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亦有道【二】

毒心玄 2018-07-11 312 0

原创

古风

【二】

  这京都里有着各种行业,若真说是三百六十行也不为过。行业一多,这财富就多,财富一多人就多,人一多,这京都便有了自己的小江湖。

  俗话说,高手在民间。这京都的江湖里,便有这么几号人,可谓是妇孺皆知,上至豪官富吏,下至平民百姓,无人不晓他们的名号。

  更要命的是这几个人还是拜把子的兄弟,着实让官府们愁光了头。

  老大弃德辛,有着百发百中的暗器本事,专在暗处阴人。开始的时候猫在野树林子里阴过往的路人,劫车劫马,也发了一小笔财,便来到了京都闯荡,便遇到了老二仇云山。

  老二仇云山,一身惊人的缩骨功夫。年幼时本来是街角杂耍的一个,如今得了势头,有了卸筋拆骨的功夫,早年曾经钻过大户人家的猫洞狗洞偷过东西,但是后来遇着了弃德辛,两个人便一起干了起来,闯出了一派天地。现在你再跟他提他当年钻狗洞的事,他能立马抄个板凳跟你干一架的。

  老三施玄,远近闻名的开锁高手,给他一根铁丝,他能给你从家门口一直捅到皇上宣武门门口。基本上没有他开不开的锁。按他的话说,他开不开的锁,还没造出来呢。本来过着摆摊帮人开锁换锁的清净日子,但是在弃德辛和仇云山的动员下,加入二人。明面上还维持着锁摊的生意,暗地里却深更半夜捅开一些大户人家的仓库门,供弃德辛和仇云山进入摸东西。

  老四陈界冥,一身轻功了得,人送外号“檐上飞”。本来过得也是打家劫舍的生活,所以弃德辛一邀请,便欣然入伙了。

  这四人是年龄相仿,拜了把子之后,便按年龄排了辈分,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排好了,便开始了他们的江湖生涯。由于每人都怀着一身惊天动地的本领,这四人实实在在让官府头疼了一阵。

  等到老五方尘再加入,年龄上就出现了断层。方尘这个五弟和最近的四哥陈界冥,也差了近十岁。和老大弃德辛,则是差了将近二十岁。

  方尘是施玄从一群要饭的孩子里给捡回去的。当时施玄看这个拉住自己衣角的脏孩子的手居然修长匀称,十分适合继承自己的衣钵,直接就给带了回去。

  等带了回去,把脸上的垢泥洗了干净,换上体面衣服,四人才发现这小子还真挺不赖。

  弃德辛抱着试试的心态摸了摸这小子的根骨,顿时大吃一惊,竟是个习武的好苗子。顿时也打起了收徒的心思。

  结果便是,方尘成了四人共同的徒弟,也成了四人的五弟。方尘虽然都大哥二哥的叫,实际上是四个人一身本领共同的传人。

  这下可不得了了。一个集暗器,缩骨,开锁,轻功于一身的家伙,不去偷东西,老天爷都觉得暴殄天物。而且也不看看师父都是谁。

  不过方尘到底年岁还小,是样样都通,可是没一样能像他的哥哥们精到极点。最突出的倒还是轻功,那还是陈界冥追在他后面一藤条一藤条打出来的。

  得了几样惊人的本事,方尘年纪尚青,倒也在江湖上闯出了名号。

  却说这偷东西,也有许多讲究。

  最下等的叫牵,完全是临时起意,毫无计划可言,“顺手牵羊”就是这个道理。几乎不算在偷里面了。

  其次便是顺。顺也没什么技巧,完全是时机的问题,“顺手牵羊”里也占了这个字,和牵一样也最被盗贼们所不齿。

  然后便是偷和摸了。这就需要技术和计划了,占了这两个字,便算是偷儿或者贼了,也算是外八行里的一行,不过在偷东西里,依然算不得上乘。

  最高的境界是盗。俗话说,“盗亦有道”,这盗不是什么都能偷的,得符合道义,也算得上是劫富济贫吧。

  这方尘偷东西本事出神入化,几乎没有什么能奈何得了他的。富人们是恨得他牙痒痒,普通百姓却对他褒贬不一,索性送了他一个称号——盗尘。

  不过方尘本事虽高,却对自己的身世一无所知。唯一一点还是捡到他的施玄告诉他的,便是他脖子上一直带着的玉。捡到他的时候,那玉外面裹了一层泥,未显光彩,如今擦洗干净了,却是温润无比,白如凝脂,眼看着是一块好玉。最见多识广的大哥弃德辛拿着端详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叫方尘好生收好,勿随便叫人看了。

  这白玉虽好,不过形状却是个半圆,怎么看怎么像是半块。若是寻得了另外一半,恐怕这方尘的身世之谜也就解开了。

  这么多年方尘一直都在寻找,可惜找了无数,相似的倒是无数,可真正契合的完全没有。一转眼方尘也是二十好几了,也是大名鼎鼎的盗尘了,可连自己为何许人家都不曾知道,也是日日暗自恼不已。

  今天这苏逸又带来了这样一个消息。这么多年方尘也没少得这样的消息,可是抱了多大的希望,就有多大的失望。这么多年,方尘倒是看淡了许多。

  然而苏逸那奸猾的还在那边学腔道,“方五爷,我敢保证,这回的绝对比之前的都靠谱得多。您之前是不是一直都找配对的白玉?我这会说的却是一个黑玉。”

  黑玉?方尘心里一动,这倒的确是他之前没想过的。一直认为白玉的另一半便也是白玉,却没想到是黑白相补的道理。

  见方尘一直捏着杯子背对着自己也不搭腔,苏逸心里有点突。他这次的任务就是请方尘出山,若这次行动得了方尘帮忙,绝对稳妥百倍。江湖上说没有方五爷偷不到的东西,还是十分有道理的。

  方尘攥了一会儿杯子,终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把杯子撂下,转过身来再看向苏逸的时候,苏逸就知道这事成了。

  方尘到底还是放不下自己的身世,即使是一丝一毫的希望,他也不愿意错过。

  “就当是我金盆洗手之前,最后一次吧。”方尘像是安慰自己一般,“什么时候行动?地点?参加的人?都给我念叨念叨。”

  “好嘞。”苏逸顿时浑身是劲,上前要给方尘好好一说。

【未完待续】

新书不易,请大家多支持多点赞多收藏谢谢~~

分享

收藏3

喜爱8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打call呀~

×
< > 2016年10月
每次签到可得2萌豆,当月累计签到28天可点亮萌主图标。可以购买补签卡(剩余:0张)补签哟
×
对不起,您还没有补签卡。
×
×
打赏成功,谢谢您的支持!
返回 顶部
×
×
×
×
×
×
内容举报
  • 含有色情、政治、血腥等敏感内容
  • 盗用他人作品
  • 含有人身攻击等不友善内容
  • 含有广告等垃圾内容
  • 重度ooc
  • 其他问题

×
违规惩罚
由于您被用户举报违反hin萌的投稿准则,经官方核实属实。对您做出惩罚:在2017年11月20日前禁止投稿。申诉添加客服QQ:123456789