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男生X你乙女向段子

一叶轻舟涸 07-11 1533 0

凹凸世界

雷狮|帕洛斯|安迷修

·这里只是我的备用存档处

·不定期发文

·刀糖随心

·LOFTER叫欲望,也欢迎扩列

·以上都OK?那就开始吧。


佩利的场合•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
初见
“我很喜欢这孩子,给我。”
女人带着傲气的嗓音响在头顶,佩利楞楞地抬头看她。浅灰色的长卷发落在额头、鼻子尖上,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女人嘴边笑容的温度骤降。咬字清晰又缓慢,黑色手枪抵在那人额头,她语气恶劣残忍至极。
“不给,就把你的命送给我的枪,怎么样啊?”
那人哆嗦不停,双手奉上一把生锈钥匙,神情恭敬又畏惧。佩利当时觉得,这个女人一定很厉害,不然这个人贩子怎么会这么怕她?那时,贝丽卡已经是这条黑街的最大毒瘤了。一把陈旧的黑色手枪就能给一个人判死刑。
“你叫佩利?以后就跟着我了,没人会对你怎么样的。”
她半蹲着与那只尚未长大的狂犬对视,带着细小伤痕和薄茧的手揉乱佩利的头发。她褪下了凶狠残忍的外表,把软乎的内心展现给了这个未来要跟她白头偕老的孩子。
“唔,姐姐你能给我买点肉吃吗?”
佩利已经两天没碰过一点油水了,这里的伙食满足不了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少年的要求。她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离开的时候,佩利没有发现整个人贩子集团的人已经死光了,虽然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但是佩利的注意还是全都放在了接下来能令他大快朵颐的肉上。而贝丽卡则是偷偷抹去了枪口和手上的血迹……
相处
当初收养回来的少年已经跟自己一般高了,要知道贝丽卡的身高就算是放在男性中也算得上高挑了。而佩利现在长身高的势头大有压过自己的趋势,不过贝丽卡不大在乎这种琐碎的小事。
自打在黑街有了名气,跟自己住在一起的佩利就会被她扯进一些事情的漩涡之中。虽然现在比起以前要小心谨慎了,但是还是没有办法全天陪在佩利的身边以至于每天晚上回来都会发现这个孩子带着一身伤睡去。
无可奈何却也知道要赶紧处理伤口,不然等下发炎感染就麻烦了。
拎过药箱找到佩利身上最大的一处伤口,镊子夹着沾了酒精的棉花为伤口消毒,然后指尖刮取药膏涂抹最后包扎起来。凭借着一旁酒精灯的一点点微弱火光就在半个小时之内处理完了所有伤口。
将药箱放回原处,俯身撩开佩利额前的碎发落下一个晚安吻,然后熄灭了酒精灯。
殊不知在黑暗中,佩利悄然睁开了双眸。抬手在贝丽卡先前亲过的地方碰了一下,然后就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笑了起来。裹着贝丽卡为他盖上的小被子安然入睡。
“晚安。”
主权
佩利已经比贝丽卡高出一个头了,这个超大只的狂犬最近愈发的喜欢黏在贝丽卡身边,几乎是形影不离的程度。而贝丽卡也只是当他小孩子心性,没怎么放在心上。
知道闺蜜跟她随口提了一句,“诶,你家的小东西这么喜欢你,不会是对你动了那种心思吧?”她才如同梦醒一般醒悟过来,佩利喜欢上了她这个法定监护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打那天的闺蜜下午茶接受之后,佩利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贝丽卡想把他往外推的冷漠。但他依旧可以仗着年龄来让贝丽卡心软投降。但是眼下放在客厅里的两个行李箱让他的心脏跳的飞快。
“我要搬走了,你可以继续留在这里。房租我已经替你付了。佩利,咱们有缘再见。”贝丽卡侧躺在贵妃椅上,指间夹着细长的女士香烟,薄唇轻启吐出一片青灰色烟雾。
狂犬几乎是不作他想地冲上去把这个心仪对象摁在贵妃椅上,看着她眼睛里的不明情绪低声地嘟囔着。
“贝丽卡骗人,明明说好了过一辈子的。”
他淡黄色的发丝垂落在他身下女人的脸旁,她勾起一缕发丝在指尖把玩。然后轻轻地推开佩利,咬字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小孩子就是天真啊”。起身欲走的时候被一把抓住手腕,低头对上佩利晦暗不明的眼睛,然后被他打横抱起扔到她的卧室大床上。
“是我不够喜欢你,让你没有感觉到。”
跟着贝丽卡活了这么多年的佩利已经不是个单纯的、沉迷于肉搏的狂犬了。他知道要留在她的身边有多么不容易。但是都相处了这么多年,他不相信贝丽卡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
单手将她的手腕摁住,颇有耐心的一颗颗解开她的衬衣纽扣。两腿中间被膝盖顶住,贝丽卡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一个用力翻身坐在佩利跨上。
“佩利,掌握主权的,永远都是我贝丽卡。”


帕洛斯的场合•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
科迪莉亚与帕洛斯
初见
“哦?你就是,那个家伙留下的种吗?”
眼前的紫发女人掐着他的下巴,打量着帕洛斯。碧绿色的桃花眼带着成熟女人的妩媚,嘴唇被涂上妖艳的红,看上去像传说中吃小孩的巫婆。皮肤苍白无一丝血色,帕洛斯还记得他的父亲告诉过他,科迪莉亚……是一个放纵浪荡的吸血鬼。
“你父亲死了,他死前嘱托我来照顾你。事先说好,别把我当成母亲之类的角色。”
她的眉眼并没有因为这冷漠的、不近人情的话语影响,反而因此添上了一份矛盾的美意。她的手仿佛柔软无骨,牵着帕洛斯坐上那华贵奢侈的四轮马车。
“记住,在那座城堡里,你只能相信我。”
她看着窗外景色,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
相处
“帕洛斯,过来。”
侧躺在贵妃椅上的美艳女人朝着坐在书桌后面学习的帕洛斯招了招手。紫发随意的散在肩上,看上去像只慵懒的猫儿。而帕洛斯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是只猫。她,分明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寡妇。自从四年前,他看见科迪莉亚把她情人生吞活剥吃下去之后,他就再也没把她当外面那些只长胸不长脑子的女人混为一谈。
“让我想想,你过几天应该十四了吧?是时候带你进入黑暗的宴会里了。”
她接过帕洛斯为她倒的红酒抿了一口,对上帕洛斯不可置信的眼神。她轻笑,然后从贵妃椅上起来。从一旁不知何时来的下人手上拿起一套做工精细的礼服。
“愣什么愣?快去试试合不合适。”
帕洛斯惊讶她居然会让自己进入她的交际圈,更惊讶这个曾经对他熟视无睹的女人居然会让人为他做礼服。他知道吸血鬼世界里的一套奇怪规则,如果自己家里有年龄合适的后辈,那就要带一个出来接触外面。而这个孩子……会成为这个人的指导继承人。
“谢谢您,夫人。”
拥有
“帕洛斯,这些是年龄跟你比较合适的小姑娘,有没有满意的。”
跟科迪莉亚相处的第二十一年。那个美艳无双的女人眉眼中带了一丝丝的疲倦和烦恼。她拿出一本相册,上面全都是权贵家的适龄女子。帕洛斯看着她有些灰暗的碧绿眼眸,把相册扔进一旁的壁炉。
有些愤怒地抓住科迪莉亚的手腕,帕洛斯自从十六岁之后就不再流露真实情感,但在这一刻——
他失控了。
“你不是小孩子了,帕洛斯。”你不该跟我这样恶名昭彰的寡妇待在一起了。我没有绑住你的权利,我也不想折断你的翅膀。雏鹰,终究还是要飞出巢穴的……“明天晚饭之前,给我一个准确的答案。”
科迪莉亚“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只留给帕洛斯一个远去的背影。
没让科迪莉亚“失望”的是,帕洛斯决定的很快。那个女孩是血族亲王的女儿,帕洛斯娶了她,就有了在血族掌权的资本。她养出来的,怎么会让她失望。
婚礼的那一天,科迪莉亚换上了衣橱里唯一一件的白色礼服看上去如同圣洁的天国的天使一般。。她看着西装笔挺的帕洛斯,欣慰又苦涩的笑了。
“帕洛斯,你的新婚礼物。”
盒子里,是她项链上的血晶石。凝聚了她毕生所有魔力的血晶石,被当做礼物,送给了她亲手养大却不能白头偕老的孩子。
“夫人,我也有礼物送你。”
帕洛斯笑着说,科迪莉亚却感到一股晕眩。
最后一幕,是帕洛斯抱住了她支撑不住的身体。血晶石掉落在大理石瓷砖上,发出清脆声响。
耳边是众人的祝福声,她被抱在帕洛斯怀中。听着那位亲王主持着婚礼的声音,她的头痛的厉害。却听帕洛斯在耳边说:
“请原谅我犯下不坦诚的错,我的夫人。”


卡米尔的场合•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
白玫瑰与卡米尔
初见
卡米尔是镇子上的孤儿院里的一个孩子,刚被送来的时候没人觉得他能活下去。不知道是上苍眷顾,亦或是他前世积福。他被赞助孤儿院的那位女公爵收养了,那天孤儿院里的小孩儿眼红的不行。
卡米尔躺在床上,看着那位女公爵指使下人为他擦汗敷毛巾。看着他喝下苦涩的药,然后在他额头落下一吻,用温柔到能将人溺死的声音说道。
她穿着纯白的礼裙,裙边为他找医生而沾了些泥尘。黑色的长发柔顺地披在肩上,整个人看上去远离喧嚣尘世的纷扰,眉眼低垂着,看上去没有任何一个贵族会有的傲慢无礼。
“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来看你,晚安。我的孩子。”
卡米尔看着她拒绝被下人扶着走出房间,一个人扶着墙走,心中暗想着。
真是个奇怪的贵族。
相处
卡米尔坐在后院的藤秋千上,看着白玫瑰略略苍白的脸,完全分析不出她到底得了什么病。明明虚弱的连端茶杯的力气都没有了,却还一直坚持着不让下人搀扶。明明看上去是个软弱可欺的人,却在某些方面倔强骄傲的令人吃惊。
往她的茶杯里加了一块方糖,然后端起茶杯一点一点地喂进她的嘴里。她手上的猫眼石戒指、脖子上的饰品很早就被舍弃。她现在仿佛一个玻璃娃娃,是个美丽精致的易碎品。
而她也不允许卡米尔接触她,是肢体接触。如果带着手套,那么白玫瑰会答应。晒太阳是这位公爵大人每天都要做的事情,这种时候她会弯起本就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眉眼朝着卡米尔宛然一笑。
“卡米尔,今天想听哪个种族的故事?”
这位女公爵,知晓许多的奇闻异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女性在这腐朽压抑的时代少见的可怕。沉思一会儿,拿起放置在腿上的书。指着一个有些模糊不清的标题。“这个,忆魔族。”
白玫瑰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硬了一下,然后用轻柔的会跟着风一起飞走的声音说道。
“忆魔族是被神明诅咒的种族。他们不能接触他人,因为跟那人接触的越多,那人的记忆就会被忆魔族抽走的越多。到最后什么都不记得了的时候啊,那个被抽干记忆的可怜人,就会在七天之后灰飞烟灭。而他的记忆将会成为忆魔的力量,抽取的记忆越多,忆魔就越强。但他们不能跟任何亲近的人接触,不然就会抽干他的力量与记忆,眼睁睁看着他散在这天地之间。”
她讲的入神,语气里带着几不可闻的悲伤与哀痛。
卡米尔看着她琥珀色的眼睛,伸手为她把碎发挽到耳后。
入怀
卡米尔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但他却拒绝了学校里所有女生的邀请,扔了所有的情书和礼物。当初的孩子已经出落成一个俊美的青年。他如海一般的眼眸里只装得下一个人。
“卡米尔……”被下人告知那位公爵命不久矣的卡米尔没去上下午的课,坐在赛德丝娜的床边,看着她比起最初消瘦很多很多的身体。眼眶微微发红。隔着被子抓住她的玉手。
“您会好起来的。”卡米尔已经猜出来了赛德丝娜的种族,那个曾经被他以为是不存在的忆魔族,那个不抽取他人记忆就会死去的……
忆魔族。
“不,我能活多久我心里有数。明天就是继位宴会,你……应该去准备一下了。”赛德丝娜笑的勉强又苦涩,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怎么样。从当初收养卡米尔的时候开始,她就决定不再抽取他人记忆来苟且偷生了,伸出手试图最后一次碰一下这个自己养大的孩子。却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气力,手落在被子上。
卡米尔抱住赛德丝娜。濒死的忆魔已经失去了威胁,卡米尔恨不得把她拥进怀里,刻进骨子里。
离别的时候总是要来的,她的手、身体、脸逐渐出现一条又一条的裂痕,就像是被打碎的镜子一样。柔和的白光包裹了她,卡米尔的眼睛被赛德丝娜遮上。
白光散去,怀中温热依然还在。低头与她不可思议的目光相对,赛德丝娜难得热情地吻了上来。
“是你留下了我。”


雷狮的场合•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
贝阿朵莉丝与雷狮
初见
她把那只脏兮兮的紫黑色幼龙带回家的时候,他还只有自己的巴掌那么大。鳞片冰凉又有些柔软。他的肉翼不过她的双手那么大而已,紫罗兰色的蛇瞳盯着她。
“放开我,女人。”
贝阿朵莉丝张开涂了正红色口红的薄唇,用口型无声地说了一句。
“小东西,你是我的掌中物。”
她银白色的卷发拂过雷狮的脸。
雷狮看着她戴着面纱的脸有些出神,却又很快的恢复过来。
相处
雷狮没一次成功逃出她的城堡,没有别的原因,这里大的出奇。除了每天打扫的下人,这里只有他和贝阿朵莉丝。冷清、幽寂,而贝阿朵莉丝每天下午两点过后会在卧室一扇窗户边上刺绣,昨天是一条蝙蝠花纹的手帕,今天又会是什么?
他从厨房拿了两块的越蔓莓派,驱使下人泡红茶。
虽然贝阿朵莉丝不怎么跟自己说话,但是她给吩咐下人听从自己的话。
“女人,吃不吃。”
爪子提着一份香甜可口的越蔓莓派,往茶几上一摔。他坐在软乎乎的坐垫上,任由贝阿朵莉丝叉起一小块一小块的排送进他嘴里。
“给你做一条小披风好了,在披风角绣上你的名字。在领口缝一圈狐狸毛,冬天才好过些。”
贝阿朵莉丝声音里带着温软笑意,如同春风拂面。
占有
雷狮离开的第十九个圣诞节。
魔法界所有人都知道,贝阿朵莉丝这位杰出的魔女,在十九年前就不再举办任何宴会。原本还稍微有点人气儿的古堡现在死气沉沉,而魔女大人依旧坐在窗边刺绣。只不过经常都会刺到自己的手指。
她不再戴上面纱,因为无需遮掩什么了。任由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的下人心里发怵,任由自己的身体消瘦下去。
“你想把自己折磨成什么样?魔女大人。”
一双有力的大手突然把自己揽进他的怀抱,淡淡的烟草气息让贝阿朵莉丝觉得安心。是雷狮……那个从她身边跑走了十九年的恶龙!
“走了十九年,现在回来想做什么?雷狮。”
语气冰冷得仿佛不认识雷狮一般。掐住她的下巴抬起,看着她无神空洞的暗红眼睛。大拇指轻轻摩挲她的薄唇,用手固定住她的头。她的嘴唇有一种淡极了的红茶味道,让雷狮想起了自己离开她回到龙族之前的生活。
“贝阿朵夫人,你愿意用余下的人生来原谅我吗?”
雷狮抱着她,声音低哑。


安迷修的场合•魔女与她收养的孩子
梅里斯与安迷修
初见
金色的短发在逆光之下显得更加闪耀,浅棕色鹿皮短靴上沾了点泥土。白皙的纤纤玉手抓住了安迷修。
“抓紧我的手!别松开!”
女孩子的力气并不大,却利用一个小咒语把他从悬崖边上救了回来。她用绣了精致花边的手绢擦去安迷修脸上的灰尘。
“下次别到这么危险的地方了,孩子。”
她身上带着甜美温和的苹果花香气,安迷修从未在小镇上见过这么可爱甜美的小姐。
“这位可爱的小姐,我以前从未见过你。请问,你来自哪里?”
少女稍微愣了一下,随后宛然一笑。
“我住在山谷的小屋里,你……”少女如同可以看透人心一样,“你应该是孤儿吧?来这儿采草药给孤儿院。我救过很多你这样的孩子,你愿意跟我回家吗?我缺少一个帮忙的助手。”安迷修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几乎没有人愿意收养孤儿院里的孩子,他的顾虑在下一句话里消失。“我会定期捐一笔钱给镇子上的孤儿院的,你不用担心他们的生活。”
“嗯,为可爱的小姐帮忙是我的荣幸。”
相处
“安迷修,把架子上倒数第二排从右往左数第四个瓶子递给我。”
锅里熬着诡异绿色的药汤,但这其实是她和安迷修今夜的晚饭,看上去诡异其实味道很不错。今年是她和安迷修相识十年了,这个她当时鬼迷心窍收养的孩子,已经是个翩翩少年了。
“好的,可爱的梅里斯小姐。”
桌上放了梅里斯亲自下厨烤的面包和烤鹅,只加了油和红酒醋的蔬菜沙拉,就差最后的汤了。
“祝我们认识的第十年快乐。”
她举杯,红色的酒水染红她的嘴唇。
分离
安迷修在半个月之前就出去磨炼自己,少了一个人的屋子有些安静。梅里斯一个人在家里看书熬药,门却突然被人敲响。
眉头微皱,山中小屋没有人来。轻挥魔杖,门自己打开。
“魔女!你对镇子里的大家都做了什么!”
镇长带着一干村民站在小屋门口,愤怒地拿着刀剑指着梅里斯。
几乎是转身就跑,魔杖释放出一个屏障。梅里斯脱下碍事的长袍,却被愤怒的村民抓住。
“魔女,你对大家施了什么诅咒?!”
镇长站在她的面前,把她摁着跪在了地上。
“我没有,请你放尊重点。”
…………
严刑逼供并没有毁掉这个女魔法师的骄傲,最后,她被绑在了木桩上。
被一把火活活烧死。
耳边的谩骂侮辱,身上伤痕传来的疼痛远不及心痛。她施下的屏障为整个小镇带来了安宁,然后她要被处死……不,我绝不会这么死去……魔女,就魔女好了。她诡异的笑着,天上降下倾盆大雨。
安迷修磨炼修行回来,发现他的梅里斯小姐不在家。所有东西上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不安涌上心头,他冲出小屋。
再见
“安迷修,你相信我还是相信他们。”
穿着黑色衣服的梅里斯冷艳高贵,眼神冷漠的令他心痛。他的小姐,到底经历了什么。他将双剑收回,然后单膝跪地看着梅里斯有些动容的眼睛。
“我愿永远追随你,不离不弃。”



分享

收藏15

喜爱34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