝉终于从恐惧中清醒了过来,她看见小明身上的裂口因为剧烈运动而流着血,润湿了破烂不堪的衣裳。

嗓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噎住了,发不出声。

突然,小明把她拉进怀里,她微微一愣,却发现眼前的景色立马发生了变化,三段位移,躲进了一个巷子里,老板也没能发现。

她看见凶神恶煞的老板叹着气走了,低声道:“可以,放开了。”

头顶却没有反应,仍然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可以放开了啊。”她羞红了脸颊。

仍然没有反应,她猛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轻轻挣脱他的怀抱,睁眼一看,果然是昏了过去。

她把他架到肩上,轻轻的,一步一步回到他们的“秘密基地”——一个破庙。

从袖子里拿出两个包子,刚准备吃,手却顿住了。

现在需要吃东西的,是他啊。

他也是为了保护我啊。

想着,她把包子收了起来,静静地看着小明的睡颜,他的那双剑眉紧紧地皱着,双唇紧抿,没有血色,脸上虽有些污垢却仍看得到白皙的底子。

她轻轻戳了戳他的脸颊,手感不错,却因为常年的营养不良而太过清瘦,没有弹性。

貂蝉叹口气,在他身边睡着。

直到夜晚醒来,貂蝉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脸已经开始涨红,而且没有丝毫苏醒的迹象。貂蝉将小手覆到他额上,烫得吓人。

眼泪不由自主的落出眼眶,滚烫的泪珠滴在他滚烫的脸上。

找医生?可她兜里没钱,兵荒马乱的年代,谁会救治一个没钱的人。

她第一次感到瘫软无力,脑中猛然想到了今天见到的老鸨,看她浑身珠翠,一定是个有钱人,一定,可以救小明吧......

可是,青楼....

她咬住了嘴唇,那是她后半生的幸福啊,如果去了,她的一生,也就完了。


眉头一皱,狠狠心,反正在这种时代,不去也迟早饿死。

何况,小明帮了她那么多,每次挣到了钱,都是第一个给她买吃的,看她吃完了,他才吃。

他不喜欢吃甜食,可是她喜欢,然而每次他买包子都会买糖包,静静地看着貂蝉绽开笑颜。

还记得那次小明帮忙搬木头,累了一整天,腿也被圆木砸了,却仍然一瘸一拐的笑着,塞给他一个红木珠做的手链。

还有......

想着,她狠狠地抹了一把泪,想要站起身来,却又因为无力而跌倒在地。

饿了一天,又被打了鞭子,她也没了力气。

“对、包子,我还有两个包子。”她忙不迭地从袖子里掏出两个包子,使劲的往嘴里塞,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滚落,有的落到包子上面,苦味便从眼里掉出又送进了嘴里,她使劲地塞着包子。

她不能耽误时间,她还要救小明。

“咳咳咳。”由于吃的太急,她还是噎住了,面和馅哽在喉咙处难受得紧,她用手狠命地向下捋着脖子,又忙不迭地拿起桌上的小水壶,将里面蒙了灰的水灌进肚子里,食管立马出现一股极强的撑力,迅速向下,到了胃里。

她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捂着嘴巴,跌坐在桌边,无声地哭泣。她将皓腕上的红木珠手链褪下来,套在小明手上,轻声道:“再见了。”

拭掉眼泪,爬起来,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地向青楼跑去。

青楼里装饰地倒是金碧辉煌,掌权者们大肆挥霍着,可谁又想得到,还有那么多人,都在水深火热里啊!连生存都是问题啊!

而他们的不幸,又何尝不是因为这些醉生梦死的掌权者。

名为仇恨的种子,在她心底发芽疯长。

“哟,今儿晌午跑得那么欢,怎地晚上又来找我了?”老鸨摇着蒲扇,涂得红艳的唇勾着笑意。

“夫人。”她“扑通”一声跪下,泣不成声:“我求你、救救小明好不好,我求求你,只要、只要你同意,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求你了、求你了。”

“来来来,快起来,起来慢慢说,好孩子。”那女人连忙将貂蝉搀扶起来,脸上笑意更浓。

“噗,这个妹妹倒也可爱,”另一边的一个衣着风骚的姑娘见了,笑道:“来这求还叫什么‘夫人’,叫‘妈妈’才是啊。”

貂蝉一下脸都红了,嗫喏着:“妈、妈妈。”

老鸨立刻笑弯了眼:“既然你我一声妈妈,我自然不得亏欠了你。说吧,那孩子在哪,我救他就是。”

貂蝉惊喜的抬起头,连忙谢道:“谢谢夫——妈妈!”

“这就对了。”

于是他得到了救治,她失去了自由。


想着,貂蝉的鼻尖又泛起了苦涩。

“想什么呢。”清冷的男声传入耳朵。

她看见门前的诸葛亮戴着斗笠,手边提着个竹篓,略略看到了两只鱼的影子。

“没什么。”她抹开眼角的泪珠儿。

诸葛亮手艺不错,她很快就吃上了某人做的鱼。

没什么调料味,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清香。

“诸葛亮,我问你。”她突然抬头。

“食不言,寝不语。”诸葛亮仍然慢条斯理地剔着鱼刺。

“......”貂蝉沉默,又摇了摇头,算了,这个毒舌怎么可能是小明?

吃完饭,诸葛亮坐在荷塘前,翻阅着竹简,也没点上貂蝉的穴位,任她随意跑——反正这个路痴肯定出不去的。

貂蝉四处看了看,无果,她确实不知道怎么出去,她来时的路似乎找了半天也没看到。

胸中腾起一股怒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诸、葛、亮!”

“怎么?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对面依旧不乱方寸。

“你到底想怎样?”她咬牙切齿。


诸葛亮卷起竹简,平静道:“如你所见。”

“放我走。”

“不放。”

“放我走。”

“不放。”

“...为什么?”

“因为我心悦你啊。”

“?!”貂蝉猛地抬头,那人确实一脸认真,见她惊愕的眼神,又重复一边:“因为我心悦你。或者说,因为诸葛亮心悦貂蝉。”

脸颊迅速涨红,逃也似的跑到房里,将门锁上,无力的顺着门板滑落在地。

“这家伙,说什么啊...”

貂蝉坐在那想了一上午,自己以前似乎真的没和那个姓诸葛的见过面?

叹了口气,因为咕咕叫的肚子,开了门。

却找不到那人清冷的身影,只见到一碗还热着的莲子粥,貂蝉知道是他留的,端起来,一勺一勺的往肚子里送——似乎还特意加了勺糖,是甜的。

他,知道我喜欢甜食?

貂蝉暗了暗眸子,自己喜欢甜食只有小时的几个挚友知道,自从进了青楼,她便收敛了自己的一切喜好。

也许只是无意吧。

吃完了粥,貂蝉将碗洗好,放进碗柜里,蹲在荷塘边,突然一个人,她有些不适应,不知为什么,心底竟然开始有一丝希冀,希望那个人,快点出现。

夕阳渐垂,或许是因为睡得太晚,她居然在荷塘边睡着了。

睁眼,又看见了诸葛亮,他清冷的侧脸在夕阳中变得温暖柔和。

“醒了?”他回头。

“嗯。”看见身上盖着的衣服,她心里涌起一丝暖意。

刚想起来,却因为腿麻失了力气。正要跌进荷塘里,耳边却传来那人低沉的声音:“小心。”

于是乎,两人一起掉进了荷塘里,貂蝉简直哭笑不得。

眼前突然划过一抹红。

红木珠手链?她心里一惊,那色泽虽然褪了,但那花纹她认不错!


她一把抓住诸葛亮的手,将袖口翻开,果然...果然....

“小明?”她的声音在颤抖。

“嗯,小红。”她又被他拉进怀里:“珠子的线断过一次,我找了好久,可还是弄丢了一颗,对不起。”

“没事。”她伏在他的肩头,脸上带着笑意,声音却有些哽咽。

“喂,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是我了?”她突然道。

“嗯,是谁?”他笑着,明知故问。

“知道我是...小、小红。”她羞红了脸。

“是啊,你说第一句话时,我就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小明?!害得我又伤了你!

话没说完被他打断:“因为我想看看你这蠢丫头,什么时候才认得出我。”

“结果是,真的够蠢,看到手链才认出来。”

“你!”貂蝉抡起拳头,一拳砸在他胸口处,却舍不得用力。

“咳咳咳咳,最毒妇人心啊咳咳咳——你肯定知道我前几日这里被人捅了一剑——咳咳咳。”诸葛亮立马装作受了重伤,咳了起来。

“啊?没事吧?”貂蝉的眸子立马染上歉意,正想查看伤口,却发觉是在胸口处,又急又羞。

“没事。”他不装了,笑得像狐狸。

“你!又作弄我!”貂蝉别过头。

—小剧场—

北魏

曹操:我的刺客,没了?

蜀汉

刘备:我的谋士,没了?




分享

收藏32

喜爱76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