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安+雷】逆行

禾火禾 07-10 4208 0

凹凸世界

雷狮|安迷修

前言:
安雷?雷安?安个人?为什么没有组合名……活下台词里的雷狮……
玩死自己系列

最负恶名的海盗终于死了,这个临海小国一直受到海盗的挑衅,海盗一死,他们都苦日子也终于到了头。国王到民众,自发地举国欢庆这个海盗死亡的日子,气球一阵阵被放飞,人们走上街头,呼喊着骑士安迷修的名字。是他为小国带来了安宁。

和人民的欢呼不同,安迷修本人并没有很积极地参与到活动里,他甚至有些呆滞,就像不相信海盗头子——宿敌雷狮死了一样。刚得到消息时,他一遍遍向国王确认是否属实,得到的,都是统一的答案。

后来,他直接进入王宫请见国王求证,这个答案也没有丝毫改变:

"是的,我们受到雷狮海盗团副团长卡米尔的信函,雷狮的确死了。他留下了遗书,上面写道你上次围剿令他重伤,他命不久矣,交代完后事就走了。现在是卡米尔担任团长,他是个可以讲合作的人……安迷修啊,这次骑士团记你大功,不久后就能当团长了。"

"可是单凭卡米尔的话,怎么确定雷狮死了?他的尸体都没有找到啊!"安迷修有些着急,语速不自觉快了几分。

"喂鲨鱼了。"国王满不在意地说,"雷狮在时有个规矩,每具海盗团的遗体都要丢进大海里喂鲨鱼。这个惨绝人寰的规矩他打算保留,所以就被安排进咽气后丢海里了。"

"陛下,他这样是想金蝉脱壳,我们应该从长计议!"

"有什么意义呢?"国王满不在意地挥挥手,"雷狮再好不过是将死之人,如今雷狮海盗团保留他的名号,但已经易主给卡米尔了。卡米尔和雷狮可不一样,他是个可以讲合作的人,这支海盗势力,是时候做点好事了……"

安迷修还想反驳,可他只是张了张嘴,国王就粗暴地打断了将说出口的话。

"安迷修骑士,我觉得是长久以来的斗争让你觉得那海盗头子太强大了,强大到已经不是一个人,是神明在世。"国王脸上流露出严肃的神情,皇族强大的气场让安迷修只能收敛自己的情绪,"我承认,雷狮和他的海盗团的确强大,但留着就是祸害,祸害死了,我们应该高兴,而不是胡乱猜疑。尽管你的猜疑有道理,但真讲事实,就成了无稽之谈。事实上,海盗团虽看起来无坚不摧,但他终究是人组合起来的,摆脱不了欲望。我们虽然不知内情,但给的结果就是——雷狮死了,卡米尔继任团长,内部帕罗斯准备叛离,卡米尔需要我们的帮助,就这样。至于过程,可以猜猜看。"

"……内部瓦解吗?"

"八成。"

安迷修叹了口气,国王的意图如何,他也已经猜到了几分。只是这样一来,倒有些对不起他的骑士名号了。

"您的意思是,和卡米尔谈合作,我们帮他稳定局势,他帮我们……维持治安?"

想了想,他还是只能用"维持治安"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

国王点点头:"没错。卡米尔是个聪明人,也对他哥哥很忠诚。他只想保住雷狮海盗团这个'雷狮'的名号,所以,他的来信中也有写出困惑——"

国王让仆从把一纸信件拿给安迷修过目,安迷修看上面熟悉整齐的字迹,心中了然几分,但更多却仍是不解。

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陛下,卡米尔的字迹整齐,不像是求救信,这会不会是一个阴谋?"

"嗯,我也想过。可是雷狮的确已经数月未出现了,而且,现在海盗团并没有到分崩离析的时候,所以卡米尔可以借助写邀请函的名头安稳写下这封信……"

"邀请函?"

"没错。"国王转头,眼睛直盯着墙上的壁画,若有所思地说,"这个邀请函的来历,这个和我们王室也颇有渊源。"

安迷修顺着国王目光看去,发现是王宫壁画里最陈旧的一幅。每年王宫都会进行修缮,壁画也是换了一批又一批,惟有这幅画了一块金怀表的壁画没动过,就算是掉色,也要经深思熟虑,请能工巧匠加以修缮。

王室如此重视这幅壁画,是因为壁画上的内容属于神器——也就是传说中神所使用的工具。据说,王室的第一位成员正是因为游历大陆,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这块怀表,这才顺利建立了国度。

"您的意思是,海盗们的邀请函和这怀表有关?"

"不错。我的祖先曾因为这块怀表建国,后来怀表不知怎地消失了。如今看来,海盗团肯定是得到了有关它下落的消息。"

说到怀表,国王的语气染上了些贪婪,安迷修逆着光看不清国王的表情,但想必也知道那该多疯狂。

就像是饿疯了的人看见面包一样。

"这块表是我先祖的东西,所以我一定要拿到它……你懂我的意思吧?"

"略知一二。"安迷修实在不愿意趟这趟水,于是给了个模糊的答案。

但国王并不打算放过他:"嗯,我们与海盗团合作,就能得到怀表的下落,同时将海盗团一网打尽,归为己用……这个完美的计划,你意下如何呢?"

"陛下,骑士的职责是保护一国安康,这种事情,骑士团并不适合参与。而且,我个人认为,怀表只是传说,第一位国王陛下之所以能建立这个国度,是因为他有过人的胆识与谋略,与怀表一类的器物无关。"

"哦?"国王拉长音,似乎有些不满。他哼了一声,冷笑道:"骑士八大准则,不知安迷修骑士可还记得哪些?"

听到"骑士八大准则",安迷修条件反射似的右手握拳放左胸前,微微欠身,从容地答道:"谦卑,诚实,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与灵魂——骑士八大准则,是每一位骑士的最高准则,亦是每一位骑士的入门考核。在下安迷修,骑士团副团长,未曾忘记这八大准则。"

"那我让你潜入海盗团,敢问违背了那条准则?"

"没有。"

"如果你不去卧底呢?"

"……英勇。"

国王满意地看着安迷修,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那,我就委任骑士安迷修,与雷狮海盗团一同寻找怀表,切记,不能让海盗团得到那块表。"

"是。"

安迷修起身,眼神里是满满的失落。他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尽管这不违背骑士道,但他总有种做错事的感觉。准确来说,他从听到雷狮死亡后这种异样的感觉就挥之不去。

他突然好奇起那块怀表的作用了:"陛下,在下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去得到那块怀表,它到底有什么神通?"

"神通……只有拿到了才能知道。"

国王轻描淡写地回应道,但安迷修左眼皮却实在地跳了两下。他觉得,这一幕曾经在梦中出现过。

看不清面容的人,身着国王加冕的礼服,在梦中向他扫了一眼,然后露出一抹和那前海盗头子几乎能重合的笑。

——你是谁的骑士?国家的,人民的,还是自己的?

——什么意思?

——呵,字面意思。别后悔了。

"如果没有异议了……那么,明天启航。"

国王的声音如惊雷般在耳边炸响,安迷修感觉自己头有点疼,眼前的雾迷住了眼,让他一时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等他完全清醒后,木已成舟。

他借口不适,先行离开,连骑士团内部商讨方案的会议都没去参加。他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五感突然变得尤为敏感。

那个面容不清的人又在他面前出现,红色的披风和王冠宣告他王族的身份,偏偏嘴角的笑和不入流的海盗如出一辙。

——别参与。

声音像是直接响在他脑子里一样。

而他无法发声,只能听着这个人的劝诫。

——那块怀表属于神,人若企图动用神的东西,会招来神的愤怒。

人若企图神……安迷修努力品味着这句话,却感觉自己困意渐浓,闭眼就能睡着一样。事实上,他的精神力的确走到了尽头。

——弱。

这是他听见的最后一个字。

随便怎么说吧。安迷修迷糊着想,在我们的准则里,并没有"听从陌生人安排"这一条。

分享

收藏11

喜爱43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