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柠凯】

妄想失序 07-10 258 0

凹凸世界

凯莉|安莉洁

/.凯柠凯




双安(并没有什么用的)兄妹设

封面来自LOFTER@Ez,侵删。


记得是第一篇凯柠,文笔剧情以及逻辑都有待提升,看看就好,乖。


>>


在凯莉接到2018年第一个电话时已经是1月4日晚上十点二十分了,她很不耐烦的随手接了电话,勉强忍住了骂人的冲动,驱赶掉少许困意以便她可以保持清醒的状态通话,也没看给的备注就开了个免提大大咧咧问:是哪个家伙敢打扰本小姐的好梦?


那边除了杂音之外没有了声响。

凯莉又喂了几声,看看窗外黑漆漆的天色懒得再浪费时间,直截挂掉了电话并翻了个身,继续大小姐的逍遥好梦。



安莉洁对着被挂断的电话还在发呆,手机屏幕就自己跳到了历史的通话记录上。上面的无非都是充斥着“最后的骑士”——啊对了,这个备注还是安迷修在强烈的恳求之下无奈改的。安莉洁虽然觉得有些好笑但也不对此评论什么,毕竟她自己也是信神的嘛。大概、青春期的男孩子们或多或少都有些奇妙的中二病幻想?毕竟那个年级第四雷狮还天天叫嚷着要当海盗呢,甚至于成立了一个雷狮海盗团,那个痴迷程度就差再戴个眼罩了——在上一年(准确来说是前几天)打来的几个慰问电话,除了“注意保暖”就是“小心身体”,而最顶上的就是刚刚打过去但是没有实质的通话内容的没有备注的号码。



果然还是别麻烦她吧。……不对,明明凯莉在现在的局面上根本就帮不了什么,再说她也不一定会帮,干嘛还要大半夜的打扰人家。



她贴着身后冷的刺骨的墙壁慢慢滑下来然后半蹲在地上,一遍一遍开了手机又待机,下意识重复着这个无意义的动作。她穿的很薄,还是学校发的质量差出一定境界的校服,只不过多了件外套,温度比空气中还要低几个摄氏度的墙壁通过几层——只有两层——的衣料挨着背后的皮肤。啊,太好了,她闭上眼睛毫无感情的想着,原来它的温度比我热乎那么……那么一点点啊。


反正坐在这也是失眠,也没事干,安莉洁兀自摆弄起头上的柠檬头饰,思想不知不觉飘得很远。



比如她跟凯莉刚认识的时候还是夏天。是去年的夏天……还是……前几年?记不清了,但她能记住那一天就足够了。



她并不太想以刻薄的语气去回忆,但是那一天跟以往的任何一天都没什么不一样,除了温度又升高了一点。趴在树干上几乎摇摇欲坠的蝉还在扯着喉咙死命地叫,大概是用唯剩不多的生命在呐喊,那么它们在乞求些什么呢?难道这样无谓的喘几声,老天就会发发慈悲降下水分吗?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它们在抱怨吧?在抱怨:留遗言说我要死了我真的会热死掉我现在该怎么办除了继续鸣叫什么都不会我好不甘。




她们之间的相遇并不是偶像剧里一贯的发展,什么转角遇到爱啦,什么意外摔倒被接住啦,什么遇到小流氓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啦。很简单的,安莉洁跟着她的老好人哥哥安迷修只是在帮低一年级的学弟埃米和学妹艾比搬教科书而已,三个人之间只有骑士先生正在强行的尬聊,艾比以一种崇拜的眼神望着他——虽说后来在看到金后这种目光就转移到她瞬间钦定的白马王子身上了。



然后凯莉叼着根棒棒糖,耀武扬威地迎面向他们几个走来,硬生生走出了黑帮老大扛着棒子要准备去抡人的气场。安莉洁一时没反应过来,满脑子还都是神明得救救这个孩子,还未来得及迎上前跟这个不良少女来一句“你有病”就被碎碎念的埃米拉到了一边。凯莉只是把他们四个扫了一眼,似乎挺有兴趣的对着安莉洁点点头,就又走远了。结果是凯莉消失在这条走廊后,安莉洁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自己手上一垛高高的书上一本崭新的作业本被顺走了,由此她暂时性下了定义,说这是个需要神明救赎的可怜的孩子,她的灵魂深处充满了黑暗云云,被呆毛姐弟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打量了好一会儿。


当然,后来她就忘了得教育这个同龄人的事。在正式开学后凯莉成了她的同桌,这倒是有点像青春偶像剧的设定了——可惜她们之间的氛围很不对劲,一般一开口就是凯莉先把她怼几句,然后留点时间让安莉洁反应过来再回嘴。两个人关系越搞越坏,虽说是凯莉单方面看她不顺眼。可她们又不是那种一见面就撕的跟什么似的,或是表面笑嘻嘻心里早把对方祖宗十八代拜访完了,偶尔两个人也会搂在一起亲密的不得了。



啊……金摇摇头表示琢磨不透女生的心思,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她们为什么要弄得那么复杂呀!



这话后来传到了两人耳里。安莉洁不知道凯莉怎么想,反正她是觉得有道理,凯莉这个态度她现在还有点迷糊,甚至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坦率一点儿多好。



……想是这样想,凯莉那天也是坦率出一定程度,在放学的时候摆出一副抢劫的架势直接把安莉洁拦在教室门口,然后在她的注视下掏出了纸和笔来现场写了封情书甩她脸上了。




安莉洁拆开看了看,里面没有她想象的长篇大论以爱为主题的甜言蜜语,只有两个字:



看 我。




她有点懵,这是情书吗?要不是早就准备好的信封上像电视剧里一样贴着个红色的心形贴纸,她可能要以为这是份毫无诚意的挑战书。于是她就很听话的看向了凯莉,这个灵魂深处充满黑暗的女孩子就凑了上来,吻住了她。



凯莉接吻时会下意识闭上眼,安莉洁如果在此时睁开眼睛的话,可以看见她长长的眼睫毛在轻微的颤动,像一只蝴蝶。脆弱的。蝴蝶。



脆弱?不、不不不,这个词一点也不适合她。不论在什么时候。……她想的有些出神,以至于凯莉反过来给她打了两个电话她居然可以都漏掉。第三个电话终于被接了,一接通那头就是有些不清晰但隐含怒气的熟悉的声线:


“安莉洁你是不是有病?”



哇哦,劈头盖脸就砸下来一句抱怨。她没弄明白凯莉想表达的意思,不过一想肯定也是刚刚打过去的那个沉默的通话,于是她怀着奇怪的理亏心情没有说话,等待着她的后语。




“你干嘛大半夜给我打电话?是1月1日的十点半的话我能理解,这都过去几天了你还沉浸在烟花的魅力之中吗,所以想到跟我分享?或者说你只是睡不着所以跟着也想害我?后一个问题如果你敢回答是,我大概没法保证我现在会不会冲到你家来冒着惊醒隔壁嘉德罗斯那个疯子的危险对你做些什么危险的行为。”


以往的凯莉说话不是很快,而且句尾的语气还总是上翘,显出几分小恶魔般的感觉,但现在她加快了语速,噼里啪啦地跟打机关枪一般放完了一段话,同时那头还传来些许微弱的指节有规律敲响桌板(床板?)的声响,听上去她很不耐烦,正在爆发的边缘徘徊。



“呃。凯莉,我知道你很伶牙利嘴……你、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她意外地听到自己的声音很稳,没有一丝抖动。



那边少见的没有马上继续施展她的嘴皮功夫,过了好一会儿甚至让安莉洁都产生了“你是不是傻了——还是哑巴了?”这样不合实际的疑问,话筒中只剩下窸窸窣窣翻身的声音和呼吸的杂响,不一会儿凯莉带了些许笑意的声音才又通过手机传了过来:“安迷修不在家里吧?”



……。


安莉洁有些惊于她的消息的灵通程度。安迷修前一脚才在大概八点半左右离开,而凯莉根本对此毫不知情才是……好吧,是她低估星月魔女的八卦程度了,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她找不到的。她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在叹谁:“诶?是啊。所以你……”




“我猜你现在被关在门外面了。”凯莉打断了她的话。她惊人的洞察力或者是八卦力让安莉洁本以为自己把那点小心思藏的严严实实的行为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她咳嗽几声,才闷闷的应了一声权当认可。



“哦——这么说的话,圣女小姐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件事咯?也是嘛,毕竟只有我你才能依靠。”她的语气半真半假,听不出来是真心话还是单纯的调侃。那边又沉默了一会儿,她大概是翻身下床了,搁下一句勉勉强强算是提醒的宣告:“你给我等在那。”




完了。她后悔了。



……还不如在外面过一整夜。


分享

收藏2

喜爱1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